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夜─去帷幕之森前的準備。

 

【第十六夜〃
去帷幕之森前的準備


 


















告別克雷格之後,我們一行人又搭著『菲尼西斯號』回到學院,在回到學院後,我才想起一件事!

就是關於另一項與老師一對一的測試!這項測驗訂在七天後,如果遵守跟克雷格的約定,那麼這項測驗我們是一定無法參加,如果可以決定是否參加,那麼這是小問題,重點是,這次的測驗是強制性的,根本無法不去考。

首先,就是先找自己的屬性的主任商量,如果他們願意提早或是延後在測驗,那麼跟克雷格約定的時間也可以不用延後。

不過我的屬性是闇跟光,意思就是要考兩次,想到天回和梅格我就頭疼,這兩個人都不是什麼好擺平的傢伙。

其實最理想的還是延後測驗,最好是可以將這次的任務當作成績參考,之前也是有高年級的學生這樣做。

梅格請了個長假,他是冰雪之國的人,當然不會放任冰雪之國陷入危機裡不回去幫忙,目前暫代梅格職務的人是

我一推開梅格辦公室的門,就整個人愣住了,看著舒適坐在沙發上,修長雙腳還大剌剌的放在辦公桌上那個全身金燦燦的人影。

「龍爍!怎麼是你!還有,你這頭笨龍快把你的腳從梅格的桌上放下來!你想被做成龍肉乾嗎?!」

這頭笨龍!梅格那個死變態可不管你們龍族怎樣怎樣的,一旦他不爽,隨時可以把你拆了,這個變態說不定還會再自己的辦公室放上監視用的水晶球。

「佔替光系主任位置的老師呢?」

龍爍異常燦爛的望著我,一隻手指指著自己。

「就是我唷。」

說完之後,以極快的速度跳了起來,然後一把將我抱住。

「那個該死的天回!竟然沒經過我的同意就把你帶回來,真是太過分了!」

抱著蓮的龍爍,在蓮看不到的地方,蒲公英色的雙眼變得深濃,裡面藏著不明顯的怒氣。

就當我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一件事時,我的腰被一隻有力的手臂環住,一顆我覺得很重的腦袋就枕在我的肩膀上,木槿的髮絲順著垂落下來,搔的我脖子很癢。

「你怎麼在這裡?」對於龍夕,我覺得自己有些尷尬。

龍夕很自然的把手放在我的頭上,然後頭一轉,在我的髮絲上印上一吻,我撫額,覺得頭很疼。

下一秒龍夕一個施力,把我從龍爍的懷抱當中拖出來,面對龍夕這樣的舉動,龍爍表示很習慣了,所以他只是兩手一攤,表示自己不會再抱蓮,雖然寵物真的看起來很軟很可愛又很好玩啊!!

好啦,其實是龍爍很想大叫的把蓮搶回來,但是在蓮的身後還跟著一個人,為了聖龍的名聲,他必須裝個威嚴的樣子出來,雖然他真的很想抱抱寵物!

跟著龍夕一同來的人是海達因緹學院的校長『摩尼曼霍夫』是一位有著很長很長灰鬍子的老者,要我形容真的是很像鄧不利多,一開始見到校長的時候還讓我愣了三秒呢。

喔,鄧不利多來自一部很久很久很久的電影,超級復古的,但是在星際卻成為一種經典,剛好這部電影也是在講魔法的,所以我特別有感觸。

「你們和奧雷提爾很熟?」校長雖然外型蒼老,但是聲音宏亮,很有精神。

校長就覺得奇怪了,他是和龍族的某幾隻龍曾經熟悉過,但是,那已經是好幾千年的事了,前兩天這位曾熟悉過的龍族長老之一,突然傳訊息給他,說他底下的兩頭小龍想來教書。

他聽到眼珠子差點沒掉下來,這位曾經的老友似乎也很尷尬他突然提出的要求。

拜託,龍族的高傲程度肯定是全冪法大陸之最,要來教書?還真是超級稀奇,龍族一向是不屑其他生物的,他會有幾個龍族朋友,也是因為多年前的大戰曾經合作過,有著類似革命的情誼,他還記得在合作初期,他和那些龍每天都在吵架。

