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編號✮No﹒003✮



 ☠〃【No﹒003】 











跟著伊森・卡米爾的身後走進的是市議會廳。

看著那一群政治人物,淩玖澪就一肚子的怨氣。

開會其實是一陣極為沉悶的事,尤其自己只是扮演旁聽的角色,會議結束後,車隊開往赫卡忒市一個有名的空中花園餐廳『花之鎖』。

這個餐廳的外觀全都是玻璃,因此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餐廳內部,在餐廳的中心點種著一顆巨大的桃樹,可惜現在不是屬於桃樹的花季,除了桃樹之外,周圍都種滿了各式的花草,整棟建築總共有三層樓,最頂樓是露天花坊餐廳,中心點是一架透徹的水晶鋼琴,平時都會有人負責彈奏,這個餐廳的屋頂,牽起的燈在夜晚看上去,就像是夜空裡的星星在閃爍一般。

這個餐廳的後方是一個庭園,那裡有華麗的許願池噴泉、充滿著希臘風格版的弧形石亭。

淩玖澪倒是滿喜歡這間餐廳的飯後甜點。

伊森・卡米爾的保鑣恭敬的站在門的兩側,尾隨在伊森兩側的貼身保鑣是錫蘭跟另一個看起來頗為嚴肅的東方人。

「另外一個貼身保鑣是誰?」

雷側了頭看了一眼說道:「和你一樣是星黮國的人,我記得名字叫聶騰勳,他跟在侯爵身邊很久了,身手據錫蘭說法是非常了得,幾乎各種防身術都是黑帶,最擅長的是近身格鬥。」

淩玖澪和雷跟在後面,門口守了兩名保鑣,其他的保鑣則坐在伊森那桌附近,錫蘭與聶騰勳依舊是站在伊森的後方兩側,淩玖澪和雷走上了二樓,從這裡往下看可以看到整個一樓的環境。

和伊森一同用餐的是一間大醫院的院長,根據資料顯示,這名院長和伊森是大學同學,淩玖澪靠在二樓的玻璃圍欄上,手指輕輕敲擊著雕著細緻花瓣的扶手。

這個院長是很有名的心臟權威,要請他動手術,沒有一點財產是請不動他本人動手的,這個人的醫學天份在業界非常知名,在醫界與政界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可是…私底下的風評並不好,傳聞說『哈威肯・威廉斯』,這個是那個院長的名字,傳聞哈威肯有介入毒品交易當中,甚至是非法的販賣器官集團也和他有關係。

但是這些並不在淩玖澪的調查範圍中,他知道這些,是剛好有同事在追查這一條線,可是都沒有結果。

在找不到證據的情況下,這名同事的上級下令要他停止追查,被這樣下令挺正常的,像哈威肯這樣的人,認識的高官一定不少,彼此間也有利益往來,如果不是握有確切的證據,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大概是真的太無聊了,雷看著不知道在談論什麼,語氣突然變得有些激動的哈威肯說著。

「之前有傳聞哈威肯將毒品藏入屍體當中運出去,這件事有什麼結果嗎?」

雷問著淩玖澪,這件事當初鬧的太大,因此國際刑警那邊有介入調查,後來雖然以罪證不足結束,可是雷總覺得沒那麼簡單。

「哪能有什麼結果,克里斯還因為這件事情被迫休了兩個星期的假,喔,克里斯是接手這件案子的人,那時候指證哈威肯的護士被發現割腕在自家裡,當天那個護士本來是要將錄音檔拿給克里斯的,可是過了約定的時間很久,克里斯等不到這名護士,於是就找上她家,結果發現她倒臥在血泊當中,從身上的錄音檔放出來的卻是那名護士說自己只是因為不甘哈威肯與他分手,才想出誣陷他的方法,試圖報復他,她覺得很後悔,因此只好以死謝罪。」

淩玖澪看了戴在左手上的寬版黑色星塵錶,接著繼續說道。

「克里斯當然不相信自殺一說,一個要自殺的人還會約他見面?之後克里斯進去那名護士的家裡調查,現場的確是很像自殺沒錯,但是克里斯始終認為這名護士沒那個動機,他認為這個自殺事實上是被自殺,但是這件事情卻被上級強制結案。」

「結案的速度快到惹人懷疑嗎?」

「唔,以克里斯的性格當然不認同,既然明的不行,就暗的查,被發現的結果當然就是停職,不過有趣的是…在護士自殺的前三天,哈威肯的助手有和護士接觸,甚至還發生了肢體衝突,那名助手的說法是他要請護士不要在毀謗哈威肯,並請護士遵守當初的承諾。」

