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崔旴嵐:靈魂機械鍊金術。

1503414545-1310131933_n.jpg 

「牠呼吸。牠顫動。牠閃爍。牠竊竊私語。」
 
彷彿進入一個玄秘的異度空間,似曾相識卻無法捉摸的異態機械生物,兀自緩緩律動,釋放著不尋常的能量與微光。
 
崔旴嵐謎樣的靈魂機械,恰似一則不可思議的神話,擺盪在愉悅和危險的感知之間。
 
「生命的定義很曖昧。當機器開始自己動了起來,新生命於焉誕生。」
 
結合藝術美學、機械雕塑與電子科技,崔旴嵐成功地讓堅硬的金屬,展現了人性的溫度。
 
其天馬行空的織夢美學,交錯著宇宙生物的奇幻藝想,彷彿從遠古走到未來的鍊金術,別具驚心動魄的魅惑。
 
如果您還沒聽說過,那麼這次,您一定會記得他的名字。
 
崔旴嵐。

此篇有很多照片跟影片,請小心食用。



彷彿進入一個玄秘的異度空間,自由且無重力的機械生物,兀自緩緩律動,釋散著不尋常的能量與微光。
 
像是一則不可思議的神話和傳奇,似曾相識卻無法捉摸的異態生物,在四周呼吸發光繁衍,彷彿在生命源起之初就已存在。
 
這些不知名的生物,浮游在未來的現今,緩緩而優雅的律動,濾出振顫的光影。
 
當觀眾進入展間的剎那,如幻似真的場景一幕幕發生,這些機械生物感應到觀者的體溫與徘徊的腳步時,會徐徐運動,散發出柔軟而溫暖的宇宙之光,與觀眾開始記憶與時空的對話。
 
韓國藝術家崔旴嵐「靈魂機械鍊金術」106年6月3日於國立臺灣美術館盛大開展,展出他2003~2017的代表作品33件,規模之大,堪稱歷來之最。
 
崔旴嵐的藝術,源於美學、自然科學、工程學及文明發展史的綜合性思想脈絡,謎樣奇想的動態雕塑,以一種生命呼吸的擬態,賦予金屬機械柔軟的人性溫度和移動元素,能隨著明滅的發光而看見呼吸的痕跡。
 
被喻為「Anima Machine靈魂機械」。
 
展覽命名為【stil laif】,讓人有「鋼鐵生命」 (Steel Life),「偷竊生命」(Steal Life)甚至「靜物」 (Still Life),拼音上的錯覺聯想。
 
然而看見作品在詭異的空間緩緩律動和散發出曖曖光芒時,便會驚悸於這視覺的矛盾與想像的反差。
 
崔旴嵐的機械雕塑在律動裡具現了怪誕之美和時光的緊迫感。
 
這是當代的憂慮,面對混沌失控情境,人類最原初的恐懼。藝術家以複雜交錯的洞察力,驚心動魄的美麗與前衛的觀念,勾勒出一個邀請所有生物自由進出的未來世界。
 
其天馬行空的織夢美學,交錯著宇宙生物的奇幻藝想,彷彿從遠古走到未來的鍊金術,別具驚心動魄的魅惑。
 
本展提供了一種特殊的創作取樣與藝術視野,期待來館觀眾透過這個獨特的展覽與別具意味的作品形態,共同探索與思考人類文明與科技藝術發展的未來。
 
 
 

2.jpg

 

進化 IMAGO

〈進化〉意思是形象、印象。

有一顆心卻擁有兩種心智的生物,因此,牠會不斷和自己對抗,就像已然長大幻化出美麗翅膀的幼蟲,迴圈的身軀會隨著兩對巨大羽翼的伸展而畫成一個圓,而那不斷旋轉的心臟恆燦亮閃耀著。

