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斐托利亞、關係圖、機甲製造。

  

  ♕〃【第三夜斐托利亞、關係圖、機甲製造】









空洞的黑色槍口指著我的胸口,眼前的人有著青色皮膚,在皮膚上面覆蓋上了一層鱗片,這個人的四肢很長,眼睛占去了半張臉,在他的脖子兩側還有著一條長長的口子,根據研究,這是他們的呼吸系統。

我看著灰霧霧的天空,上面飛滿了奇怪的飛行艦,在天空當中唯一的光芒,是炮火交鋒時所產生的火花。

屬於人類的紅色血液,屬於外星人的藍色血液,噴灑在滿是沙礫的地面上。

手上的槍已經沒有子彈了。

看著那個外星人的嘴角勾起了扭曲的笑,我只是安靜的閉上眼。

可是,明明聽到了對方開槍的聲音,但是我卻遲遲沒有感受到該來的痛覺,張開眼。

我看見一個人擋在我的面前,他手上握著的短刀掉落在沙地裡,發出沉悶的聲響。

「哥哥・・・」

那張與我有半分相似的臉回頭過來,他的身上充滿著傷痕,嘴角帶血,眼睛也腫了起來。

「不!!!」

在我要衝上前去拉開我哥哥時,後方一股強大的力道制止了我,他們一左一右架住了我,把我往後扯,我想掙脫,可是卻掙脫不開。

「不要讓歲雨白白犧牲,他找你很久了,你是他唯一僅存的親人,他想保護的,就只有你,歲祈。」

隨著那片深深的血花映照在我眼簾裡的,只有最後那張哥哥微笑的臉。

「呼!」

我從夢中掙扎出來,看見的是與夢中相反的情景,映照著宇宙的全息圖,這樣的情景是從未見過的美麗與平和。

『歲祈,我就只有你,所以,你要好好活著。』

嘆了一口氣,他哥哥歲雨比他早一步進入軍隊,因為能力的關係,哥哥一直是在最前線奮戰著,我知道自己是哥哥想保護的唯一理由,但是我不想一直被保護著,所以沒過多久,我就離開了那個被認為是最安全的地方。

其實我心裡是很迷茫的,那時候的我以年齡來講依舊年幼,我不想找到哥哥,我一直認為人做什麼事都是為了自己,我從沒想過,讓一個人為了我做那麼危險的事。

在那段堪稱和平的時間裡,人類覺得自己出現了一線希望,所以我還能夠被哥哥抱在懷裡,聽他說著關於以前的故事。

我想過很多種和哥哥重逢的畫面,可是沒想到等著我們的結局,竟會那樣慘烈。

我代替了哥哥上了戰場,即使我知道,這不過是垂死之前的掙扎。

‵‵叩叩‵‵

俐落的敲門聲,阻斷了我目前的思緒。

「請進。」

「早安!歲祈!」

進門的是IE。

IE將全息影像關掉,然後走到我身邊,他的手上還拿著一台微型電腦。

「主人安排了你今天去學校,因為你還沒有選定學科,所以今天讓你先去大學裡繞繞再決定。」

是說,他才這個世界睡了一夜,就要去學校,這個肖藍是覺得我的適應力很好嗎?

雖然在心裡頗有微詞,可是我沒有表現出來,畢竟我的身份是有些特別的。

IE站在門口等我,於是我快速的將自己整理好,換上IE折整齊擺在床上的學校制服。

斐托利亞的男生制服是白色襯衫加上深黑色的軍服外套和黑色的窄版長褲,在軍服外套上會別著代表學級和科系的徽章,不過我還沒有選定學科,因此只有學級徽章。

IE遞過來一份整理整齊的資料。

「這是斐托利亞大學的學系,你看喜歡哪一科,主人會幫你處理好。」

我邊翻著那本有厚度的資料,邊跟著IE走下樓。

長方形的餐桌上擺滿著食物,並沒有肖藍的身影,但是卻有一個人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那個人一看到我下樓,便站了起來,舉止正式的向我行個軍禮。

