✵〃檔案編號003➣ 沙漏時器。



   【檔案編號003➣ 沙漏時器】






〝喀—喀—喀喀喀—〞

黑色的柏油路上,突然掉下來了一個沙漏型的裝飾品,透著漂亮光澤的沙漏在地上滾了幾圈,玻璃裡面裝的藍色粉末飄散著奇怪的光輝。

下一秒!!

漆黑的道路上閃過一陣光芒,刺耳的輪胎磨著地面的聲音,讓耳膜感到不舒服。

接著,那台轎車撞破了道路上的圍欄,直接衝往懸崖下,引起了海面的一陣波動之後,又回歸於平靜。

那個突然掉下來的沙漏滾啊滾的,直到接近懸崖邊才停下來。

一雙修長的手撿起了那個掉落的沙漏,若竹色的眼瞳在漆黑的道路下,依然閃著翠綠的光芒,那個人看著損毀的欄杆,還有那台半毀的銀色轎車,目光有點懊惱。

下一瞬間,半浮在海面上的那台車竟然消失了!

就連圍欄也恢復原狀,剛剛的一切好像沒有發生過。

一般人或許沒有察覺,但是他知道,沙漏發動了,他是擁有控制時間能力的超能力者,他可以感覺到這裡的空間快速的倒退著。

看著手裡的沙漏,這個沙漏很小,只有五公分,還繫有一條鍊子,下上支撐玻璃的地方有著數字雕紋,在玻璃中的沙漏,正發出細微的光輝。

「糟糕了・・・」

「怎麼了?」

若竹色的眼瞳往旁邊一飄,男人扁著嘴,對那人搖搖手上的沙漏。

「夢萑律,死定了,沙漏掉下來的時候發動力量了。」

男人嘆口氣繼續說著。

「好死不死的是剛剛有一台車衝下懸崖掉到海底,因為沙漏的關係,所以那個人的時光倒退了。」

夢萑律也跟著男人的目光看向那片深色的大海,向日葵色的髮絲已經被整齊的綁在腦後。

「先報告奎釔紳,看他要怎麼處理,最基本的情況就是將時間退回來。」

「等等。」

清麗的嗓音突然響起,歲鈦檷和夢萑律都很自然的往後方看去,來的人是冬紫璽和雷夕之。

冬紫璽的穿著還是一樣,一像是喜歡的皮衣和短裙加短靴的打扮,而雷夕之是深色的西裝,在西裝外套的領口上別著一個銀色的部門徽章。

不同的是,雷夕之的臉上有著傷口,西裝上也沾染了灰塵。

「看來是經過一番苦戰啊!」

夢萑律笑瞇了那雙午夜藍色的眼瞳,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冬紫璽毫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嗓音冷冷的說道:「還不是你們兩個不是攻擊型的超力者,不然我和雷會那麼倒楣嗎?」

夢萑律和歲鈦檷互看了一眼,都識相的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一句。

他們出了一個任務,對方是一個違法的超能力研究機構,這個組織底下的都是強力的超能力者,最擅長的是精神力的攻擊,因此才會派出可以控制對方夢境的夢萑律,因為這個組織他們會侵入實驗體的精神意識,在遠端遙控他們的行為,而被操控的人,他們就像是睡著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而,夢萑律就是藉此控制他們的夢境,促使他們醒來。

至於,歲鈦檷的時間控制則是用來以防萬一的。

冬紫璽和雷夕之當然是主司攻擊,不過這一次的戰鬥他們完全沒有占上風。

被控制的人,都是些意識強大的傢伙,根本沒辦法入侵。

於是就倒楣到冬紫璽和雷夕之身上了,對方戰鬥力驚人,而他們這邊就只有冬紫璽和雷夕之可以用,歲鈦檷和夢萑律這種特殊能力的超能力者,在這種扎實的戰鬥場面,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用處的。

