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夜—金探子、登入的名字、虛擬戰鬥。




♕〃 【第五夜金探子、登入的名字、虛擬戰鬥】







昏暗的房間裡,閃著忽明忽滅的花火。

我低下頭,照著穆洛的教導下去製作微型機器人的外觀,其實這一切並沒有想像中的難,當然也是歸功於科奧諾星球的高科技,將外觀的設計圖紙放入電腦中掃描,之後會在平台上顯現出一個立體的模組,之後再開始修改這著立體模組,等到外觀確定後,放入材料,機器便會開始運作,等到成果出來時,再做修改,像這種小型的可以用這種方法製作外觀,如果是大型,也就是機甲,就沒辦法用這種方式製作,而是需要先將所有的零件的製作出來,在開始拼湊完整。

外觀搞定後,就是更為麻煩的工作。

也就是要寫使機器能夠開始運作的程式,每個人對於機器人的要求都不一樣,你可以選擇現成的,也可以自己設定。

現階段要自己設計對我而很難,所以我是選擇植入現成的程式,我最先做的,就是加入了最大化的記憶容量,也就是讓金探子的大腦儲存空間是最大化的,武力系統我也很看重,雖然穆洛說這種微型機器人並不需要武力系統,畢竟微型機器人體積小,不能同時放入太多東西,可是我不這樣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目前沒有一架屬於自己的機甲。

我植入的武力系統非常簡單,就是一張有著利牙的嘴巴,牙齒是用從坦特星的星球上採集來的,這種石頭非常的堅硬,當我將它磨尖銳時,它可以輕鬆的破壞三級的防護門。

三級防護門是軍部當中最基本的設置。

接著,在張開的嘴巴當中植入一個極小型的砲管,可以吸收光線而產生一種雷射,但是比起雷射槍的損傷還要在小一些。

智能系統穆洛是給我找來最高階的『光腦』。

『光腦』有自己的思考系統,主人一開始輸入個性之類的設定,『光腦』便會依照這個設定而產生不同的思路,輸入的越詳細,這個機器人的性格就會越活耀。

我覺得非常有趣,感覺像是在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

雖然這是功課,不過是我來到科奧諾星球上的第一個機器人,不是別人的,而是屬於自己的。

穆洛看著歲祈開心的朝著『光腦』輸入微型機器人性格的相關設定,心裡覺得開心,他是第一次看見歲祈笑如此孩童的樣子。

穆洛側頭一看,那完全是自己不懂的文字,『光腦』是最高階的智能系統,能夠自動學習,因此本身就擁有了許多星球的語言系統,所以看到歲祈輸入自己星球的文字,穆洛才沒有阻止。

他並不確定『光腦』是否記錄著歲祈所居住星球的語言,如果不行,還可以用口述的方式設定,雖然文字不通,可是歲祈講的語言倒是通用的。

果然,輸入的頁面停了一下,出現了語言不符請重新輸入的字樣,看著歲祈露出疑惑的表情,穆洛笑的溫柔。

「你輸入的文字沒有紀錄,改用口述的吧。」

聽穆洛這樣說,我很困擾,看來學好這裡的文字是我最先要做的,我可不想當個文盲。

「那我之後再自己設定。」

覺得要在他人的面前說對自家機器人性格設定是件很難為情的事。

穆洛看著歲祈,大概知道歲祈可能覺得這些事情想自己一個人做,於是穆洛笑笑的說道:「我不打擾你,我去客廳處理事情,如果你有問題再找我。」

說完穆洛在開門出去了。

我點開連接器的電腦視窗,在螢幕上出現了很多選項,每一個選項的底下都有一個白色的長條狀數值,這個可以調整各種選項的設定,我是一邊翻著翻譯的書本在設置選項的。

選項的部分非常繁瑣,其中關於聲音的就有很多個設定值,什麼粗曠的、可愛的、病弱的、還有說話每個字的間隔等等······,甚至連語調的起伏也有。

我選擇的是比較沉穩的嗓音,語速則是正常值,咬字要清晰一點的,我還另外安裝了許多種語言的程式進去,必要的時候可以充當翻譯機。

將拉條拉到最底下,這裡是設定機器人性格的地方,和對主人的忠誠度之類的設定區。

我想了一下,我要把自己的第一隻機器人設定成什麼樣的個性呢?

