ℜ〃Chapter One〃Down The Rabbit Hole。

 

 〃【Down The Rabbit Hole






這是一場極為華麗的宴會,散著亮麗光芒的水晶燈,高高懸掛在彩繪著各種天使與浮雕的圓拱型天花板上。

千燈羽站在舞池中心,手上握著一雙十分纖長且美麗的手,這個哪家的小姐來著?

很好的,千燈羽完全沒印象。

千燈羽是華星市市長的兒子,同時也是古老家族的唯一繼承者,今日是他的十八歲生日,因此各界名流都來參加他的生日宴會,懶得和那些人客套,他只好隨意選一個女人一同跳舞。

雖然內心的抱怨非常多,但是表現在臉上的,還是一如往常那種極淡的笑,看起來很合宜,雖然有禮,但又不會顯得太親近。

看起來或許是非專注的在跳著舞,其實心裡卻在想說他目前新寫的小說要怎麼繼續。

他這次新開的小說是沒嘗試過的懸疑推理的文章,雖然是有個好開頭,可是到底要怎麼寫才會夠懸疑呢?

就是讓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出謎底是什麼,直到最後才會恍然大悟的那種。

在他用力的出神時,音樂停止了,她的舞伴也停下腳步。

千燈羽低下頭,準備鬆開手時,那位不知名的舞伴卻開口說話了,一雙眼睛靈動的看著千燈羽,抹著豔麗顏色的雙唇輕輕的顫動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千燈羽心裡想說,說不出口就不要說了,一副要說不說的樣子,是搞什麼。

雖然心中不耐煩,可是他表現在臉上的模樣,仍然是一種很有耐性的樣子。

霧金色的髮絲在水晶燈的照射下,顯得閃閃發亮的,襯著那雙寶石藍色的眸子彷彿潮水般的溫柔,容易讓人從此沉溺在那溫柔的色澤裡。

外貌迷人、身材修長、脾氣又好、家底驚人,這讓女人如何不愛?如何不去攀關係?

尤其是千燈羽隨便選的這位女伴。

她是誰?她可是政界大老的千金—姜海秀,母親還是財團的總裁,本身學音樂的,還是學校當中出名的校花、才女,要樣貌有樣貌、要勢力有勢力,她覺得她是千家未婚妻的唯一人選。

她早就聽說千市長要為自己的兒子挑選一位背景相當的女人當妻子,她為了這天,努力了好久,一直想以最自然的方式認識千燈羽,沒想到千燈羽卻在今日的生日宴上邀請她跳舞。

姜海秀感受著四周投射過來的忌妒或羨慕的眼神,即使心中十分得意,她表現出的卻是一種羞怯的小女孩姿態。

以為男生都喜歡這種的,尤其是以千燈羽還年輕的個性。

孰不知,千燈羽對此非常的不以為然。

「千先生,我想邀請你去看『盛夏』的首映,這是我第一部參與的電影,雖然只是位配角,可是為了這部電影我付出了很多時間和心血。」

千燈羽燈低下頭,寶石藍的瞳孔映照著姜海秀秀麗的臉龐。

千燈羽知道這部電影,是一部他不會感興趣的愛情題材。

「把票送到我家,我定會出席。」

說完後千燈羽就鬆開手了,對著姜海秀行個紳士禮便轉身離去。

走到後花園裡,才鬆開脖子上的那條黑色領帶,將深色西裝脫下來隨意丟在草皮上,在解開白色襯衫的鈕扣,抬起穩健的步伐走到後花園搭設的石亭裡坐著,這個石亭是歐式的圓頂風格,上面纏繞的鮮豔的紅白薔薇。

千燈羽百般無聊的打個哈欠,看著遠方燈火通明的大宅,不知道這場見鬼又累人的宴會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什麼該死的成年禮,根本就是變相在折磨他。

雖然市長兒子聽起來很風光,可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疲倦的揉揉眉心,第N遍後悔自己沒有把筆電和筆記本帶過來。

