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編號✮No﹒001✮



☠〃No﹒001
 








『修普諾斯國』,一個充滿著黑色企業與煙硝的國家,這個國家擁有上千年的歷史,足夠部分的黑色企業在這個泱泱大國裡插入深深的根,他們甚至與政府的人有著複雜的交易往來,即使幹過什麼血腥殘忍的事,也能在這些政府人員協助之下,抹除這些罪大惡極的犯罪紀錄。
 
修普諾斯國位於的地理位置較為奇特,基本上氣候不太穩定,很常下雨、起霧,而且日夜溫差在夏日時期偏大,冬天則是非常寒冷。
 
『忒彌斯市』(Themis),國際刑警在修普諾斯國的總部,之所以會在忒彌斯市建立刑警總部,是因為在古語當中忒彌斯有著正義與秩序的意思。
 
忒彌斯市雖然是國際刑警總部建立的城市,可是這個城市裡散著濃厚的藝術氣息,房子都是哥德式建築,每棟建築彷彿來自於上帝的巧手,在這裡好像與其他城市隔絕一般的寧靜,而且生活機能方便,由於國境刑警的總部駐紮在此,因此連續好幾年忒彌斯市都上了最幸福城市評比的第一名。
 
淩玖澪的父親是修普諾斯國一所知名大學的語文教授,母親是來自一個叫『星黮國的華語系國家,在某一次的樂團巡迴中認識了父親,並且與之相愛,因此淩玖澪擁有兩個國家的護照,在他年幼的時候因為看了一部在講刑警的電影,於是自己便對刑警這個職業充滿了憧憬,雖然…長大後已經忘記當初的那份憧憬,不過自己也懶得換目標,因此就直直的朝這個方向走過去。

 
國際刑警總部是位於忒彌斯市墨尼珀河畔(Menippe)的一座耗資2000萬美元的十層樓建築,整個大樓外表全部以大理石和玻璃裝飾,是一座十分漂亮的銀灰色立方體大廈。
 
它靠近忒彌斯的緒任克斯(Syrinx)公園,遠離市區,綠樹掩映,環境優雅,整個大廈浸泡在一方淺水池中,等於有了護城河環繞。
 
總部的戒備十分森嚴,被數米高的花牆和具有偵控功能的鐵柵環繞,大廈頂端的透明的尖塔上天線林立,攝影機架在各個方位,和周圍的建築風格有些格格不入,但卻又顯得理所當然。
 
大廈內部設施非常現代化,擁有能夠整合、處理全世界警方提供的信息的高科技電腦系統,還有一個功能強大的高速、保密通訊網絡。
 
每時每刻,各種信息不斷從各個國家的中心局傳遞到總部,總部將信息儲存到數據庫中進行綜合分析後,又反饋到各個國家的中心局。
 
大樓內幾乎每一道門都有電子鎖控制,內部人員用帶有照片的電子通行證才能打開,每個人出入各道門的數據都記錄在電腦中。
 
來訪者要提前一天辦理手續,像在機場一樣通過安檢後方可由工作人員帶領入內。
 
總部的工作人員能用多種語言進行情報交換工作,這裡每年要處理數以百萬計的要求提供情報的申請。
 
對來自各國的每項查詢,國際刑警組織通常都能在20分鐘到2小時內給予答复,它的電腦數據庫中存有海量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簡歷、身材、外貌、指紋和其他特徵等。
 
淩玖澪是屬於犯罪搜查部一課的人,主要責任為調查恐怖活動、有組織罪案、毒品、走私軍火、偷渡、清洗黑錢、兒童色情、科技罪案及貪污等大型嚴重跨國罪案。
 
他們的辦公室在右側的五樓。
 
淩玖澪穿著白色襯衫,打著一條銀灰色的領帶,外套是不那麼正經的黑色西裝,褲子是深色的牛仔褲,腳踩著一雙輕便的短靴,看起來非常的休閒,手上還拿著一個用牛皮紙袋裝好的早餐,裡頭裝著熱奶茶跟照燒豬肉米堡。
 