吸引力和排斥力同時存在,謎一般的視覺質感,驚悸而吸睛,傳達他對人類世界的晦澀隱喻。

就像正反合的理論、宇宙中的陰與陽 (或正極與負極) 的概念。

這既是我們生活、成長的過程,也是人類的歷史,是我們自己的寫照。

華麗而魅惑。

「當我做這件作品時,我想說一個關於生命的故事。我對人性特別有興趣,我在想人類和其他物種有甚麼差別時,發現其他物種不會去殘殺成千上萬的同類。

我一直問自己這是為什麼,在人類的歷史裡,人類總是在殘殺、鬥爭、掠奪,想要征服其他人?」

於是,他創作了有一顆心臟,卻有兩個心智的生物機械〈進化〉,〈進化〉是一個相互矛盾的生物,牠的兩個頭被鎖在一個互相對立的無盡迴圈裡,象徵著人類存在著某種內在衝突。

「這是人類凝視這個世界時都會有的問題,透過作品來表達問題與想法,是身為一個藝術家的使命。我相信藝術讓人們更自覺自己是人類。」

 

3.jpg

 

走進大廳當中,最先看到的是〈進化〉。

第一次來到台灣國立美術館,一踏進來,就對這趟旅程充滿期待。

一開始我們還在找售票口,結果是免費參觀。

 

4.jpg

 

影片都是自己拍攝的,沒帶腳架,手舉的很酸,背景有雜音很正常,還有加上轉鏡頭的聲音,其實YouTube上有更清楚的影片,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看。

第一次從別人的部落格當中看到〈脈輪-2552-a〉時,我的腦海裡立刻浮現魔幻劇的場景,當這些金屬片緩緩打開時,或許裡頭會放著一把通往神秘世界的鑰匙。






 
脈輪-2552-a Cakra-2552-a

作品〈脈輪-2552-a〉 的思維源自人類與宗教的關係,是崔旴嵐當時最感興趣的題材。

他對於人類被其他人類所統治的體制、以及任何以宗教為名的權力結構產物很感興趣。

這件作品的概念是關於運行的曼陀羅(佛教用語,描述或代表其宗教的宇宙模型,或顯現其宗教所見之宇宙的真實,所做的「萬象森列,圓融有序的佈置」,用以表達宇宙真實「萬象森列,融通內攝的禪圓」)。

不同於之前的作品,崔旴嵐這次不為這件作品上加上學名或故事。

據U.R.A.M.的報告,〈脈輪〉這機械生命體族群在史上最初被發現時,是一種巨型蜂巢的形式,它們每一個個體的運動都沒有任何模式,但這些不規則的活動會發出一道道光線,打開時發亮、閉合時即滅,彼此互相引動,相互影響呼應彼此的知覺,猶如處在安份和諧的結構與律動中。

由梵文「Cakra」取名的〈脈輪〉系列,靈感源自佛教的曼陀羅。

以圓弧形的轉動金屬與齒輪組裝成一圓輪狀的裝置,乍看之下,就像敲開錶面後顯露出來的時間體。

當一切結構展露無遺時,似乎可以解開時間運行的祕密,與時間迴旋共舞。

而它寧靜平和地反覆旋進旋出,這般安穩的運行速度,像是一座圓融有序的宇宙模型。用以表達宇宙真實「萬象森列,融通內攝的禪圓」蘊含著藝術家對於時間進程與天體運行的解讀,以及宇宙力量的視覺化創造。

 

5.jpg

6.jpg

7.jpg


這個很像是在深海裡的某種神祕植物。

緩緩的煽動自身的葉片,從體內發出光芒會吸引著海裡的生物,直到它們接近,在一口將其吃掉。



 

8.jpg

9.jpg

11.jpg

 

城市浮游體變種-雌性 Varietal Urbanus Female

生命機械聯合研究室 (United Research of Anima-Machines, a.k.a. U.R.A.M.) 最近發表了一項卓越的研究,是關於一個新種無機生物的發現。