千燈羽躺在石亭當中的躺椅上,聽著飄散在空氣中變得極不清晰的交響樂聲音,千燈羽的眼皮逐漸的闔上。

點點的星光散落在極黑的夜幕當中,突然的,一雙腳上踩著黑色短靴的腳步,安靜的走上石亭的台階,這個人的穿著完全不是來參加宴會賓客的打扮。

純白的襯衫領子上,系著一個稍嫌大朵的紅色緞帶,在襯衫的外頭罩著一件短版的黑色外套,褲子是有些微彭的短褲。

那人有著一張細緻的瓜子臉,在她的臉上鑲著一雙婉如水晶般透徹的紫水晶色雙瞳,薄薄的雙眼皮上,有塗抹著極細的亮粉,而右眼的眼皮旁彩繪著一朵撲克牌上黑桃的圖案。

灰霧色的短髮尾端是有點微捲的,在髮尾的部分跑出兩條底端有花紋的緞帶,頭頂上還帶著一頂黑色的禮帽,禮帽周圍有著花朵和黑桃撲克牌的裝飾。

那名少女的打扮,坦白說是有些奇怪。

少女走到了千燈羽的身旁,看著千燈羽緊閉的雙眼,疑惑的側著頭。

千燈羽並沒有秒睡的的特殊能力,所以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旁突然的跑出一種奇異的香味,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一直盯著假寐的自己看,可是對方既然不開口叫他,他也懶得理會。

雖說是這樣,不過一直有一種冰涼的東西觸碰到自己的臉頰,讓他非常想用手撥開。

終於,千燈羽實在是忍不住了,他用手捉住那個打擾他的東西,再張開眼。

他先是看看自己手上的東西,原來是一條緞帶,他放開手的瞬間,視線跟著往上移動。

印入眼簾的是一張清秀、乾淨的臉龐。

雖然外表是中上,不過那雙眼睛倒是透澈的讓人心悸。

「我是來帶你去仙境的。」

少女的聲音感覺起來有些朦朧的不真實,很像是隔著一道牆在說話般。

仙境?

千燈羽坐了起來,然後想起,他從小就開始做的夢。

夢裡的人都稱呼那裡為仙境。

可是這個夢一直都很不清楚,他總是醒來之後就忘記夢中的景象,直到這一個禮拜,這個夢才開始清晰起來,甚至不會在他清醒後就忘記。

這個夢是有關於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夢。

是的,就是那個很有名的故事,但是他所夢到的,和這個故事其實是有很多差異的。

千燈羽淡然的扯開嘴角。

「妳說什麼?」

少女眨了眨眼:「記憶還沒完全恢復嗎?也是···才剛過十八歲生日而已。」

少女如此的喃喃自語。

「我的名字是睡時,你現在想得起來也好,想不起來也無所謂,反正我只要帶你回仙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少女說著奇怪的話,接著完全不等千燈羽的反應,她直接拉起千燈羽的手腕,微微冰涼的感覺讓千燈羽瑟縮一下。

基於對方的身形嬌小,千燈羽便任由她拉著自己,反正對自己也不會有危害的樣子。

回頭看了一眼燈火通明的主宅,貌似就到了他要上台切蛋糕的時刻了吧?

嘛,算了。

看著月色映照在少女柔軟髮絲的景象,千燈羽明顯對這名奇怪的少女較為感興趣。

睡時?奇怪的少女與奇怪的名字,或許會是一個新故事的好題材。

睡時轉頭過去看了千燈羽一眼,這個繼承愛麗絲遺志的人類,他真的能夠改變仙境?

仙境已經存在了千年,可是能夠改變仙境的人,卻沒有一個。

那任愛麗絲的確改變了仙境,可是,這並不是全部。

愛麗絲長大了,當一切都變的真實不已時,仙境的入口就會消失,愛麗絲也會慢慢遺忘關於仙境的事情。

所以他們只能在尋找下任的愛麗絲。

睡時輕輕的眨動雙眼,長長的睫毛影子倒映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了一層層深深的影子。

