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夜—新生、藍血、時光隕石。



 ♕〃【第四夜新生、藍血、時光隕石】









如果說近期在斐托利亞學院裡最引人注目的事,莫過於是這位叫歲祈的新生。

首先他是科奧諾星球上的年輕少將—肖藍收的養子,肖藍的年紀才比歲祈大了幾歲,卻收他當養子,這很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從多方面對肖家人的旁敲側擊,也完全打聽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大家都很想知道這個叫歲祈的到底是何方神聖。

沒想到更讓人覺得驚悚的事,他竟然在第一天就出手狠揍了二皇子身邊的兩個護衛!而且那天還是參觀學院,根本不是正式入學。

二皇子身邊的那兩個護衛可是從斐托利亞畢業的高材生,是個擁有一個紫標S武力值的高等護衛,沒想到一個被扭斷了手、一個被打斷鼻樑。

這可讓大家更想知道歲祈到底是誰?

在大家腦補當中,歲祈應該是個很粗壯、充滿肌肉的人、甚至是沒大腦的人,否則,怎麼會想要對二皇子的人動手。

在那之後,二皇子好幾天沒來學校。

直到歲祈正式入學當天,二皇子才出現,身後的護衛仍然是那兩個人。

唐聿讀的並不是機甲系,而是植物學系,植物在科奧諾星球上可以開發成武器,也能夠成為食物膠囊的來源,甚至能夠轉換成能量,除了本身喜歡植物外,其他的功用在未來也很受用。

他這幾天沒來學校是在忙調查歲祈的事,不過還真沒調查出什麼,除了那份讓人感到可怕的身體數值測試。

這個人的精神與武力值竟然都是最頂尖的紫標SSS級。

放眼整個科奧諾,這個數值還真不是常人能擁有的,那些同樣數值的人都是久經鍛鍊,可是,歲祈的年紀只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他的來歷是一顆被毀滅的小星球,因為逃離而掉到科奧諾星球上,因為誤入戰區,而被軍部的人帶回去審問,沒想到結果會成為肖家的養子。

唐聿忍不住咬牙,恨恨的想著,現在軍部又多個力量,以後皇室的處境就變了。

該死的軍部!

唐聿走到了屬於機甲製造科系的大樓,這棟大樓的建築外觀是金屬的顏色,看起來很有科技感。

「皇子,您真要找那個人?」

說話的人叫—柯羅,就是那位扯著歲祈的衣領,而被揍斷鼻梁的人。

唐聿走在最前面,找著屬於歲祈的班級,並沒有回答柯羅問話。

柯羅疑問的眼神看像費朗,只是費朗用一雙陰鬱的眼神看著自己。

「怎麼了?」

「一想到那個歲祈,我就覺得自己的手又開始痛起來。」

費朗帶著極為沉痛的表情說道。

柯羅其實很想要大笑兩聲,因為當時費朗的情況真的比他嚴重,他到現在握槍的時候,手還會抖,醫生一直交代費朗要勤加復健,否則會很不妙的,醫生這樣說的時候,費朗的表情變得十分僵硬。

柯羅摸摸鼻子,突然覺得自己的情形其實算好的。

唐聿終於停下腳步,他的視線轉向室內的那個人。

細碎的陽光透過霧化的玻璃照射進來,將歲祈整個人鍍上一圈淡淡又溫柔的金色。

唐聿再看看底下的人,不論是男的還是女的,都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樣,因為···這個人實在跟他們想像中的差太多了!

我介紹完自己的名字,就隨便挑一個靠窗的位置坐,至於穆洛則是站在我位置的後方,這裡教室的位置都很寬敞,椅子坐起來很舒適,甚至還有柔軟的靠背,使用的桌子也很大,並且搭配一個全息影像的螢幕,而保護者通常都是站在兩側的。

沒想到我屁股都還沒坐熱,半開的窗口就突然竄入兩道身影,站在我身後的穆洛似乎有點不悅,我可以感覺到他所傳來的低氣壓。

本來以為老師會趕他們走,沒想到課堂上的老師也只是淡漠的看了這裡一眼,接著就打開講台上的全息影像開始講課了,而其他的同學雖然表面上是有再認真聽課的樣子,可是其實他們都用眼角再觀察自己這邊的狀況。

早在正式入學前,穆洛就有跟我講述學校的某些傳聞,要我注意一些,可能會有人找麻煩,但更多會是攀關係。

「又想讓我練拳頭了?」

柯羅聽到我這樣說,立馬搖頭,並且嘗試的擠出一抹笑,我想這是他試圖展現自己善意的表情吧?

