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是虛假還是真實。

  

 【第四幕〃是虛假還是真實】








雷霆洛叫了客房服務,秋暮椋看了一下菜單,就點了蛋包飯和伯爵奶茶還有一些甜點。
 
在等食物送來的期間,秋暮椋這才仔細的看著那本《指尖的音符》的劇本。
 
非常偶像劇的套路。
 
男主角和女主角是青梅竹馬,男主角的父親是國際的知名指揮家,而母親則是鋼琴師,在他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男主角全家移民到國外,這段期間他們彼此還有通信,但是女主角卻因為一次意外失去記憶,並且還搬了家,從此失去聯絡。
 
女主角成為了音樂學校的老師,教導的是鋼琴,她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比賽,目標是成為一位鋼琴家。
 
而男二則飾演剛回國的天才小提琴手,並且受邀參加音樂大賽的客席評審,就在那場比賽當中與女主相遇,之後在男二的追求下,他們成為了男女朋友,本來男二已經準備要對女主求婚了。
 
但是男主角卻學成歸國了,他成為了一名神秘的製作人。
 
女主角將她彈鋼琴的視頻放在知名的音樂平台上,男主角因為工作關係很常在瀏覽那個音樂平台,看到了女主角的視頻,白皙又纖長的手指在黑白琴鍵上跳耀著,非常普通的視頻,但是那首曲子是當時還小的男主寫的,在女主角不開心的時候總是會彈奏著那首輕快的曲子,這首曲子,是為了女主角而寫的。
 
於是男主留了言,和女主角見面。
 
在一次次的接觸中,那段記憶被打開了。
 
在純白色的教堂,女主角含著淚拒絕了男二的求婚。
 
女主角對著男二說。
 
『我找到夢裡的那個人了,所以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
 
但是男二並不想放棄,他的桌上躺著一張樂譜,是鋼琴與小提琴的合奏曲,他想和女主角一起在舞台上演奏這首曲子。
 
有一天,女主角昏倒在舞台上。
 
原來女主角的心臟出問題,需要做心臟移植手術才能活下去。
 
可是一直找不到可以匹配的心臟,看見女主角蒼白的臉,手指虛弱到無法彈奏鋼琴。
 
男二向上天祈求,他願意用他的音樂生涯來換取女主角一次活命的機會,於是男二偷偷去做了檢查。
 
當拿到檢查報告的時候,男二和男主角約定,這件事是永遠的秘密,並且他會好好的照顧女主角。
 
於是,某一天梔子花盛開的日子,男二有些恍惚的走在路上,沒有注意頂頭的信號燈已經轉為紅燈,當刺耳的喇叭聲和剎車聲響起的時候,男二緊握著口袋裡的器官捐贈卡,劇烈的撞擊引來了許多尖叫聲,隨之而來的是肉體被狠狠拋上天又墜落到地面的聲響,紅色的血,染紅了馬路,也染紅了男二隨身攜帶的那把白色提琴。
 
後來,女主角和男主角結婚了,他們過的很幸福,男主角沒有告訴女主角男二真正的死因,他們只是每年去到男二的墳墓前和他聊聊天。
 
男主角燒了一張CD給男二。
 
CD裡面是女主的鋼琴聲,彈奏的正是男二桌上的那張樂譜。
 
秋暮椋看完了,食物也送上來了。
 
「男二果然是萬年悲劇。」
 
這是秋暮椋的評價。
 
聽到秋暮椋這樣說,雷霆洛也只是笑笑的。
 
「這個女主角的心臟有問題,然後男二為了給他自己的心臟,於是選擇了這條無法回頭的路,重點是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可是他愛的那個人卻不知道?完全不能理解這當中的邏輯。」
 