「我的名字叫穆洛・佩德羅寒・風懸,從今天開始會跟在你身邊。」

我緩緩的走到穆洛面前,對於他伸出來準備與我交握的手,我採取無視的態度。

「穆洛,我不需要肖藍所謂的保護。」

穆洛低下頭,看著目光冷冷的歲祈,末了才收回他伸出去的手。

IE:「淮將,有準備您的早餐,要一起用餐嗎?」

穆洛看著桌上的食物,再將目光挪回到歲祈的身上,知道這些餐點都是為了歲祈準備的,不然一般來說都是吃膠囊了事,不會選擇烹煮食物這種麻煩的方法。

聽到穆洛客氣的拒絕,IE也沒有再說話,而是轉身幫我拉開椅子,然後倒了一壺溫熱的奶茶在茶杯裡。

我坐了下來,享受著IE把食物遞到我眼前的服務。

我用完餐後就隨著穆洛一同出門了。

穆洛駕駛著一亮黑色消光的飛行器,比起肖藍的飛行器是小型了些,後方並沒有休息的空間,就只是一台簡單的代步工具。

穆洛讓我坐到副駕駛座上,我看著面板上複雜的按鈕和介面,我覺得自己是挺想要有一台的。

穆洛的駕駛技術很穩定,從地面升起到在空中飛行的時間裡,並沒有多餘的晃動,穆洛打開了兩側的金屬片,讓我可以看著窗外的風景。

其實地面上有著懸浮汽、機車,而且數量遠比在空中的飛行器還多上許多。

雖說是在空中,可是天空中的路口都架有指示面板跟路標的顯示,甚至還浮著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的面板,估計是廣告之類的東西。

眼前看到的一切對我而言都很新鮮。

突然的,有一個巨大的視窗突然跑了出來,接著是一陣搖滾的音樂聲流洩出來,出現在視窗裡的是個女性歌手,她正在螢幕裡跳著舞唱著熱血的歌曲。

我看著專心駕駛的穆洛一眼,猶豫著是否要開口說話。

「你想說什麼直說就好。」

穆洛雖然看起來是認真在駕駛的,可是他一直用眼角的餘光在注意著歲祈的舉動,知道這裡的一切可能會讓歲祈感到疑惑與好奇,所以心裡都在做著歲祈會隨時發問的心理準備。

「科奧諾星球上也有歌星?」

「是有啊,不過這幾年流行的虛擬歌手,你所看到的,都是由電腦製作出來的,除了虛擬的影像之外,這些虛擬歌手,還會有一個和人類極為相似的人類外型機器人,平時都是休眠狀態,如果要面對人類做活動的時候,才會把意識晶片植入電腦裡,這樣才可以從休眠模式當中醒來。」

虛擬歌手?

貌似在地球上也有那種東西,只不過地球上的虛擬歌手,只活在電腦裡,沒辦法像科奧諾星球上的可以實體化。

「為什麼虛擬歌手能夠擁有如此接近人類外型的軀殼?」

我還記得肖藍跟我說過的那份人類與機器人外型差異的論點。

「這是因為他們的功用就是仿人類,可是也沒有和人類完全一樣,你看的是虛擬影像,所以才會覺得很接近人類,可是你看到實體之後,你就會明白這當中的差異性還是很大。」

「有實際上的歌手嗎?」

「是有,只是比較少,虛擬歌手流行好幾年了,機器不像人類般的複雜,如果效果不好,隨時都可以銷毀,也隨時可以再創造,只要因應這個市場的要求就好,培養一個機器遠比培養人類輕鬆。」

