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夜—腐蝕、星塵、針管裡的血液。



 ♕〃 【第六夜—腐蝕、星塵、針管裡的血液】

 








細碎的陽光灑落在寂靜的室內。

我睡的意識稍嫌模糊一點,一直在夢境與現實之中徘徊不去,等我意識恢復清明張開雙眼時,還是覺得身體很疲憊。

伸手撮撮滾落在一邊的金色圓球,數著自己究竟有多少日子沒有睡好了。

簡單的進去浴室梳洗一下,我就走出房間。

穆洛聽到聲響回頭看著我,眼睛裡透著些許複雜的情緒。

視線往下看,穆洛手上正握著一台通訊器,這個可以理解成地球上的手機,只不過比起地球上的手機還要更方便就是了。

手機螢幕上投射出肖藍的臉,真搞不懂這裡的人怎麼那麼喜歡搞些立體通訊,是覺得沒有看到人就不會說話嗎?

肖藍在穆洛回頭的時候就隨之把視線跟著掃過去,看到歲祈自然的模樣,肖藍在心中為歲祈良好的適應力打個高分。

『把他帶過來。』

低沉的嗓音漠然的拋下這一句話,肖藍就掛斷通訊器。

我走到穆洛的身旁坐下。

「肖藍那裡這麼快就需要我了?」

「中將要你的血液做檢測。」

我點點頭,沒有對這件事做出表示,那個肖藍一看就知道是個很有行動力的決策者,我必須在短時間內脫離肖藍的控制,我可不想被肖藍實驗到屍骨無存。

「肖藍要我什麼時候過去?」

「中將要你馬上過去。」

「那走吧。」

穆洛楞了一下,表情有些遲疑:「你知道中將取你的血液要做些什麼事嗎?」

「還能做什麼,不就是要滿足他那變態的實驗。」

看著歲祈一臉冷淡的說著,彷彿要被實驗的人不是他。

穆洛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個金屬鐵盒,那個鐵盒是深黑色的,穆洛把這個鐵盒給了我。

我接過冰冷的盒子,這個盒子沒什麼特別稀奇的地方,沉重的黑色鐵盒只畫了一個倒A尾端有勾紋的圖案。

「打開看看。」

聽到穆洛這樣說,我遲疑了一下才將蓋子往上推開。

這是一個閃著深藍色色澤的手機,不明白穆洛給我這個東西的意思。

「為什麼要給我手機?」

「手機?在你的星球上是這樣稱呼的?」

我應了聲。

「我已經將我的通訊號碼輸入進去,有事可以聯絡我。」

穆洛說完遞給我一個卡片,這個卡片就是一本說明書,將手指放在下方的感應器上,就會出現內容。

我稍微看了一下,唔…東西太多了。

「有機會再研究,謝謝你。」

看著歲祈難得柔化眼神的表情,穆洛微微的扯起嘴角,拉開一個弧度。



















下了穆洛的黑色消光飛行器,看到杵立在一片草原上的豪宅,我在內心重重的嘆一口氣。

當我和穆洛走到大門前時,那扇厚重且具有科技感的黑色大門緩緩打開,站在門旁邊的是肖藍的機器管家IE。

「歲祈少爺,歡迎回來。」

我對IE點點頭,順手將手伸過去摸摸IE的頭,除了感覺冰冷之外其他都很好。

我走過去坐在肖藍旁邊的雙人沙發上,而穆洛則是站在我身後,我扭頭看了穆洛一眼,伸手拍拍我身邊的位置。

一個准將竟然如此對我,這個肖藍到底是有給穆洛什麼樣的好處,又或者是官大逼死人?