他就在奇怪了,如今一看,估計是為了這個叫蓮的學生。

看著龍夕這個冷到爆炸的冰龍緊抱著蓮,校長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還好,他鬍子夠長,不然不就糗了嗎?!起碼在學生面前他要維持住自己校長的威嚴。

這樣想著,校長樂呵呵的走到蓮的面前。

他知道這個學生,蓮在學院裡絕對是風雲人物,有著舉世無雙的面貌,還有著爛到令人髮指的攻擊學,本來以為是個魔攻廢物,沒想到在禁咒部分就有很高的天分,即使禁咒是非常危險的魔法,但是天回和梅格會私下偷偷教蓮。

就連繁複的魔法陣,這個學生也能夠在短短的時間畫的精準,還可以製造魔法卷軸,成功率甚至比天回還高出許多。

雖然攻擊學很爛,但是其他的太逆天了,聽著學院老師的敘述,身為校長的他,心臟都忍不住顫了顫,他擔心蓮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危險的人。

可是長期觀察下來,他欣慰的發現這個人的眼神依舊清澈,沒有用這些力量亂搞,就連製造魔法卷軸,也因為煩素材取得的價錢高,製作過程麻煩而不賣,改販賣什麼沐浴乳之類的玩意?!

當他知道這點差點就要吐血!拜託!他魔法卷軸買得還不夠啊!!!怎麼可以停賣!雖然他跟他的愛人都喜歡這個被稱作沐浴乳的玩意,但是!擁有如此純淨魔法的卷軸真的很少見啊!!!!!!為什麼不賣!!!你跟校長我說,我可以免費提供素材給你啊!!!!!!

可惜,還在跟龍夕講話的蓮根本無法察覺校長威儀的外表之下內心狂躁的吶喊。

即使校長內心很抓狂,但是表現出來的態度依舊和以往一樣的慈祥。

我艱難的轉過頭回了一句:「不熟。」

龍爍聽到我這麼說,臉上本來燦爛的笑容瞬間崩塌:「蓮!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們明明一起渡過那麼多個美好時光!」

校長一聽到龍爍這樣說,臉上的表情變了,即使他想保持鎮定,但是眼神當中卻透著一絲沉重和猥瑣?

我敢保證,校長現在腦子裡的畫面是打馬賽克的那種!

突然的,校長握住我的手,語氣比眼神更沉重的說著:「辛苦了,龍族的體力很嚇人吧?」

我說校長,你是真的想歪了是吧。

身後用一隻手環抱我的龍夕一掌打掉了校長握住我的手的手掌。

「不要碰他。」龍夕的語氣非常冰冷,校長可以感覺到他四周竄上的寒意。

「我是來請假的。」被這樣一嚇,讓我差點忘了自己來梅格辦公室的目的。

「我跟伊恩他們接了一個冒險任務,是和慕夏克學院的克雷格,所以來跟梅現在的光系代理主任請假。」

校長摸摸鬍子,雖然說這次測驗是強制性的,不過也沒那麼絕對,目前梅格不在,跑來代理的是龍族的聖龍,坦白講,他表面上是答應了,實際上心裡很沒底,畢竟龍族一向都很神祕,不太出現在人類眼中,當然,如果可以利用這次機會,讓光系的學生可以多學到更多的光系魔法也不錯,而且關於龍族聖龍的傳聞一向都是好的,例如很穩重之類的,非常符合光龍的形象,可是校長看著那頭光龍正扯著蓮的衣袖,一副要哭的樣子,校長覺得自己額頭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如果你不想測驗那就算了,反正那種測驗對你的人生也不會有幫助,可是!冒險什麼的不可以~!太危險了!真要去,在我陪同之下就行唷。」

我看了一旁一直不說話的校長一眼,我覺得校長快起肖了。

瞧瞧龍爍說那什麼話,就連梅格也不會說什麼對你人生不會有幫助這類的話。

「你是來暫代光系主任一職的,不是來玩的,請適可而止。」校長說。

龍爍扁著嘴,那是因為這樣可以看到蓮啊!他還可以給蓮放水,哪知蓮竟然說他要請假去冒險!

「那我不准假!」

聽到龍爍這樣講,我真的很想扁他!