這個需靠城市能量生存的機械生命體,勢必引起研究城市能量者的密切注意。根據U.R.A.M.,此機械生命體具有像植物行光合作用的機制,可吸收城市能量。城市浮游體可分雌性與雄性,雌性體直接吸收城市能量,雄性體則吸取雌性體釋放的能量光子。

崔旴嵐將這新發現的機械生命體命名為Urbanus,即「愛城市者」。

雌性體有著類似花朵的身形,當她展開如葉片般的身體部位時,就是她釋放能量光之時,光和大量的帶電粒子也從她的生殖器釋出。

雄性體徘徊在雌性體四周,等待能量光被釋放,以張開自身的葉片吸取光子。

Urbanus被認為是棲息於城市上方約200公尺的空中,因此常可在摩天大樓或是屋頂上發現牠們的蹤跡。

如今,城市裡的居民已無暇欣賞天空的景象,所以很少看到牠們了,但陸續有兒童在天空看見Urbanus蹤跡的報告消息。

Urbanus在晚上活躍,這意味著在夜間衛星照片裡,有時可以看見牠們。

為了呈現城市文明與人類生活型態之間根深蒂固的因果關係,今後有必要對Urbanus做更深一層的研究。

 

17.jpg

18.jpg

12.jpg

13.jpg

10.jpg

15.jpg

 

看到這個,我就聯想到機甲的武器。

 

16.jpg

 

城市浮游體-雌性 Urbanus Female
Scientific name : Anmopista Volaticus floris Uram

城市浮游體-雄性 Urbanus Male
Scientific name : Anmopista Volaticus floris Uram

城市浮游體-雌性幼蟲 Urbanus Female Larva
Scientific name : Anmopista Volaticus floris Uram

生命機械聯合研究室 (U.R.A.M.) 最近發表了一項關於新種無機生物的驚人研究報告。

這個仰賴城市能量為生的新機械生物,勢必會在城市能量研究者間造成騷動。

根據研究,此機械生物具有類似植物吸收太陽能而行光合作用的機制。

U.R.A.M.將這新物種命名為 Urbanus,意即「城市的戀人」,依其特徵可分為雌性與雄性,雌性體會直接吸收城市能量,雄性體則吸取從雌性體釋出的能量光子。

雌性體有著像花的形體,當牠釋放所吸收的能量光時,會展開如花葉片般的身體,牠的生殖器也會放射出光能並釋出大量的帶電粒子。

雄性體徘徊於雌性體周圍,等待能量光被釋出的那一刻,將自己如葉片般的身體打開,吸取能量。

一般認為,Urbanus 棲息於城市上空 (約650英呎的高空),因此常被發現在摩天大樓的高層或屋頂。

現在的城市居民已無暇觀賞天空景象,所以很少注意到牠們,但有報導指出,曾有兒童在天空看見 Urbanus。

Urbanus 活躍於晚間,因此有時也會出現在夜間的衛星攝影照片中。

因為牠們與城市文明和人類生活型態,有著深刻的因果關係,對 Urbanus 做更深入的研究,絕對是必要的。

一年之中,大氣在夏天時有比較多的電流,一隻成年的〈城市浮游體-雌性〉會生下百萬個迷你小機器,牠們像蒲公英種籽般,輕盈飄過城市街道,飛舞在高樓大廈間。

成年的〈城市浮游體-雄性〉會利用強大的脈衝波,把基因信息植進迷你機器的體內,這些微型機器成功接收基因信息後,就能發展成這物種的幼蟲,且只有千分之一的小機器,能變成雌性幼蟲並發育成熟。

雄性幼蟲依偎在成年雌性浮游體旁長大,當牠們長到8吋時,身體會開始緊密嚙合,形成一直線排列,當10個或更多的雄性幼蟲結合在一起時,牠們就長大成人了。

城市浮游體的雌性幼蟲通常都在具有大量城市能量的地方成長。雌性幼蟲在發育的最初期,就能浮游空中,吸取城市的能量,然後把吸入體內的能量,以光的形式(光子)釋放到空氣中,這種能量的交互循環模式,會引誘鄰近區域的同種雄性幼蟲。

