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歡迎來到紫薔薇古堡。

 

【第一夜〃歡迎來到紫薔薇古堡】








不清楚是多久以前的這裡,只知道那時這邊並不是一個住宅區,而是一個極為詭異的地方,每位進出這裡的人都會披著一件大斗篷,而且只在晚上行動,白天陽光是無法透過這裡的,永遠與黑暗為舞。
 
曾經有人來過這邊想一探究竟,可是卻從此一去不回,被人發現時已經是一具乾屍了,就直接倒在出口處,脖子上有2個深深的齒印。
 
根據除魔者的說法,那是吸血鬼留下的痕跡。
 
當然也有一些人並不相信吸血鬼的存在,而他們的下場就是化成一具具乾扁的屍體。
 
事件又過了好幾百年,人類的科技不停的進步著,也慢慢的遺忘了這個奇怪的地方,隨著時間的堆疊,這些吸血鬼也改變了生存的型態。
 
這裡看似和平實際上卻不是那麼一回事,現在這裡的外觀依舊是帶著濃濃的神秘感 ,入口處有一個高架的鐵門,上面纏繞著豔紫的薔薇和荊棘,才外面看進去是深深的黑暗。 
 
門的最兩側的頂端出有著長相分不出是什麼的獸,眼睛鑲著鑽,一隻是紅色的寶石一隻則是淺綠色的,在夜裡閃著陰冷的光芒。
 
在鐵門裡面的是城堡,看起來沒有古堡的破舊反而有種時尚的現代感,在上空都有蝙蝠在盤旋著。
 
一輪明月高掛,為這群吸血鬼的故事打開序幕。
 
 
 
 
 
 
 
 
 
 
 
 
 
 
 
 
 
 
位於白夜市的森夜大學的外觀是純白色的,校風自由,因此學生的類型很五花八門,就連科系也比其他大學還要多出很多。
 
其中森夜大學最知名的科系是:天文系、植物科學系、金融系,因此在森夜大學的內部大樓頂端,都畫有滿滿的星空圖,天花板的底色是黑色的,在一片黑色當中,有著白色線條加上水鑽而形成的星座圖。
 
在大門口的白色鐵門兩側,也擺著不同的星座雕像。
 
走進學校大門,兩側會隨著不同季節,而開出不同的花。
 
進到校園裡,是片地的花瓣,和大片的草地,在草地上面放著被修剪成動物樣式的小樹還有造型椅。
 
因此森夜大學被稱作是一所浪漫的大學。
 
花卉研究系是冷門的科系,不像植物科學系一樣熱門,花卉研究系的大樓在後方,被分類到非動態科學術研究的大樓裡,旁邊是個很大的溫室,裡面栽種著各種花朵,因為有溫度控制,所以四季的花都會綻放著。
 
太陽光透著溫室的玻璃照射進來,雖然太陽感覺很大,可是溫室裡的溫度是舒服的,陽光的顏色,只會把溫室暈染得更加溫柔。
 
此時溫室裡貯立著一名樣貌看起來俊秀的過份的男大學生。
 
他的頭髮是淺蔥色,看起來有點偏冷的顏色,眼睛是少見的赤紅色,單看或許會覺得有點可怕,可是鑲在青年的臉上,只覺得邪媚。
 
青年纖長的手指握著原子筆在筆記本上寫著字,筆記本是空白的,上面有花的照片,在照片底下是洋洋灑灑的幾個字,還外加一些自己畫的插圖。
 
安靜的溫室花房突然傳來一陣玻璃門被推開的聲音,青年反射性的往大門的地方看去。
 
來的人是一名少女,身上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上面是一個彩繪鹿頭的圖案,在T恤外罩著一件深色的針織衣外套,穿的是貼身的牛仔褲,腳上踏著輕便的帆布鞋,雖然穿著隨興,但是那張臉卻非常出色,頭髮是星空黑色,眼睛是薄紫色,很接近紫藤花的顏色,皮膚白皙,卻不顯得病態,臉頰有著自然的粉色,嘴唇顏色也很淡,笑起來的時候有著淺淺的梨渦。
 