穆洛楞了一下,才坐過來。

肖藍冷淡的看我一眼,接著便又低下頭去操作微型電腦。

我看著肖藍一直不說話的樣子,不禁覺得一陣煩躁,本來想給他血快速抽一抽,我還想回穆洛那裡處理一下虛擬機甲的事情。

就在我不耐的要開口催促肖藍時,IE走到了肖藍身邊,頭低著不知道在肖藍的耳邊說些什麼,肖藍眼睛沒有離開螢幕的點點頭,收到肖藍的指示後IE按下了手上的螢幕面板,大門緩緩打開。

「不好意思,研究所突然有突發狀況,所以來晚了。」

來的人是洛因,他身上仍舊穿著那件大白掛,手上提著一個黑色的箱子。

「太慢了。」肖藍的語氣依舊冷淡,但是洛因知道這位年輕中將對他的不守時很不滿。

洛因只好再道歉一次。

「可以開始了嗎?」

洛因看向肖藍。

肖藍將電腦拿給IE,從沙發上站起身,深紫色的眼瞳瞄了我的方向,我很淡定的回視他,清楚的讓自己的不滿表現在眼中。

洛因走了過來,語氣還是一樣溫和的說了聲:「走吧。」

我站了起來,跟在洛因身後,肖藍理所當然的走在最前方,而IE留在客廳裡繼續招待著穆洛。

肖藍走在最前面,而洛因不知何時放慢了腳步,走在我身邊。

洛因如同翡翠般深綠的眼睛直盯著我襯衫上的口袋,口袋露出一角的金屬塊。

這是金探子其中一邊的金屬翅膀。

洛因修長的手伸了過來,我只是眼角微微的飄向洛因,並沒有阻止洛因的動作。

洛因看著歲祈的視線仍然專注在前方,手又更長的伸了過去,當洛因的手終於抓到那片金屬時,一個奇怪的東西隨著那片金屬跳了出來,在洛因還沒打量完全時,那個圓球形的怪東西竟然張開滿是利刃的嘴往洛因的手指咬上去!

「!!!!!!」

洛因痛到連叫聲都發不出來,只能抖著手,看著那個貌似微型機甲的東西惡狠狠的咬住自己的手指,而且怎麼甩都甩不開。

在前方帶路的肖藍彷彿什麼都沒察覺到似的,連續拐過幾個長廊,並且打開了一個黑色的門,繼續往地下走去。

我轉過頭,伸手搓搓金探子的身體,金探子頓了一下才鬆口,接著便緩緩的飄到我襯衫的口袋哩,繼續一動也不動的待著。

洛因看著我的眼睛透著委屈:「你怎麼不問我痛不痛。」

我奇怪的看洛因一眼說道:「這不是擺明會痛的事嗎?為什麼還需要我多問,況且…死不了的。」

洛因看著自己冒血的手指,覺得要得到歲祈的溫柔安慰是件困難的事。

不去管洛因,我打量著這條走道,從打開那扇門時,就在也沒有任何的燈光了,肖藍的步伐很安靜,聽不到腳步聲,身旁的洛因腳步也踩得很輕,估計是職業上的習慣。

整個空間是無比的靜謐且黑暗,黑暗的空間連帶著空氣也變得稀薄,看來要帶我去做實驗的地方真的十分隱密,光是剛剛從大廳走進來就不知道轉了多少次的長廊,如果哪天我被困在這個實驗室,憑自己的的力量很難逃出來。

在接近天花板的地方閃著微微的紅光,我猜想可能是監視器又或者是武器系統,不然照理說如此曲折的地方沒有人看守,也不需要輸入任何的身份驗證,是件很怪的事。

從我來到這裡時,任何東西都需要做驗證才可以使用,沒道理肖藍的實驗場所會省略這些步驟。

真是糟糕,因為我非常不會認路。

即使在那樣的地球上,也是有導航在負責指路,當時後半的地球已經被破壞的不成樣子,所謂的道路根本就不是道路,一眼望過去,你只會看到遍地的建築殘骸,基本上很難分出東南西北。

跟著肖藍在走一會,走道突然變得寬敞,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鋼鐵牆壁,看不到門,只見肖藍將右手放在牆壁上的一個圓弧狀的東西上面,接著那個牆壁便開始往兩側打開。