「就是這樣才感人啊,愛情不就是犧牲奉獻嗎。」
 
秋暮椋握那個有著漂亮彩繪花紋的茶壺,往倆人的茶杯注入了伯爵奶茶,淡淡的茶香混著牛奶的氣息,在鼻尖散開。
 
秋暮椋連同茶杯底下的瓷盤一起端起來,鼻尖聞著淡淡的茶香,喝了一口,滿足的笑了。
 
「犧牲奉獻的愛情,只有在電視螢幕當中,現實是不存在的,如果真有那種人,只會讓人覺得可笑。」
 
雷霆洛端起茶杯的手頓了頓,看向秋暮椋的眼神多了一絲好奇。
 
秋暮椋想到了以前的自己,雖然沒有犧牲奉獻,但是也夠可笑了。
 
「也許就是因為現實沒有,所以將這套公式代入電視劇裡,才會受歡迎,雖然狗血,但是多數人喜歡,這種賺人熱淚的套路,也是一種流行的趨勢。」
 
「你要對哪個部分的劇情?」
 
雷霆洛翻過桌上的劇本,指著其中一頁。
 
那是女主角和男二在嬉鬧的劇情,當時,女主角還沒恢復記憶,一切的一切都如同表象的幸福,也是那一刻,男二有了想讓這個人成為自己妻子的想法。
 
秋暮椋吃完了那份蛋包飯之後,才準備和雷霆洛對戲。
 
雖然他演的是女性的角色,但是,無妨。
 
女主角的名字是—紀雨薰,男二名字是—言子清。
 
一開始女主角坐在大廳當中彈著鋼琴,清揚的微風捲動的窗簾,在琴鍵上飛舞的指間所彈奏的樂曲便是那首埋藏在記憶當中的曲調。
 
這裡沒有鋼琴,於是秋暮椋坐在了一張略高的椅子上,指尖在客廳裡架設的吧檯桌子上舞動著。
 
落地窗並沒有關上,從窗台吹進來的風,捲動了白色的窗簾。
 
看著秋暮椋的姿態,雷霆洛他覺得自己聽到了那首鋼琴曲。
 
閉上眼,淺淺的呼吸著。
 
雷霆洛走了過去,他從身後將兩隻手擺放在秋暮椋的兩側,感覺就像是將這個人擁入懷中似的。
 
然後那雙大掌覆蓋上去,隨著秋暮椋躍動的指間一同起舞著。
 
『這是什麼曲子?』
 
雖然常常聽她彈起,但是她從來都沒有對自己說過,這首曲子的來歷。
 
『呵~這是夢之曲。』
 
『這首曲子還真是好聽。』
 
『我打算將這首曲子PO上去,如果可以,我會以這首曲子來參加比賽。』
 
劇本這邊,紀雨薰會和言子清聯手彈著鋼琴,畫面看起來很美,可是,會插入一個片段,那個片段就是男主角—夏風晴小時候為紀雨薰彈琴的畫面,可是這個畫面卻是模糊的,那雙手的主人的臉孔,像是一團霧,看不清他的模樣,唯有那首曲調,異常清晰。
 
也許是因為這個不斷巡迴的夢,讓紀雨薰想彈鋼琴。
 
這個記憶不是失去,而是被埋藏在心裡的最深處。
 
彈到最後一個音符時,言子清會環抱住紀雨薰,他深愛著這個女人,喜歡她彈琴的姿態,可是每當他談起這首曲子時,言子清總會覺得紀雨薰突然離自己很遠。
 
抱了一下,言子清站了起來。
 
這個部分是一場嘻鬧的戲,言子清會逗弄著紀雨薰,然後遭到紀雨薰的一頓追打,在小小的追逐中,他們雙雙的倒在沙發上,言子清壓在紀雨薰的身上。
 
雷霆洛看著秋暮椋的眼睛。
 
這裡寫著言子清深情的看著紀雨薰,然後會印下一吻。
 
雷霆洛不明白,怎樣叫做深情的眼神,他可以做到深情,可是這是屬於表面的,那種在眼中瀰漫的深情,他一直沒有。
 
秋暮椋瞇起眼睛看著雷霆洛。
 
「其實,以偶像劇來講,這樣就夠了,雖然還不足以讓觀眾溺死在你的眼裡,言子清的愛,是一潭湖水,他愛著紀雨薰的全部,包括那個空白的紀雨薰,言子清是個細膩的人,很多事他都不會說,而是默默的去做,可惜,紀雨薰總是不知道言子清為他付出多少,或許是因為心裡的那個人,紀雨薰不知道,但是,言子清卻曉得,所以・・・在這一刻,他才想和紀雨薰求婚,因為他不安了。」
 