淩玖澪的髮色是極其顯眼的銀灰色,這個不著調的顏色頂在淩玖澪的頭上卻出奇的協調,眼瞳顏色是在黑暗當中浸吟的十分明亮的向日葵色,左耳帶著寶藍色的菱形耳釘,外貌並不是特別出色的那種,可是整體散發出的氣息卻非常迷人,也許跟他出身的家庭有關係,淩玖澪跟總部裡的那些滿是煙硝味與灰塵的刑警不一樣。
 
偏偏淩玖澪又是在執行任務時非常強悍的那種類型的人。
 
槍法精準、擅長近身格鬥,被淩玖澪帶進大門裡的犯人,沒一個是完好的,敢反抗?我們的淩大刑警就把你扁到體無完膚,看你還敢不敢跑?!
 
破案率超高,組裡的人沒一個好惹,因此就連上級也不太敢找他們的麻煩。
 
大家都知道,某些罪犯可能和高層有著某種利益關係,很有可能打了他們之後,局面會變得麻煩,因此上級才會宣導,盡量別用太激烈的手法來逮捕某些罪犯。
 
但是。
 
上級的話對於犯罪搜查部一組的人就是個屁。
 
罪犯?先扁就是,再囉嗦就賞他一顆子彈。
 
一進到辦公室內,淩玖澪懶懶的打了聲招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打開電腦出現的是屬於國際刑警組織的代表性徽章,中心是一個展翅飛翔的老鷹,外圈圍繞著月桂葉,在標誌下方是一個需要輸入警員編號的密碼欄。
 
打開視窗後,淩玖澪點開了一個在桌面的資料夾。
 
嗯…然後…看起影片來。
 
在淩玖澪座位旁的人是—『陸光弦』,他父親是很有名的政治人物,爺爺是空軍的最高領導者,母親是超級大財團的千金,家世輾壓所有總部的人。
 
本來以為如此顯赫的家世會讓陸光弦的個性有所殘缺,沒想到,實際相處過後,陸光弦的性格卻非常正常,完全沒有富二代或官二代的形象。
 
同事多年才知道,陸光弦的家教是非常嚴格的,要做什麼事都得按部就班的來,想要靠家族關係走捷徑?沒門,想靠關係?他家老子就會打死他。
 
淩玖澪已經不只一次的在心裡為陸光弦點蠟。
 
「早安,光弦、小玖。」
 
「早啊,喬眠。」淩玖澪語氣有些睡意的回應著,而陸光弦則是微微的頷首。
 
雨喬眠的位置在陸光弦對面,拉開高級的旋轉辦公椅,雨喬眠最先放在桌上的是一把劍。
 
這個雨喬眠總是將一把外型古樸的長劍背於身後,對於雨喬眠而言,用劍比用槍好,她以前在警校的成績槍擊課程一直都是不及格狀態。
 
淩玖澪、陸光弦、雨喬眠,是同一個警校畢業的學生,淩玖澪和雨喬眠同期,而陸光弦是他們兩個人的學長。
 
在警校裡淩玖澪和陸光弦、雨喬眠並不熟悉,是後來畢業當了刑警之後,進了同部門這才開始熟悉起來。
 
他們這一課有三十幾個人,基本上進入一課人的人成績都算是頂尖的,他們處理的案子也更複雜、危險,一課的三十幾人被拆成多組,每一組裡又有分小隊。
 
他們這一組是『獵豹』。
 
雖然說有分組,可是實際上一起行動的機會很少,基本上都有各自的案件要管,國際刑警跟一般的警察不同,多數時候都是自行行動或是兩兩一組,畢竟他們的任務並不適合多人一起出動。
 
在淩玖澪看影片看到一半的時候,具有科技感的金屬大門緩緩往兩側打開,進來的是一位身材非常高壯並且留著落腮鬍的粗曠男人。
 
那個狀碩的男人是犯罪搜查一課的課長,名字是『傑力・普多爾』,為人豪爽、不拘小節、具有正義感、不畏強權,淩玖澪倒是喜歡這位長官。

「玖澪,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是,長官。」

傑力的辦公室跟他的人一樣,非常的凌亂,淩玖澪剛進門的時候就差點被堆在地上的檔給絆倒。

「頭兒,你也整理下辦公室,這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淩玖澪說話的語氣還帶著睡意,但是言語裡是明顯的嫌棄。

