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夜─克洛貝爾之花。


  
  【第十五夜〃克洛貝爾之花】



 












悲慘的試煉之塔考驗結束的時候,隔沒幾天就是另一項測驗。
 
再進行另一樁悲劇時,我們決定去放鬆心情。
 
在姆奇希亞城裡,除了海達因緹學院外,還有很多賣各種魔法用具商店、豐富的食物,跟有趣的東西,姆奇希亞城算是個挺大的城市,該有的都有,應該說比起其他的學院擁有的東西更豐富。

我和伊恩他們先找了一間白天酒吧吃午餐,等等要去冒險公會看是否有適合的任務可以接。

這間是『日光酒吧』店門口懸掛的招牌是太陽與酒瓶的組合。

跟它的名字一樣,是在白天營業的酒吧。

我們來這裡不是要喝酒的,而是這間酒吧的食物非常不錯。

找了樓上的一個位置,隨意的點了幾個招牌菜。

「欸欸,你們覺得我們要接什麼樣的任務啊?」費洛問。

「嗯…我有聽到一則消息,你們知道克洛貝爾之花嗎?」亞爾說。

我點點頭,這個在書上看到過。

克洛貝爾之花是非常特殊的花朵,只在夜晚開花,當清晨第一道陽光照射它的時候,花葉就會闔上。

但是克洛貝爾特殊的並不是這點,它是可以製成變身藥水的,在藥水大全裡,有一種藥水的名字叫做『變形藥劑—長效型』,它可以讓服用者變形,一般來說變形的藥水分很多種類,而以克洛貝爾之花為引的,則是會讓此變形藥水的時間更持久。

但是克洛貝爾之花太少見了,通常都生長在森林最深處且陰暗的地方,往往這些地方都代表著某些強大魔獸的棲息地點。

因此,就算以克洛貝爾之花為引的變形藥水很長效,依舊在市面上看不到。

要製作這個藥水,除了需要克洛貝爾之花外,還需要一種魔獸,這個魔獸傳說中只存在於地獄中,據說如果召喚它,會先被一口咬死,於是…就沒有之後了。

這兩個重要的材料是最難取得的,其他的都還好。

「近日有個奇怪的人,開了高價要購買克洛貝爾之花,克洛貝爾之花太罕見了,就算真的拿到,也是拿去調配變形藥水,但是這個人並不是要變形藥水,而是要單獨的克洛貝爾之花。」亞爾繼續說道他聽到的消息。

伊恩:「那還真是奇怪,克洛貝爾之花除了是變身藥水的引之外,並沒有其他效果了。」

「說不定那個人只是喜歡花?」費洛不太確定的說道。

「你說開高價,這個高價是到哪裡?」我問。

克洛貝爾之花可不好找,如果價錢不夠迷人,那還是接一般任務就好。

亞爾壓低音量:「買方開出的價格是六千萬冪法幣。」

亞爾講的這個價錢,已經可以買下一座城堡了啊!!

「你這個消息是從哪裡來的?」伊恩問。

有時候市場上會流出一些奇怪的訊息,這些訊息的背後乍聽之下貌似會得到很多金錢,但實際上可能會隱藏著可怕的陷阱。

「克雷格,他是慕夏克學院的人,和我算是一同長大的朋友,他們家都是魔獸獵人,前陣子他傳遞一則訊息給我,問我要不要跟他合作。」

「合作?有說為什麼嗎?」我問亞爾。

有一個人突然跟你談合作,就算是朋友也要注意,亞爾說他們家都是魔獸獵人,那就代表經驗豐富,就算是要合作也不會找上他們,畢竟對於他們而言接任物就是外快,賺點費用,並沒有要把這個當成職業。

買方開出的金額如此之高,他們魔獸獵人就是以高額獎賞為目的在接單,如果找多人一同合作,就代表錢會分的越少,如果不是背後有什麼原因,就是這個任務太過於太過於艱難,導致這些專業的獵人需要尋求其它協助。