「龍夕!」

聽到我叫他的名字,龍夕低沉的嗓音發出愉悅的笑聲。

「龍爍,當初是你吵著要來的,如果不做好光系主任,回去那位長老可不會放過你的。」

龍夕的話一說完,我可以感覺到龍爍身上那種閃閃亮人的光芒不見了,整個人的顏色暗了好幾階。

可是我明白自己不能安慰他,要忍住!如果安撫他這頭光龍又會吵翻天。

於是我低聲問龍夕:「龍爍很怕這位長老嗎?」

「龍墨・闇星,大概可以說是能夠制住龍爍的龍吧。」

龍夕在我耳邊低語,這讓我很不自在,於是我將龍夕的手扯開。

「我要去跟天回請假。」

話一說完,我很快的離開這裡,走了幾步回頭一看,還好,沒龍追上來。

看著蓮的背影,龍夕露出一抹笑,校長看到龍夕的笑有些訝異,因為那抹笑當中帶著深深的寵溺。

龍夕在龍煙谷的時候,當時他因為蓮的事情心情非常不好,於是他就埋頭研究魔法,企圖讓自己恢復點神智,不然他覺得自己很想炸掉一些東西來讓自己心情好一點。

「龍夕,聽說你喜歡上一個人類啊。」

恢復原形的龍夕完全不管來人,繼續埋首他的研究。

龍伶看著龍夕這樣,就知道龍夕對那個龍爍口中的寵物在意的緊。

龍伶是頭風龍,性格很隨興,沒有龍族常有的固執,她自己的戀人是一名人類男性,目前龍伶這和他的戀人組成一支冒險團隊四處旅行,龍伶對這樣的生活很滿意,但是她前陣子收到龍昂傳來的訊息,龍昂這頭年輕的龍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件事,其他的龍嘛只會提出爛主意,所以龍昂才找龍伶幫忙,因為龍伶愛上的人是人類,她也和人類社會的接觸比較大,比起龍族,龍伶其實更喜歡龍煙谷之外的世界。

風龍一直都是很自由在的族群,也沒那麼多規矩可言,一向是直來直往,而且都很喜歡往外面跑,對於龍族之外的生物,可以說是了解的。

龍伶雙手叉腰,比起龍的外型,龍伶更喜歡人類的樣貌,即使在龍煙谷也是用人類的外貌行動,很少恢復原形。

「龍夕,我又聽說那個人類有喜歡的人啊,失戀的感覺有

龍伶的話還沒說完,下一秒龍夕就馬上恢復人性,一把扯起龍伶的領子,一雙蔚藍色的眸子彷彿結冰似的冰冷,龍伶翡翠色的眼睛開心的瞇了起來。

「喔~生氣啦,還真是罕見呢。」

這頭萬年冰冷,誰都不理的冰龍,竟然會因為這麼一句話而發火,真是太有趣了。

龍夕聽到龍伶調笑的語氣,手越扯越緊,但是龍伶一點感覺也沒有,不過龍伶雖然無動於衷,但也不代表大家都這樣。

「放開她!」

隨著一聲怒火,一道亮紅色的火焰擊中龍夕的手,但是這種火系魔法,還不夠強大,打在龍夕手上根本不痛不癢,反倒是一臉笑意的龍伶僵住了。

龍伶馬上使出龍族的魔法從龍夕手上跑掉,一張清秀臉帶著驚慌與怒氣:「你來這裡幹嘛!我不是要你乖乖等我嗎?你以為所有龍族都喜歡人類啊!」

「別生氣,我是擔心你。」

男人用帶著厚繭的手摸摸龍伶的臉。

龍伶真是受不了她的愛人,語氣帶著撒嬌意味的說道:「我是龍,這裡是龍煙谷,需要擔心的是你自己,絕對不是我。」

男人稍微彎下身親吻龍伶。

看著龍伶和她的戀人在這裡恩愛,龍夕四周散的寒氣更重了,地面跟牆壁甚至都開始結上冰霜,龍夕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如此生氣。

龍伶拍拍她戀人的胸口,要他別在親了。

「這是特洛伊,我的愛人。」龍伶語氣驕傲的說。

龍夕涼涼的撇了他們一眼,根本連蓮的一隻手指頭都比不上。

看著龍夕的樣子,龍伶嘆一口氣。

「如果你真的喜歡這個人,就不要用強迫的手段,尤其是這種心裡已經有喜歡的人的,越是強迫對方越是抗拒。」

特洛伊挑眉在一旁看著龍伶的戀愛教學,然後覺得龍伶認真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於是又親她一口,惹來龍伶撒嬌般的瞪視。