「什麼承諾?」聽到淩玖澪的敘述,雷才知道當初這件事情背後沒有那麼多不被大眾知曉的事。

「那個護士的戶頭被人查出來多了一大筆錢,那名助手說這個是給護士的錢,請她停止對哈威肯的攻擊。」

「這筆錢還不是小錢呢,足以在市區買下一個獨層的公寓。」

「既然哈威肯沒有藉由屍體運輸毒品,又為什麼要給那個護士錢?」雷對這點表示疑惑。

「哈威肯的說法是這是當初談好的分手費,那時候護士死不肯分手,哈威肯說要給分手費,護士才同意分手,嗯…他們交往的事情醫院當中是有人出來作證,畢竟有些事情是身邊的人才會知道的。」

克里斯因為這件案子找他喝過酒,他始終對上級的強制結案這點感到憋屈,克里斯可以說是淩玖澪認識的,非常具有正義感的警察之一,在他眼裡非黑即白,不像淩玖澪自己一直是站在模糊的灰色地帶。

克里斯有個悲慘的童年,導致他對於這種事情很是憎惡,如果是他自己想調查上面卻不給查,他絕對會來暗的,不會像克里斯這樣直接找上級談。

像哈威肯這種有身份有後台的人,如果沒有足夠的罪證,是很難定他罪的,就算有,這個罪證難保不會突然消失。

淩玖澪一直注視著伊森和哈威肯那桌的方向,突然的有一個人拍拍淩玖澪的肩膀,這讓淩玖澪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這個人是他們剛剛在談論的話題人物—『克里斯・沃克』。

克里斯有著很高壯的身材,臉孔長的很端正,就是臉上寫得非常大寫的正直,髮色是髮尾有些彎捲的灰棕色,眼睛是單看會有點憂鬱感覺的墨綠色,克里斯的裝扮很休閒,深灰色的T恤、深綠色的迷彩褲、黑色高筒靴,打扮得很休閒。

「嗨,克里斯,還在監視哈威肯?」

「嗯。」

所以他才穿著便裝,他本來是在樓下邊喝咖啡邊監視哈威肯,是後來注意到淩玖澪進來才走上樓。

「你呢?」克里斯隨口一問。

「伊森,那傢伙要競選赫卡忒市的市長,總部那邊派幾個人來保護他,我很倒楣的是其中一個。」

聽到淩玖澪這樣說,克里斯笑了出來。

他很清楚的明白淩玖澪很討厭這種無聊的工作,他比較喜歡扛著衝鋒槍一掃賊窟。

淩玖澪側頭看著克里斯,一隻手隨意的倚靠在欄杆上,整個人透著懶倦的氣息,再開口說話前先打個哈欠。

「你私下監視哈威肯的事夏瓅知道嗎?」

『夏瓅・里奇諾維奇・波格丹諾夫』是克里斯的上級,性格冷硬、刻板、嚴肅,是個身材高大、壯碩的俄羅斯人,外貌比起刑警,倒更像是當會出現在螢幕當中的動作片影星,年紀算是挺年輕的,和淩玖澪是同個學校出來的警校生,還是十大傑出校友之一的人。

聽到夏瓅的名字,克里斯厭煩的皺起眉頭,語氣極為厭惡的說道:「別跟我提到那個混蛋,想到他我就一肚子火!」

看到克里斯的反應,淩玖澪頗為理解的點點頭,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一旁的雷倒是用手肘撞撞淩玖澪,在淩玖澪看向他的時候,用唇語問著:「你朋友跟波格丹諾夫處的不好?」

「夏瓅那個人性格古板、吹毛求疵,只要是人估計都無法與他相處吧,你在FBI聽到的傳聞應該也很多才是,你不知道每個月因為夏瓅而提出調職申請或是轉組的有多少人嗎?」

克里斯哧笑一聲:「上個月有七個人提出申請。」

雷訝異的挑挑眉,內心覺得這個數字出奇的多,他和淩玖澪交情挺不錯的,雖然他們一個在國際刑警組織,一個在FBI,這兩個可以說是鬥爭不斷的組織,國際刑警和FBI的探員可以說是各種不合,在這種情形下,兩方的相處可以說是差勁透了,脾氣好一點的,同樣的場合遇到還可以客套客套的打招呼,脾氣不好的,通常會直接吵起來,甚至扣押手上的案子,或是少給資料給對方來點麻煩。

以這樣的心態,對方內部的八卦多少有曉得一些。

但是雷並不是那麼愛聽八卦的人,也許和淩玖澪有關係,認識他之後,他就不太樂意聽到其他的探員在調侃國際刑警組織內部的話題。

「雖然他的性格不怎樣,可是他的外貌挺養眼的,在辦公室裡擺著這樣的花瓶也算賞心悅目。」

淩玖澪說了一句不知道算不算是安慰的話,但克里斯很不厚道的笑了,就不知道如果本人聽到會有什麼反應,估計是直接給他一拳吧?