這個少女的名字很奇怪,叫做珂珂芽。
 
不是姓柯名珂芽,而是直接叫做珂珂芽。
 
「嘿,恭紡羅,要不要住我家?」
 
叫做恭紡羅的青年聽到珂珂芽這樣問,皺起眉頭:「住妳家?不好吧。」
 
因為他本來租的地方出了一點問題,本來想重新找住所,但是學期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一些價格合理的地方都滿租,其他的租金都太貴了,所以他一直很煩惱。
 
「我家很大,多你一個人無所謂。」
 
珂珂芽邊說邊拿起一管翠綠色的試管,往面前的向日葵花盆注入進去。
 
「我告訴你,我家目前缺一個園藝師,如果你來我家當園藝師,除了每個月的薪水之外,還額外提供住宿與伙食,只是・・・伙食你要自己弄,我們家沒人會下廚。」
 
恭紡羅看著珂珂芽的眼神很奇怪,似乎正在納悶著珂珂芽的這份善意。
 
恭紡羅的個性很孤僻,不喜歡與人打交道,所以在大學裡沒朋友,這個珂珂芽,算是和他交情比較好的,他們很常在同一組,但是恭紡羅覺得,也沒有好到會讓珂珂芽對自己提出這樣好的條件。
 
珂珂芽的手指撥弄著向日葵的花瓣,這朵向日葵的顏色是深藍色的,是珂珂芽花了很多時間培育出來的。
 
「呵~對人不要太有戒心了,我家很多空房間,如果你住我家,你就不用擔心書沒地方放,我家有一個很大的藏書室,裡面放了很多書,花卉相關的更多,我家有栽種很多紫色薔薇,之前有園藝師在照顧,但是他前陣子回鄉去了,我又沒那個耐心照顧一大片的紫薔薇,如果你肯幫忙,我會很感謝的。」
 
雖然珂珂芽這樣說,但是恭紡羅內心還是有些牴觸,或許是生長環境的關係,他對他人釋出的善意,總是會過度防衛,可是珂珂芽不是那種會給人考慮的人。

開玩笑!必須是恭紡羅才行!

於是,珂珂芽拉起恭紡羅的手,直接走出玻璃花房,恭紡羅在被拉住的那一刻,就立即的想掙脫,但是!他卻扯不動珂珂芽的手,明明她的手腕就是如此纖細,可是卻文風不動的,他試著掙扎幾下,甚至不想邁開腳步,不過,看著前方不為所動的珂珂芽,恭紡羅嘆了一聲沉重的氣。

他怎麼不知道珂珂芽的力氣那麼大?!

轉眼間,恭紡羅被塞進一台擁有俐落線條的銀色跑車裡。

珂珂芽在副駕駛座外幫恭紡羅系上安全帶,用力的關上車門後,才繞過車頭,坐到駕駛座上面。

珂珂芽開車的時候很專注,見珂珂芽沒有說話的樣子,恭紡羅自然的也沒有找話聊。

雖然珂珂芽開的是跑車,但是車速沒有恭紡羅想像中的快,看著車上顯示的時間,他們開了約莫半個小時。

珂珂芽:「你會喜歡那裡的。」

一個轉彎,恭紡羅眼裡看到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街道兩旁種著一整排的樹,看起來綠意盎然,樹枝往天空延伸著,遮擋住了蔚藍的天,因為天空被茂盛的樹葉給擋住,因此,只有零碎的光照射下來,在石頭的步道上,印上了一點一點的光輝。

當那座古堡的建築出現在眼前時,恭紡羅忍不住張大嘴。

在古堡面前的是一個石牆,石牆上面攀滿了許多的藤蔓和紫色薔薇,在石牆的中間則是一個復古的鐵門,鐵門上有著很多的鐵片雕花,最頂端是尖角狀的,兩側還有著不知道是什麼獸類的雕刻,或許是因為雕刻的太真實的原因,恭紡羅有種它們是活物的感覺。