傑力抓抓他那如同刺蝟一般豎起的頭髮,臉上的表情有些困擾,他向來不擅長整理東西,又討厭有人進他辦公室亂碰東西,導致他的下屬每進來一位都會一副進到垃圾窩的臉。

傑力假裝咳嗽兩聲,說實在的,他在淩玖澪面前一直很難表現出長官的樣子,淩玖澪是後來才調入他們這一課的,在這之前,淩玖澪在總部裡就已經非常出名。

出名的不只是他的破案率還有那個爛透了的脾氣。

「有一個新任務是給你的。」傑力的語氣有些沉重,這讓淩玖澪覺得稀奇,於是他淡淡的勾起嘴角。

「是有趣的任務嗎?」

傑力嘆口氣:「我可不覺得有趣。」

「你知道『赫卡忒市』(Hecate)的卡米爾家族嗎?」

淩玖澪回想著,他其實很少在注意時事,只要對方不在他的任務範圍內,他通常都不會主動去了解,但是,卡米爾家族實在太知名了。

卡米爾目前的大當家是『伊森・卡米爾』,年齡約莫三十出頭,是目前國會裡最年輕的議員,而且家世乾淨,卡米爾代代都是醫生,甚至還有貴族的頭銜,在修普諾斯國裡已經沒有皇室,應該說皇室並沒有實際的權力,這是一個保護系統,在中世紀因為皇室握有大權,導致發生很多事件,等社會慢慢進步,皇室也逐漸被廢除,如今的皇室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權利,但還是擁有極高的禮遇,和某些職權。

例如說賜予頭銜之類的。

這個卡米爾家族由於前幾代的某祖先,研發了一種疫苗,這個疫苗成功的阻止當時不斷擴散的病毒,成功控制住當年不斷攀升的死亡人數,這個卡米爾的某祖先,因為這件事的關係被賜予貴族頭銜,在修普諾斯國當中,貴族的頭銜是世襲的。

總之傳著傳著就傳到了伊森・卡米爾的手中。

「怎麼了?」

「卡米爾侯爵要參加這次的市長選舉。」

「他們家不是學醫的嗎?怎麼突然搞政治了?而且…聽說赫卡忒市的市長一直被黑手黨給控制,任何不被他們控制的市長都會被滅口,在我的印象當中赫卡忒市已經死了三任市長了,這次的雖然說是生病,但我覺得可信度不大。」

雖然他們一直要突破這個黑手黨,但是…一直都查不到能夠壓制他們的證據,這個黑手黨實在是將他們的犯罪證據處理得太乾淨了,赫卡忒市的那三任市長分別死於車禍、暗殺、失蹤。

車禍的現場鑑定被判斷是意外,找不到他殺的證據,暗殺則是被專業殺手在一次演講當中遠距離狙殺,那位殺手據說是代號為『茉莉』的女殺手。

淩玖澪知道她,這個人的慣用槍是TAC–50狙擊步槍,TAC–50是美國的麥克米蘭(McMillan Brothers Rifle Co.)在1980年推出的12.7×99NATO (.50 BMG)狙擊步槍。

TAC–50採用手動旋轉後拉式槍機系統,裝有由Lilja製造的比賽級浮置槍管,槍管表面刻有線坑以減低重量,槍口裝有高效能制退器以緩衝12.7×99NATO (.50 BMG)的強大後座力,由可裝5發的可分離式彈倉供彈,採用麥克米蘭玻璃纖維強化塑膠槍托,槍托前端裝有兩腳架、尾部裝有特製橡膠緩衝墊,整個槍托尾部可以拆下以方便擁帶。TAC–50沒有機械照門及預設瞄準鏡。

這把狙擊槍前陣子才創下最遠狙擊的世界紀錄而已。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人是茉莉殺的,除了使用這把槍之外,就是在最後找到的狙擊點留有一株茉莉花。