但是相信自己是打得贏他的,淩玖澪暗自想著,並且聳聳肩,跑去吧檯點了杯伯爵奶茶,在等待的時刻,雷和克里斯便隨意的聊聊。

雷回頭看了淩玖澪一眼,只見那個人身材修長、隨意的斜靠在吧檯上,一雙手有意無意的在桌面敲擊著,在他的四周一直有女性的視線朝淩玖澪的身上打量著。

雷笑了一下,回過頭對克里斯說道:「那傢伙一點也不像來幹保鑣的。」

克里斯的視線沒有從哈威肯身上移開過,對於雷的話,他倒是覺得有幾分有趣。

以他的性格來講,會和淩玖澪關係不錯,連他自己都覺得訝異。

淩玖澪是個身手非常好的國際刑警,但是在他身上沒有太多的正義感,他當初會幹刑警,只是覺得刑警這個職業很帥,剛好他也覺得自己挺合適的。

淩玖澪這個人外貌很有欺騙性,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身上的氣息很沉穩,和他一起工作的時候,總是特別安心,這個人沒什麼特殊嗜好,待人處事都很隨興,克里斯的性格可以說是穩重且固執的,他不像淩玖澪可以偽裝出各種樣貌。

淩玖澪處在一個十分模糊的灰色地帶,一開始克里斯特別不贊同淩玖澪的處事方法,淩玖澪會和某些危險人達成交易,繼而從那些人手中得到自己要的消失或人,對於克里斯而言,這件事令他匪夷所思,他明白他是無法將世界上的罪犯繩之以法,但是,他絕對不可能跟那些犯罪者有掛鉤甚至是交易。

那時候他和淩玖澪因為同一件案子的調查而碰上,他們是不同組的,只是因為當時手上的案子線索有連接才接觸,甚至是互相交流資料。

他並不是個會因為對方是他組的人而產生排斥,對他而言可以早日解決案件才是最重要的,以速度考量,他不介意和其它組別的人分享調查資料。

而淩玖澪沒那麼多菱角,雖然他喜歡獨自調查,但是多個幫手也沒什麼不好。

他看見淩玖澪毫不隱藏的跟一個軍火大鱷達成一個上不了臺面的交易,看著淩玖澪熟練的遞過一個牛皮紙袋,那名軍火大鱷邊抽著高檔的雪茄,邊悠閒的抽出放在牛皮紙袋裡的資料,然後帶著從左眼角畫下來的疤痕笑得陰冷。

當時他坐在旁,一雙手放在膝蓋兩側竄的死緊。

等到他們從那家輝煌的酒店走出來時,克里斯突然停在路燈下,他想問淩玖澪為什麼要跟那種人做交易?!更讓他訝異的是,這個人竟然就直接帶他去,是不怕自己去舉發他嗎?

淩玖澪沒有停下腳步,直接就走了,過沒幾天這件案子就解決了,他也因此得到一筆獎勵獎金。

之後他有找過凌玖澪,在這之前他沒有和淩玖澪接觸過,身為國際刑警的他們,每天都很忙碌,一年當中能有的假期實在少得可憐,他與淩玖澪也沒有太多的交集,但是淩玖澪在整個總部是非常出名的存在,出名的原因是來自於他的破案率與壞得令人乍舌的脾氣,當然這個火爆脾氣基本上都是針對那些犯最罪者。

也因為這樣,當克里斯知道淩玖澪有和某些罪犯交易的時候,心理上的衝擊才會如此巨大。

後來他知道了淩玖澪的想法,他認為維持黑與白的平衡比較重要,他並沒有那麼多的正義感可以使用,想要抓到所有罪犯挺好的,但,這是不可能的事。

他們不論怎麼抓都是抓到底下的小魚,就算撈到大魚,可那會是真正的大魚嗎?大魚沒有那麼好撈的,每年一大堆刑警殉職,可是他們卻連那個黑暗國度的一角也抓不到,克里斯因此消沉過,看到他欽佩的人如今一腳踏在那個深不見底的泥潭裡,克里斯心中有說不出的煩悶。

偏偏那個人的眼睛還是一如既往的清澈。

克里斯低下頭,結著厚厚繭著大手相互交握在欄杆前,長長的睫毛在下眼皮上印下陰暗的影子,遮蓋住了墨綠色的眼瞳。

雷側頭看著明顯沉浸在自己思緒當中的克里斯,不發一語。

過了一陣子,淩玖澪手上拿著三杯熱飲,兩杯熱拿鐵是給克里斯跟雷的,他自己則是喝奶茶,他完全喝不慣咖啡那種苦澀的玩意。

喝了口熱騰騰的奶茶,淩玖澪還是覺得自己很想睡,看看手上的錶,時間也才過了三個多鐘頭,疲倦的揉揉太陽穴,果然!昨天不該打遊戲打那麼晚的!