在跑車接近大門的時候,門自動開了。

珂珂芽放慢了車速,從大門到古堡需要開五分鐘的車。

這段時間恭紡羅的視線沒有從車窗上移開。

那是滿滿的圍籬植物,在圍籬植物上清一色的是紫色薔薇。

「這些圍籬植物,可是建造出一個迷宮的樣子喔,所以我才不喜歡。」

「為什麼不喜歡?」

珂珂芽用種哀怨的眼神看著恭紡羅,接著才緩緩說道:「因為我路癡,總是會在裡面迷路,然後,就有人得花時間來找我。」

恭紡羅輕聲笑了出來。

「覺得怎麼樣?」

「景觀很漂亮,但是,離學校是不是有些遠?」

珂珂芽聳聳肩:「你不是有機車?覺得太遠,你也可以跟我一起上下課,反正都同班。」

珂珂芽將跑車開入古堡最邊邊的車庫,在車庫裡停有很多類型的車子和重機。

「這裡住很多人?」

恭紡羅拉開安全帶,準備要下車前問了珂珂芽。

「加你了話才13個人而已,以這個古堡的佔地來說,算少了,而且大家都喜歡做自己的事,估計你也不會太常遇到。」

珂珂芽拉開車門跟著恭紡羅一同下車。

當恭紡羅走出車庫時,才真的意識到,這裡到底有多大。

一望過去,都是滿滿的植物,除了那個迷宮型的圍籬植物外,其他的植物都被設計成動物的樣子,而且種類還挺多的。

除了各種植物外,還有很多的雕像,這些雕像都是各種西洋鬼怪,看的恭紡羅內心覺得稀奇。

「你知道這個古堡是參照哪個造型的古堡建成的嗎?」

恭紡羅搖搖頭,他只對植物有興趣而已。

珂珂芽帶著恭紡羅往前走,看著眼前那個氣勢磅礡的古堡,珂珂芽想起了以前的事。

「是依照法國的香波堡的模樣下去建造的。」

佔地5500公頃,440間房間、14座大型樓梯與70座小型樓梯、11種不同型式的塔、365座有著3種不同樣式的煙囪、800根精心雕刻的圓柱、32公尺高的位於樓梯頂端的吊燈、128公尺長的外觀、156×117公尺的建物面積、13,000英畝圍繞城堡四周的森林、33公里長的圍繞著城堡的牆壁,這些數字也都和法國的香波堡一模一樣,除了,沒有那條環繞的羅亞爾河流域外。


1537027080-3212389370.jpg 


想當初,艾雷珞那個笨蛋長老,他甚至還想弄一條河域出來,還是他們幾個人費盡心思才阻止。

她記得她有問艾雷珞,為什麼不要自己建造一個古堡?

結果艾雷珞只是說,因為他喜歡,既然不能用能力將它整個搬過來,他就只有自己弄一個。

珂珂芽帶著恭紡羅走到主樓的地方,主樓是四角形的巨大建築,在四個角設有圓柱形塔樓,位於主樓中央的樓梯塔是此古堡的最大特徵,內部是雙螺旋狀的樓梯,自主樓左右兩側伸展的長迴廊則環繞整座古堡。

要到主樓,必須穿過圍在主樓周圍的方型迴廊。

剛剛的車庫則是後來才建的。

當珂珂芽領著恭紡羅走到充滿著立體浮雕的大門時,大門便自己打開了。

本來以為會看到復古歐式風格的裝潢,沒想到,裡面的裝潢風格倒是很現代,當然,在屋頂還有樑柱都保有精緻的歐式建築浮雕,在拱型的頂部甚至還有壁畫,只是壁畫的風格並不是常見的天使圖,這裡頂部的畫作,是惡魔、薔薇、藤蔓所組成的圖樣。

一踏到室內,中心是一個很大的歐風古典地毯,在地毯上面擺放著白色調的桌子,沙發是深藍色的軟沙發,在前方則擺著一個60吋的液晶電視。

頂頭的燈是華麗的水晶吊燈。

大廳內還有一個大型壁爐,在壁爐的上方擺著幾個造型特別的燈台。

「我帶你去房間看看。」

珂珂芽和恭紡羅走上了旋轉樓梯,走到了一個長形的走廊上,在走廊的兩側擺有古代騎士的盔甲,牆壁上則是懸掛上了畫作與復古型花紋的立體壁燈,早期裡面是放煤油,如今已經被燈泡所取代。