白色的茉莉花在天台上靜靜的躺著,彷彿在弔念著被殺之人的靈魂。

茉莉的身份不清楚是誰,之前有幾個懷疑的人物,但是經過調查後都被排除,茉莉這個殺手很少出現,狙殺的對象沒有更通點,而且行事俐落,如果第一顆子彈打不中目標,茉莉就會很乾脆的撤退,成功狙殺了話,則是會很快速的離開,更重要的一點是,茉莉選的狙擊地點都是最遠的狙擊地點,因此很考驗狙擊手的能力,如果有一個環節出錯,那麼將會暗殺失敗。

淩玖澪大概知道傑力要派給他什麼樣的任務了。

「你的任務是在這段時間裡當卡米爾侯爵的保鑣。」

果然!

「以卡米爾侯爵的家世來說,他可以請到很多願意為他擋子彈的人。」

傑力點了一根菸:「總部派的人不只是你,卡米爾侯爵是少見的正當的人,他如果能夠當選赫卡忒市的市長是最好的,就算無法順利當選,至少他的存在對於世界來說是件好事。」

「赫卡忒市的黑手黨越來越囂張,他們上個月走私了一批毒品,為了這批毒品,死了五個緝毒課的人,更慘的是,有部分毒品找不到,估計已經流入市場。」

傑力疲憊的呼出一口菸,淡淡的煙絲散在空氣中,更凸顯傑力那雙棕色眼瞳裡的無力。

淩玖澪隨興的拉起一旁的鐵製椅子坐了下去,雙手插在胸前,一雙向日葵色的雙眼併發出俐落的光輝,簡直比當課長的傑力・普多爾更有氣勢。

「怎麼,赫卡忒政府的人不願意跟『莫里森・斯寇列南』合作啦?」

莫里森・斯寇列南是赫卡忒市黑幫的老大。

聽淩玖澪這樣說道,傑力熄煙的手頓了幾秒。

「嗯,莫里森那傢伙想出來選市長,掌控整個赫卡忒市。」

淩玖澪充滿嘲諷的說著:「莫里森那隻猴子還想當人類,哼,赫卡忒政府的人終於知道有些狗是不能亂養的,要和黑幫的人達成互助,可不是簡單的事,竟然還要等死了三任市長才要解決,是不是反射弧太長了?那個侯爵不會市政府推出來獻祭用的吧?你確定赫卡忒政府是真的想除去莫里森?他們不知道合作多少年,莫里森手上一定有不少人的把柄,我就不信他們真的敢除掉莫里森。」

「有派臥底進去莫里森的組織裡,據說很有可能拿到存取重要資料的秘密帳本。」

「喔~所以才下定決心剷除莫里森,嘖…真是麻煩。」

「莫里森大概也有所察覺,他這次最大的競爭對手是卡米爾侯爵,不知道他會使出什麼手段,總部派出多位菁英保護卡米爾侯爵,確保他在這次的選舉當中可以平安,我們課的人,就你沒任務在身。」

 「我只是剛好上件案子結束,怎麼就有我的事了?我都還沒放假。」

傑力抓抓頭,他知道淩玖澪的性格,每次任務一解決,都會要求放幾天假,以淩玖澪的效率跟戰績,這一點小事是寫入協定當中的。

「我上個案子可是追了那個該死的毒梟跑遍了整個沙漠。」

傑力試圖讓自己笑得和善一些:「當保鑣很輕鬆的。」

「輕鬆?」

淩玖澪一副你說笑吧!的模樣。

「玖澪,這個任務其他課的人也有派人去當卡米爾侯爵的保鑣,而且,這是部長吩咐下來的指示。」

「坦白講,我認為莫里森是剷除不了的,如果真的有辦法解決這個大麻煩,那麼,赫卡忒政府的人也不會淪落到這種當人家魁儡的地步,斯寇列南早已在赫卡忒市裡埋下無法拔除的根,像這種黑幫家族,如果不能完全連根拔起,就最好繼續維持目前的局面,你不能否認,斯寇列南家帶動了整個赫卡忒市的經濟,現在因為不想被掌控,所以就想殺他?雖然我也不喜歡黑幫,可是,黑幫比起那些偽君子好多了。」