「我沒有問他,如果你們有疑慮我就回絕他。」

費洛想了一下:「但這個金額很吸引人欸,嗯…不如找他出來聊聊?」

亞爾點點頭,從空間戒裡拿出一封信,他對信說出幾句話,那封信就消失了。

這個是冪法大陸上最省錢的寄信方法,就是花錢買張傳遞信紙,這上面有記錄著寄信者的位置訊息,如果要回信,就封信就會自動會到寄件者手邊,感覺挺方便的,但是…缺點是不能確定對方是否收到,它只能送到指定的地點。

如果要保險一點的,就要找信使,就等同於地球星上一種叫做郵差的職業。

才沒多久就收到回信了。

亞爾打開信看了一會。

「克雷格說約在普羅里鎮,離這裡不是太遠。」

「普羅里鎮是哪裡?」我對冪法大陸上的地理還不是很了解,之前去的地方都是用移動卷軸到的。

「那是在姆奇希亞城附近的一個小城鎮,那裡的人較為孤僻,很少在跟別城的人交流,很多東西都是自給自足,重點是…那裡算是個黑市,販賣很多不太合法的東西,一些少見的物品在那裡可以找到。」亞爾回答道。

於是我們吃完飯之後,就直接朝普羅里鎮出發。

由於距離算近,因此我們是搭火車去。

對,沒錯,這個世界是有火車的,而且外表竟然還是蒸汽火車,這個我只有在圖鑑上看過,因為地球星上的火車是光速列車,速度非常之快,重點是海陸相通,意思就是除了可以跑軌道還可以進入海底走海線,這省了非常多時間。

在冪法大陸上的火車,雖然外觀非常復古,但是始終是依靠魔法,外觀約莫有十節車廂,進入車廂的時候,才會發現每節車廂的編號竟然有六十節,估計是連結到其它空間。

車廂有分長途跟短途的,長途就是有床跟浴室還有一個小客廳,短途的就是只有座位跟桌子。

我仔細看了列車上的導覽手冊,這裡竟然還可以連接到酒吧跟某些有合作的魔法商店。

從這裡到普羅里鎮大概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

我們走了一段路才到達我們買的車廂,車廂分別落在走道兩側,一打門就看到相對的長椅和一張簡單的木桌。

這班列車名為『菲尼西斯號』,基本上都是跑短途的,最長途的時間也不過三天,因此設計很間單,聽伊恩說,有更長途的列車,裡面的設置都非常豪華,床竟然還是單間室的,甚至空間還非常寬敞。

基本上使用空間魔法是需要強大且穩定的魔力,不夠強大,可以拉出的空間不多,不夠穩定,則是會讓空間與現實的連接不穩,而且還需要空間寶石當媒介,你不可能請一個魔法師一直待在列車當中施展空間魔法,沒有魔法師會閒成那樣,所以都是請魔法師在空間寶石中輸入需要的魔力,如果沒有空間寶石,也可以用魔法陣,但是魔法陣又更難,而空間寶石,就看你花的錢到哪裡了,錢越多越大顆,越大顆可以連接到的空間也更大。

在這一個小時之內,我走了趟列車上的魔法商店,因為我真的很好奇。

我站在門口,那扇感覺偏舊的門便自動往裡面彈開,進入眼簾的是一片深色的木質裝潢,裡頭的燈光暗暗的,看不太清楚,鼻尖一直聞到一種香焚燒的味道。

我踏進去一步,就感覺到自己踩在一團柔軟上,低頭一看,是鋪滿整片地板的地毯。

這間商店其實不算大間,中心點是個環形櫃台,櫃檯後方是個直達天花板的多格櫃。

最左側是個偏窄的樓梯,在樓梯旁堆滿的大小不一色彩混亂的盒子。

牆壁上釘著很多形狀都不相同的收納櫃,有的是抽屜,看不到裡面的東西,有的則是櫃子,可以清楚的知道上面放了什麼。

天花板垂下長短不一的燈,裡頭的放的是用火系魔法形成的小火焰,色澤偏橘。

真是奇怪…怎麼沒人?