「不是,那天失禮了。」

「失禮?隨便的攔住他人的去處,的確不是件太禮貌的事。」

柯羅頓了一下,他以為對方會意思意思的說句不會,完全沒想到這個人是如此直接,一點面子也不留給他們。

費朗看到歲祈這樣的態度,非常不滿,只不過是來自低等星球的異星人,是有什麼好跩的,一付高冷傲的模樣,實在令人討厭。

但是他的身份明顯的擺在那裡,也不能對他做什麼,就算真的能,想到歲祈的武力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費朗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飄向自家皇子的方向,他知道二皇子是對歲祈產生興趣,甚至想將歲祈納入自己底下,皇室領導人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嚴重,雖然這消息還被皇室鎖住沒有走露風聲,可是,想必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因此,繼承者的位置是競爭的越來越激烈。

坦白說,他雖然是二皇子的下屬,但是他很清楚的明白,這個位置不是二皇子能夠坐上去的,論心機、手段、武力,二皇子都比不上其他人,二皇子自己估計也明白了,所以在拉攏人材這一方面,非常的積極。

唐聿朝我這邊遞來一張透明的卡片,我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所以並沒有接過手,等唐聿的表情一點一點的冷下來,穆洛才伸出雙手,恭敬的接過唐聿的卡片,看到穆洛接手後,雖然唐聿心中誹腹著歲祈的不識好歹,可是轉念一想,歲祈本來就是個脾氣惡劣的人,要他對他這個二皇子表現出恭敬的態度,大概是不可能的事。

冷哼一聲,唐聿高傲的走掉了。

完全不明白這個人是來幹嘛的。

穆洛將那張透明的卡片放到我的桌子上,我拿幾這張卡片觀看,並沒有看到什麼特殊的地方。

於是我轉過頭去看著穆洛。

不知為何,看到歲祈的眼裡著透著疑惑的情緒,穆洛竟有種這樣的歲祈很可愛的樣子,因為之前的歲祈總是一臉冷淡看不出情緒的模樣,如今那雙好看的眼睛卻滿是困惑的眨著眼,和往日的樣子截然不同,看到這樣的歲祈,穆洛不禁放柔了嗓音,這時候他才真的意識到,歲祈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異星人。

「用你的指紋按這張卡片的中心。」

我照著穆洛所說的去做,那張卡片便投射出一段文字,看到那些塗鴉般的字母,我頭痛起來,再次轉頭看著穆洛,於是穆洛當起了翻譯師。

這幾個文字的大意就是為了那天的衝突感到抱歉,並且想請我喝杯茶賠罪。

文字消失了之後,就是一個立體的投射影像,這個影像是幾棟建築,其中一棟建築發著紅色的光芒。

「這個建築就是唐聿約你的地點,是間有名的餐廳。」

「那個皇子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見到本來裝鎮定的同學在歲祈說完這句話時,視線都一致的看過來,這讓穆洛為歲祈捏把冷汗,決定私下再和歲祈聊聊皇室和聯邦的表象關係。

「我可是先揍他們的人,他卻還要請我喝咖啡?有沒有搞錯?他應該要派一堆人在門口堵我的,好歹也先展示下皇室的魄力與暴力後,再請我喝茶吧?」

穆洛覺得歲祈只是想扁人而已。

麻煩的人走了,我終於可以專心聽課,雖然教授講的我完全聽不明白,可是還好全息影像裡有很多的分解圖,簡單來說,第一堂課先教大家基礎的,先從組合小型機器人開始。

我的班級是一年級,也就是完全都是新生的班級,因此教的東西都比較基礎。

即使是新班級,可是班上的同學或多或少也接觸過相關的知識,因此每個人聽課的樣子都很輕鬆。

課程結束後,教授有發功課,就是要我們回去先製作一個小型機器人,搭載的功能不限,不過功能越突出則分數越高,還有製造機器人的零件,越罕見越難取得,分數也會有所加乘。

下課之後我開始搜尋一些生產礦石的地方和幾個傳聞中有著奇怪金屬區域的地方。

穆洛盡責過頭的將許多筆資料紀錄在微型電腦裡。

這個是屬於攜帶型的微型電腦,體型非常的小,可以做成耳飾、胸針、手環、戒指等等···的隨身攜帶飾品的樣式,只要用手摸外觀,電腦會自動分析指紋,等身份確定後,會投射出介面,操控的模式有觸控的,也有用腦部下指令,不過用腦部下指令需要更多的金錢,因為是將某個感應器植入腦部,這個感應器會跟自己的電腦做連結。