「玖澪!」傑力加大音量。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你想被懲處嗎?!」

淩玖澪不悅的抿起唇:「傑力,在你當國際刑警的日子裡,你知道出了多少叛徒嗎?你知道,有多少的政府官員為了利益,而出賣刑警嗎?既然當初赫卡忒市的政府要跟斯寇列南家族合作,他們就應該知道自己會面臨的局面,而不是等發覺事情不是如他們想像當中的簡單,就想重新洗牌,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赫卡忒政府為了討好莫里森,竟然把軍火賣給他,為了調查那批軍火,你知道死多少人嗎?結果…被判刑的人,我們都清楚他不過是替罪羔羊。」

「玖澪,你覺得卡米爾侯爵是個什麼樣的人?」

「沒有接觸過本人,但是他老爸挺好的。」

「卡米爾侯爵真的是挺不錯的年輕人,很像他那個爸爸,也很像老侯爵,卡米爾家的人世世代代都是醫生,他們替窮苦的人看病,為醫療貢獻良多,之前他們都很安份的做自己的事,就算再赫卡忒市裡,那些黑幫也很敬重他們,這次,雖然我不清楚背後是什麼原因,才會讓這個低調的家族出來插手政治,但是…如果他選上了,說不定會改變整個局面。」

「那也要他有這條命。」

傑力看著淩玖澪,笑得溫柔。

淩玖澪沉默一會才緩緩的說道:「你笑的好噁心。」

說完淩玖澪就走了,傑力拿起抽屜裡的鏡子,照著自己那張笑的溫柔的粗曠大臉,疑惑的問著自己:「真有那麼噁心?不是挺帥的嘛!」

 淩玖澪回到辦公桌那裡,繼續喝著剛剛買的那杯現在已經變成溫的奶茶。

坐在淩玖澪旁邊的陸光弦先是將頭側過電腦螢幕,看了對面的雨喬眠,兩個人交換一個很有默契的眼神,接著陸光弦的眼睛直盯著其實沒有什麼的電腦螢幕,假裝不經意的問著淩玖澪。

「玖澪,剛剛課長找你什麼事,難得看他這麼嚴肅的樣子。」

淩玖澪有些疑惑的撇了陸光弦一眼:「學長,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多管閒事了?你不是都不管他人死活的。」

「噗!」

對面的雨喬眠聽到淩玖澪用少見的冷淡回應陸光弦,就知道剛剛他們的課長一定沒交代什麼好事給淩玖澪做,還好!她沒去問。

陸光弦被噎了一下,他實在不擅長應付變得冷漠的淩玖澪,多重人格的人不能惹!

「哼…是關於赫卡忒市的事情?」陸光弦尷尬的哼了兩聲才問道。

聽陸光弦這麼問,淩玖澪真想直接將這杯奶茶扔過去。

「學長,既然你都知道,你也跟我暗示一下,你明知道我最討厭幹保鑣了!」

雨喬眠:「我跟光弦也是猜猜嘛…你不在的日子裡,上面的人一直過來問,傑力那傢伙根本就推不掉,小玖…你那麼靠譜,而且這陣子就你沒事,當然是你去啊,而且!上面據說會在多發一筆獎金跟年假可以放。

「年假?國際刑警哪來的年假可以放?!根本就是吃不到的餅。」

年關將至,問題才多。

淩玖澪嘆口氣,略顯疲憊的打個哈欠,然後點開警用信箱裡的其中個加密文件,一點開,是關於當卡米爾侯爵保鑣的相關資料,資料是有關卡米爾侯爵的身家資料,和這次總部派過去支援的員警資料,跟一些需要重點注意的對象,還有一份資料是高度警戒的,裡面的內容是有關
莫里森・斯寇列南的

淩玖澪對這類型的資料都是快速的瞄過一遍,反正保鑣嘛,還不就那麼一回事。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