因為雌性幼蟲只能釋放少量的光子,無法供應給所有的雄性幼蟲足夠的能量,所以,在光子短缺的情況下,雄性幼蟲的數量就會減少一些,個體的發育也會受到阻礙。

最後,雌性幼蟲會吸收這些殘弱的雄性軀體,以維持牠們自身的生長。

 

19.jpg

 

這一區展示的作品介紹在上方。

 

23.jpg

20.jpg

 

城市浮游體-雄性 Urbanus male

一年之中,大氣在夏天時有比較多的電流,一隻成年的雌性城市浮游體會生下百萬個迷你小機器,牠們像蒲公英種籽般,輕盈飄過城市街道,飛舞在高樓大廈間。

成年的雄性城市浮游體,會利用強大的脈衝波,把基因信息植進迷你機器的體內,這些微型機器成功接收基因信息後,就能發展成這物種的幼蟲,且只有千分之一的小機器,能變成雌性幼蟲並發育成熟。

雄性幼蟲依偎在成年雌性浮游體旁長大,當牠們長到8吋時,身體會開始緊密嚙合,形成一直線排列,當10個或更多的雄性幼蟲結合在一起時,牠們就長大成人了。

 

21.jpg

 

喜歡〈城市浮游體〉,我就靜靜的看它呼吸好一會。

 

22.jpg

24.jpg

 

洞口的守護者 Custos Cavum

很久以前,有兩個世界,它們經由一些小小的洞彼此連接,彷彿這兩個世界是經由這些洞呼吸存在。

然而,這些洞會日趨閉合,所以洞口旁都會有個監護者來保持洞口暢開,這些監護者名〈洞口守護者〉。

牠們有海豹的形體,有很大的門牙可以嚙咬,以防止洞口閉合起來。每當洞口守護者覺得某處有新的洞產生時,牠們便會進入沉睡。

靜靜沉睡的洞口守護者身上,會長出有翅膀的孢子,叫做 Unicuses,這些孢子會各自飛到新的洞,然後在那裡誕生新的〈洞口守護者〉。

時光荏苒,兩個世界的人們漸漸忘了彼此,守護者因失去了原本的職責,而逐一死亡。

當最後一個洞口守護者死亡,最後一個洞口也就閉合了,兩個世界自此分開,對於另一個世界的存在,便徹底消失在人們的記憶裡。
昨晚,在我的小花園裡,我看見孢子從〈洞口守護者〉的最後一根骨頭開始生長了。

根據古老的傳說,當另一個世界的洞口再一次打開時,孢子就會再生長。

 

26.jpg

 

看著〈洞口守護者〉時,機械轉動的聲音很像是風吹過樹葉的聲音。

 

25.jpg

 

映照出的影子彷彿有很多舞者在跳舞一樣,覺得有趣就拍下來了。

 

 

27.jpg

28.jpg

 

金色翅膀 Ala Aureus

很久很久以前,人類從地球上的生命種子裡誕生了。

時光流逝,「希望」在人類的心中萌芽,它越長越大,大到人類的心智再也無法容納下,因此,它離開了人類的身軀,並漂流在時間的長河。

當一片片的希望飄入汪洋大海時,它們開始匯集,巨型的渾沌物種因而誕生。

渾沌很快地演化出堅硬的甲殼,保護自己免受其他生物的無盡威脅,和那些失去或是沒有意識到希望的生物。

而保護殼下,各類的希望彼此糾纏、混合、最終形成了具有森羅萬象能力的繭。 

隨著時間推移,繭的表面被蓊鬱茂盛的樹林和山谷覆蓋,心地良善的人類開始以它為家,並稱之為「島」。

某天,這座島,那內在看似堅硬的繭裂開了,浮現出閃耀的金色翅膀。

這對翅膀,會振翅飛掠沈睡的人們,在月亮隱沒之際,只剩星星閃爍的黎明,那格外清晰的時刻。

當這對翅膀聽完人們的夢,它會再次回到繭內,那充滿著想像力、夢想和希望的翅膀,會再把一切分享給繭內連結的心臟。

在島嶼的深處,繭的心臟收集了夢想、希望和想像,會自我癒合並再次閃閃發光,夜復一夜地產出新的〈金色翅膀〉。

 