「滾。」龍夕現在覺得自己的手很癢。

龍伶實在是受不了龍夕的死個性,如果不是因為龍昂的關係,她現在還在外頭玩得很快樂呢。

「龍夕,我比你了解人類多了,你這樣是得不到那孩子的。」龍伶的語氣終於變得嚴肅。

龍族的伴侶本來就難找了,龍族的壽命比其他的種族高出非常多,性格也相對的高傲,而且龍一旦認定了,那麼,龍這一生的伴侶就只會有一個,不論這個龍之前有多少個對象,其實龍與龍之間才是最適合的,壽命只要不出意外都差不多的漫長,生的孩子血統純正,不會有混血可能會引發的問題,尤其是龍族的生育能力本來就低,因此龍煙谷那些長輩級的人都希望龍的伴侶同樣是龍。

這也不是為了繁衍的問題,龍族本來就強大了,生育能力弱是世界給龍的制約,以免龍族因為數量太多,而強過世間的一切造成失衡。

還有一點,也是因為其他的種族太脆弱了,這些長輩們見過太多悲劇了,有些龍族為了延續自己伴侶的壽命,而去找尋各種方法,可以延續壽命的方法都不是太簡單,最常看到的是獻出自己的龍心,這樣和伴侶的壽命就是一同享受的。

但是並不是每個種族都和龍族一樣,如此的認定自己的伴侶,在獲得壽命之後,因為時間太過於漫長,所以變心。

這讓獻出龍心的龍痛不欲生。

所以最好的還是龍與龍,可惜的是龍的性格實在是連龍都受不了。

拿龍伶自己去說,龍煙谷裡的龍不是年紀太大,就是連年紀太小,年齡落差太大很多想法的斷層都巨大的跟加達瑪西亞鴻溝一樣,加達瑪西亞是冪法大陸上最大的斷層。

年紀差不多的都看不上眼,性格爛嘛。

因此,多數龍族還是會喜歡上外族人,那些長老級的人有些就是這樣,只是有的至今還是很幸福,有的龍伶在心中嘆口氣。

看龍夕這個性格,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很冷淡,沒有喜歡的事物,也不執著。

其他的龍雖然性格怪,但至少都有喜歡的東西,就算是一向偏冷的冰龍,也是有自己的喜好。

唯獨龍夕。

也難怪龍昂要叫她回來跟龍夕聊聊,不然龍夕鐵定要孤獨一輩子,雖然她認為龍夕也喜歡孤獨,說不定孤獨這兩個字在他眼中等於美好呢。

只是,如果有一個能夠相伴左右的伴侶不是更好嗎?

龍伶有看過這個孩子的影像,是龍昂附龍之密語上傳過來的。

真的是非常特別的人,美得像是冬日的最初一場雪,深藍色的眼睛彷彿最珍貴的寶石,燦爛的奪目,再加上純淨毫無雜質的魔法。

如果不是她已經有特洛伊,她還真想把這個孩子拐來玩玩呢。

「我告訴你龍夕,就算這孩子有喜歡的人又如何?反正對方是人類不出幾年就會死了,而且現在是正值戰爭開打的時候,說不定過兩天就被敵方殺了。」

聽到龍伶這樣講,特洛伊低頭看了龍伶一眼。

「這個孩子應該走到哪裡大家都會愛他吧,如果你不一直在他身邊,說不定又會被別人搶走。」

「我不想看到他哭。」

「看到對方哭泣的樣子是不是覺得自己的龍心很疼,比被最強大的魔法打到還疼?」龍伶笑的溫柔。

「龍夕,對這孩子不要太強勢了,你的態度只會讓對方以為你只是在逗弄他,不要太逼迫他,尤其是他心裡現在有別人的影子,嘿冷靜,我的特洛伊已經冷到發抖了,我也不是火龍,抗冷能力特別好。」