「到頭來機器始終是機器,是因為你們覺得機器沒有人的心,所以才可以這樣無所謂?」

眼前又出現了一個紅燈,穆洛踩了剎車,視線放到了歲祈的身上,不過他只能看到歲祈的後腦,現在的歲祈仍然是將他的目光放在窗外。

「你覺得機器有心?」

穆洛對歲祈的想法感到訝異,這個論點他從來沒想過。

「在你們賦予機器人智能的時候,就給他一顆心了,只是因為機器和人類運作的方式不一樣,就說他們沒有心?我才覺得這點很奇怪,有智能不就代表會思考嗎?」

雖然我並沒有看穆洛現在的表情如何,但是我大概知道這個人會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他們已經習慣了科技,至於這些由科技生產的東西,有沒有心,他們估計從一開始就沒想過了。

是說,我幹嘛想這個,看著玻璃窗上面投射出我的臉,嘴角上是有弧度的,只是我清楚這是個諷刺的笑。

和這顆星球毫無關係的我,為何要在意這點?

「你也是那所學校的學生?」

隨便的找個問題問,即使自己沒有太在意這個問題的答案。

「不是。」

穆洛這邊頓了一下,才繼續講著,他想肖藍一定沒有跟歲祈說清楚。

「斐托利亞不是個簡單的學校,裡面牽扯到很多皇室和軍事還有平民出身身份的人,皇室和聯邦雖然表面和平,其實鬥爭是很多的,而平民是最被擠壓的一個族群,斐托利亞是科奧諾星球上最頂尖的學校,有部分皇室的人都是畢業於斐托利亞的,聯邦也是,一般的學生就不說了,那些擁有高貴血統證明的一向很自視甚高,他們會想盡辦法扳倒自己的對手,在實戰課程上,甚至會殺了自己敵對的對手,前幾屆因為這樣的事,發生了激烈的衝突,甚至是在普通的課堂,只是與自己看不順眼的人相遇,都會產生衝突,因而導致皇室和聯邦的人都各有傷亡,這讓斐托利亞受到極大的譴責,所以後來才有這個保護程序,就是每一名入學的學生可以申請一名保護者,由學校提供名單,或私人的都可以。」

「雖然已經這樣了,每年還是都會有狀況發生,尤其那些領頭者,幾乎都是有一定身份與地位的家族之子,這讓校方很頭痛。」

「那我是屬於哪一方?平民?」

「不,中將是你的監護人,你理當會被認為是聯邦一派的,中將可是現任的三大將軍之一的長子,你的消息中將並沒有刻意封鎖,學校那邊有再注意肖家動靜的,都已經知道你的存在了。」

在談話的中間,綠燈亮了,穆洛先將他未說完的話停住,專心開車,沒開多久的時間學校就到了。

斐托利亞的校區很大,至少我看過去,是一望無際的,而在斐托利亞的上空中,還漂浮著一個灰藍色的圓盤型建築物,不過比飛行器的位置還高出許多,因此我無法辨識那個東西確切的樣子。

「在學校上方的就是實戰的場地。」

穆洛將飛行器開往校區的另一邊,經過機器的掃描做身份辨識,才能開往專屬的停機場。

停機的地方是地下室,在我們進去的時候,已經停滿了各種顏色和款式的飛行器。

穆洛一停好,兩側的門便自動的身上去,等我下了飛行器之後,穆洛才跟著走下來。

「歲祈,你是肖將軍那邊的人,聯邦那派的人會對你釋出善意,甚至會巴結你,你可以跟他們相處,可是不能相信他們,雖然大家都是軍部出身,可是在軍部,還是有分軍部的派系。」