基本上是個高端的科技,可是,我可不敢讓人亂開我的腦袋,雖然穆洛說是用特製的針頭,將感應器植入,不需要開腦,可是我仍然不放心。

我隨身攜帶的微型電腦是有著古老花紋的菱形耳飾。

在我的觸摸下,耳飾的周圍產生極淡的光芒,隨著一束光的射出,我的面前出現了操作介面。

頁面可以自行設置,我設置的十分簡潔,都是用圖騰下去分類的。

我坐在校園較為陰涼的部分,這裡簡直就是一座森林,幽靜的不可思議,樹木是深深的綠色,生長的非常茁壯,在地球上的日子,許多樹都不存在,只留下了歪曲的枯枝證明了它們的曾經。

看著透過樹葉照射進來的陽光,明明是極亮的光線,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熱度。

低下頭,繼續瀏覽著這些資料。

穆洛蒐集的資料很詳細的紀錄著各種金屬與礦石的產地,還有各方面的數值,每一種金屬與礦石,製作成不同的東西效果都不一樣。

說實在的,我看的不是很明白。

很多高級的金屬或礦石,都很罕見,不是說你去挖就會找的到。

突然的,我看到一個眼熟的地方,就是我被穆洛發現那個廢墟,這個廢墟以前是個辦公大樓,由於被異族襲擊,因此才會變成我後來看到的那個慘狀。

當然吸引我目光的不是這個,而是在當天有顆古怪的隕石穿過科奧諾星球的保護屏障降落到這棟辦公大樓附近,這塊隕石透過分析是沒看過的隕石,但是在相關人士去現場尋找時,卻沒發現任何蹤跡,隨後便被那些異族殺死。

這些異族在殺了那幾個人之後,才去到那棟辦公大樓。

「這是海尼星的人。」

低沉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我回頭看,穆洛還是那套標準的軍人站姿。

「海尼星人是星際當中的盜賊,他們讓科奧諾星球的保護屏障暫時性的解除,從那段時間裡潛入了科奧諾星球,海尼星人長期在搶奪罕見的礦石,用這些礦石為他們打造更堅硬的武器,因此在各星球當中一直很不受歡迎,他們為了盜取礦石,還會任意的殺人,是很殘暴的族群。」

「就這裡,我想去看看。」

穆洛瞇起了眼,不太贊同歲祈說要去的地方,雖然軍部有去清除過,可是難保不會有漏網之魚,再加上那裡又是發現歲祈的地方,怎麼想都覺得不安全。

我發現了穆洛的遲疑,可是我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將微型電腦關閉。

「歲祈,這個地方目前還不穩定,雖然說有偵測到隕石墜落此地,但是隕石研究部那裡沒有搜尋到任何相關的碎片,甚至還失去了很多研究員的性命,歲祈,如果你要找特殊的礦石,肖家有一個專門放特殊隕石與金屬的地方,如果你和中將開口,中將會讓你去的。」

我對著穆洛一笑。

「那又如何?穆洛,既然你是肖藍派來保護我的,那麼,我可以理解成你就是我的人了吧?嗯?」

「還是說肖藍其實是要你監視我?」

「不是的!」

聽到我這樣說,穆洛大聲的否定。

「穆洛,你覺得我很弱嗎?」

穆洛搖頭,他可是見識過歲祈強悍的人,如果歲祈那樣叫弱,那科奧諾星球上就沒有強者了。



















還是如同那一日一樣,建築的殘骸依舊在,漫漫的黃沙隨著風的吹動飄散在空中,讓我的視線有點不清楚。

就在我不舒服到忍不住要揉眼睛時,一隻帶有熱度的大掌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阻止了我的動作。