我握緊了手,這個實驗室中滿的金屬感,周圍全泛著冷白的顏色,空間很大,四周擺滿了許多的器材,最左邊是一排一排連結到天花板的巨型圓柱玻璃器皿,裡面泡著各種人體。

這些人體接著數十隻的導管,每個人體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完全不是同一物種。

另一邊的櫃子也擺滿了大小不一的玻璃罐,裡面浸泡的是人體器官。

這些東西再加上擺放在正中心的手術台,即使這個手術台與我認知當中的不一樣,還是讓我渾身發冷。

肖藍的手按著設置在手術台上的螢幕,這個螢幕裡展示著是歲祈的數據資料。

洛因:「你家的研究人員呢?」

肖藍自己有著數十個基因研究的菁英人員,這些人都是專門為肖藍服務的,並不屬於肖家。

肖藍淺藍色的瞳孔反射著螢幕的紅光,看起來更添一股冷酷感,肖藍用淡漠的語氣說道:「我不打算讓其他人知道。」

洛因點點頭,歲祈太過於特殊,研究人員都是瘋狂的,遇到歲祈這樣異常的人,估計會想把他全身解剖來研究吧,即使他們一般時候是聽從肖藍的指令做事,但是,科學家並不是軍人,他們對上級並沒有絕對服從的意識,目前聽從肖藍,也只是因為肖藍有給予他們金錢與權力,之前有遇過因為實驗題材太罕見,他們偷偷的移植一小部分做實驗,這些肖藍都清楚,只是無傷大雅,便懶得理會,如今…

洛因看了歲祈一眼,如今這個人罕見到無法給太多人知道的地步,連他自己也有著私心,他希望歲祈只能被他一人研究。

將黑色手提箱放在手術台另外一邊的架子上,洛因將裡面的東西按照順序的拿出、擺好。

洛因走到我面前,牽起了我的手,我動了幾下,發現洛因握的死緊,實在掙脫不開,我也就隨他了。

洛因要我坐到手術台上面,我真的很不想坐上去,誰知道上面死了多少人。

我看著肖藍那雙毫無情緒的雙眼,我想著有一天我要肖藍不能用這種眼神看我,那樣的眼睛讓我十分不舒服。

看了一眼泡在器皿當中的人體,我快速坐到手術台上。

肖藍:「先提取血液樣本。」

洛因拿起一個淺藍色中間是透明玻璃的扁平物體,這個物體的前端呈現是較為尖體,洛因握住我的手,將我的衣袖捲到上方,洛因將那個抽血的東西放到我的肘窩上,當前端一接觸到我的肘窩時,一個尖銳的東西刺穿我的皮膚,接著,中心部分的透明玻璃逐漸被鮮紅的血液填滿。

之後洛因將中心的部分拆下來,放置到另外一個儀器裡面,這個儀器是方形的,上下都是黑色的霧面材質,中間部分是呈現透明的,將那管血液放入容器裡,外面的玻璃罩便開始顯示讀取的數據。

洛因用溫和的嗓音說著:「歲祈,請你躺下,接下來要掃描你的身體,這段期間你會陷入短暫的沉睡。」

在內心淡淡的嘆口氣,我聽話的躺了下來,我躺好的時候,只聽到幾聲清脆的電子音,就有一塊玻璃罩慢慢的罩住我,當玻璃罩完全罩住時,我眼前的玻璃就呈現出多個數據圖,上面的文字密密麻麻的,一時間我分析不出來是什麼,接著我感覺到自己的鼻腔逐漸地吸入某些氣體,腦袋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

「金探子,你偷偷掃描這些數據。」輕聲的說完,我就陷入沉睡。

科奧諾星球的科技十分發達,像這種基因檢測的東西,目前只需要等幾分鐘便可以測出來,而且過程不需要太繁雜的程序,現在已經進步到機器會自動測量出結果,這種由機器檢測出來的,準確度會高很多,之前靠人工檢測有時候會因為某些疏忽而造成資料錯誤,如今可以完全避免掉這類低級的錯誤。