淩玖澪無聊的四處張望著,這才發覺伊森這個人出來一趟帶的保鑣還真多,看來他也覺得莫里森有可能會對他下殺手。

淩玖澪在思考的時候會習慣性的用左手的食指與大拇指摩娑著自己的下巴,在淩玖澪陷入自己的思緒時,他突然覺得有一道光閃過眼角,當他抬頭的時候只見到大片的落地玻璃外遠處有一棟高樓,那個高樓傳來了明顯的閃光。
 
瞄準器!!
 
淩玖澪的腦子裡猛然炸出這三個大字,直覺性的往樓下大喊一聲:「有殺手!」
 
喊完之後他直接跑下來,伊森的保鑣也在瞬間圍上來,就在此刻!那片乾淨的玻璃碎裂了,隨著玻璃碎片噴灑的是一大片的紅色血花,四周傳來大聲的尖叫,店裡的人慌忙站起來往外逃竄著,他們怕這是一場不分對象的攻擊!
 
淩玖澪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子彈的速度,回頭一看,倒在地上的是哈威肯・威廉斯。
 
目標不是伊森・卡米爾,而是威廉斯?
 
沒有停下來思考,淩玖澪直接推開大門跑了出去,而雷看到淩玖澪轉身的瞬間就跟在他身後。
 
克里斯看著哈威肯的太陽穴流出的泊泊鮮血,他覺得自己的血液熱了起來,氣憤的踹了一邊的椅子爆出一聲粗吼。

坐在哈威肯對面的伊森被他的保鑣護擁著站起來,一雙紫水晶般的眼瞳散著揮不去的冷然。

淩玖澪連看都沒看的衝過大馬路,急促響起的喇叭聲讓跟在淩玖澪身後的雷替他捏一把冷汗。

「玖澪!」

雷在後面追著淩玖澪跑,一邊打電話給錫蘭,告訴錫蘭他們這邊的狀況。

電話另一端的錫蘭語氣很沉重,煩躁的扒扒自己的頭髮:「該死!等你們過去的時候人早就跑了,算了算了,你們自己小心,現場已經有記者跑過來,我先處理那些煩人的傢伙!」

『房地產藍先生請求通訊。』

藍芽耳機裡傳來智能艾妲的提示音。

淩玖澪壓根沒空去理會這個藍先生的電話通知。

這種時候他可沒多餘的時間可以聽他廢話!

前面的淩玖澪跑的很快,後面的雷追的吃力,他一直都知道淩玖澪很擅長短距離爆發的短跑,但還真不知他可以跑的這樣快!

雷看著淩玖澪不要命似的穿越車陣,只覺得自己的心臟急促的跳個不停。

突然的淩玖澪停下腳步,然後回頭,剛剛跟他擦肩而過的一個男人,他手上提著一個琴盒,在經過他身邊時,那個人的眼神撇向自己一眼,其實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讓他覺得在意的是,這個人的眼光很怪異。

淩玖澪回過頭,看著那個人被淹沒在人群當中。

雷終於追了上來,看著淩玖澪一臉呆愣的站在路中央,雷一掌拍上淩玖澪的肩,看了淩玖澪身後的銀行大樓。

「等會鑑識組的人就會來了。」雷說道。

淩玖澪嘆了一口氣,估計也查不到什麼,這個殺手是職業殺手,根本不會留下證據,就算真有證據,也不見得能找到殺手本人。

當淩玖澪與雷返回花之鎖時,門外聚滿了人潮,架起了重重封鎖線,許多記者拿著麥克風在門外守著。

雷跟著淩玖澪穿過人群,看到他們兩個進來,錫蘭最先走了上去,他低頭在淩玖澪的耳邊說著:「侯爵請你過去一趟。」

錫蘭領著淩玖澪往二樓走,淩玖澪跟在錫蘭身後,突然的笑了出來。

錫蘭回頭,滿臉的疑惑。

「你這個保鑣,扮演的還挺有那一回事的。」

「啊~沒辦法,性格認真一直是我的優點。」錫蘭兩手一攤擺出一臉痞樣的說道。

當淩玖澪走上二樓,只見卡米爾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身邊的保鑣都離他有些遠,每個人都戒備著看著樓下與窗外。

卡米爾悠哉的喝著咖啡,彷彿剛剛的一切沒有發生過,他連身上那件染血的西裝也換掉了。

淩玖澪坐在卡米爾前面的位置上,整個人放鬆的靠在柔軟的椅背上,錫蘭看著這樣的淩玖澪笑了出來,這傢伙!