「戴上護目鏡,直接揉眼睛會受傷的。」

穆洛說完就將一個護目鏡戴在我的眼睛上,一接觸到眼睛時,護目鏡便自行開啟,我可以看到這一整區的平面地圖,在左側還有一個偵測生命體的指標。

接著穆洛又遞過來一把深藍色金屬材質的短槍,這個槍填裝的不是子彈,而是電腦控制的雷射光線。

「我知道你能保護自己,但是異星人並不是每個都很好對付,這次的海尼星人可是出動了軍部的菁英部隊,但是還沒有辦法清除所有的海尼星人,因此軍部那邊是加強了科奧諾星球外的防禦系統,近日內要出去科奧諾星球的人都必須接受檢查,所以剩餘的海尼星人是無法離開的,雖然此地被嚴格清除過,但是難保不會有意外發生。」

穆洛語氣十分嚴肅的說著。

我看著手上那把槍,感受著金屬材質的冰冷觸感,手指摸到了一處紋路不平的地方,我翻過槍身看,上面寫的文字我仍然是看不太懂。

「破滅者,是這把槍的名字。」穆洛說。

槍的名字聽起來倒是頗為兇悍。

「我昏倒的地方是哪裡?」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我昏倒的地方曾經有隕石出沒的跡象,我就想過去看看,我對於自己會來到另一個星球非常的訝異,以當時地球的科技來說,我們是還無法做宇宙旅行的,所謂的宇宙旅行都是在書中或是電影中看到,如果真的可以宇宙旅行,那麼地球人的未來就不會那麼慘烈,只能接受來自於外星的攻擊,而無法反擊,甚至遷移,或是放棄地球。

地球人能到達的地方就只有月亮,其他太陽系的星球,只能發射探測器去觀察,當時所有的人類都否認外星人的存在,即使有出現那樣的跡象,仍然被某些國家的政府所掩蓋下來,等到了無法欺騙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已經無法挽回。

第一波的攻擊,讓人類不知所措,連反抗的能力也沒有,一直以為是虛假的事突然變成真實,多數不相信的人都無法接受,甚至還覺得是因為病毒的關係導致人類變異。

地球上有許多的國家,所以沒辦法一次毀滅。

我出生的時候,局勢很不穩定,但是我的國家很小,這些惡夢般的攻擊雖然還未降臨,但是也足以讓人提心吊膽的。

這時候地球有一百多個國家瓦解。

僅存一些武力強大的國家組成聯合組織,擴大了國與國之間的範圍,人類也開始拋棄自己國家的信念,逐漸變得團結。

每個國家都加強了訓練,甚至互相支援了武器系統,只為了來一次保護自己世界的反抗。

看著淡淡的天空,科奧諾星球的天空除了藍色之外,還帶點防護系統的淡紫色,一點也不像天空。

不過比塵沙瀰漫的天際,是好看許多。

穆洛走在歲祈的身邊,他一直在看著歲祈,見到歲祈冷淡的眼神裡竟然漫出了悲傷的痕跡,穆洛突然覺得自己的喉嚨被哽了一下,乾澀的令他極度不舒服。

「前面就是了。」

在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時,一道嗓音將我拉回了現實。

當初我醒來的時候,就面臨一場戰鬥,我根本沒太多的時間仔細觀察這裡。

這裡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完全看不出這裡本來是什麼,似乎比上我第一眼見到的,又更嚴重了些。

「還有發生什麼事嗎?」

「前兩天發現了海尼星人的足跡,所以軍部便再次派人過來做一次清除。」

「清除?為什麼不是帶回去審問?就像你們對我一樣?」

「那是因為你是沒有被記錄的生命體,而海尼星人軍部已經有非常多筆數據,更何況他們來的目的就是奪取資源,所以軍部下達的是直接狙殺的指令。」

腳踩上了建築殘骸,凹凸不平的碎石塊,導致我走起路來有些歪斜。

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到什麼,我一直很奇怪自己到底為了什麼才會來到這裡,地球和科奧諾星球之間的距離很大,用如今科奧諾星球上最快速的宇宙星船航行,也要一年的時間,對於科奧諾星球來講,要航行一年才可以到達的地方是非常遠的。