洛因看著睡眠當中的歲祈,緩緩的開口問著肖藍:「中將,你想將歲祈解剖嗎?」

肖藍專注的看著那串數據,對於洛因的問話並沒有馬上回答。

當數據全部跑完時,肖藍不自覺得擰起眉,然後打開玻璃罩,拿出架在儀器裡的玻璃管。

洛因並沒有將視線移到肖藍那裡,他仍舊專心做自己的工作。

肖藍手上握著那管暗紅色的血液,走到一面牆壁面前,伸手觸控一個開關,金屬片往上滑開,裡面有一個很深的洞,在這個洞裡面放置的是一個白色的機甲。

肖藍拉起一旁的把手,傳來一陣機器運作的聲音,那台中型的白色機甲被推了出來。

這台機甲是AR—T023,專門用來空戰用的,背後有著堅硬的雙翼,可以吸入空氣當中的氣流作為穩定飛行的來源,也能將這份氣流轉為能量做為砲火的輸出,雖然看起來很有重量感,可是打造的材質是觀察者星上的特有金屬,這種金屬的優點是質量很輕,作為一台飛行專門的機甲是非常好用的,太過於有重量的材質會影響機甲的輕巧性,在空戰的時候勝利的關鍵取決速度的靈敏性,質量越輕飛行的速度越快。

肖藍將AR—T023開啟。

這台機甲並沒有植入任何的智能系統,因此就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基本上肖藍很少在用它,它只有一個特性和『星塵』一樣,就是同樣都是生物機甲。

『星塵』是肖藍最常用機甲,它的特性是能夠轉變成任何型態,可以說是目前生物機甲的最頂端。

可是肖藍覺得遠遠不夠,他要的不只是這樣,因此這幾年當中他跑了許多不同的星球,不管是明的購買,還是使用黑暗的手段,他蒐集了不同星球上的生命,目的是創造一個真正強大的生物機甲。

目前『星塵』不夠穩定,每隔一段時間會失去這段特性,當然,就算是無法轉換型態,『星塵』也依然強悍,不過,對於肖藍來說,這樣就是不完美,可是他實驗了好幾年的時間,仍舊無法讓這種特性永遠停留。

搖晃著手中的玻璃管,剛剛的數據資料顯示歲祈的血液並不適合做基因融合,如果要硬做,可能會造成機甲毀損。

肖藍撥開了AR—T023胸口的蓋子,取出裡面原本的血液管,將歲祈的血液管置入。

『基因融合錯誤,請將心臟拿出,請將心臟拿出。』才剛將血液管置入,系統便發出刺耳的提醒聲響!

洛因直到此時才回過頭去,一看到肖藍的舉動,洛因馬上跑了過去,硬是將那管血液拿了出來,可是!來不及了。

AR—T023白色的機身就像是被腐蝕一般,黑如墨般的顏色從最低部蔓延至頂端,AR—T023亮著藍光的眼睛熄滅了。

生物機甲類似生命,它不像是一般的機甲如果損壞可以維修,生物機甲如果損壞,那便是死亡,無法進行修復。

「可惜了…中將,你忘記當初觀察者星上我們花多少時間才採集可以做一台AR—T023的金屬嗎?你看,這些全都不能用了。」

肖藍將洛因握在手中的血液管抽走,走到另外一邊的架子上,拿起了一個空心的筆管,將歲祈的血液管放入,然後將這隻筆放到自己上衣暗袋中。

「中將,你可別拿給星塵用,星塵是最接近生物的機甲。」

肖藍沒有理會洛因,反而走到幫歲祈做檢測的機器那裡,寬大的手掌放到了玻璃上,輕輕的觸碰著。

看著那幾個顯示為未知的字母,肖藍取消了機器的繼續掃描,當玻璃罩緩緩升起的時候,肖藍彎下腰抱起了歲祈。

「中將,不繼續做檢測了嗎?」

肖藍連頭也沒回的對洛因說道:「你覺得這一堆的未知,是還能夠測出什麼東西。」

在肖藍離開實驗室後,洛因拿出一個長約五公分的東西,插入機器當中,複製了歲祈的身體數據。

其實一般的身體數值機器都測得出來,這些結果便是當初軍方那邊測到的數據,但是…其他關於基因融合的就全是未知。

因為數據庫裡沒有可以模擬的資料,在進行機甲的基因融合,是需要非常精準的數據,每個星球的生物都有不同的特性,有些特性可以相容,有些特性是會互相影響,一定是經過演算之後才放入機甲裡,如果沒有經過演算,那就會像剛剛的AR—T023一樣…