愛麗絲到了仙境之後,時間就會開始前進了,因為愛麗絲不屬於仙境。

「看過愛麗絲夢遊仙境嗎?」

突然的,冰涼的空氣當中傳來了一道模糊的嗓音。

「啊,聽過,這個故事滿有名的。」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第一章知道是什麼嗎?」

沒等千燈羽回答,睡時回頭過去笑著說道。

「掉入兔子洞!」

話語一落,千燈羽赫然的發現自己竟然踩空了,這時的他被睡時牽著,來到花園裡的最深處,四周滿是鮮紅的玫瑰與陰暗的草叢,唯一的光芒,便是天上的月亮。

突然的墜落,讓千燈羽的心臟用力的狂跳著。

完了!如果就這樣死掉,那我的小說要怎麼出版啊!!!!!!!!

這種急速掉落的感覺大概不到三秒,周圍的一切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一般的,停頓了一秒後,開始慢速撥放。

因為這樣的感覺,所以千燈羽覺得自己是漂浮著的。

所有的所有,都是同樣的開始,即使最後的結局不同。

一直往上飄的椅子、書本、櫃子、燈具、花朵、茶具、糖罐、摺紙。

千燈羽往上看,只見頭頂處最亮的便是那抹微笑的銀色月亮,是的,那個月亮的樣子是往上彎的。

看起來像是夜空在微笑一般。

視線往下,睡時的手從拉著他的手腕變成牽著他的手掌。

灰霧色的發絲在燈光微弱的地方,竟然奇怪的散著淡淡的光輝,那種感覺就像是月亮反射著太陽光一般的冷然。

紫水晶的瞳孔彷彿沒有焦距的注視著前方。

睡時伸手,抓住一盞正往上浮的燭台。

燭台的亮光,照亮了睡時的側臉。

「要到了。」

「所以我等下會看到放有縮小藥水的桌子嗎?」

睡時輕淺的扯扯嘴角說道:「嗯哼,然後上面還會掛有請喝我的標籤?」

聽到睡時反應快速的這樣回答,反而讓千燈羽愣住。

「不會是真的有吧?」

「那是以前,現在仙境的入口已經不一樣了。」

懸空的感覺停住了,千燈羽感覺自己的腳接觸到了地板。

周圍的環境是黑的,唯一的光源就是睡時手上的燭台。

安靜的空間裡,只有兩人的腳步聲是清脆的。

「我還可以回到本來的世界嗎?」

「你知道嗎?你是少數可以快速接受仙境的愛麗絲,你甚至沒有囉嗦的問我一堆問題,也沒有膽小的大叫。」

「嘛,大概是我常做到有關仙境的夢,而且我的興趣是寫魔幻小說,寫魔幻小說,就是要夠會亂想、夠天馬行空,因為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以小說的世界來說,的確如此,可是,仙境是真實存在的喔,即使你所接觸的,與你所了解的差異大。」

「而且···你知道你的力量嗎?」

睡時的眼瞳反射著燭火的燈光,千燈羽覺得自己似乎就要被那雙透徹的眼瞳給吸進去。

「每任愛麗絲所擁有的能力都不太一樣。」

睡時從她的外套裡拿出一個黑色圓型的物品,千燈羽湊近看,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懷錶,這個懷錶的鏡面是黑色的,時針、分針、秒針,都是白色的指針,中心點是黑桃,時針是茶壺、分針是茶杯,秒針是湯匙,而數字則是在最外圍,用的是立體的羅馬數字,材質是深紫色的水晶。