卡米爾將桌上的一壺咖啡親手倒入淩玖澪眼前的杯子裡,並且舉止優雅的將糖罐與熱牛奶推了過去。

淩玖澪一手托腮的盯著卡米爾看,不知道卡米爾想做什麼。

卡米爾濃紫色的眼睛堪稱溫和的看著淩玖澪,怎麼說是堪稱呢?因為淩玖澪可以察覺到這份溫和當中的銳利。

「你知道爵士很擔心你嗎?」

淩玖澪拿著牛奶的手頓了一下,接著貌似沒聽到似的倒了半壺的牛奶到咖啡裡,喝了一口覺得還是苦了點,便又夾了三塊方糖丟了進去。

看到一個男人如此喝咖啡,卡米爾還真是訝異,當然,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這就是你要我當保鑣的原因?」

「唔…也不完全是,你的身手很好,外貌也很賞心悅目,放在身邊還不錯,我很有安全感。」

「知道是誰殺了哈威肯的吧?」

「E。」

聽到這個字母,淩玖澪有些頭疼的扶額。

「怎麼跟萊家扯上關係,我還以為那個人要死在星黮國不回來了,難怪!」

難怪他會覺得那個提著琴盒的男人有些說不上的怪異。

自從跟那個渾蛋扯上關係之後,淩玖澪覺得自己的心臟被訓練得越來越大顆了。

「啊~失戀,於是就回國殺殺幾個人療傷,哈威肯那個老畜生也不是什麼好人,不需要為了他而得罪其他人,你要明白,如果惹上萊家,爵士也很難完整的保護好你。」

「失戀?有什麼有趣的故事來分享一下?」

比起卡米爾後面提起的萊家,淩玖澪對E的愛情故事比較有興趣。

卡米爾瞇起眼輕聲的笑了出來,這個人還真不一樣,明明自己和他可以算是初次見面,對他透露出與『永夜爵士』的相識,這個人沒有對此感到疑惑或是不悅,反而對一個在他眼皮下殺人的殺手感興趣?!

「詳細的劇情要請問萊家當家,我可不知道。」

卡米爾遞了一台黑色手機過去,淩玖澪接過手機在手裡轉了一圈,然後掛斷電話。

看著淩玖澪毫不猶豫的掛斷電話,卡米爾還真不懂這個人在想些什麼。

他想起前幾天和爵士談事情的時候,在他們面前一向嚴厲又不拘言笑的爵士,竟然會在會議上恍神,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就翻看手機好幾次。

他們少數幾個人都知道這位冷血又無情的爵士心中有一個特別的人。

有幸還在暗處見過這位總是能讓爵士分神的人,淩玖澪外貌的確不錯,但是更加吸引人的卻是他的性格。

處於黑暗與光明間的完美融合。

「怎麼不接爵士的電話?他知道E會出現,很擔心你會遇上他。」

如果他的表情能用符號來表達,大概是=v=這樣,淩玖澪內心如此想著,並且不自覺得笑了出來。

窗外的陽光透著窗外茂密的樹枝折射進來,淡淡的金色灑落在淩玖澪的身上,暈染出了一幅色彩溫柔的水墨畫。

銀灰色的頭髮閃著細碎的光芒,向日葵色的眼瞳變得更透明些,清澈的彷彿像是早晨的湖水,卡米爾輕咳一聲,稍微撇開目光。

「讓他不要擔心,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他的''事業''。」

「近期我們組長會去他那裡坐坐,大概又接到了什麼情報吧?」

「我跟E…有一陣子我待過星黮國並且和那裡的警方有短暫的合作,和E可以說是見過幾次面。」

淩玖澪喝了口咖啡,然後將視線轉向窗外,或許是覺得光線有些刺眼,淩玖澪瞇起了眼睛。

「嗯…我覺得我們的關係還沒有好到可以互相關心,甚至是…用這種奇怪的方法在監視我。」

淩玖澪壓低了說話的嗓音,聽在卡米爾的耳裡,竟然聽出些許冷意。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