死亡—


















肖藍將歲祈抱到自己的房間裡,很慎重的把歲祈放到自己的床上。

在燈光下偏深藍色的碎髮散落在歲祈的額前,襯得歲祈的臉有些蒼白,歲祈的眼睛闔上,肖藍知道當這雙眼睛是很璀璨的顏色,那是他沒看過的顏色,接近金色,可是沒那麼刺人,是更加溫暖的顏色。

突然的,一台金色的機甲湊了過來,這台機甲便是『星塵』,現在星塵大小約莫一百二十公分,基本上只要是在家中星塵都會呈現這樣的尺寸。

星塵是台金色的機甲,擅長的是陸戰,它擁有肖家獨立開發的武力系統,胸前有個藍色圓盤,裡面置入了光彈系列砲狙系統,另外身後還配置了兩把殺傷力極大的槍砲。

『主人。』

肖藍看了歲祈一眼對著星塵說道:「這個人的血液侵蝕了AR—T023,要基因融合還需要時間。」

「你看著他。」說完,肖藍就離開房間了,估計是去書房處理軍事要件。

星塵垂下頭顱,看著沉睡當中的歲祈,它知道這個人,為了這個人的祕密,它屠殺了十幾位研究所的人,身為肖藍的機甲,星塵仍舊不夠了解它的主人,對於多數人而言,機甲只是戰鬥用的工具,他們想自己的機甲變得強悍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肖藍為了讓自己的機甲變得強大,幾乎用盡了手段,在更深的地下室裡,埋在著許多的機甲碎片,任何沒用的,不論當初製造花了多少時間、器材用的多珍貴多特殊,到最後也只是廢鐵。

星塵用的是最高階『光腦』的智能系統,一開始輸入一般的指令,其餘的便會自動演算,因此造就了每位機甲自己的個性。

肖藍並不在乎自己的機甲是怎麼樣的機甲,他統一的指令就是安靜,除此之外並不會去設定其它東西,但是光腦的智能系統太高端了,如果完全不教育,那麼…此機甲的性格有可能會亂掉。

簡單來說,雖然都是機器,但是,是需要教育的,在科奧諾星球由於科技過度發達,機器人們也有擁有所謂的思想,剛製造出來的機甲就像個孩子,雖然一開始在製造的時候就有一個粗略的性格設定,可是在之後的時間如果完全不理,這個機甲便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個性。

如果此機甲的性格讓肖藍不滿,肖藍會關閉光腦,並且重製心智雲圖。

心智雲圖可以說是機甲的記憶。

以機甲來說,肖藍絕對稱不上是好的主人。

可是機甲是專門用來戰鬥的,對機甲而言,能夠帶它們上戰場的,就是好主人。

星塵看過非常多殘缺的屍體,這些屍體都曾經是它夥伴的一部分,也是它的,它不知道肖藍會如何對待歲祈,歲祈的身份實在太過於特殊了。

星塵在光腦中打開了那份層層疊疊的加密文件,紫標SSS的武力值與精神力。

坦白說歲祈這樣的資質如果只是被當作工具太可惜了,在科奧諾星球上有紫標SSS級的人並不多。

他的主人肖藍是一個,再來是皇室的準繼承人—唐澤,還有海軍的領將—司潞,跟少數幾位戰績顯赫的軍人。

像是歲祈這類的異星人,從來沒出現過數值如此高的。

它不知道肖藍會怎麼對歲祈,是像之前一樣,將這些異星人折磨致死嗎?

歲祈的星球已經完全滅亡,完全沒有生命跡象,估計沒多久就會整顆星球被吞噬,星塵想,歲祈下場應該不會那麼慘。

因為歲祈是唯一一個,唯一一個可以稱做高端的實驗體。

「嗯…」

不知道洛因給我吸入什麼東西,到現在頭還有些昏。

我感到頭一抽一抽的疼痛著,內心對肖藍的行為埋怨起來。

這次是抽血,下一次不知道會是什麼。

感到旁邊有一股冰冷的視線,我直覺的往右手邊看去。

機甲?

誰的?