睡時紫水晶的眼瞳反射到鏡面的懷錶上。

「根據喬嫣說的,你的能力是能夠讓虛假成為真實。」

「喬嫣?」

「嗯,她是仙境裡的預言者。」

走著走著四周的漆黑越見深濃,甚至開始有薄薄的霧氣蔓延出來。

接著,出現在千燈羽面前的是一扇巨大的扇形拱門。

門的顏色是黑銅色,在門的上面是巨大的藤蔓與玫瑰花的圖騰。

在門的兩側分別都掛有一個金銅色的圓環。

睡時將燭台遞給千燈羽之後再兩手拉起圓環,將這扇看起頗重的門給拉開。

門才剛開一條縫而已,就從裡面緩緩的飄出幾片鮮紅色的花瓣,將漆黑的空間染上了一抹亮麗的色彩。

刺白的光芒,隨著門越開越大,透出的部分也更多。

仙境啊···

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從上空透落著彷彿極光一般的布幕。

但是比這更讓人在意的,是站在門中央的人。

這個人的髮色是夕陽的顏色,雙眼的顏色並不一樣,左眼是翡翠綠色,右眼是深藍色的。

他的身上披著一件看起來略顯厚重的黑袍,胸前掛著一個眼睛圖案的金色掛飾。

「睡時?妳是跑到哪裡了?我聽三月說他一直找不到妳,妳是從哪邊走的?不會是趁晚上的時候吧?喂喂,妳知道仙境的人是不能常去人類的世界嗎?」

「好了,銀星。」

睡時不耐煩的打斷銀星的話,讓銀星憋的一臉委屈的模樣。

「我把愛麗絲帶來了。」

「愛麗絲?」

「愛麗絲!!!!!!!!」

受不了銀星喳喳呼呼的樣子,睡時一把推開了銀星。

「欸欸欸~睡時,不能亂把人帶來仙境啦!」

「而且···」

銀星突然湊近千燈羽的臉。

「男的?」

「他真的是愛麗絲?之前的愛麗絲不都是女的嗎?」

睡時撇了銀星一眼,淡淡的說道:「千年以前的確如此,可是並沒有規定愛麗絲一定得是女性。」

「是這樣沒錯啦。」

可是,仙境的每任愛麗絲一直都是女性當擔,突然來個男性的愛麗絲,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睡時:「這位是銀星。是仙境入口的看守者。」

「歡迎來到仙境,愛麗絲。」

千燈羽:「叫我千燈羽就行。」

「欸?但是我都是這樣稱呼歷年來的愛麗絲的。」

「我有自己的名字。」

睡時:「銀星,你就叫他的名字吧,愛麗絲對我們而言只是一種職位上的稱呼,他不喜歡就算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我要你替他加上仙境的偽裝。」

銀星訝異著睡時的話。

「偽裝?我不覺得可以瞞得過紅心皇后。」

「總比很快的被發現還要好吧!」

睡時說話的口氣顯得暴躁起來。

他們之間的對話讓千燈羽很困惑。

紅心皇后?他能想的就是故事書裡的那個愛砍人頭的那位角色。

「呃···雖然問的有點晚,可是,能否先對我解釋一下?」

銀星和睡時對看了一眼。

「妳什麼都還沒說就把他帶來了?」

銀星說,而睡時卻陷入一種詭異的沉默當中。

「銀星,你還是帶他到夕乙和三月那裡。」

睡時看了一下懷錶的時間。

「我得回去了。」

「好,妳自己小心,他這邊我會跟他好好的說明。」

睡時離開前,看了我一眼。

「睡時是紅心皇后那邊的人,所以每次和我們見面的時候都很小心,也很注意自己的言行。」

「到底是怎麼回事?」

銀星伸手撥撥自己額前略長的髮絲。

「紅心皇后目前仙境的統治者,其實仙境的統治者分別有四位,個佔據了東、西、南、北這四個方向,一直以來都是各過各的生活,東邊的是紅心皇后,她掌管的是春天的仙境,西邊的是方塊皇后,掌管的是夏天的仙境,南邊的是梅花國王,掌管的是秋天的仙境,北邊是黑桃國王,掌管的是冬天的仙境。」

「事實上一開始的時候都很和平,每個區域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本來就沒再互相打擾的,直到某一年,東方的國度誕生了一對雙胞胎姊妹,姐姐是現在的紅心皇后,妹妹則是白皇后,可是身為姐姐的紅心皇后,在得到王位的時候,她處死了自己的父母,並且放逐自己的姐姐,然後派出她用黑魔法創造的鋼鐵士兵取討伐其他國家,這個過程經歷了百年,終於在某年,紅心皇后成為了仙境的唯一統治者。」