我自己有查過資料了,那些地球的照片全是灰白的一片,什麼也不存在,從一個滿是生機的星球,變得一片荒蕪。

「你說那顆隕石會落在那裡?」

我還沒有忘記我重要的目的,就是找到一塊隕石或金屬來做成微型的機器人。

雖然我覺得自己與那塊隕石同時墜落的時間太過巧合,總感覺這之間是有聯繫的。

「就在這一區,但是隕石研究部的人沒有找到,用了相關的偵測儀也是一點訊號也沒有,之後又發生了那樣的事,這區就被封鎖了。」

「那你覺得呢?」

穆洛沉默一會才開口:「既然科奧諾星球的防護網有偵測到,那就代表是有的,只是因為某種原因沒有被發現,可能是那個隕石太小了。」

「想要這顆隕石?」穆洛問。

穆洛心裡覺得奇怪,這顆隕石不論是質地、外觀、適合性都是個謎,但是歲祈似乎很堅持,對於他稍早說的肖家那個專門放著特殊物質材料的地方,歲祈是真的完全沒興趣,而不是因為不想跟肖家有過多牽扯的關係。

穆洛這樣問著,但是我並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穆洛對於我的來歷就是我隨便說說的那個答案,我真正要找到那顆隕石的原因,我是不能對誰說的。

「嗯,既然是從未出現過的隕石,那麼有可能會是適合製成機器人的材料,這是我來到科奧諾星球上所要做的機器人,我可不想太隨便。」

穆洛贊同的點點頭,歲祈是突然出現在肖家的,大家對於歲祈的能力都不了解,甚至最貴族的圈子裡還有傳聞說歲祈是肖家長子養的一個異星寵物,尤其是歲祈的外貌很容易讓人有遐想,多數的異星人如果有些姿色,通常都會被買下來,上流社會不論是在哪裡,都有見不得光的醜聞,有些貴族就是喜歡玩弄異星人,他們知道這些異星人想留在科奧諾星球,可是需要的條件很嚴苛,因此有的貴族就利用這點,他們可以成為這些異星人的監護人,或是擁有他們的人身自由權,表面上是雇主於員工的關係,其實私底下,那些異星人不過是禁辱。

穆洛覺得歲祈十分敏銳,他不想讓人對他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想證明自己的實力。

歲祈看了一下資料,上面的隕石預測掉落地點就在他當時的附近。

正當我要往前走過去翻翻那些石塊時,護目鏡的視窗發生了變化,最左側那欄探測生命體的指示突然亮起紅燈,並且往上升。

「小心!!!」

在前面的一團石礫堆當中,躍出一道穿著全身黑的影子,他手上拿把白色的巨槍,身材很高壯,我反應快速的朝他開了一槍,但是對方也只是稍微往後晃一下,從那個洞口當中留下藍色的血液。

一看到藍色血液,我就覺得十分不舒服。

手上緊握著泛著冷光的『破滅者』,護目鏡的警示標語紅的刺眼。

接著便是一條條的數據不斷的跑出來,然後是關於海尼星人的人體模組,在人體模組中有幾個紅色的亮點,雖然附註的文字多半我都不懂,可是即使如此,我也明白那是弱點的標示。

我沒有遲疑的開槍,命中了點之後,警示標語就從紅色轉成白色。

我並沒因為目標倒下而鬆懈,總覺得還有什麼在周圍埋伏著,這種被窺視的感覺,讓我心裡整個煩躁不已。

穆洛也是一樣緊繃的狀態,握著槍的關節,因為過度用力而泛白著,除了要注意前方還有無敵人之外,還要注意歲祈的情況。

他知道歲祈很厲害,可是海尼星人也不是簡單的種族,他不能讓歲祈受傷,就算歲祈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他一樣要做個盡責的保護者。

果然!!

在那名海尼星人倒下沒多久,就有數十個人從不同的方向衝出來,他們手上握的武器有強烈的腐蝕性質。

我低頭看著腳下那些冒著黑煙的石塊,如果被這個液體弄到,應該是直接破個大洞。

看著護目鏡上刺目的標語,我馬上將護目鏡拔了下來隨手丟在地上。

穆洛看著歲祈的舉動很驚嚇,這個護目鏡可以接收遠方的數據,這些數據會自動的分析有登入到系統裡物種的資料,並且加以分析。

像海尼星人這種有危險性、攻擊性強烈的,還會附上弱點攻擊的部位,基本上只要跟著系統指示就沒問題了,可是歲祈竟然把這個丟了!如果說歲祈本身很有經驗,那他這樣做沒有人會覺得訝異,可是!歲祈什麼都不了解啊!

在穆洛震驚的時候,海尼星人舉起手上的槍往穆洛的方向射擊,這時候穆洛反應過來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不要發呆!」

我一把拉過穆洛,然後一槍射中那名海尼星人,再迅速地抽出藏在腰間的短刀,往右邊射去!