29.jpg

30.jpg



看影片覺得十分療癒。

 

31.jpg

32.jpg

 

智慧的舞納露明洛-風華 Una Lumino Callidus Spiritus

根據生命機械聯合研究室最近的報告,有新的物種在群落裡活動,是具有感知能力的機械生物,據說牠們互動頻繁,複雜而規律的行為模式與蜜蜂和螞蟻相似。

這些生物群聚成一個龐大社群,發出如呼吸般的光,牠們彼此交換訊息,交流可以找到城市能量的地方,城市能量是牠們生存的主要來源。

牠們因為沒有領袖,缺乏指揮系統而失序無章,卻似乎可以藉由相互溝通而運作起來。

每一個生命體都各自獨立,當牠們群聚一起發光時,會吸引空中浮游的幼體來依附。

報告裡還指出,牠們的卵和幼體本身就會發光,生命體會釋出多出來的能量,而城市也必須透過發光來與這些生命體溝通。

從夜晚的飛機往下看,城市的光好像在呼吸,實際上有些是這些生命體正在相互溝通,但因為黑夜和遠距離的關係,在城市的一片燈光裡,並不容易辨認出牠們,但牠們在尋找更大社群依附時,會因浮游的行動而偶然被發現。

這些生命體在形體和動作上與海蠣子(藤壺)相似,藉由開合堅硬的嘴巴來收集空氣中的城市能量。

牠們常常附著在機械廠房外,老建築的地下室,有彩色霓虹標誌的人口密集區。

 

看到〈風華〉時,第一個想到的畫面是夜空當中閃爍的星辰。

後來回家看照片的時候,又像是一盞一盞思念著某人的水燈。

 

34.jpg




在〈風華〉的前面放有一張貼牆的長形椅,很多人都坐在這邊靜靜的觀看,看著一朵朵宛如繁星的花朵,在閃耀過後緩緩熄滅的樣子。

 

35.jpg

36.jpg

 

噴氣姥鯊 Jet Hiatus
Scientific name: Anmorosta Cetorhinus maximus Uram

天空的鮭魚。

〈噴氣姥鯊〉最早是在莫哈韋沙漠的飛機廢棄場發現的,被視為一種無機生物,從煤氣渦輪引擎裡的微型機械突變而來,外形上和客機的引擎非常相似。

據報導,〈噴氣姥鯊〉出現在大約4萬英呎高空,夏天北緯50度,冬天北緯25度,穿透上流氣層,逆著噴射氣流飛行。很多目擊者也聲稱,他們發現〈噴氣姥鯊〉降落在飛機廢棄場和引擎裝配的集散地附近。

學家經常把這個生命機械比喻為逆行的鮭魚。

〈噴氣姥鯊〉藉著控制氣流層間的距離,來確保牠空中推進的安全。

目前,科學研究正進行測定,牠是如何能逆著極強大噴射氣流飛行,且達到足夠的推進力,在沒有任何音爆下,移動得比音速還快?報告指出,〈噴氣姥鯊〉的最大尺寸約20英尺,最小大約是一隻鴿子的尺寸。

牠的呼吸器讓人聯想到巨大白鯨的嘴巴,是用來收集推進能量。

生物機械聯合研究室以完整的研究報告為基礎再造模型,持續探討這個生物到底可以移動多快?