我才剛這樣想完,樓梯就傳來一陣腳步聲。

我抬頭看去,那個人穿著一件黑色的斗篷,把自己的身形隱藏在斗篷之下,橘色的燈光照在那人身上,顯得那個人有些說不出的詭異。

那個人步伐緩慢的踩著木製階梯緩緩的步行而下。

「親愛的客人,需要些什麼?」他的聲音是低沉且沙啞的,很像風吹過樹葉的那種沙沙的聲音。

「我只是想看看這裡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不過…這間魔法商店的櫃子太多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什麼。

一般的商店都會把東西擺出來,有些甚至還有型錄,但是這間商店卻把物品鎖在櫃子裡,擺出來做展示的物品很少。

「看看嗎…」

這個人實在太奇怪的,我往後退一步,想出去算了,可是當我回頭的時候,我發現…沒有門。

門呢?

再仔細看一下,我進來的門不見了,此時在我背後的是一個從天花板上垂落下來,上面有個奇怪魔法陣的酒紅色掛毯。

那個人的嘴角輕輕的扯了一下,露出一個不算笑的笑容。

他將斗篷的帽子脫了下來,露出一雙清透的琥珀色眼瞳,左臉上有著奇怪的咒文,髮色是深深的濃綠色,有意無意的遮蓋住那張可以稱作俊朗的臉。

他走下了台階,慢悠悠的晃到櫃檯,從櫃檯上的一個銀灰色架子上拿下一個長型的煙斗,那個煙斗是較為細長的那種,顏色是黑色的,在斗缽上有一圈銀環。

他輕輕的吸一口氣,吐出淡淡煙圈。

媽的!這個人真的好奇怪啊!!!!!!!

我在心裡呼喊著時雨的名字,但只能感到一片寂靜。

不在嗎?

嘖,有時候時雨都會不知道跑去哪裡,雖然說我和時雨有締結契約,可是這個契約比較像是一種合作契約,就是需要的時候時雨會出現,如果是強制契約,就是完全綁定的,直到契約者死亡,或是達成契約者的願望。

就在我決定呼喊時雨時,那個人笑出聲來。

「你的契約對象挺不錯的,但是我的商店是可以封鎖這些東西,你應該仔細看看周圍。」

我疑惑的看著四周,那個人的煙斗往下點了點,我低下頭,一看才恍然大悟。

地板上被畫了一個十分複雜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基本上可以阻隔與外界的聯繫,如果再加上特殊的幾個符文,可以短暫的斷開與契約對象的聯繫。

這個魔法陣太特殊了,可以說是傳說級的魔法陣。

法陣實在太過於複雜,在畫的時候需要消耗魔力,畫完之後還要輸入魔力,保持這個法陣運轉所需要的力量,如果灌輸的魔力消失,這個魔法陣的力量也將會失效。

一般的魔法陣只要畫得完全,變化自行啟動,就這個稍微特殊了點。

一個魔法商店居然會用到這樣的魔法陣。

「呵~別緊張,相見即是有緣,如果在這樣拖下去,你可是連那個人最後一面也見不到啊。」

我到了櫃台前,手指輕輕地敲擊著桌面,然後!

快速的念句簡單的風咒,當四周颳起風時,我一把掀開他的斗篷!