穆洛走在我的旁邊繼續對我講解著這種麻煩的關係。

「所以,我應該跟怎樣的人交往?」

穆洛看了歲祈的側臉一眼,見歲祈的表情平淡,沒有不開心的樣子,才繼續說下去,他不想讓歲祈認為,肖藍有再限制歲祈的自由,也不想讓歲祈認為,科奧諾星球是個不好的地方。

「歲祈,你要知道,敵視肖家的聯邦軍部有—陸軍的黎家,現任的黎將軍和肖將軍一家本來就很不合,黎家想要將肖將軍從他現在的位置上拉下來,讓空軍領將的位置給他們黎家的人坐,海軍的領將是—司潞,司家是較為中立的家族,他們不願意傾向任何一方,而且司家主要是搞科技那一派的,對於權力上的事,比較不願意干涉,但是擁有強大的武力,他們有的研究項目連另外兩位將軍都不清楚,因此,誰也不願意招惹他。」

「司家是一半貴族一半平民的血統,所以有著兩方的力量,和司家最好可以交個朋友,但是他們的家族都挺排外的。」

「你只要記得,離黎家的人遠一點,那些皇室的人最好也少接觸,你並不是正統肖家的人,自己人因為不清楚你真正的底細,因此不會惹你,可是皇室和黎家的人就不一樣了。」

「如果有人找我麻煩,我能打他們,甚至殺了他們嗎?」

穆洛聽到歲祈這樣問,又愣了一下,然後腦海就自動撥放當天的情景,一想到歲祈與他外表完全不同的狠戾身手,穆洛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雖然學校有規定,但是你身後有肖家・・・」

「喔,所以在權力面前,什麼樣規定都是個屁?嗯,這樣我就放心了。」

我停下了腳步,看著穆洛回頭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我不禁懷疑這個人少將的身份是用錢買來的。

「嘿!你就是那個異星人養子?」

我看著穆洛,等他回答。

「是的,由於肖中將是你的監護人,你是他的養子沒錯。」

我試圖鎮定了自己臉上的表情,只在心中誹復著這個詭異的設定。

還好那個肖藍沒有真的要我叫他老爸,不然我鐵定才把他揍的叫我爸爸!

穆洛看見從另一台飛行器下來的三個人,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中間那個是皇室的次子—唐聿・奧華森・雷鳴・費朗堤森,他現在和他的哥哥都在搶著繼承者的位置,另外兩個人是他的護衛,據說唐聿和黎家私底下有掛勾,雖然唐聿還算是學生,不過挺有手段的,就是性格衝動了些。」

穆洛低聲的附在我耳邊說著關於唐聿的事情。

才來到科奧諾星球沒幾天,我的精神就覺得煩躁了!

「他是想找麻煩?」

「不,唐聿是衝動,但還沒有那麼不識趣。」

我看著唐聿,長的就是一臉不懂得打扮的混混模樣,好好的校服被他穿得七零八落的,一看就知道繼承人的位置不會給他坐上。

哪個人會將位置傳給一個連衣服都不會穿的人?!

無視唐聿一副好奇的表情,我視而不見的從唐聿的身旁走過去,穆洛隨後也跟了上來。

我才走沒幾步,就有一雙手攔住我的去路,我一抬頭,就是唐聿其中的一個跟班。

「你也太・・・啊啊!!!!!!!!」

造成這個跟班鬼叫的原因,是因為我把他的扭下來,說扭下來可能太過可怕了,充其量是讓他的手腕骨個折而已,小意思,沒想到他會叫成那樣。

「不過扭個手腕就讓你叫成這樣,是否太丟你家主人的臉?沒本事就少攔我的路。」

「歲祈。」

穆洛擔心的喊出聲。

此時另一個跟班衝了上來,直接扯起我的制服衣領,另外一隻手握緊了拳頭。

我看著他,笑著說:「挺好的嘛。」

然後!

我沒再跟他客氣的一腳向踢向他的小腿骨,在他痛的反射性鬆手且彎下腰時,我一個重擊,用膝蓋狠狠的踢向他的臉,瞬間!