而且,還不小心的搞出一樁意外。

「紫璽,妳剛剛說的等等是什麼意思?」夢萑律問道。

「要將時間倒轉太花力量了。」

冬紫璽抽走歲鈦檷手上的沙漏,看著明顯發動過的痕跡,困擾的皺起眉頭。

「而且,沒有沙漏的備品。」

歲鈦檷的時間力量,只要使用一次,他的壽命就會減少,減少的時間都沒個準則,雖然研究人員想辦法處理這件事,但是,至今都沒個結果。

於是就萃取的歲鈦檷的血液加上他的一點力量,製造出這個迷你的時間沙漏器,用這個來掌控時間,可以減少對自身的傷害,可是用的次數有限。

而且裡面的藍色粉末也不是好取得的東西,那是從隕石碎片當中分解下來的,這個隕石含有一種能量,這個可以減輕歲鈦檷的負擔。

「如果要將時間修正回去,要花很大的力氣,況且,這樣也不錯。」

冬紫璽最後的聲音有點細小,一不注意聽就會被風吹散。

「可是,紫璽,這件事是違法的。」歲鈦檷不太贊同的說著,如果這件事被知道,會很麻煩的,他們的存在本來就很尷尬了。

「那個人是被害死的喔。」

「欸?」

聽到冬紫璽這樣說,歲鈦檷和夢萑律很驚訝。

歲鈦檷:「妳怎麼知道?」

雷夕之指著天空:「在打的時候注意到的,那個人被強制的塞入車子裡,然後煞車上被放著重物,所以才會導致車子衝出圍欄。」

「就算是這樣,這件事還是要往上報。」夢萑律嚴肅的說道。

「一般時候或許是吧,可是往上報,他們一定會要求修正過來的,可是・・・那個人我不希望他就這麼死去。」

看著歲鈦檷和夢萑律疑惑的樣子,雷夕之才解釋:「我有用意識控制,本來是想幫他的,可是他的腦袋太混亂,又充滿痛苦,所以我根本就掌控不了。」

「呼~那個人妳認識?」

雖然夢萑律還是不贊同冬紫璽把這件事擋下來,可是看這冬紫璽這副模樣,估計也說服不了,他很好奇這個人究竟是誰。

「他是螢幕裡面的人,一百天的故事、七劍、天山俠客、夏日幻沫、終曲。」

想起那個人演的電影和唱的歌曲,冬紫璽就覺得內心一片蒼涼。

雷夕之握著冬紫璽的手,他知道冬紫璽一直很喜歡那個人演的電影和電視劇,他在進入那人意識裡的時候,有看到了一些影像,全部都是折磨人的東西。

歲鈦檷溫柔的摸摸冬紫璽的頭:「好,我知道了,不過・・・還是得和奎釔紳說喔。」

聽到歲鈦檷後面說的那句話,冬紫璽的臉不是一個冏字可以說的。

「這樣就是往上報了。」冬紫璽抓著雷夕之的手掌,語調悶悶的。

「是不知道你為什麼對奎釔紳的仇恨值那麼高啦,但是!你別忘了,他可是分部的領導,不和他交代這件事說不過去,光靠我們是瞞不住的,這又不是什麼小事,這可是造成時間亂象的一件事,如果被總部知道,我們會有麻煩的。」

夢萑律嗓音溫柔的對冬紫璽分析著。

他大概知道那個人是誰了,他常常看到冬紫璽在看那個人演出的作品,在他房間的櫃子上,也有幾片那個人的音樂專輯。

「可是,奎釔紳會答應嗎?」

歲鈦檷問著,他覺得光奎釔紳那關就很難過了,他可不是什麼好講話的人。

夢萑律笑的詭異,這・・・就要看什麼人去說了。



















回到分部他們四人就直接進入指揮部門找奎釔紳。

歲鈦檷把放在口袋裡的眼鏡拿出來,從耳架的部分抽出一張微型的卡片,然後放入機器裡,接著,眼前大片的玻璃就出現了他們那場打鬥的畫面。

當畫面一出來的時候,機器就開始邊撥放邊分析。

一堆字和符號在耀動的人物上閃動著專業記號,在人的旁邊則是一串串的數據。

這是叫『黑色深淵』的組織,這個組織非常龐大,裡面的研究員都是菁英,雖然做的是非法的研究,但是給的錢很多,而且又自由,沒有太多限制,因此吸引了很多人才加入,這當中用的手段都非常殘忍,對於不聽話的實驗者,則是限制住對方的行動,並且注射實驗藥劑,之後把實驗者丟入特殊結構的房間,讓實驗者待在裡面等待變化,而那些研究者則透過螢幕觀看,他們不管被實驗者有多痛苦,撐的過來繼續實驗,撐不過來的,也就是死了一個人而已。

冬紫璽的目光很冷,這個組織就是折磨著她和雷夕之的組織,更可恨的是,她的父母也是當中的劊子手。

「所以,你們就這樣回來了?」

奎釔紳的聲音有點低沉,聽不出情緒,湖水般深邃的眼瞳專注的看著螢幕,看著那一串串的數值,奎釔紳心中不悅,可是仍舊沒有表現出來,臉上還是掛著那抹溫文的笑。

「你也要考慮一下對方的實力,每一個人都是不怕死的攻擊,更別說他們身上帶著病毒了,這種病毒對於超能力者的影響很大,我們無法不在乎,更不用說這次只有紫璽和夕之是攻擊型的超能力者,這次的行動本來就很困難了,本來的確是打著控制對方意識的方法去的,問題是對方的意識更堅強,根本無法入侵。」夢萑律說道。