「看的還真透徹啊你,雖然說是偶像劇,可是・・・不能這樣就隨意的對待。」
 
「為什麼你會答應演這部偶像劇?雖然你剛剛說是因為親戚,可是我不認為這個可以和你的專業作比較。」
 
雷霆洛依然維持著雙手擺在秋暮椋臉頰兩側的動作。
 
「看來你對我演偶像劇頗有意見呢。」
 
秋暮椋微微的擰起眉毛,不客氣的將雷霆洛一把推開,拿起有點冷掉的伯爵奶茶喝了一口,一入口,是變質的香氣,這讓秋暮椋有點不悅。
 
「不是有意見,我只是覺得,以你的實力來說,演偶像劇是浪費了。」
 
秋暮椋想了想,因為深雪和兩者公司的關係,他對雷霆洛是有意疏遠的,即使知道雷霆洛無論實力或是背景都很強大,他還是不願意和這個人有接觸。
 
也是因為這樣,他並沒有關注太多雷霆洛的作品,最多就是看看幾部大型製作的電影,當然,也是因為電影本身他感興趣,和雷霆洛是沒關係的,在他演的電影裡,他喜歡雷霆洛的表現,尤其是動作的場面。
 
他貌似有看過《指尖的音符》,但是這類的劇本,他真的不感興趣,他記得,他當時看到這部偶像劇的時候,心裡的確納悶著雷霆洛怎麼會演這部?
 
這時的雷霆洛已經是國內許多電影的主要人選之一,甚至國外電影也演過幾部。
 
所以這部偶像劇,因為雷霆洛的關係,有著很好的收視率。
 
甚至連帶的捧紅男女主角。
 
雷霆洛被秋暮椋推開之後,端正的在沙發上坐了起來,修長又結實的腿交叉著,整個人散發出強烈的侵略氣息。
 
但是秋暮椋卻還是淡定著喝著他的茶,吃著他的點心,一點也沒有被自己故意散發出來的氣場影響。
 
真是有趣的人,雷霆洛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和他獨處的時候一點不自在或拘謹的感覺都沒有,甚至還可以不客氣的在他面前點一堆餐點,悠哉的吃起來,吃飽後才和他對戲。
 
老實說,他還沒有遇到一個新人像他這樣的,哪個新人看到他不是畢恭畢敬兼巴結的?白目或自視甚高的新人也是有遇過。
 
雖然現在不比以前,輩分沒有像以前的時代那麼嚴重,可是基本的倫理還是有的,一個剛出道的人,如果招惹到一些輩分比較高的人,他在這個圈子裡就麻煩了。
 
在《深雪》的試鏡那天,他在看到秋暮椋的演技時,他就特別將秋暮椋的資料翻過一遍,比起其他人滿滿的資歷,秋暮椋的資料可以說是簡單的過份,完全沒有演戲過的經驗,甚至連雜誌和通告也沒有。
 
唯一出眾的,勉強可以算是他是從國內有名的演藝大學畢業,可是成績也不是最頂尖的。
 
但是,那天看他在舞台上的表演,不論是眼神,還是肢體的動作,甚至是在舞台上的走位,都很熟練,感覺就是在千錘百鍊之下所生的。
 
與秋暮椋純熟的演技相反的是那張空白的資歷。
 
試鏡當天所演的橋段都是臨時才給的,試鏡的人從當中取一段出來表演,事先根本就沒有讓你熟悉的時間,《深雪》的導演非常嚴格,他很要求演員的演技,在他導的作品裡,沒有一個花瓶,他喜歡考驗著演員的實力,因此演他的電影,是很有壓力的。
 