當牠們低飛時,常常會被誤認為幽浮,而引起精神能量湧入身體的轉化機制。

 

37.jpg

38.jpg
39.jpg

40.jpg


〈珊瑚柳吊燈 Gorgonian Chandclicr〉


41.jpg

42.jpg

 

不是燈店計畫 Lamp Shop

「不是燈店」的計畫,是崔旴嵐長久以來的夢想。他曾考慮販賣自製的照明配備,來賺錢平衡製作費,因為他一直以來都對光感興趣,所以非常渴望開一間照明設備的店。

2006年在東京遇見的朋友把這個構想稱為「不是燈店」,崔旴嵐覺得這一定會非常有趣。

他的夢想在2013年實現了。

這家小店座落在都市的中央,看起來有些突兀,它的招牌寫著 'Lamp Shop',但事實上沒有任何燈具在裡面,他想像的店很奇特,佈滿神祕的游移生物,自體發光而不是以燈具呈現。在「不是燈店」裡,U-Ram 展出〈蟲燈〉,牠有五片飄揚的羽翼,極其優雅地舒張律動,閃耀著神獸般的奇幻氣質;〈脈輪之燈〉則是轉動曼陀羅的新版本;〈珊瑚柳燈〉,是從潛水時發現的扇形珊瑚中得到的靈感;〈聖堂之燈〉,薄如蟬翼的翅膀在水晶球的折射下神秘如夢。

 

43.jpg

 

這個展覽很適合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唯有用雙眼才能見證這些用機械創造出來的奇蹟。

 

44.jpg


〈金色脈輪之燈 Silver Cakra Lamp〉

這個〈金色脈輪之燈 Silver Cakra Lamp〉非常的夢幻。

第一次從別人的文章看到〈金色脈輪之燈 Silver Cakra Lamp〉,我就覺得它很像在守護著什麼重要的東西。

一直在等待著,等待著某天有個人可以讓它轉動,然後將自己重要的東西獻給他。


45.jpg


銀色蟲燈 Silver   insecta Lamp〉


46.jpg

 

《浮華閣》

某個夏天的傍晚,崔旴嵐在酒吧喝酒,偶然瞥見一個奇怪的東西快速經過,他感覺古怪而追了上去。

那不尋常的移動方式和速度,使他更認為所追逐的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生物也或許是幽浮。但旋即,發現那不過就是個黑色塑膠袋在空中飛舞前進。頓時,他了解了所謂的真相、事實,與氛圍都易於被人類的意識與狀態所影響,而這也成了〈浮華閣〉的觸發點。

鍍上24K金箔的奢華亭閣與亭閣內的尋常塑膠袋,表達出最有價值與最世俗的事物之間懸殊對比。

當你小酌時,請抓住偶然的靈感

 

47.jpg

 

浮華閣 Pavillion

2012年,韓國社會因為總統大選而沸騰。

Choe U-Ram開始關心各種主題,像是貧富差距,被埋藏與隱瞞的事物、權力、金錢、不公正的媒體等。

他的興趣似乎轉向到人類與生活。那年夏天的某個晚上,他在酒吧一邊喝酒,一邊努力於概念發想時,偶然看見某個奇怪的動物經過,他感覺古怪而追了上去。

牠似乎不同於貓或狗等這些,我們常會看見的動物。

牠那不尋常的移動方式和速度,使U-Ram更認為他所追逐的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生物。

但旋即,他發現那不過就是一個黑色塑膠袋在空中飛舞前進。

頓時,他了解了所謂的真相、事實,與氛圍都易於被人類的意識與狀態所牽制影響,而這成了作品〈浮華閣〉的觸發點。

他想要表達最有價值與最世俗的事物之間懸殊的對比。

U-Ram在亭閣的外層鍍上24K金箔來象徵他至高的價值,也裝置了一只最廉價的黑色塑膠袋,讓它漂浮在金色亭閣裡。

翅膀安裝在亭閣最高的柱子上,由一個失了權限的喪氣天使保護著。

 