活潑的?

腦海浮現了一道道聒噪的嗓音,我估計不適合我,可能在他嘰嘰喳喳的時候,我就會把他抓來解體了。

吐出一口氣,我開始口述著金探子的性格設置。

穆洛坐在屬於自己的一個黑色單人沙發中,手上拿著一個非常薄的一面透明玻璃狀的物品,從其他角度看過去的確是透明的,但是從穆洛自己的角度看過去,就可以看到上面顯示的東西。

穆洛坐的很端正,就算是在自己家,他也沒有放鬆姿態。

雖然目前被指派的任務是當歲祈的保護者,可是也不代表他可以不去管軍部內部的事情。

前陣子因為歲祈的關係,死了一批實驗室的人員,雖然被肖藍處理得很乾淨,可是還是有些風聲傳出來。

對於這些風聲,穆洛是不在意的,畢竟軍部的傳聞是很多的,真真假假混在裡面,誰能看到真實?

當然,除了那些上位者。

穆洛有力的手指敲打著螢幕,這是一個郵件的格式,對於第一封的報告書,穆洛不知道自己該怎麼下手。

他的確沒有幫著肖藍監視歲祈,可是,早在第一天,肖藍就給自己既來一封隱密的郵件,要他定時匯報歲祈在外的一切舉動。

他不清楚肖藍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指示了這項命令。

是覺得他會老老實實的報告?

穆洛覺得,不論自己送出什麼樣的敘述,肖藍那邊一定會在自己調查,畢竟肖藍是個謹慎又防備心強的人,不會輕易的相信任何人,就連有血緣關係的人,也得不到肖藍百分百的信任。

所以穆洛才會對肖藍提出的這項命令保有懷疑。

是想知道他是否會對肖藍忠誠嗎?

穆洛剛硬的嘴角扯出了微小的弧度。

他當然還是打了一篇簡單的報告出去,只是這當中少了一些東西。

時間不知不覺得前進著,穆洛處理了報告的事,又處理了幾個軍部的機要文件,下達了遠方的作戰指示,這才回過神來看看時間,從他出來處理事情的時間,已經過了六個小時。

穆洛不自覺得蹙緊眉頭,放下手中的電腦,走到那扇門前,曲起手指,俐落的在門板上敲了兩聲。

門內一直沒有回應,就在穆洛要開口說話時,門發出了一聲解鎖的電子聲音。

一個奇怪的東西突然飛了出來。

金燦燦的圓球身體,在穆洛的視野當中化出一道耀眼的光輝。

穆洛一回頭,就看到了那個東西正在啃食他放在桌上的電腦,雖然那個電腦是非常高級,也很堅固的,可是他卻看到那個堅固的電腦在那樣東西的啃食下,跑出一道裂痕,接著歲祈跑了出來。

我看到金探子正在咬著那個不知名的東西,我馬上伸手將金探子牢握在手心,只有它的那兩雙金色翅膀露出我的拳頭,用力的拍動著。

我看看那個裂了一小角的東西,側著頭,看到上面顯示著各種文字,我才明白這又是一種電腦,估計非常名貴。

我又轉頭看看穆洛,那個人沒有太特別的表情。

「這個多少錢?我賠給你吧。」

穆洛搖搖頭:「你給它裝牙齒了?」

我點點頭:「有牙齒很可愛。」

這下穆洛真的沉默了,什麼可愛!是殘暴吧!