除了衛導之外,《深雪》的編劇在圈子裡是很知名的,一堆人捧著鈔票求她寫劇本,出於對自己作品的責任感,她在演員的要求上,也很嚴格,而且她還屬於會當場更改劇本的人,可能你上一場演這段,下一場就改了。
 
這點,對某些經驗不足的演員來講,通常都會感到手忙腳亂,偏偏衛導也不是那種會等你熟悉的人。
 
他覺得,演員就是要有隨機應變的能力,有時候因為種種因素,所以拍攝的條件會更動,如果連這點也沒辦法很好的應對,就回家休息吧!
 
這就是出演衛導片子的演員神經緊繃的關係。
 
他不會因為你的資歷或是背景就對你特別禮遇,只要有地方不對,就馬上開罵。
 
而今天和秋暮椋對戲的時候,他真的很驚訝。
 
他看到秋暮椋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下來,那樣的氣度,冷淡中混著一絲對自己兄長的溫柔,全部都允含在那雙淡色的眼瞳裡,當他走到大廳時,走位的方式也很老練,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提醒,他演戲的方式收放的很自然,和他對戲的時候,很容易就融入劇情裡,他完全不敢相信,這個人,竟然連一次的NG也沒有。
 
他當時在想,也許秋暮椋本身的個性就和樓雨倏很接近吧,同樣都很冷淡。
 
結果,剛剛秋暮椋陪他演那一段的時候,因為男女性別的關係,所以視覺上不太對,但是秋暮椋演的很真實。
 
他的手指飛越在桌子上的時候,他的耳邊是真的響起鋼琴的聲音。
 
他的眼神,充滿著依賴,和一種懷念的感覺,他的眼神陷入在回憶裡。
 
其實在《指尖的音符》當中,女主角對男二的感情比起戀人,更像是親人,她依賴他,她喜歡著男二拉小提琴的樣子,喜歡著男二指尖下飛揚的音樂。
 
可是這都不是愛,因此在男二想觸碰她時,女主角都有著抗拒,只是,此時的女主角,還很迷茫,直到她遇到男主角的那天她才明白。
 
雷霆洛:「你真的沒有演戲的經驗嗎?」
 
「嗯?如果你是說正式的,沒有,但是在學校的時候,演過幾場話劇。」
 
「呵~如果是這樣,那你還真是天才啊,我可以理解墨萑赫簽下你的原因了,一開始知道他拿白熙蕾去換你,我還在驚訝呢。」
 
秋暮椋喝茶的動作頓了一下。
 
「我不是天才喔,只是在你們看不到的地方特別努力罷了。」
 
秋暮椋放下茶杯,身體靠在沙發背上,指甲修剪整齊的雙手氣定神閒的放在腿上交握著,將頭往後靠,琥珀色的眼瞳注視著前方的華麗燈飾。
 
「說到天才,我覺得這比較適合你。」
 
「很多人都這麼說。」雷霆洛很有自信的回應到。
 
「你猜,我最喜歡你的哪部作品?」
 
雷霆洛想了一下,他的作品很多,因為身份的關係,他一出道就是演大製作的片子,他接的作品一向依照自己的嗜好,偶爾還會參與投資。
 
一開始是從歌手出道的,後來就開始接觸演戲、主持、模特,媒體總是說他是全方位藝人。
 
他不知道秋暮椋會喜歡他哪部作品,以秋暮椋的年紀來講,應該是後期的作品才是。
 
「失落的帝國?」
 
這是一部國際電影,是改編自青少年受歡迎的小說,小說總共出了五本,是在講失落的大陸,亞特蘭提斯的故事,背景設定在科幻、考古、神話之間,這部的投資金額高達三億美金,結合了多種國家的演員組成一支多方位的探險隊,當然這部嘔心瀝血的電影攻下了歐洲區第二名亞洲區第一名票房的好成績,也因此,有拍攝續集的打算。
 