他慘叫了出來,紅色的血液滴在深色的地板上。

我拉拉衣領,半蹲在地上,看著摀住鼻子的跟班二號,語氣冷淡的說著:「我最討厭的事之一,就是有人扯我的衣領,你挺好的,第一天就幹了這種事。」

穆洛看著那兩個跟班的模樣,心情很微妙,自己遇到的時候,覺得歲祈很可怕,看別人因為歲祈而悽慘的時候,心裡卻覺得挺爽的,真是奇怪的感覺。

我站起身,走向唐聿那邊,看著唐聿呆愣的模樣,我忍不住覺得這個人也太沒用了些。

不管他心裡有什麼想法,都不應該在他人的面前表現出一副癡呆的模樣。

「我脾氣不好,所以,少惹我。」

「穆洛,不是說今天要在學校晃晃再決定科系的嗎?走吧,我想早點回去休息。」

「好。」

不理會唐聿,我跟著穆洛出了地下停車場。

而唐聿則是看著他護衛悽慘的模樣,在心中喊著。

他這哪是脾氣不好,而是根本就差透了好嗎?!!!!!!!

他根本就沒有要找歲祈麻煩的意思啊!他的護衛會攔住歲祈的路,也是因為他的舉動太失禮了,就算皇室和聯邦的關係實際上不好,可是!表面上的禮貌也需要做一下吧?!他可是皇室的人欸!

看他一副弱小的樣子,怎麼會那麼可怕!



















斐托利亞是個佔地非常大的大學,學校的後半部被一座森林圍繞,在校園裡可以看見小型的飛行器在天空飛著。

我想起在地球的時候,雖然還是有學校,不過並沒有那麼好看,部分學校因為攻擊的關係,很多建築都被破壞了,上學的時候,比起課本裡的東西,校方更重視的是一些求生的技巧和簡單的戰鬥。

大家在上學的時候都很戰戰兢兢的,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攻擊。

因此多數學生如果有特別的目標,或是真的想學習,大部分都是私底下自學的,學校也有集合起來,在地下室辦一個學習會,這裡教的就真的是知識和一般課堂上會學習到的東西。

穆洛帶我在校區裡四處走動,期間可以感覺到有許多視線集中在我們這邊。

「歲祈,我帶你到教室去走動,你在看你要學習哪個,校區因為很大,有機會我再帶你慢慢看。」

「有更直接的選擇方法嗎?我一點也不想一間教室的慢慢看,好花時間。」

穆洛想了一下,就果斷的決定帶歲祈到圖書館。

斐托利亞的圖書館就如同這間學校一樣的壯觀,整座圖書館都是用玻璃建成的,所以從外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裡面。

圖書館有十層樓,地下的樓層有三層。

穆洛帶著我進圖書館的電梯,按下了地下一樓的電梯鍵。

在地下一樓的裝潢都是用黑色的金屬材質下去建造的,整個樓層都黑的光亮,並且帶著微涼的氣息。

這個樓層有很多的房間,門的上面都有著編號。

「這邊都是視聽間,學生可以自由的租借,不過這裡有肖家專屬的房間,你只要用密碼和指紋的辨識就可以使用了。」

穆洛走到一間房號編碼為999的房間,打開了門鎖上面的機器蓋,他輸入了一組密碼,然後這個機器的螢幕就顯示出掃描指紋的系統。

「把手放上去,中將已經將你的資料建檔了。」

我把我的五指放上去,接著就聽到鎖被打開的清亮音效。

門打開的同時燈就亮起來了,這個房間與其說是視聽室,到比較像一個正常尺寸的公寓房間。

中心點是個客廳,有一個雙人沙發跟兩個單人沙發,前面是一張桌子,在牆上有一個大尺寸的電視。

還有簡單的廚房,和一些器具。

並且內建了三個房間。

兩間是休息用的房間,另一間才是真的視聽間。

視聽間的佈置非常簡單,就是一張長形的桌子和幾張椅子還有一組沙發。

穆洛走到那張黑的光滑的桌子前,用手在上面點了幾下,我才知道這個桌子是一個電腦面板,穆洛指間快速的在面板上面移動著,叫出一個個視窗,然後其中一個視頻便投射到半空中,這樣才可以輕鬆的觀看。