無奈的嚥下即將要吐出嘴邊的一口氣,穆洛語氣溫和的問:「肚子會餓嗎?想吃些什麼?如果你不想吃膠囊或營養劑,我可以幫你叫其他食物。」

「不用那麼麻煩了,營養劑就好。」

穆洛轉身打開冰箱,從裡頭拿出一排有著各種顏色的藥劑。

「要喝哪一種口味的?」

「隨便,反正都不是好喝的東西。」

我坐在寬敞的沙發上看著電視,而金探子則在四處飛來飛去。

穆洛一口喝完營養劑,然後視線就放在歲祈身上,只見歲祈把藍色的營養劑倒入玻璃杯當中,慢慢的喝著。

我專注的看著電視,現在電視裡撥放的關於虛擬戰鬥的廣告,虛擬戰鬥就是進入一個座艙,將自己的意識源連結到電腦的主意識,用自己的意識來操縱虛擬機甲,由於是虛擬的,所以不會有生命危險,部分的機甲駕駛員一開始都會用這種方式做訓練,等熟練以後,才正式的操縱機甲。

目前虛擬機甲很受歡迎,多數人都將這個當作是一種事前的磨練,有些沒能力買得起好機甲的人,也會從虛擬機甲這邊過過操縱機甲的乾癮,一般無法上戰場的人,也會從中享受殺敵的快感,更重要的事,這個虛擬機甲的比賽是可以賺錢的。

不過,雖然說是虛擬的,可是也不是那麼簡單,首先你要先擁有一個虛擬的機甲,當然,這些都是一種設定,只是少去實體化這一項,就可以省下大筆的金錢和製作機甲所需花費的時間。

網路上有販賣很多虛擬機甲所需要的零件、程式、武器系統,如果你要自己手動編寫也可以,當一切都製作完成後,再登入虛擬機甲的資訊,就可以開始比賽。

一開始是沒有錢的,要進入B區,才開始有獎金。

這也算是一種工作,如果成績優秀,有可能被軍部或是皇室看中。

不過,虛擬機甲成績好的人,不代表實戰也會同等優秀。

「我想參加這個。」

穆洛轉頭看著螢幕上的廣告。

「如果你想要駕駛機甲,我可以弄一台給你。」

「雖然我是想嘗試駕駛機甲的感覺,可是我主要目的是想賺錢。」

穆洛安靜一下才出聲答道:「如果你有要的東西或需求,我相信只要你開口,中將都會答應的。」

「嘿,我可不是肖藍養的什麼東西,現在情況雖然不是我能選擇的,可是不代表我願意。」

我看著穆洛有些無奈的表情,心裡暗自覺得好笑,難道我看起來會是一個願意被人隨便擺布的人嗎?

肖藍的權威是現在的我無法抵抗的,我的身份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問題,肖藍的意思的確是要庇護我,但是,他的目的非常清楚,我之於他,不過是一個可以利用來強化他機甲的東西,連個人都不是,只是個他可以輕輕捏死在指尖的物品。

利用完了,可不會有好下場,如果沒有利用價值,下場一定也不會好過。

剛來到這個世界,我不知道的東西還很多。

可是,我起碼清楚一件事,我得讓自己在短時間內成長起來,最先的,就是有個自己的金錢管道。

上街工作賺錢我是別想了,倒是這個虛擬機甲,可以考慮,而且如果順利,一路累積下來的獎金,其實滿驚人的。

「歲祈,虛擬機甲是不會有生命上的安危沒錯,可是這是要連接操作者的精神力的,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這代表一不小心,是會讓人的精神狀況受損的。」

「嗯哼,知道,所以,可以幫我安排吧?我可不知道怎麼製作虛擬機甲。」



















我給自己登入的名字是—『GIN』。

雖然說是虛擬機甲,可是在虛擬的世界當中,機甲的設定卻要求的十分真實。

穆洛為了教我,整個人從他的單人沙發上移到了我身旁,他手上握著那台被金探子咬裂了一角的電腦,連上了一個虛擬的拍賣商城,上面有許多的零件,雖然是虛擬的,可是所有的零件一切仿真,這上面還有稀有的零件,可是價錢也很可觀,而且由於是虛擬的,所以並沒有真實那樣數量稀少的可怕,但是擁有的量也是有管制的。

「你要記得這個記號,這個才是正規的虛擬機甲比賽,其他的都是違犯法律的黑市比賽,最好是不要碰到,黑市比賽牽扯到很多黑暗面,雖然說可以得到的金錢比正規比賽還多,不過,這些都不是讓你平白得的,很多優秀的人參加了地下的虛擬戰鬥,後來都被捲入紛爭當中,即使有身後有中將在,但是,有些東西還是不要沾惹的好。」