「後來,有一個人類的女孩不小心來到了仙境,因為她的關係,讓紅心皇后重創,所以仙境恢復了原本的寧靜,但是這份寧靜並沒有維持多久,我們本來是要找原本的女孩請她再度回到仙境幫助我們,可是···愛麗絲已經長大了。」

因為長大,所以失去了純粹、失去了幻想、失去了好奇心。

當一切變得真實時,也失去了來到仙境的力量。

「即使如此,我們依然不放棄的尋找,只要能夠來到仙境的人類,我們都稱呼那個人為愛麗絲。」

他們那段時間一直往人類社會跑,只為了吸引一個能夠看到他們的人,但是,這個機率非常渺茫,不是人人都是屬於仙境的愛麗絲。

因此,對現在的仙境來講,愛麗絲非常重要。

只有外來者,才可以有足夠的力量改變仙境。

銀星看著天空,仙境的太陽壟罩在一層極光底下,因此太陽的面貌總是顯得模糊。

「走吧,去參加茶會了。」

茶會?

「瘋帽客和三月兔?」

「是吧,人類社會的故事書裡他們的確是這個名字,不過你可別這樣叫他們,瘋帽客的名字是藍夕乙,三月兔的名字是三月。」

「我一直很想知道,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是怎麼一回事?那個故事裡寫的都是真的?」

「喔,就是那任的愛麗絲寫的,不過她似乎以為這是一場夢而已。」

銀星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有著明顯的失望。

每個回到人類世界的愛麗絲,對於仙境的記憶,總是會慢慢的忘記,到最後越見稀薄的記憶,都會讓她們覺得那不過是一場夢境的殘留。

跟著銀星走著,走出這一片草原,迎接千燈羽的是一個黑色的森林。

黑色的樹高聳的伸往天際,看的千燈羽覺得有趣。

銀星走在最前方,語氣有些悲傷的說著:「這個森林以前不是這樣的,這個森林的名字為『魔幻森林』,當時的森林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所有的植物都是活的,他們會唱一整天的歌,打一整晚的樂器,總是讓住附近的人不得安寧,當時的魔幻森林有著很多顏色,每天經過的時候,都會讓人覺得炫目。」

「那現在呢?」千燈羽問。

「現在這座森林的名字叫做『寂靜森林』,森林被剝奪了聲音和顏色。」

啊···所以才連風吹過晃動樹葉的聲音也聽不到啊。

一路走來,完全沒有任何的聲音,偶爾探出頭的動物,身上的顏色也非常奇怪。

它們並不是無色或是黑色的,而是色彩十分混亂,像是被惡作劇一般的,原本的毛髮被潑上了相當多的顏色。

銀星蹲下身,摸摸他眼前的一頭鹿。

「這也是紅心皇后的惡作劇。」

「你們想怎麼對付紅心皇后?」

銀星搖搖頭:「每個愛麗絲都這樣問,可是紅心皇后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她總是能摧毀每任愛麗絲,並且奪去愛麗絲的力量。」

「摧毀?是指殺了她們?」

銀星堅硬的點點頭,然後轉身抓住千燈羽的肩膀,用的力道讓千燈羽覺得他的骨頭有些疼痛。

「摧毀愛麗絲,就是讓她們變得真實,失去了能夠來到仙境的力量,當愛麗絲回到人類社會的時候,便派人去殺死愛麗絲。」

「等等,你說殺死愛麗絲?仙境的人可以去到人類社會殺人?」

「就如同愛麗絲可以來到仙境一樣,仙境的人也能夠去人類社會,只不過有時間限制,超過時間,便會化作灰燼。」

「但是,紅心皇后派出的是沒有生命的鋼鐵士兵,有很多任的愛麗絲都被狙殺了,活著的,幾乎都是遺忘了仙境的愛麗絲。」

千燈羽覺得這一切真的是一部改編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恐怖小說。

銀星放鬆了力道,專注的看著千燈羽。

他希望眼前的這個人,有能夠改變仙境的力量,紅心皇后已經越來越殘暴了,從懲罰的砍頭,變成一種會讓她感到開心的遊戲。

「走吧,我想夕乙和三月一定會很想見你的。」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