特洛伊的頭髮跟臉上已經出現碎冰了,龍伶心疼的將這些碎冰撥掉。

「龍爍正和長老吵著要去海達因堤學院任職呢,那個梅格回冰雪之國了,目前光系主任需要人代理,龍爍已經吵著讓龍墨將他塞進去那個位置上。」

「龍爍那傢伙!」龍夕幾乎用想將龍爍咬碎的口吻恨恨的說著。

「龍墨怎麼會答應!」

「基本上龍墨不太會拒絕龍爍的要求。」龍伶故意用很曖昧的口吻說著。

「龍夕人類的壽命是很短暫的,對於人類來說的百年,對我們龍族來講可能是瞬間,你應該不會想和龍暮一樣悔恨一輩子吧?龍暮現在還活在後悔當中,我不希望你將來也像他這樣。」

龍伶緊緊牽著身旁愛人的手,特洛伊知道這些話龍伶也在說給她自己聽,因此用了力道回握,讓龍伶知道自己一直都在他身邊,即使他死後也會依然如此。



















我來到一扇被漆的非常黑的門前,身手俐落的敲了兩下,直到裡面傳來聲音,我才開門進去。

天回老樣子的一身黑袍,辦公室也是漆黑一片,只有辦公桌上點著一盞燈散著微微燈火。

「天回,我要請假。」

「嗯。」

嗯?

「這是可以的意思嗎?」

天回抬頭看著我:「可以,反正你的禁咒用的很好,測驗也不用考。」

真是太簡單了,我本來以為天回這關會很難過。

「請假的理由?」

「和慕夏克學院的克雷格要組成冒險團隊去帷幕之森找克洛貝爾之花。」

「克洛貝爾花?委託人是誰?」

「薄華之國的君主,賞金很高喔。」

天回整個身體靠在椅子的後背上:「薄花之國的君主?她怎麼不要派出自己的人去找?」

我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克雷格沒說。」

「跟誰?」

「伊恩、亞爾、費洛。」

「嗯,他們三個在系上成績算不錯的,除了魔法之外劍術跟騎術也還可以,蓮,你要去我是可以準,但是,不要給我受重傷,光跟闇學生本來就不多了,尤其是光跟闇並存的,這更是稀有,你自己給我注意一點。」

我乖巧的點頭。

「既然你們都要去帷幕之森了,知道洛澤爾霧尼之鷹嗎?」

「嗯知道。」

洛澤爾霧尼之鷹是棲息在黑色荊棘裡的鳥,我沒親眼看過,但是書上記載著,洛澤爾之鷹是只棲息在黑色荊棘的魔獸,羽毛的顏色通常都是霧藍色的,眼睛是金色的,據說可以看見非常遠的移動生物,翅膀非常的巨大,飛行時間很長,屬性是闇系的,擅長追蹤,並不是特別罕見的魔獸,但是很獵到。

不知道天回說這個幹嘛,唔不會是要我抓吧。

天回用他那雙陰暗的藤紫色眼睛直直盯著我,然後語調緩慢的說:「就是你想的那樣。」

我靠!

「不准在心中靠你老師我。」

「天回,可以換別種魔獸嗎?洛澤爾霧尼之鷹很難獵到。」

天回這次連眼皮都不掀,低頭看著那本極厚的黑魔法大全。

「就當作是你這次闇系的考試題目吧。」

嗚~!我好想哭!

天回,你知道那個洛澤爾之鷹有多大嗎?!基本尺寸大概有六層樓高吧!

從天回辦公室出來後我一直呈現失神狀態,早知道我就不報告直接去了!反正天回也不會退我學。

我拖著心靈疲憊的身軀去火系教室找伊恩,見到伊恩我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伊恩!你知道天回跟我說什麼嗎?他竟然要我抓洛澤爾霧尼之鷹回來當作是這次闇系考試的成績!」

「很像天回老師的行事作風。」

「你都直接叫闇系住任的名字?」從伊恩旁邊跑出來的人問道。

「嗯,天回沒說不行。」不知不覺的就只叫天回的名字。

「果然是傳說中天回最喜愛的學生。」這個人喃喃唸道,他念的東西讓我一頭霧水,天回最喜愛的學生?我嗎?!