「嗯,我也討厭麻煩。」

得到歲祈的保證,穆洛覺得輕鬆了些。

這時穆落選了幾個零件丟入購物車當中,然後進入到另一個頁面開始組裝,這個花了他們兩個半天的時間,等最終的外觀出來時,穆洛才按下了確定購買的按鈕。

看著歲祈所設計的機甲外觀,穆洛覺得歲祈其實很有機甲製作師的天份。

這台虛擬機甲如果能夠實體化,一定非常美麗。

機身是深深的藍色,猶如平靜無波的大海,機甲的線條是金色的,再發動的時候,會產生螢藍色的光輝,最主要的是機甲背後的兩雙銀藍色雙翼。

歲祈設計的機甲是輕巧、重速度型的,所以整體設計下來的高度和重量都在中下的數字當中。

「歲祈,哪天一起將這部機甲實體化吧。」

我轉頭看著穆洛,只見穆洛的視線定定的放在模擬畫面當中。

外觀完成後,接下來是內部座艙的設計。

穆洛打開了一個視頻給我看,這個視頻是從一個遼闊的天空遠景往下拉的,畫面快速的落在一個非常廣大的廣場上,在廣場的周圍則是圍起了一排排的座位區,有的地方還是包廂型的,異常豪華。

在中心的廣場中間分別往前後方向設置了一個大圓球,有隱密的通道會連接近這個大圓球裡,這個圓球就是所謂的座艙內部。

其實圓球裡面是一片漆黑的,就只有椅子與操縱桿。

在圓球門的旁邊,有一個方形的迷你機器,參賽者須將自己的座艙內部資料寫在晶片卡裡,接著將晶片卡放入機器中讀取,這時,虛擬座艙裡就會自動演算參賽者晶片卡裡的資料。

除了座椅與操縱桿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用虛擬的方式投射出來的。

你的晶片卡裡怎麼寫入你的座艙資料,圓球內就會怎麼顯示。

等比賽正式開始後,廣場中央便會投射立體的戰鬥畫面,我看著視頻裡的戰鬥,的確看起來極為真實,一點虛擬投射的感覺都沒有。

這個是升入B組後才可以參與的現場比賽,在B組以前,都是用自家的電腦連線。

虛擬機甲的對戰模式都是由電腦從同一組別當中隨意配對的,贏的參賽者往前進一名,輸的則往後退一名。

另外,比較特殊的是,機甲的類型不列入分派當中,簡單來說,地球上的某些比賽是有分輕量級或重量級下去區分,虛擬機甲沒有,意思就是輕型機甲也是會對上重量級的機甲,飛行的不見得會對上飛行系。

即使是虛擬的,也做到完全逼近現實的地步。

當我和穆洛把這一切都完成後,天空已經亮了,因為過程太有趣,導致我對於時間的流逝完全沒有感覺。

雖然都設計完了,可是還需要經過電腦的演算,就是看設計的武器系統與整個機體有沒有衝突,和面臨一些攻擊時,這個機甲可以抵擋到何種程度。

穆洛很乾脆的直接讓電腦自行演算,等所有系統都測試完畢,電腦會自動給出各項分析,之後再做調整就行了。

穆洛看看時間說對我說道:「差不多要去學校了。」

我看了穆洛一眼,視線再回到那一長串不斷跑出來的演算數據,這時候我才感覺到自己眼皮的沉重。

「我想先睡覺。」

「學校那邊不去會怎樣嗎?」

「斐托利亞的校風一向自由,但是你才剛入學,因為中將的關係被很多人注意上,這個時期不進學校不太好。」

穆洛一臉嚴肅的說著,眼神裡滿滿的不苟同。

不過······

我聳聳肩,打了個哈欠:「無所謂,反正我又不是為了討人喜歡才去學校的。」

「歲祈。」

就在穆洛準備繼續開導歲祈時,一個圓滾滾的東西掉到穆洛頭上,穆洛被重擊一個有些暈乎,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那個東西竟然開口大叫了!