秋暮椋搖搖頭:「那部電影是不錯,特效和音樂我都很喜歡,劇情也很緊湊,看了會讓人也跟著緊張起來,可是那不是我最喜歡的。」
 
「分裂。」
 
秋暮椋講出一個很冷門的電影,這讓雷霆洛非常驚訝,他驚訝的地方是秋暮椋竟然看過這部作品,這部電影的節奏是很沉悶的,他演的是個精神分裂的兇手,一直在夢境和現實當中徘迴。
 
這部作品是他正式以歌手的身份出道前演的,當時他為了掌控精神分裂患者的角色,還特別走了一趟精神病院,去探訪患有此病的患者和醫生,當時他還年輕,在演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已經不能掌控這一切,整個人好像都失控了,以至於電影拍完之後,他還花了一點時間重建自己。
 
這部電影是一位年輕導演的第一個作品,因此沒什麼人關注,請的演員也都不是很出名的那種,就連票房也不怎樣,甚至上一些節目,主持人問到他拍的第一部電影是什麼時,他回答這部,有九成以上的人都不知道。
 
在電影的洪流當中,已經沉入了最底下。
 
「真是難得,你會知道這部電影。」
 
「我喜歡你的角色,真像個神經病,另一種人格出現的時候,那樣的眼神,很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可惜的是,在拍攝手法上面還不夠純熟,很多鏡頭切換的畫面都很奇怪,某些演員看起來很路人,你的演技又太過強大,所以才會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秋暮椋回憶著當初他看這部電影的畫面,說實在的,一開始他還真看不下去,畫面色調太過於陰暗,看起來很吃力,就連電影的配樂也很低沉,快節拍的大鼓,讓他的耳膜感到壓力。
 
可是當雷霆洛飾演的主角登場時,他就被吸引過去了,善良的人格擁有明亮的眼神,整個人很溫柔,在陽台拉著小提琴的模樣,夕陽照在他的臉上,即使色調沉悶、陰暗,雷霆洛站的那塊卻出奇的燦爛。
 
而,另一個人格出現的時候,他正在解剖一個仍然還有呼吸的女性,一刀一刀的下去,女人發出劇烈的尖叫聲,鮮紅色的血噴上了雷霆洛的臉,慘白的燈光,照的那雙眼睛充滿著瘋狂。
 
明明是同一個人,可是當下自己的心中卻產生了質疑。
 
最令他不敢相信的,這,竟然是雷霆洛的第一部作品。
 
也就是這樣,他雖然對雷霆洛完全沒好感,但是又佩服他的原因。
 
他是重生過來的,對於他人眼中的天才,不過是曾經磨練出來的經驗累積起來的,可是,雷霆洛卻不一樣。
 
「要繼續嗎?」
 
秋暮椋晃晃那本劇本。
 
「當然。」
 
肯定的說完後,雷霆洛扯著秋暮椋的肩膀,將秋暮椋壓在沙發上。
 
此時的雷霆洛試著用有愛的眼神看著秋暮椋,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神究竟是如何,他從秋暮椋的眼瞳當中看到自己的臉,但是,他不確定這樣的眼神,算不算深情。
 
所謂的深情到底是指什麼?他在演感情戲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是愛著對方的,後來從螢幕上來看,的確也充滿著感情。
 
可是,較為熟捻的導演,卻常對他說,自己在感情戲的部分,感情完全不夠深刻,騙騙觀眾還可以,但是面對這樣資深的人,一點也掩蓋不過去。
 
只是他至今接演的片子,很少是著重在愛情上的,多數都是點綴劇情,所以即使有缺失,他本人也不太在意,他不覺得自己會想演愛情電影,這次的《指尖的音符》,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場不得不妥協的意外。
 