「他們都是被遠端控制行動的,自我根本就被封閉起來,我無法看到他們的內心世界。」

說道這裡,夢萑律還真的有些煩惱,這批的實驗者是挺厲害的,讓他們這些專司精神攻擊的超能力者,根本派不上用場。

奎釔紳伸手在觸控螢幕上的藍色鍵盤打著字,利用著電腦分析出來的數據在資料庫裡搜尋著資料。

「這是分析出來的資料,你們今天對到的分別是這幾個人。」

奎釔紳的手一滑,出現在巨大螢幕上的是三個人的頭像,這些頭像其實就是從畫面當中被擷取下來的。

在頭像下面的是一排一排的資料。

名字分別是單羽、祈一、萊希,單羽和祈一是東方人的面孔,萊希則是西方人的臉。

單羽的超能力量是:衝擊毀壞和暴風與製毒,祈一則是:機械融合和火的超能力,萊希是:隱形能力和穿透還附加了再生能力。

其餘的還有他們的年齡和各項能力的數值,這些數值高達百分百,等於每次使用都是百分百的能力展現,沒有失誤。

其中最讓冬紫璽麻煩的是祈一,他的外觀雖然看起來與一般人無異,可是他的身體都是機械,估計除了腦袋之外,所有的部分都是機械,他可以隨意的將機械組裝成武器,甚至吸收機械裡的能源,他不會感覺到痛,也沒有死亡的問題,而且他的眼睛所讀取到的東西,會直接轉過去他們組織。

對戰的時候,冬紫璽看著那雙發著亮光的藍色眼睛,不禁感一陣惡寒。

這三個人是『黑色深淵』最常出現的超能力者,大概與他們的能力有關,派他們出任務的失敗機率很低。

這時候歲鈦檷用手肘撞撞冬紫璽的手,暗示她快點跟奎釔紳開口說明今天的那場意外。

冬紫璽的手掌心還握著那個沙漏項鍊,攤開手心,看了看,然後突然的上前握著奎釔紳的手,並且把他的手掌打開,奎釔紳一直是很認真的看著冬紫璽,湖水綠的眼瞳透著一絲溫情。

等奎釔紳感覺到手心裡的冰冷金屬感時,奎釔紳才將自己的目光從冬紫璽低垂的臉上移開。

嘴角的弧度依舊,但是那雙眸子裡卻透著冷意:「什麼意思?」

「這個沙漏時器發動了,送了一個人回到過去,我不希望你修正。」

「這樣秩序會亂掉。」

冬紫璽明白奎釔紳說的道理,如果只是小浮動的影響,那還不至於造成嚴重的後果,可是,這次是將一個人直接送往過去,時間落差的點,沒調查前還不知道。

對方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被送到過去的,以這種狀況來說,對方的行為一定會有所改變,這些改變將形成一個複雜的蝴蝶效應。

「如果有事情,我負責。」

冬紫璽語氣堅定的說著。

雷夕之本來想張口說些什麼,但是一看到冬紫璽挺的筆直的背影,他就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負責?」奎釔紳不禁在心中冷笑一聲,這個負責的後果可不是只關關禁閉而已啊。

「幫個忙吧,釔紳。」



















漆黑的房間裡,只有桌上的沙漏時器閃著亮麗的藍色光輝。

奎釔紳躺在黑色的皮沙發上,他想著,稍早之前冬紫璽對自己的請求,想著冬紫璽以明亮嗓音叫著自己名字的模樣。

這是冬紫璽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奎釔紳閉上眼。

在腦海浮現的是冬紫璽第一次失控的樣子,冰的力量在整層樓蔓延開來,所吐的氣息都結成碎冰。

那個剛從本部調過來的人,渾身上下的皮膚都被一層薄薄的冰覆蓋住,靈動的雙眼,也失去了焦距,研究人員費了一番功夫才對冬紫璽打入了抑制劑。

那次他是想測試冬紫璽的另一項能力的穩定度,因為冬紫璽死活不願意進入研究室,所以無法取得樣本。

因此他趁冬紫璽睡著的時候,潛入他的房間,對冬紫璽抽取樣本,沒想到,當針頭刺入冬紫璽的皮膚時,冬紫璽就醒來了,並且情緒開始不穩,整個人陷入了混亂。

他這時才知道,童年被反覆研究的冬紫璽,雖然如今看起來很正常,但是內心還是鎖著那個黑暗的時期,一般人或許是討厭被實驗,但是冬紫璽,已經是可以影響到她精神的極度恐懼。