果然。

那個人穿著一件高領削肩的上衣,露出精壯的手臂,盤旋在手臂上面的是黑色的咒文,和他左臉上的咒文是一樣,這些咒文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扭曲。

禁咒師。

用太多禁咒導致自身被天地詛咒,並且烙下了這些醜陋的記號。

剛剛這個人左臉的符文我就覺得眼熟,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是在哪裡看過,直到這個魔法陣出現。

「還真是罕見啊…禁咒師。」

他緩緩的吸一口煙,並且將煙圈往我身上吐,我側過頭,並且瞪了他一眼。

「挺大膽的,不錯。」

「我叫妖時,就是大名鼎鼎的禁咒師。」

「大名鼎鼎?在冪法大陸上禁咒師可不是什麼光彩的職業啊。」

「那又如何?進來這間商店求我的權貴人士可不少呢。」

「找我有事?」

「不是你自己進來我的商店的嗎?」

忍!在對方敵我不清的情況下先別動手。

「如果不是你引導我才進不來!」

妖時輕淺的笑著,雖然說妖時的臉孔很俊朗,但是這抹笑,只讓妖時的臉只有詭異而已,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這個叫妖時的禁咒師只是讓我覺得他很奇怪,我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什麼惡意,但,也許只是他善於隱藏自己。

「放輕鬆~我不會對你怎樣的,我只是想幫助你。」

「我怎麼都不知道我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奧羅.夏蒙爾。」

聽到妖時提起這個名字,我的心臟似乎在瞬間停止跳動,連呼吸也變得疼痛起來。

最近得到的消息很不樂觀,奧羅的國家翱羽之國與唐焰之國的戰事變得白熱化,唐焰之國的君主帶著法帝拉侵蝕了翱羽之國大片的土地,翱羽之國雖然很先進、方便性很高,生活水準比起其他國家的人高出很多,商人也是特別多,由於商人的關係,翱羽之國的經濟能力向來高端,可是翱羽之國的國王太糜爛了,或許是生活太安逸,這個國家的王室一直處於很鬆散的狀態,因此最初出事的時候,還必須依靠冰雪之國的幫助,這一個幫助,使得冰雪之國陷入危機,犧牲了非常多人,甚至讓原本美麗且純白的國家變得一片漆黑。

冰雪之國的王子為了拯救冰雪之國,還跟禁書裡的惡魔—貝珞翡,簽訂契約。

自從奧羅回到翱羽之國後,我就沒有跟他聯絡了。

不知道他怎麼樣了,我只知道,當初我在他身上留下的魔法,還沒有被觸發。

「想見他嗎?」

想見他,很想見他!可是我不想讓自己耽誤到奧羅。

「為什麼?」

妖時吸了一口煙,接著,從口中慢慢的吐出一大團的白色煙霧。

那團煙霧裡竟然出現了景象!煙霧裡有一個人,那個人是奧羅,奧羅低垂著頭,海藍色的瞳孔顯得悲傷。

奧羅找上了妖時,並且讓妖時解除我在他身上施下的魔法,畫面中,奧羅站在商店中的地板上,妖時站在奧羅的前方,整個人被黑色斗篷罩住,陰暗的空間裡只有煙斗上傳來忽明忽滅的微光。

然後,奧羅的腳底下浮現了一個橘紅色,如同烈日般閃耀的魔法陣。

一開始我還能很淡定的看著,但是當這個魔法陣出現時,我無法淡定了。

這個魔法陣是解除法陣,他可以解除掉一切以外力的方式施加的魔法。

解除的成功數值與召喚者的力量相等。

畫面到這裡結束,只留下散不去的煙霧。

「這個人找到了我,他用你的魔法與我交易,這個魔法陣挺不錯的,具有光系魔法強大的盾,又具有闇系魔法強大的破壞之力,冪法大陸上像你這種天生擁有光與闇系魔法的人是很少見的,這種重疊兩種屬性的魔法雖然說不難,但是要將這種極為兩極的力量互相融合,可以說是困難的,更不用說…你用的咒語,是禁咒。」