藍色的血液噴灑在灰色的石塊當中,濃稠的血液散著古怪的味道。

這一切都讓歲祈想起在地球的事。

痛苦的閉上眼,他知道海尼星人不是毀滅地球的人,可是那股難以抑制的憤怒還是竄上心頭。

像是瘋了一樣,我不停的掃射著,這期間我眼中就只有那淺淺的藍色不斷噴灑著。

等穆洛從身後抱住我的時候,我顫抖的指尖握著『破滅者』,正對著一名海尼星人的腦袋,而那名海尼星的右腿斷了,右手也呈現極為扭曲的樣子。

我用沒握槍的手揭開那人的面具,沒錯,海尼星人穿的全身黑,臉上也帶著害衣服一樣成套的面具。

突然的,我伸出去的手頓了一下,因為上面沾滿了藍色的血液。

穆洛知道歲祈不對勁,周圍都是滿滿的屍體,剛剛歲祈的手段,已經是殘忍了,絲毫的不留情,他雖然也殺過很多異星人,可是他知道他在做什麼,但是,歲祈是不知道在做什麼,他那雙淡色的眼瞳裡,就只殺意,他叫了歲祈好幾聲,歲祈都沒有反應,仍然凶狠的開著槍,一槍一槍的,無一不是打中弱點,可是看在穆洛眼中,他只覺得自己需要阻止這樣的歲祈,於是他才衝上前抱住歲祈。

也是這時他才發現,歲祈正在顫抖著,傳來的體溫也很冰冷。

「歲祈?」

我拉開那人的面具,露出的臉是奇怪的藍色,兩顆眼睛非常大,沒有瞳孔,我緩緩的吐氣著,思緒這時才清明。

他張著嘴,露出尖銳的牙齒,嘴裡發出模糊的聲音,很像是想說些什麼話的樣子。

然後,我一槍射中那名海尼星人的腦門,沒有讓他有開口的機會。

瞬間,藍色血液噴灑到我的臉上,與我們溫熱的血液相反,他的血液是沒有溫度的。

無力的垂下手,想抹去臉上讓我厭惡的血,但是這個血液有點濃稠,就在我快反胃時,一雙大掌扳正我的臉,接著我就聞到一個淡淡的草香味,穆洛正用一張紙巾擦拭著我臉上的血跡。

「海尼星人的血液濃度比較高,要用特殊的藥水才擦的乾淨。」

我低下頭,感受穆洛過度輕柔的動作。

「你的星球···是被海尼星人破壞的嗎?」

穆洛問的小心翼翼的,這讓我倒是有點想笑。

我搖頭:「不是,只是同樣有著藍色血液,這讓我感覺十分不好。」

穆洛擦乾淨我的臉之後,回頭看看遍地的屍體,眼中透出讓我覺得他現在的感想估計是很複雜。

「這件事要和中將說明,但是不會有麻煩的,你放心好了。」

我點點頭,我還真沒有擔心什麼。

嗯?

突然的我被一道光線吸引住視線。

我看著那個剛剛被我射殺的海尼星人,從他的衣領內跑出一塊散著藍光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跳的速度突然加快了,我走向前,蹲下身,伸手將那個東西拿了出來。

這是個純黑色的石頭,大約一個手掌大小,形狀是不規則的菱形,中心點是顆紅色的寶石。

「有檢測的機器嗎?」

穆洛湊向前,跟著歲祈的視線看著那個石塊,他沒看過,護目鏡上的掃描也搜尋不到資料。

「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穆洛想了一下,才說道:「要不去我家吧,我家有一台檢測物質的機器,嗯···如果你想用這個做微型機器人,我家都有完整的工具,如果你真的不想被發現了話。」



















穆洛的家位於市中心的一棟高級公寓當中,飛行器可以直接停入居住的樓層,穆洛的家非常乾淨,而且出乎意料的,高科技的東西相當少,至少與肖藍的相比之下。

穆洛帶我進入了一個明亮的房間,周圍是透明的玻璃,穆洛在牆上的電腦當中輸入一串指令,原本透明的玻璃逐漸轉為黑色,然後房間的中心點是個圓柱形的巨大機器,穆洛在上面的按鍵輸入一串字元,原本包起來的金屬片便打開,露出了這個機器的真實樣貌。