『歲歲歲歲歲歲!!!!!!!』

高分貝的機械聲音,讓穆洛忍不住摀住耳朵,求救的目光往我的身上掃射過來。

我站起身拎起金探子的半邊翅膀,看著金探子明顯的混亂狀態,大概知道可能系統出現問題,其實我也不太確定。

「不知道是哪邊出問題,你能幫我看一下嗎?」

穆洛:「好,不過先把它的聲音關掉吧。」

「嗯···怎麼關?」

穆洛再次意識到,即使歲祈表現的是如此強悍與聰明,他終究不是科奧諾星球的人。

穆洛握著仍在叫著歲歲歲的金探子進入那個房間,穆洛將金探子放在檢測的儀器上面,沒多久金探子就安靜下來,直接進入休眠的程序。

經過檢測後,是幾個設定發生衝突,所以才導致了異常,因此穆洛就自動的將金探子的整體狀態都重新看過一遍,在幾個地方做些調整,讓金探子運作起來更靈敏。

不看還好,一看才知道這個金探子的武力系統竟然是很有殺傷力的那種。

什麼超光雷射砲彈、音波震動儀、紫光雷射線,這三種基本上是機甲在用的武力能源,可是歲祈竟然將這幾個裝在這個微型機甲上。

重點是!

這個金探子還能吸收,一般來說微型機甲能夠接收的資料與系統有限,多數都是一個輔助功能,不會有太大的用處,所以是不會有什麼人帶著微型機甲的。

穆洛不知道該不該說歲祈的運氣很好,這塊隕石本身的能量源很大,所以可以自行吸收本來無法消化的程式系統。

穆洛想了一下,在金探子圓身的那顆紅寶石當中植入一個遮罩模式,這樣如果有人在調查金探子時,只會得到一個表象的資料。

歲祈的身份已經夠敏感了,如果再多一個特殊的隕石,以後可能會遇到更麻煩的事,即使現在肖藍會保他,可是這都是因為目前的歲祈對於肖藍來說,是有利用價值的,可是如果以後呢?誰也不敢保證失去價值的歲祈會被怎麼對待。

我看著穆洛在幫我處理這些東西,真心覺得穆洛這個人也好的過分。

從一個少將成為我的保護者,怎麼聽都覺得是種降職,可是穆洛從來沒說什麼,對我也很關心,而且給我的感覺都很正直,沒有半分的虛假。

可以信任這個人嗎?

我心裡搖頭,還是觀察一陣子。

「會跟肖藍說嗎?」

「這件事跟肖藍說會比較好,我不覺得在中將想知道的情況下,還有事情有辦法瞞過中將,如果是中將並不會打這塊隕石的主意,肖家可是擁有各種罕見隕石的家族呢,你知道肖家的二子吧?」

「嗯,你有拿過肖墨的資料給我看。」

資料中的肖墨笑的一臉放肆,與肖藍內斂的霸氣不同,肖墨是極為張揚的,真要用一種詞來形容肖墨,那就是玩世不恭,妥妥的一個富二代形象。

外表雖然風流,但是只要是出自肖墨手中的機甲,就算是天價,也讓人搶著競標。

「肖墨除了自身的能力外,肖家所提供的零件也是不可少的,不管肖墨在製造機甲這一塊有多天才,如果沒有好的材料,是沒辦法將肖墨捧的那麼高的。」

「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句話是我居住星球的一個諺語,意思是,要做好工作,先要使工具鋒利,比喻要做好一件事,準備工作非常重要。」

聽歲祈這樣解釋,穆洛覺得這句話實在挺有意思的。

「這是你們星球上的話?」

我想了一下,才沉吟出聲:「這不能算是話,而是一種俚語。」

「俚語?」穆洛發現又是一個他聽不懂的詞彙。

這個俚語坦白說我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正確的解釋,那都是課本上的東西,只是對於知識上的事物,我覺得珍貴,所以才特別在這一區塊了解一下。