『你醒的挺早的,一般來說都要睡個半天呢。』

這台機甲的聲音有點低沉。

我坐了起來,打量周遭的環境。

這並不是我的房間。

『這是主人的房間。』

主人?那這台機甲的主人應該是肖藍。

『我的名字是星塵,以後會有很多時間見面,希望你會記得我的名字。』

「名字倒是取得滿好聽的。」我對星塵露出個微笑。

星塵沒表情,事實上它也很難做出表情,但是它很訝異這個人會最先稱讚它的名字,多數的人一看到它,都是稱讚它的外觀或是武力系統。

另外一部分的人,則是懼怕肖藍,通常在肖藍面前一句話都不敢吭。

「我回我房間了。」

肖藍的房間異常的冰冷,我不是很喜歡。

『我送你過去。』

我看了星塵一眼,沒有去阻止它。

星塵打開了房門,我的房間就在肖藍房間的正對面,中間隔了一個客廳。

我走到一半,才想起一件事,我走到長廊邊,往下看,肖藍家是有點樓中樓的設計,探頭往下看就看到穆洛姿勢端正的坐在沙發上,而管家機器人IE則是安靜的在一旁站著。

「穆洛。」我朝樓下喊了一聲。

穆洛聽到聲音看了上來,我對他比個請他上樓的手勢。

等穆洛上來後我就開了自己的房門,沒有去理會站在門口的星塵。

穆洛:「結束了?」

「嗯,抽了點血,又被塞入奇怪的箱子裡做些我不知道的檢測。」

我將金探子從襯衫口袋裡拎了出來。

『歲歲!我有乖乖的!』

把金探子放在指尖上旋轉著。

『歲歲歲!別這樣!我頭暈!!』

我將金探子往床上一拋對它說:「微型機甲有什麼好頭暈的。」

「要你掃描的數據有掃描嗎?」我輕聲的問著。

金探子哼哼兩聲才說著:『當然!這可是歲歲交代給我的第一個任務,怎麼可能失誤呢!』

「掃描什麼數據?」穆洛看著歲祈小心態度也壓低嗓音問道。

我隨意擺弄著跳到我膝蓋上的金探子,看著金探子圓滾滾的身體,我不禁笑了出來,又多撮了它幾下。

「手術台上的玻璃罩有顯示數據,我讓金探子備份下來,去你家看?」

肖藍家太不安全了。

「穆洛,我想這個房間裡有放監視器,你有辦法找出來嗎?」

我勢必要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這種被監視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和IE對話的時候,它大概有錄製了訊息,但是這樣是明著來,並不會讓我覺得不悅,可是,私底下被監看的感覺是非常令人厭惡的,你在睡覺做其他事情的時候,都有一個人偷偷的看著,誰不會反胃的。

「就算找的出來,日後中將還是可以在裝的,甚至如果中將願意,他可以讓你找不到。」

「那個也是之後的事了,重點是!我現在就對這點感到不爽。」

穆洛笑了笑,接著拿出了自己的通訊器,軍方的通訊器都有著可以探測監視器的功能。

不探測還好,一探測這間房間竟然有24台監視器。

天花板、燈座、椅子上、畫裡、窗台,簡直是所有的家具都被置入監視器,這些監視器非常小,大小約一個小拇指的指甲片般,而且顏色和物品的顏色相近,一般來講根本察覺不到。

更讓我覺得離譜的是,浴室竟然也有,這個肖藍敢情還是個變態?

我抓起那把監視器,一打開門,果然星塵還站在門口。

我對他昂起下巴說:「把手伸出來。」

看著星塵乖乖的伸出他的金色爪子,我將那些監視器放在星塵的爪子上。

「我想我的房間不需要這些東西,有一個IE和穆洛在看著我還不夠嗎?連我洗澡也要看,肖藍是哪裡有問題?要對我做實驗沒問題,可是!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是省省吧。」

「我要去穆洛那裡,想知道什麼,讓肖藍自己問他。」

在下樓前我摸摸星塵的頭。

唔…挺好摸的,用的材料一定很罕見,回頭問問穆洛生物機甲的特性好了。

等歲祈離開後,星塵才從當機的狀態回過神來。

星塵低下頭臚看著這些監視器,光腦回放著歲祈摸著它的頭時,嘴角那抹極淡的笑。

然後,嗯,截圖。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