長長的走廊上有很多扇的門,每扇門的紋路和裝飾都不一樣,在門的上方有著不同數字的小門牌。

珂珂芽停在了寫著十四的門前面。

這扇門的手把是黑色蝴蝶的雕紋,門上的則是以蝴蝶浮雕和油畫所組成的,珂珂芽將大門往兩邊推開,一接觸到聲音,房間裡的燈就自行打開了,這間房間的燈是鑲在天花板周圍的投射燈,感覺起來很明亮。

裡面並沒有太多的裝飾,有一扇窗戶,但是這個窗戶是裝飾品,中間有一張大型的雙人床,同樣的也有壁爐,沙發和桌子都是同一種款式,一樣是歐式的,整個天花板有一盞小型的水晶燈,壁板上同樣的有畫作和浮雕。

在房間的周圍有擺放幾個書櫃,但是書櫃上面沒有書,只有放上幾盞檯燈和小的雕像裝飾品。

恭紡羅看到這個大坪數的房間,腦袋有點矇,這個房間比他現在住的起碼大了十倍!

他本來覺得自己是可以拒絕的,畢竟他可沒有熱愛什麼古堡建築,可是!看到這麼大的房間,他很心動,這就代表他可以盡情買書了!

他現在住的地方,可是連站的位置都沒有,因為都擺滿了書,房間的空間太小,根本塞不進太多的書櫃。

看著恭紡羅的樣子,珂珂芽笑的愉悅。

「這間房間沒有浴室,這層樓的浴室在最底端,浴室也很豪華喔。」

「房租要多少?」

珂珂芽:「你就幫忙照顧庭院的薔薇和樹就好了,你會做飯嗎?」

恭紡羅點點頭:「會。」

「那,如果不介意就有時間的時候幫忙做個飯吧,不過・・・這個機會也不多就是了,房租就用食物和整理那些紫薔薇代替吧?」

恭紡羅的確是很想要這樣的房間,但是,他心裡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珂珂芽看出恭紡羅心裡還是有點在意。

「你真的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反正這裡的空房間很多,而且你不是喜歡花嗎?如果沒有人顧,那些紫薔薇是沒人會管的。」

「難道妳就不喜歡花?」

「喔,我是喜歡,但是,我太懶了。」

「嗯~如果你真的在意,你房租就隨意吧,不過,我先告訴你,這裡的主人是完全不缺錢的。」

恭紡羅看著這間大房間,想著庭院裡那些紫的眩目的薔薇花,還是點點頭。

「謝謝妳,珂珂芽。」

恭紡羅看著珂珂芽,很真心的道謝著。

「不用客氣!你住這裡,我們也可以多些時間來研究花卉啊,喔!我帶你去看書房,在上一層樓有一間書房是大家共用的。」

跟著珂珂芽往上走,相較於樓下有很多個房間,這層樓的房間只有一個,但是門有兩扇,分別在左右兩側,不過通往的都是同個房間。

珂珂芽一推開門,裡面根本就是一個圖書館嘛!而且還有二樓,整個房間挑高的設計,走進房間的時候,可以聞到淡淡的木頭香氣。

除了木頭的書架外,這裡還放有閱讀的桌子和沙發。

「這裡的藏書有很多年的歷史了,你喜歡的花卉相關的書籍也有,這個部份的書籍可都是我貢獻的呢,有你在,這個藏書室就不寂寞了。」

「?」

「雖然書很多,但是會來這裡看書的,就只有我,其他人很少會來。」

珂珂芽和恭紡羅走了進去,恭紡羅發現這裡除了書籍外,還有好幾個書架的黑膠唱片,看到數量那麼多的黑膠唱片,恭紡羅真心覺得這裡的主人很懂得享受,架上的黑膠唱片還很新,架子上有一半的黑膠唱片,另外一半則是CD,稍微看了下名稱,國內外的都有,範圍很廣,依照字母下去區分,整個就非常整齊。