「如果真的發動,以你的體質,是會受重傷的,禁咒的反噬,說不定會讓你死去呢。」

「奧羅,怎麼知道的。」

妖時搖晃著煙斗,琥珀色的眼瞳盯著我看,眼裡流露著我判斷不出來的深意。

「一個人的身上浮動著不屬於自己的魔法之力,你說,能不察覺出來嗎。」

「所以奧羅他…」

如果魔法陣早就被解除,而我不知道了話…奧羅是不是已經出事了。

一陣冰涼從我的腳底竄了上了,難受扶住櫃台。

有什麼方法可以補救的。

在我心慌的時候,妖時遞過來一張有些皺的牛皮紙,牛皮紙上面用紅色墨水畫著一個傳送法陣。

這個魔法陣是有正確的落點。

我抬頭看著妖時。

這個魔法陣的落點是翱羽之國,而且還有綁定在某個位置上。

「看出來是什麼了吧?地點是奧羅所在的軍營。」

「我的確看出來了,但是,我可看不出來你的目的啊…如果我想見奧羅,是可以見到的,只是我不願意給他惹麻煩。」

妖時莫名其妙的出現,又突然告訴我奧羅的事,怎麼想都不對,奧羅和妖時之間是一筆交易,照理說,身為老闆的妖時,是不會隨便的洩露與交易方的買賣。

如果洩露了,就代表這個老闆有什麼目的。

「我只是要你幫個忙。」

「幫什麼?」

妖時搖搖頭:「這個忙我還不知道,我只是需要你的答應。」

要我幫忙,又不先說明要幫什麼,這個傢伙還真像黑心商人啊。

我想了一下,其實我並不需要這個傳送法陣,我需要的是…

「我要一個可以掩蓋我魔法的咒。」

「我在書上看過,但是這個咒語是半精靈與半龍語組成,我念的不完整,而且這個咒語有一部分是消失的,我要這個咒語,你放心,我人很好的,我會自己施加,不會讓你用的。」

「你知道這個咒語是禁咒嗎?」

像這種隱藏魔法的咒語是有非禁咒的,不過那個有時間限制,自身雖然不容易察覺,但是,如果周圍有個大魔法師級的人物,就很容易被發現,甚至是可以強制解除。

而我提到這個,是不會被察覺,甚至是需要施法的人才可以解除。

意思就是,就算奧羅發現,那也需要找到施咒人才可以解除這個魔法。

「你…你原本對奧羅使用的魔法就已經會對你造成反噬,現在這個會更嚴重,這個咒語之所以有龍語的成分,是因為只有龍族的強大抗魔體質才可以承受這個咒語帶來的反噬。」

「給不給。」我問。

妖時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的說道:「給。」

妖時說的乾脆,我心裡略鬆一口氣,最討厭的是他明明能給,卻要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不過…這個妖時挺厲害的,連這種有缺失的咒語都有辦法知道完整的,看看妖時的身上,這個使用禁咒所留下的咒印,估計是佈滿了他全身,身上有如此多的咒印,這個人到底使用了多少禁咒?

「先給我咒語。」

妖時拉開了後方的其中一個木櫃,從那個櫃子裡拿出一張泛黃的紙。

他將那張紙放在櫃檯上,我看了看,前半段是我知道的咒語,後半段與前半段相同,都混著精靈語和龍族語的字。

『退去虛假,顯現真實。』

這個咒語是可以揭開假象的咒語,如果這個是假的,那麼就會顯露出真實的樣子,反之,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在我確認完成後,妖時要我在一張契約書上簽名,只要簽上名字,那麼,我們之間的交易便生效。

「我可以走了吧?」

妖時走出櫃檯,用煙斗撥開了那個從天花板上垂到地面的巨大掛簾,他一掀開,我的臉不自覺的扭了一下。

因為門就出現在掛毯下。

「還是得親眼看看,說不定路就隱藏在下面,只是被忽視而已。」

妖時拉開了門,我走到門口,回過頭來對妖時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在妖時愣住的時候,我快速的踹了妖時的小腿骨,然後滿意的聽到一聲哀號,我走了出去,並且迅速的闔上門。