坐了起來,伸手在那個沙漏時器上推了推,沙漏時器便順著桌子往前滾,直到滾到桌子邊緣才掉了下去,落在黑色地毯上,無聲。

平時總是帶著溫和笑意的表情,在獨自一個人的時候是不存在於臉上的。

不去管那個掉落在地上的珍貴沙漏時器,奎釔紳走過去的時候,甚至還踢了那個沙漏時器一腳,直到沙漏時器滾到電視下方他都沒在看一眼。

開了架設在書房的高科技面板,奎釔紳進入了最高權限的資料庫,刪除了某筆資料。



















燦金色的耀眼瞳孔在暈黃的燈光下閃著柔和的光芒。

冬紫璽伸手拿了一片CD放進去音響裡,隨著喇叭流洩出來的是有些沙啞卻又清新的嗓音。

看著CD封面,那是一片黑暗,上方是亮眼的星空,中間部分是一個男人躺在地上的照片,男人的身體隱藏在這片黑暗裡,四周散著純色的花瓣,唯一的亮點是男人那雙璀璨的琥珀色眼瞳和蒲公英色的髮絲。

「雷,如果這件事被發現了,會有什麼後果。」

雷夕之倒著熱奶茶的手頓了一下,把泡好的奶茶倒入馬克杯裡,才將熱奶茶拿給站在音響面前的冬紫璽,看著冬紫璽慢慢的喝了幾口才回答。

「放心,如果奎釔紳願意,這件事是不會被發現的。」

冬紫璽看著雷夕之,那燦金色的目光當中,有著不安。

「我這樣做,是正確的嗎?或許我以為是好的事情,可是對方萬一並不這樣覺得呢?」

雷夕之摸摸冬紫璽的臉龐:「正不正確我不知道,但是,這樣的人生如果再多一次機會,是人都會開心的,一般人走錯路,嚴重了話,是無法在修正的,可是,他卻有個重來的機會,別擔心,對那個人而言,這樣很足夠了。」

冬紫璽點點頭。

「希望你能改變你想改變的。」

冬紫璽在心中輕聲的說。



















冰冷的金屬材質,在白色的日光燈當中閃著令人發寒的光輝。

高跟鞋踩在金屬製造的地板上,發出刺耳的踏步聲。

女人穿著豔紫色的窄裙套裝,細緻的面孔上頂著一副紫框眼鏡,嘴上抹著亮紅色的口紅,看起來是艷麗非常。

女人貼在黑板上的一張張照片和分析圖,臉上的笑容擴大了。

「祈一,今天遇到這些人,你覺得怎麼樣?」

被稱作祈一的人,低下頭,在女人面前表現的很謙卑,雙手緊緊的貼在褲子兩側,隱隱的有些顫抖。

他知道,女人指的這些人是誰,女人一直想要控制從總部來的這幾個人,其中以冬紫璽和雷夕之為最。

「很厲害,冬紫璽是技術上的強悍,速度很快,冰的超能力也很強大,但是心靈似乎有著弱點,雷夕之心靈很頑固,要控制不是那麼容易的,更不用說雷夕之還有意識控制這項能力。」

女人點點頭:「這是當然,他們兩位可是從我們的實驗室出來的,過了幾年,能力變強也是正常的,沒想到他們會回來,看來,我們作的事,還真的挺有效果的。」

「只要有辦法抓到冬紫璽,雷夕之那裡就不是問題。」

女人從口袋當中拿出一個針筒,裡面的液體是詭異的青色。

「這個。」

女人晃晃手上的金屬針筒,祈一趕忙向前接過。

「找機會把這個注射到冬紫璽的身體裡。」

「是。」

女人突然轉過身,一雙擦著紅色指甲油的手,用力的摸著祈一的臉。

祈一的右臉帶著一半的金屬面具,讓祈一的臉讓人看不清楚。

「這次的行動只是試探,等正式出擊的時候,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你應該明白,如果讓我失望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吧?必要的時候可以換張臉去接觸冬紫璽,她那個人對同類總是特別寬容啊,祈一・・・你一定要把我最珍貴的孩子帶回來。」

說完後女人就自顧自的走掉了。

祈一看著手心上的針筒,目光冷冷的,想著他從實驗室裡看的舊資料影片,握緊了手掌,明明是金屬製的針筒,應該是冰冷的,可是他卻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

一雙淺膚色的手,其實只是一層皮,掩蓋在這層皮之下的,是一層層的金屬。

祈一閉上眼,隔絕了腦海裡關於舊影片的影像。

他想,他離真的機械人,果然還有一段距離啊。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