那是個非常簡單的機器,圓柱身,上方有的弧形的探測頭。

「把那塊石頭放上來,機器會檢測是隕石或是一般的石頭。」

「不可能是一般的石頭吧?我不覺得有誰會把一般的石頭放在身上,你之前不是也說海尼星人是專門搶奪特殊礦石的族群嗎?」

邊說著邊將這塊石頭放上去讓機器掃描。

看著起起伏伏的波紋,最終顯示在螢幕上的是白色的字體。

穆洛回過頭說著:「這個石頭的來源沒有被登入到科奧諾星球的資料庫當中。」

「既然沒有登入,代表很特殊?」

如果是一般等級的礦石,因為太常見了,不管等級如何,都會被記錄,一些比較特殊的,以科奧諾星球的科技來講,要拿到手並且建立資料,也是件常見的事,一開始他們就表現出科奧諾星球的資料系統非常強大的態度,所以在一開始找不到我的星球資料時,他們才會如此訝異。

我不認為這個礦石普通,如果普通,海尼星人就不會拿著它了。

「我真不該殺了他的。」我喃喃的說道。

「什麼?」

「我說最後那個海尼星人,如果他還在,就可以知道些什麼吧,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撤退,明明之前就被軍部的人殺了那麼多同伴,隕石掉落後,海尼星人便出現,還殺了那麼多研究人員,這樣大動干戈的是為什麼?雖然你說海尼星人本來就是以盜取礦石為業,既然如此,應該也會對要盜取的星球做調查吧?不然也不會解開科奧諾星球的防護網,既然知道科奧諾星球有一定的實力,我覺得他們會更細心一些,而不是直接和軍部的人對上,他們死傷慘重,還無法返回自己的星球,你覺得他們為什麼會這樣不惜代價?」

「因為隕石很重要?」穆洛直覺的回答。

「嗯,這是一個可能,如果我是以盜取礦石為業,我是不會這樣做的,我會直接去他們放礦石的地方偷取,畢竟在研究階段,是不會有重兵把守的,之後默默的解開防護在離開,而不是大舉的殺了前來探察的研究員,一旦這樣做,勢必會引來軍部的追緝,他們這樣做不是智商低,就是在著急。」

聽歲祈這樣說,穆洛才明白為什麼他聽到海尼星人大舉殺死研究員時,心裡的不對勁了。

科奧諾是個武力強大的星球,海尼星人是兇狠又殘暴沒錯,但是會搞大舉撲殺的,都是一些武力值較他們低的星球,一旦遇上高武力值的星球,海尼星人是不會選擇這樣正面攻擊的行動,畢竟他們是盜賊,能夠盜的,又何必殺人?甚至還讓自己的同伴喪生那麼多個。

「要更進一步調查這塊石頭的屬性還需要更精密的儀器。」

我想了一會,決定照著自己的直覺走。

「我想先製成機器人。」

「這塊隕石很小,製成機器人也是微型的。」

「無所謂,反正課堂上的作業本來就是微型的機器人。」

於是穆洛就將一堆材料放到我面前,順便拿了一大疊的書擺在我面前,還有幾本厚重的設計稿,連視頻也都準備好。

穆洛拿出一張紙,要我將機器人的外觀畫好。

我想了想,畫了一顆圓球,在圓球的兩側畫上兩雙用金屬片製成的薄型翅膀。

圓球中心是紅寶石,也就是這塊隕石上本身有的。

然後底下寫上了『金探子』三個字。

這個金探子來自於一部古老的魔法電影,總共有八部,金探子是這個魔法世界的一個巫師比賽其中一個會飛天的金色圓球,只要球隊的搜捕手最先抓住了金探子,那麼該隊便獲勝。

我非常喜歡這個小巧的東西。

穆洛:「你可以寫下你要什麼功能。」

我點點頭,在空白的地方寫下幾個我想要的功能,然後再將那張紙遞給穆洛看。

穆洛看了看,條件部算太嚴苛,這個微型機器的大小,隕石做的出來,只是不知道質量如何,畢竟他完全沒有檢測過這塊石頭的屬性。

即使如此,他還是很盡心的幫忙著,雖說是幫忙,但是主要動手的都是歲祈,歲祈的領悟力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好,稍微提點一下歲祈就懂了,對於那些製作微型機器人的資料,歲祈也吸收的很快。

看著認真擺弄零件的歲祈,穆洛心裡非常期待的歲祈的成果。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