等了一會,我再度把門打開。

出現的才是我記憶中的魔法商店。

「怎麼去那麼久?」
 
一回到車廂裡,伊恩就抓著我問著。
 
「沒去哪啊,就隨便晃晃,要到了嗎?」
 
雖然伊恩覺得奇怪,但也沒追問下去。
 
「下一站就是了,如果你還不回來,我就要去找你了。」
 
「抱歉,列車上的東西太新奇了,不小心看了久一點。」

















普羅里鎮真的是一個很小的城鎮,而且色調非常陰暗。

我拉起了身上的白色斗篷,將自己的臉給遮住。

觀察著這裡的人,每個路上行走的人身上的披著斗篷,有人的斗篷看起來很名貴,有的人則是比較破爛的。

他們的步伐都略顯急促,像是在躲避什麼似的低調。

想到出發前亞爾說普羅里鎮很多黑市交易,我就能明白這裡的人怎麼行蹤如此詭異,既然是黑市交易,那麼…有很多東西是不能夠讓他人知曉的,來這裡交易的人,也不乏身份特殊的人。

我們著跟著亞爾來到一間外觀十分破舊的酒館,連酒館的招牌都搖搖欲墜,上面的店名甚至還糊成一片,這是在姆奇希亞城不會看到的。

明明是在附近的小鎮,但是生活的水準卻有那麼大的差異。

亞爾推開酒館那扇搖搖欲墜的木門,裡面充斥著難聞的汗臭味與發酵的酒味,我難忍的嚥下即將要出聲的乾嘔。

雖然我不是個有潔癖的人,但是這裡的環境實在太糟糕了。

亞爾走到一張桌子前,他跟一個人講了幾句話,並且回頭看了我們一眼,那個人才站了起來,然後跟著亞爾走向我們這裡。

「走吧。」亞爾說。

聽到亞爾說可以走了,我馬上轉過身走出去。

亞爾的這個朋友長的滿高大的,但是身材稍嫌消瘦些,身上披的斗篷有些破舊,在肩膀處特別的凸起,應該是背了劍之類的武器。

跟著這個人走過彎彎繞繞的小路,最終停在一個巷子裡,這個巷子上蓋的房子都是統一性的,一整排過去都一樣。

亞爾的朋友…喔…亞爾有說過他朋友的名字叫克雷格,來自慕夏克學院的魔獸獵人。

慕夏克學院是特別注重武技的學院,要進入這個學院比海達因緹還難,這個學院培育出很多知名的獵人,例如說專門找寶石的,或是找人、找罕見植物,反正只要是找東西,有名的都來自慕夏克。

慕夏克是屬於東方那裡的學院,四周都是礦山,地理極為險梭,日夜溫差也大,因此那邊學生的體能在自然的磨練之下都特別好,也很驍勇善戰,基本上遇到問題都是先打再說。

嘖…真是一點都不文明。

克雷格從懷裡拿出鑰匙,轉開了門。

裡面的空間雖然很小,卻整理得很乾淨。

「跟我來。」

突然的一道陌生的嗓音傳了出來,這個聲音非常的清澈、乾淨,如果唱起歌來估計會很吸引人。

克雷格移動了書架上的其中一本書,剛移動完,我就感覺到地板傳來細微的震動。

原來在地板之下還隱藏著一個空間。

克雷格率先跳了下去,伊恩他們也跟著跳下去,我低下頭看了一下,這個高度我跳下去不糗死才怪。

此時亞爾做出一個他會接住我的動作,撇撇嘴,對亞爾搖搖頭,簡單的施個風的魔法盤旋在我周圍,我才跳下去。

媽啊…

這裡放著很多魔獸的屍體,雖然說處理的乾淨,可是這種繁多的種類與數量,還是讓我頗不舒服。

克雷格脫下斗篷,將斗篷掛在一旁的衣架上。

克雷格的長相滿好看的,有一頭金燦燦的頭髮,眼睛顏色是深紫色,額頭上系著一個黑色的髮帶。

「我是克雷格,我聽亞爾說了,我知道你們對我的疑慮,我也很想自己完成,但是我不擅長魔法。」

說著的同時,克雷格將一張地圖攤開在桌上。

這張地圖是冪法大陸的其中一小塊,我看了一會,認出其中一個地方是『貝禮詩頓之湖』,據說飲下那湖水可以長生不老,很多人為了追尋所謂的長生不老而遠行,但是下場都挺慘的。