想著天回那張陰沉的臉,真是難以置信。

雖然私下天回會教我更深的闇系魔法,天回在我剛入學的時候有警告我不能用禁咒,可是他發覺我一般魔法老是用不好,擔心我哪天會死在路邊或是亂學一些危險的魔法,因此他會利用空堂時間教我。

但是我很常被罵,之後他看我這樣也不是辦法,於是開始教我被分為禁咒類別的黑闇魔法,並且反覆提醒要注意的地方,也不能過度使用,更正確的說法是,如果可以盡量不要用到禁咒。

禁咒使用太多會被詛咒。

就像是在火車上見到的妖時一樣,他佈滿身體的咒文刺青,就是一種詛咒。

每一種屬性都有禁咒,但是闇屬性的禁咒是最危險、最致命的。

看到我陷入沉思當中,伊恩的手在我眼前揮一揮:「別擔心,我們到時候再想辦法抓。」

伊恩給人的感覺一向沉穩,他這樣說我貌似鎮定下來了,接著伊恩提醒我整理行李的事,我就回去自己宿舍。

看到那棟黑幢幢又圍滿薔薇花的宿舍,我真是…。

一開門就看到子夜坐在寬大的沙發上看書,跟子夜打聲招呼後我就上樓了。

在魔法世界就是方便,只要你有一個空間飾品,你就可以不用背一堆行囊出門。

我有一個空間戒指,容量算是中等,雖然是中等,可是也可以放很多旅行用的東西,坦白講,在這個魔法世界,如果你學會空間轉換的魔法,也可以不帶東西去冒險。

但是空間轉換需要花費的魔力太高了,所以除了那種超大魔法師之外,一般不會用。

空間轉移簡單來說,就是把指定的空間拉到自己眼前。

輕魔學當中還有隔空取物的魔法,這個魔法的要點就是,你必須記清楚物品所放置的位置。

比來比去,還是空間飾品最省。

所以以上這兩個,一般人根本不會去學,因為太不實用了。

雖然說要去冒險,但我還真不知道要帶什麼。

要帶的還是帳篷,我一點也不想露宿街頭。

我背包有一個從地球星帶過來的帳篷,但是我發現這個魔法世界也有。

而且空間更大。

說是帳篷還太低階了呢,那已經是一個房間了。

這項商品可以說是冒險隊伍最需要的旅行物件之一。

但是價格非常之貴!

還好我聰明,當初在賣魔法卷軸時有跟商店老闆凹一個來用用。

我選的旅行屋,沒錯,這項商品就叫做旅行屋,非常簡潔扼要。

這個旅行屋完全展開是方形平面的,這種旅行屋外觀很多種,有圓的、三角的、花的、魔獸的,有平面跟樓上的,樓上的是指直接二樓或是三樓,適合觀景用的,也可以防止地面型魔獸進入。

不用的時候就收在空間裡。

規格看價錢,我的裡面就是一間房間、書房、浴室。

購入的時候沒有家具,要放在裡面的東西就另外買。

因為空間沒有說很大,嚴格來說從外面看,這個旅行屋的大小就是一個三人可以睡的帳篷那種尺寸,但是這裡是魔法世界,所以進去旅行屋裡面自然是另外一個跟外觀不符合的空間。

除了旅行屋是必帶的,還有一些食物跟水,重要的是!調味料。

基本上
…野外冒險說不定會遇到糧食短缺的事,所以可能會需要自己獵食物,那種野外生物如果沒加調味料我可不敢吃。

再來就是衣服跟清潔用品。

這個魔法世界該有的是有,但是在幾個簡單的地方還是有些缺陷的,誰要用樹液或花汁來洗澡啊!

將需要的東西全數放入空間手環裡,我們與克雷格雖然是約三天後,可是經過討論還是決定提早出發。

會合的地點在『碧藍鎮』,這個城鎮離帷幕之森最近,但是這個就已經脫離姆奇希亞城,已經是另外一個區域。

地圖上標示是位於幻星之國的境內。

幻星之國是夏氏兄弟的國家,子民大多是煉金術師,皇室則是歷史悠久的占星一族,整個國家的人都著迷於觀星,最有名的是他們的建築,
夜晚的時候,所有的建築都會浮現亮色光點,包括空中也會飄著宛如螢火般的微光,這是幻星之國的煉金術師們所製造出來的一種物質,非常堅固。