「這個人是誰?」

在恭紡羅沒注意到的時候,有一個人突然從書架的轉角處冒了出來,一雙手很自然的攬住珂珂芽的腰。

「嗨,千里。」

被稱為千里的人臉上帶著一副金色的細框眼鏡,薄薄的鏡片擋住了千里銳利的眼神。

千里的長相俊美,身高修長,穿著黑色西裝背心,鐵灰色的領帶打的很整齊,在西裝背心外罩著一件白色的白袍,整體的感覺宛若一名學識豐富的學者。

千里白群色的眼瞳直盯著恭紡羅,散著濃烈的敵意。

「這是恭紡羅,我的大學朋友,從今天開始要搬進第十四扇門,我先帶他熟悉環境。」

對著千里簡單的介紹完,珂珂芽轉身離開千里的攔抱,一雙手友好的搭在千里的肩膀上。

「紡羅,這是千里,他是醫生,住在第三扇門,第三扇門在迴廊的另一邊。」

「你好。」

恭紡羅簡單的打個招呼,他本身的性格就有點孤僻,對於千里的冷漠也不以為意。

珂珂芽看起來也沒有太在意的樣子,只是那雙漂亮的眼睛瞪了千里一眼。

「今天有時間,幫你搬家吧。」

於是千里開著大的休旅車,開去恭紡羅住的地方,因為房東幾天前就通知了,所以恭紡羅的東西都已經裝箱好了,因此搬的速度很快。

只是拆解書櫃花了點時間。

當他們回去的時候,大廳裡坐了幾個人,60吋的大電視正在撥放著一部在講吸血鬼的歐美連續劇。

「艾雷珞!」

珂珂芽喊了一聲,帶著恭紡羅在長形的沙發上坐下。

「這個人是這裡的主人,你直接稱呼他艾雷珞就好。」

艾雷珞看著恭紡羅,很滿意恭紡羅那張俊秀的臉,雖然之前就有聽珂珂芽提過,但是聞到恭紡羅身上好聞的味道,艾雷珞內心表示開心。

「把這你當作自己的家,隨意就好。」

艾雷珞長得高大、俊美,給人的感覺優雅的宛如貴族。

恭紡羅看著大廳裡的人,再次覺得,住在這裡的人,顏質真的不是一般的高。

除了艾雷珞之外,在大廳的人還有安洛,根據他的介紹,他是一名演員,恭紡羅有在幾部電視劇裡看過他,給人的感覺很紳士。

還有一名專注的看著電視的少女,她的頭髮是蓬鬆的短髮,穿著一身黑色的斗篷,頭頂還帶著一頂巫師帽,就是那種魔法電影當中常看到的。

雖然穿著有點奇怪,可是這樣的穿著,在她的身上卻又出奇的協調。

當電視進入廣告時間時,那名少女才將目光放到珂珂芽這邊。

「就是他?」

少女的聲音軟軟的,讓人覺得有點可愛。

珂珂芽點頭:「介紹一下吧。」

「我叫夏栗緒,住在第五扇門。」

珂珂芽對著恭紡羅說:「栗緒是一名占卜師喔,準確率很高,也很有名,你想到的時候,也可以找她幫你占卜,自己人了話,她不會收錢。」

「嘿嘿,我會很多的占卜術喔。」

看著夏栗緒笑得有些詭異的嘴角,恭紡羅不自在的往沙發後方挪動一點。

就在夏栗緒還想對著恭紡羅講述自己專業領域時,熟悉的曲子響了起來,於是夏栗緒馬上扭頭繼續看著那部吸血鬼的影集。

在夏栗緒的身旁坐著一位相貌溫和的男人,他的身高滿高的,即使是坐著,仍然可以感受到男人身上的壓力。

男人的視線上下打量著恭紡羅,一雙桔梗色的眼瞳散著恭紡羅看不透的深沉目光。

「希葵雨,歡迎加入。」

男人的聲音低啞,感覺就是習慣抽菸的人,簡單的說完後,希葵雨往夏栗緒的身上又更貼過去,一雙大手調整著夏栗緒頭上有點歪掉的巫師帽,夏栗緒不耐煩的打掉希葵雨的手,但是希葵雨沒有在意,手被打掉之後,拿起了桌上的黑色菸盒,從裡面抽出一支菸,沒有見他用他打火機或是火柴之類的東西,可是,那支被夾在手指中的菸,卻緩慢的飄出煙霧。