在貝禮詩頓之湖裡住著一個擁有強大水系與雷系魔法的水怪『莫里耶』,書上畫的圖是一團看不清形體的黑影。

書上的描述是說,這個莫里耶有著蛇與龍的特徵,有八個長長的頭,身體宛若龍的身體,堅硬不催、刀槍不入。

很多前去飲用泉水的人,全都成為莫里耶的食物,莫里耶是水中的霸王。

「克洛貝爾之花產於『帷幕之森』,那裡位於冪法大陸的最深處,要去到帷幕之森必須穿越『炙熱山谷』跟『黑色荊棘』,炙熱山谷棲息很多火系的魔獸,黑色荊棘則棲息闇系的魔獸,這個任務要自己去太艱難了,我們擅長的是武技,但是要經過這兩個地方到達帷幕之森,光靠武技是行不通的,所以我才找亞爾,他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我可以信任他。」

克雷格頓了一下,繼續說下去。

「拿到克洛貝爾之花可以拿到六千萬冪法幣,更不用說一路上遇到的那些魔獸,他們身上的魔晶石可以換來不少錢,克洛貝爾之花這個任務是由薄華之國的君主發出的,因此…除了六千萬冪法幣之外,還可以得到薄華之國的一個要求。」

聽到這裡我不免疑惑。

「克洛貝爾之花雖然很稀有,但是最多的功用就是調配出長效的變身藥水,如果是一般人要這個還可以理解,但是,一個國家竟然要這個?他們難道沒辦法自己去找,嗯…對於一個國家而言,六千萬冪法幣可能不算什麼,可是…再加上一個對薄華之國的要求?是不是好得太過份了。」

薄華之國是一個花的國度,那裡的人民大多是女性,時常舉行很多花的慶典,雖然是女人,但是她們在戰場上兇悍的程度,可是會讓敵人害怕的。

克雷格搖搖頭:「這個我也疑惑,但是薄華之國是個注重信譽的國家,應該不會埋什麼陷阱,或許只是單純的想蒐集克洛貝爾這朵花。」

「我知道的也不多,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你們願不願意和我分這筆酬金,至於…那個要求我可以給你們。」

我們幾個人對看一眼,彼此的眼裡都沒有反對的意思。

因為那筆金額真的太大了,就算五個人分也有一千兩百萬可以拿。

嘶~之前那個折騰死我們的任務也不過幾十萬,這個報酬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行,我們就合作。」伊恩說道。

確定合作後克雷格鬆口氣。

然後眼神突然看向我這邊。

「有事?」我問。

「需要你的傳送法陣幫忙,不然光是到那邊就得花上好幾個月。」

看來這個人都調查好,所以才找亞爾的,對於我們的來歷也沒有先問過。

「你的調查可能不靠譜,我的傳送法陣一直都是不準確的。」

「我不需要準確,差不多就行了,嗯…我這裡有高級的粉末,用在畫魔法陣上,可以增加穩定度,也可以讓你負擔的魔力比較輕,既然負擔輕,那麼準確度相對的也會提高。」

「你都這樣說了,那麼我就試試吧。」

我們約好三天後克雷格家見面,畢竟遠行是要先準備的,更何況路途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要準備的食物跟一些住宿的東西,並且跟學院的部份提出外出申請。

準備好了之後,就可以來賺大錢了!

嗯…應該吧。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