幻星之國魔法能力偏弱,但是防禦實力驚人,除非是強大的禁咒力量,不然一般的攻擊很難破壞幻星之國。

因為喜歡煉金,所以幻星之國的人對於外來者會讓人覺得有冷漠,不過自己國家的人倒是不會覺得這樣不好。

簡單來說,就是科技宅、不擅長外交。

這是我看完書之後,心裡註解的評論。

但是,我又想到凡爾堤跟墨瑞爾,很難把不擅長外交放在他們身上。

碧藍鎮是幻星之國七大城鎮中的其中之一,在幻星之國的邊界,這個地方一過就屬於無國區域,也就是以『炙熱山谷』為分界的一個不管地區。

根據歷史,曾經有國家試圖佔領這塊地,但是下場都很淒慘,炙熱山谷棲息著渾身燃燒火焰的巨鳥跟狼,數量非常多而且團結。

炙熱山谷有兩座超級大山,中間是冒著熱氣的岩漿,想靠魔法飛過,如果魔法不夠力會掉下去,坐飛行系的魔獸也不行,因為飛的不夠高,所以翅膀被烤熟是常態。

通過炙熱山谷是黑色荊棘,那裡會自動產生各種闇系的魔獸,而且這一塊區域的土質非常不適合人類生存。

試過幾次後,這一塊區域就變成一個沒有國家想佔領的地方,就算佔領了也不能幹嘛,這一個地方就只適合魔獸棲息。

幻星之國因為離的近,所以居民很常被攻擊,這也是為什麼幻星之國的防禦會越來越強的原因之一。

三不五時會有魔獸進入城內肆虐,偏偏這種黑暗之地無法淨化,應該說幻星之國無法完全淨化,要淨化黑暗之地汁要非常、非常多的光屬性,還要配合魔法陣封印。

但是!光屬性的人不好找,光屬性就是專司治癒,治癒魔法強大,在每個國家都有著一定地位,不太會亂跑,而且不是一個光屬性的人就可以解決,因此,這塊區域才一直都是現在這樣。

…我覺得我應該帶個地圖。

所以我就去圖書館找設樂了。

結果


設樂將帷幕之森的地圖攤在圖書館木質的地上,喔…告訴設樂我要去帷幕之森冒險,設樂就丟下櫃台的工作把我拉到二樓的冪法大陸地理區這邊來。

原因是他說他想去。

「拜託!我還沒跟人組隊冒險過!而且我是幻星之國出生的人,順便可以帶你們光觀!」

「等等,你是幻星之國的人?我沒聽他們兄弟倆說過。」

「兄弟?喔喔~你說捍衛者家的夏氏雙胞胎吧,他們是望族,我只是一般人而已唷。」

「帶我去帶我去!我會野外求生!」設樂扯著我的手,臉上透著少見的熱切。

「酬勞可以不用分我,我只是想要體驗那種感覺。」

「我問亞爾,這次是他朋友找的。」

設樂點點頭,所以我就用魔法發訊息給亞爾,在等回應時,我和設樂正在討論關於帷幕之森的事,設樂還打開一本可以砸死人的魔獸大全,帷幕之森裡有幾個魔獸有被記錄在裡面,在我跟設樂看的開心的時候,收到亞爾傳來的訊息。

我伸手接住那團淡綠色的煙霧,裡面慢慢的顯示出幾串文字。

大意是,克雷格覺得多一個人無所謂,而且設樂是魔法陣專門,所以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

接到亞爾的訊息我才想到亞爾也是幻星之國的人。

亞爾的性格是滿符合的,不太喜歡說話。

但是設樂?

我覺得設樂比起星星更喜歡研究魔法陣。

因此,這次的任務冒險組隊的人就多了設樂。

有設樂在我頓時輕鬆下來,設樂喜歡看書、研究魔法陣,懂的東西也比較多。

「設樂,除了找克洛貝爾之花外,天回還要我把洛澤爾霧尼之鷹一併帶回,天回說要當成我這次闇系考試的成績。」

「什麼?!洛澤爾霧尼之鷹!」

設樂一張臉顯得驚訝萬分。

「蓮

設樂的表情跟語氣突然變得嚴肅,這讓我緊張起來,難道洛澤爾之鷹還有什麼可怕的地方是書上沒寫到的嗎?

我認真的看設樂。

「你真是太慘了!!!」

說完就撲向我哭了起來。

靠!我是要打他還是踹他?!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