是魔術?恭紡羅內心猜測著,但是卻沒有把自己的疑問問出口。

恭紡羅並不是一個擁有好奇心的人。

就是恭紡羅這樣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個性,才讓珂珂芽把他邀請過來,不然,無論他的血液有多香醇,她也不會理會。

畢竟,現在協會那邊抓得緊,他們不得不小心。

恭紡羅的視線在大廳當中掃了一圈,在坐的人都講過了自己的名字,目前只有電視前面趴著的一隻‵‵大狗‵‵還沒介紹過。

珂珂芽注意到了恭紡羅的視線,直接從沙發上起身,抓著那隻‵‵大狗‵‵趴著的肉掌,用拖的拖到了恭紡羅面前,那隻‵‵大狗‵‵只是垂著頭,一副隨便讓人宰割的模樣。

珂珂芽抓起‵‵大狗‵‵軟軟的抓子,對著恭紡羅招招手。

「他是鶇歌!」

「一隻狗叫哥?」

珂珂芽沒去糾正恭紡羅話語前面的錯誤訊息。

「哈哈!不是那個哥啦,是鳥類的鶇,歌曲的歌。」

恭紡羅看著珂珂芽一直抬著鶇歌的手掌,於是也伸手過去抓了抓。

「這隻哈士奇挺健康的。」

哈士奇?

大廳的人聞言都一致的轉頭過去看著恭紡羅,眼裡透露著一些古怪。

就連鶇歌也抬起眼皮疑惑的撇恭紡羅一眼。

先是認為他是狗,看了那麼久,還說他是哈士奇?!

這個人的動物學一定不及格。

珂珂芽繼續拖著鶇歌,把鶇歌拖到沙發上,鶇歌還是一副懶懶的樣子,直接把他的頭擱在珂珂芽的膝蓋上,對於沙發後方那道擾人的視線,則完全裝作不知道的模樣。

千里看著被珂珂芽順毛到瞇起的鶇歌,恨不得一把將他的毛髮剃光!

「還有其他人不是在外面,就是宅在房間裡,你看到他們也別太在意,做自己就好,住在這裡的人都有點特別,如果有問題這裡的人都可以問。」

恭紡羅點點頭:「我想去整理房間了。」
 
「嗯,你的東西都放在你房間裡了。」

珂珂芽側著頭,貌似在想些什麼,沒多久珂珂芽從桌子的抽屜裡拿出一張牛皮紙遞給了恭紡羅。

恭紡羅打開牛皮紙一看,這是一張古堡的位置圖,上面簡單的標示著幾個房間的所在位置。

除了幾個重點房間有標示之外,還標示著幾條密道,和一些沒有標示的房間。

「這裡有點大,這張地圖給你,有時間可以去玩探險遊戲,那些有作用的房間都有標示,其餘沒標示的不是沒有特別的作用,不然就是很重要,最好不要去。」

「嗯。」

恭紡羅帶著那張地圖上樓,拿著珂珂芽給的鑰匙打開了門,一開門,果然看見他的東西全部擺進了房間裡。

剛剛車子停進車庫裡,他準備要搬的時候,被珂珂芽阻止了,她說這種事有人會做,看來,這裡應該還有請佣人之類的人在吧?

恭紡羅花了點時間組好書櫃,將書本整齊的放在書架上,看著地上的書本,還有諾大的房間,恭紡羅開心的想著,自己還可以再多買幾個書櫃來放書了!

房間很乾淨,貌似已經被細心的整理過,恭紡羅衣服很少,所以衣櫃還有很大的空間。

這個衣櫃是鑲在牆壁裡的,節省了很大的空間,把東西整理完之後,恭紡羅突然覺得,這個房間是真的大了點,明明已經有很多東西了,可是感覺卻是如此空曠。

恭紡羅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上精細的壁畫,內心覺得很安詳又雀躍。

這裡的人雖然看起來和善,但是都有著獨來獨往的氣息,這種有著距離的相處模式讓性格孤僻的自己很安心。

不會太過冷漠,也不會對他太熱情,所以他的感覺就像是泡在溫水當中很舒適。

想著藏書室裡滿滿的書籍,和那片巨大的紫薔薇迷宮,恭紡羅開始期待著自己在這裡的新生活。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