「就是指流傳在民間比較口語化的詞句,可以想說是這裡的平民之間常說的話。」

穆洛點頭,表示了解。

過了一會,穆洛才將金探子的設定部分更改完成,當所有的檢測與校條都好了之後,機器的罩子才慢慢升起。

罩子一升起,金探子的金屬翅膀便開始煽動著,金探子轉了轉自己圓球狀的身體,然後才慢悠悠的飛到我那邊,並且停在我的肩膀上。

我伸出手指撮撮金探子圓滾滾的身體。

「謝謝你的幫忙。」

「對我不用那麼客氣,確定不去學校?」

我搖搖頭,這時候疲累感才往上湧,我都覺得因為缺少睡眠腦袋變得暈眩了。

看著歲祈硬撐著疲憊的樣子,雖然覺得第二天就不去學校很不好,可是也不在多說什麼。

穆洛領著我走上樓,他一開門,我看到的景色是一片城市的光景,大片的落地窗外是忙碌的景色,有很多架飛行器在天空飛行著,高聳的建築此刻也變得平易近人。

房間內的擺設是舒服的棕色調,床是正常尺寸的雙人床,床腳前面擺著雙人沙發,沙發的正前方有一張方正的桌子,環繞在牆壁周圍的是整齊劃一的櫃子,上面擺滿了書籍。

我回頭看著穆洛說:「這是主臥?」

看著穆洛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我忍住不顯示任何表情。

「嘿,穆洛,我是客人,你不該給我安排你的臥室的,嗯···就算我是什麼貴客,也不該睡主臥,這太怪異了。」

聽歲祈這樣說,穆洛反而愣住了。

他並不是沒有朋友來訪,以前也都是安排客房給那些朋友睡。

只是對於歲祈,他貌似會更細心一點,他並沒有請管家,也沒有買管家機器人,因此在沒有事先安排的情況下,客房是沒有整理過的,他看到歲祈疲倦的樣子,也完全沒想到要整理客房,而是直接將人帶到他的臥室。

比起沒整理過的客房,主臥絕對是舒適的。

「客房沒整理,如果你介意,那我馬上去整理客房。」

我看著穆洛。

「有人說你人很好嗎?」

「沒人這樣評價過我,我得到最多的評價就是嚴肅。」

我回頭看看那片落地窗外的風景,良久,我才開口:「我沒有介意,你再去整理客房也太麻煩你了。」

走道落地窗前,曲起指尖輕輕的敲擊著那片玻璃,看著那滿滿的飛行器,還是覺得這一切宛若一場夢境。

穆洛跟著走到歲祈的身邊,視線跟著放到窗外。

「如果覺得陽光太亮眼,床邊有機器可以調節落地窗的明暗度。」

我點點頭。

等穆洛出去的時候,我坐在沙發上對著那片落地窗發呆。

『歲歲?』

我低頭,看著停下翅膀,待在沙發上的金探子。

「我的名字是輸入歲祈才是吧。」

『哈哈!我可是超優秀的光腦智能系統!雖然說歲歲你給我輸入了一堆的資訊讓我腦袋糊塗一會,但是!你的手下有好好的調整過我,因此!我現在已經可以自動判別!』

扭了一下嘴角,是我哪裡的設定弄錯了嗎?怎麼覺得金探子的個性有點微妙?

「不是手下,他叫穆洛,是位少將。」

『少將不是應該在軍中嗎?怎麼像個保母似的。』

我瞪了金探子一眼,覺得自己是否要再更改一下金探子的設定。

「你,如果沒事就滾去書櫃那裡多看點書。」

金探子縮縮著兩側的金屬翅膀,默默的飛去書櫃那裡。

安靜多了。

我躺在有些偏硬的床上,雖然覺得很不習慣,可是熬夜又長時間操作電腦疲憊湧了上來,沒多久我就開始迷迷糊糊的睡去。

有感覺到金屬的冰冷觸在我的臉頰上,大概知道是金探子這傢伙,到底是哪裡設置錯誤?怎麼性格如此不聽話。

算了,改設定很麻煩,就這樣吧,雖然吵了些,不過也不礙事。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