48.jpg

 

銜尾蛇 Ouroboros

取自東西方皆有的銜尾蛇神話,〈銜尾蛇〉,是一條吞食著自己尾巴的蛇,如鱗片的堅硬葉片,因為波浪起伏般的律動,形成柔軟的肉身,創造謎一般的詭異特質,蛇口代表誕生、尾巴代表死亡,生產與破壞、正反兩極的力量都在同一體,象徵永恆的循環。

古埃及的鍊金術士視銜尾蛇為「無限」和「宇宙輪轉」的標記。

崔旴嵐同時賦予〈銜尾蛇〉機械生命的意象,蘊含了他對於時間進程與天體運行的解讀,以及宇宙力量的視覺化創造。

同時也暗喻埋藏在人類心中那份永無法滿足的慾望,終究會導向自我的吞噬與毀滅。

 〈銜尾蛇〉這個作品很有趣。

它是真的在吞噬著自己,一開始遠遠看沒有察覺〈銜尾蛇〉精密之處,一湊近看,才感受到這當中的奧妙。

 

49.jpg

 

銜尾蛇(Ouroboros)嚙咬自己尾巴而成環狀,意喻著環繞宇宙的聖蛇,是煉金術金屬變化的象徵,崇拜這種蛇的是諾斯底學派的一支 Ophites 派,此教派的教義是將上帝當作善妒、無知、傲慢的造物。

上帝不但將世界造得不完美,還與名為夏娃的女人共謀,企圖讓人類墮落,然而作為知識化身的蛇,教導人類食用智慧之樹的果實,幸虧有蛇的幫助,人類才能得到智慧。

銜尾蛇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神話符號之一,也是宗教中的常見符號,在煉金術中更是重要的徽記,符號中的蛇形或龍形生物,經常出現於阿茲特克文明、中東地區及美洲原住民,以及其它古老地區的古老神話之中。

形象通常為一條蛇或龍正在吞食自己的尾巴,形成一個圓環,有時也有扭轉形成阿拉伯數字「8」的形狀。

這個符號一直都有很多不同的象徵意義,而當中最為人接受的是「無限大」、「循環」等意義。

我知道的是北歐神話裡的形象。

在北歐神話中,邪神洛基的三個兒女之一巨蛇耶夢加得,就是一條能以身軀包圍整個世界,並且以嘴巴在另一頭咬著自己的尾巴的巨型生物。

另外,在北歐傳奇英雄朗納爾(Ragnar Lodbrok)的故事中,他有一名兒子出生的時候眼睛內出現了一道類似咬著自己尾巴的白蛇圖像,於是,這個兒子便被稱為「眼中有蛇的西格爾」(Sigurd Snake-in-the-Eye)。

 




旁邊其實都有人在拍攝,我就不好意思拿著相機走一圈拍,這個展場人滿多的,但是都很有秩序,都會自己排隊輪流拍攝,不會突然有人出現在鏡頭前。

 

50.jpg

 

旋轉木馬 Merry-go-round

〈旋轉木馬〉在一個高臺座上旋轉,看起來很像是一個燈塔。

在CHOE的童年經歷裡,〈旋轉木馬〉從遠處看是奇特的,令人興奮的,然而當真正騎過後,會發現它其實蠻無聊。

但是,它營造出的氛圍總是那麼吸引人,激發人們去騎乘它的欲望。

CHOE將它比喻為我們的社會體系,社會系統從遠處看似乎很精彩,激發人們想參與它的欲望,然而當真的進入這個社會,會發現裡面其實很無聊,且當我們進入這體系時,我們會極力掙扎以防墜落。