他接到劇本的時候,第一次翻開這本劇本時,他笑的嘲諷,他覺得這樣的表現愛情的方式,實在可笑至極。
 
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遍一遍的想表現出有愛的眼神,可是,他沒愛過誰,根本就無從想像。
 
要做就做到最好,不然就不要做,他不能接受半吊子的自己。
 
秋暮椋直視著雷霆洛的眼睛,的確是一雙很吸引人的眼睛,可是他可沒有被愛的感覺,估計這個人這輩子沒愛過誰吧?!記得他的花邊新聞也是很多。
 
「找首情歌來聽聽吧。」
 
清冷的嗓音在雷霆洛的耳邊響起。
 
「什麼?」
 
「如果沒有可以投射的對象,那麼,聽首情歌,一開始的時候,我對於揣摩愛情這塊也沒轍,那時的我還沒有戀愛的對象,所以我就反覆的聽著情歌,隨著劇本的不同,聽的也不一樣,有的悲傷、有的輕快,在演戲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就會自動巡迴著這首特定的歌,然後感情就出來了,不知道對你又沒有效,不過,試看看吧。」
 
「什麼語言的都好,只要可以讓你有所感受就行了,不然多看幾部悲慘的愛情電影也行,反正你的角色本來就是悲劇了。」
 
就在他們談論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踏進來的男人,看著沙發上的景象,整個人傻愣在那邊!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驚恐!!
 
秋暮椋將頭往沙發旁邊移,仰著腦袋看向杵立在門口的男人,見他一副見鬼的模樣,秋暮椋不禁笑了出來。
 
「你家經紀人看起來被嚇到了。」
 
語氣有點幸災樂禍的,讓雷霆洛忍不住青他一眼,這一眼看在經紀人眼中,讓他更加驚恐了!!
 
這個混世大魔王竟然會有那麼溫柔的眼神!!經紀人的內心已經被雷慘了,但是,他必須裝做一副很鎮定的樣子,不然如果讓這個人不快,自己又要慘了。
 
雷霆洛從秋暮椋的身上下來,坐到對面的單人沙發上。
 
「有事嗎?」
 
經紀人抖了一下,然後從公事包掏出一個密封的牛皮紙袋,感覺有點厚度。
 
經紀人走向前,把手上的牛皮紙袋恭恭敬敬的放在桌上,在彎下腰的那一刻,視線撇到了沙發上的那個人身上,在腦海轉了一圈,才知道這個人的身份。
 
雖然好奇,可是他沒敢打量太久,剛剛踏入房門的瞬間,他看到的那一個詭異的畫面,萬分稀奇,貌似他家的大神在非禮一個小小新人,而這個新人,和偉大的墨總不知道有什麼關係,得以讓墨總做出那樣的決策,雖然知道內情的高層,都曉得那個白熙蕾有點問題,可是完全沒料到會這樣被處理掉。
 
雷霆洛灰色的眸子撇向自家經紀人的方向,感受到那個讓人渾身不舒服的視線,經紀人才又退一步,盡量專業的說。
 
「這是幾個電影和廣告的邀約劇本,有時間就看看吧。」
 
雷霆洛不悅的皺起眉,看到雷霆洛這個樣子,經紀人也知道最近雷霆洛要準備拍的戲很多,估計是覺得累了,這個雷霆洛可不是一般藝人,他不是靠這份工作吃飯的,會進入娛樂圈純粹只是有興趣,再加點意外,因此,他一向不會太壓榨自己。
 
「雷霆,這些劇本你看看就好,有興趣在和我說。」
 
說完之後,看著雷霆洛一點也沒有要回話的樣子,經紀人就慢慢的退出房間。
 
此時的秋暮椋有趣的看著雷霆洛。
 
「感覺當你的經紀人挺艱難的。」
 
對於秋暮椋下的註解,雷霆洛一點也不否認。
 
「他從我這邊領的薪水,可以讓他度過這段艱難的時期。」
 
聽到雷霆洛這樣的回答,秋暮椋笑了出來,琥珀色的眼瞳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的,看到秋暮椋笑的樣子,雷霆洛也跟著彎了嘴角,雖然他並不理解秋暮椋笑的點。
 