在影片開始撥放的時候,穆洛才把燈關掉。

一開始疑惑為什麼穆洛要突然開視頻給我看,看了幾秒才知道這是關於這個學校的科系介紹宣傳影片。

「既然有相關的介紹一開始就拿出來就好,何必讓我跑一趟?」

「哈,這是中將指示的,我可不知道你對於自己將來要就學的地方那麼沒興趣。」

「不就是讀書,世界上的學校都是那個樣子的。」

「你是讀什麼科系的?」我問穆洛。

「軍事管理,這是非常嚴肅的科系,文武都必須兼具才可以,中將也是讀軍事管理,而且是其中的翹楚,各方面都是最頂尖的。」

這是當然的吧,以肖藍的出身來講,他如果想要擁有更多東西,各方面都是頂尖的才能夠達到他的目的。

將自己沒興趣的部分快轉撥放,只留下幾個自己感興趣的重新觀看一次,順便配合穆洛叫出來的資料。

這份資料顯示在電腦面板上,有老師的個資,和每個學生的家庭、個性、能力值的分析圖。

我目前覺得有趣的,分別是:武器製造、實境模擬、機甲製造。

武器製造就是搞科技的,專門學習如何使用與製造有殺傷力的武器,這個姑且可以算是文科的,因為需要懂得很多原理,實境模擬就是虛假的戰鬥課程,就是讓你坐在機艙當中,在戰鬥場上雖然是模擬的,但是感受是百分百的真實,主要就是幫某些企業做試驗,簡單的來說就是測試員的角色。

穆洛說,近幾年的科奧諾星球非常流行一個虛擬戰鬥的比賽,這個比賽是半封閉式的,比賽的過程和成果會全程在網路上撥放,得到優勝的人可以得到高額獎金,甚至有可能因為這樣被軍部看中。

雖然說是虛擬,可是使用機甲戰鬥的過程是真的,只是不像戰爭一樣會造成人類的死亡,不過適度的受傷是不可避免的。

機甲製造,就非常簡單了,完全字面上的意思。

看著影片當中的學生和老師在製造與測試機甲,我覺得挺有趣的。

每個機甲的形式和外觀,還有擁有的能力都不一樣,有的是飛行,有的是陸地型的,還有是在海中的。

外型有簡單有華麗,有人形也有動物形狀的,還有是無法辨認外型的機甲。

在科奧諾星球上,一個厲害的機甲製造師會得到很多的追捧、名譽、金錢。

可是最頂尖的機甲製造師就只有那幾個。

肖藍的二弟—肖墨,可以算一個,穆洛還有找到肖墨的資料和他製造的機甲給我看。

他的機甲都是黑色系的,畢竟擁有三棲的功能,外觀基本上是人形的,可是會隨著操作模式的不同,而變化形態。

根據穆洛的說法,一個三棲型的機甲製造,或許不會太難,但是要同時三棲,武力值又強大,還要堅固,這就有點難度了。

學習機甲製造要了解各種武器,還有不同的材料的材質分析,甚至還要學個美觀設計,畢竟沒人會願意駕駛著外觀詭異的機甲戰鬥吧?

除了這些,自己也要有相當的駕駛能力,因為你要為你製造的機甲做測試。

當然,這是小事,你可以請專業的駕駛員替你測試。

看著正在變形的機甲,我又想到了那部被列入末日必須被記得的電影當中。

其中有一部就是在講述一個因為兩派人馬爭鬥而毀滅的星球,他們為了找尋賦予他們生命的火種而來到地球,給人類造成一串危機的故事。

有趣的設定是,這些機器人來到地球的偽裝是交通工具,例如:汽車、戰鬥機之類的東西。

對於沒有童年的我們,這部電影彌補了我們童年的某部分的缺失。

「就這個吧。」我說。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