CHOE創作旋轉的木馬去傳達這樣的想法,讓旋轉的速度加快,直到眼前只剩一片光亮。

旋轉速度剛開始是慢慢旋轉,美妙的背景音樂散發著幸福快樂氣氛,但旋轉速度會變得愈來愈快,直到音樂轉為詭異的聲音。

對他來說,〈旋轉木馬〉上的木馬看起來也很悲哀,保持著永恆追不到的距離,每一隻馬的臉上都找不到快樂。馬背上有著美麗的裝飾,但穿過身體的長條鐵枝,讓它們像是在哀鳴。

 

 

 




一個拍攝的是轉很快的,一個則是小時候去遊樂園玩時的速度。

 

51.jpg

 

稻草人 Scarecrow

〈稻草人〉安置在四米高的地方,猶如神從高處俯視觀看者,這樣的高度與角度,讓人們好像置身在宗教聖地仰望神衹,這件作品試著呈現一個具有強大力量的神像。

網路的普及使人們被太多資訊消費,變得不易辨識真偽。

有時,人們甚至透過網路,編造或找到屬於自己的真相。

人們也藉由網路表白許願,就好像在宗教場域祈禱或懺悔一樣。

比如,有人因丟失了狗而在網路上求援,其他的使用者登入並傳遞,這樣的協尋訊息就散播出去了。

最後,在真實世界知道這個訊息的人,就可能真的找到這隻狗。

這類的事經常發生。

基於這樣的想法,CHOE藉由某種宗教形式來闡釋這個資訊時代。

這件作品的外形是一個細長的身體,有著像天使或惡魔的翅膀,表層有傳送資訊的電線所導致的傷口。

作品內部是中空的,但是充滿了光,這些光在電線與電線交雜的隙縫中,恣意地顯露光芒。

也因為這樣,展示這件作品的整個空間,佈滿了光線照映出的移動影子。

我們使用網路交際,但那裡不存在真正的生命與實體。這件作品同時也傳達著資訊世代裡,存在的只是資訊本身而已。

 

52.jpg53.jpg

 54.jpg

 

 


崔旴嵐隨筆。


1.閃閃發光的精靈在夜裡的城市遊蕩,像是那些生活在社會邊緣的人。

最後,牠們模仿人類,在人類慾望的羽翼下,吞掉夢想,發出光芒。

2.汽車被緩緩輸送進大工廠裡,靈魂好像都出竅了。

引擎蓋打開了,電瓶被拿掉了,車裡油管僅剩的油也被抽光了。

管線都被拔出來,或懸吊或拖曳在地上。

這時,引擎被取出來,堆疊擠壓,潤滑油從孔洞滲漏出來,沿著車槽慢慢地流瀉到地板上。

輪胎氣體被壓縮,發出“psh-k”聲呼出最後一口氣。

工作人員的皮製長圍裙上,濺滿黑色的油漬,他們手拿巨大工具,雙手熟練的鑽取出零件,然後把它們分類後,再送往其他地方。

剩餘的車身被放到龐大的機台裡絞碎、碾壓、疊平,等著被送進熔爐裡。

「你們今天處置了幾個?」,「不多,才9個。」

3.車頭燈,有龐大外型與圓滑表面---它們的外貌散發耀眼魅力。

那些被拋棄的東西,都將成為粉末,如果沒有人挽救.....。

我把它們聚集起來,給予新的能量。現在的它們光芒四射,變成了熾烈的小星星。

 

55.jpg


慢慢的看出來之後,是一大片的手稿區。

我有個別拍幾個自己喜歡的作品收搞,收錄在相簿裡,點圖片就會直接連接到存放照片的地方。

 

56.jpg

 

展覽日期:2017 / 06 / 03 – 2017 / 09/ 03

開幕式:2017 / 06 / 03(六)15:00

專題座談:2017 / 06 / 04(日)14:00

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 大廳、101展覽式
 

57.jpg

 

出來後是攝影跟雕塑的展示。

其實有滿多的,但我都是拍攝自己喜歡的部份。

 

58.jpg

59.jpg

60.jpg

61.jpg

62.jpg

63.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