「嘿,師兄,我可以看看那些劇本嗎?」
 
雷霆洛點點頭:「你看吧,有喜歡的本子我弄給你。」
 
對於雷霆洛的說法,秋暮椋不置可否,一點也沒有把雷霆洛的話放在心上。
 
看出秋暮椋的真實想法,雷霆洛也沒有說些什麼。
 
趁著秋暮椋看起牛皮紙袋裡的東西時,雷霆洛拿出手機傳了訊息給自家經紀人。
 
『找幾首情歌給我,語言不限。』
 
秋暮椋打量著牛皮紙袋裡的劇本,裡面放著五本,類型都不一樣,還有一本是目前當紅的歐美連續劇,在最新一季想邀請雷霆洛加入,還有幾個是廣告文案。
 
他記得這些劇本,雷霆洛都沒有接,倒是接了其中一個手錶的廣告。
 
秋暮椋隨意的翻一翻,並沒有太仔細的觀看這些劇本的內容,並不是說他不感興趣,而是這些在他重生之前就看過了,突然的,秋暮椋翻閱的指尖在一本電影劇本上停了下來。
 
《城市開膛手》
 
這是一本國內的劇本,在講述殺人犯的故事,這個殺人犯有著悲慘的童年,因此導致他的人格扭曲,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殺人罪,電影當中的殺人犯給自己取了個名為城市開膛手的稱號,這裡的開膛手指的是1888年在倫敦出現的連續殺人兇手,當時開膛手傑克連續殺害了七名妓女,並且把她們的內臟挖出,割斷她們的咽喉,還將面孔搗爛,這個案件造成當時英國社會的恐慌,但是,到最後還是沒有抓到兇手,隨著年代久遠,調查開膛手傑克的人多了起來,甚至舉出了幾名是兇手的人,不過都沒有正確的證據,證明了當中的誰是兇手。
 
《城市開膛手》的男主角,知道了開膛手傑克這個人,他蒐集了許多開膛手傑克的資料,看過了關於開膛手傑克的任何一部電影,或許是因為太沉迷在開膛手傑克的世界當中,他做了個夢,夢裡的開膛手傑克將他行兇的工具交給了男主角,男主角醒來後,認為這是種傳承,所以,開始了一連串的犯案計畫。
 
不過・・・這部電影後來遇到了一些問題,他最知道的就是資金不足這件事,而且這部電影還發生了很多狀況,所以之後的拍攝時間也一直延遲,他其實對這部的題材很有興趣,可惜,他還未表態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堆見鬼的事,讓他無心在事業上,後來,就死了。
 
「這部,你是要演什麼樣的角色?主角嗎?」
 
雷霆洛看了一眼:「調查這件案子的刑警,不過・・・這個本子我沒興趣,我演過太多刑警的角色,有點膩了,怎麼?如果喜歡,我可以幫你問個試鏡時間。」
 
秋暮椋沉默一下,就算去試鏡,後期劇組也無法順利開機。
 
「行嗎?」
 
「無所謂,反正只是試鏡而已,如果你不行,導演也不會用你的。」
 
秋暮椋點點頭:「謝謝。」
 
「你是我師弟,多照顧你一點是應該的。」
 
雷霆洛沉默一下,才又問道:「你想試哪個角色?」
 
「這個,男主角。」
 
雷霆洛打量了秋暮椋的臉孔,這張精緻的臉,完全和男主角兜不上邊,眼神看起來也是清澈的過份,但是,這個角色可不是這麼好演的。
 
「是個很棘手的角色呢。」雷霆洛淡笑著說。
 
「棘手嗎・・・?我一直想演這種殺人狂的角色。」
 
雷霆洛對於秋暮椋的嗜好表示特別。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