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夜—GIN、萊姆、虛擬世界。



 ♕〃 【第七夜—GIN、萊姆、虛擬世界】

 





穆洛的身體依靠書房的書櫃上,我坐在舒適的單人座椅上,眼睛上帶著一個虛擬世界專用的長型眼鏡,在耳朵兩側分別是個耳罩,這個耳罩再啟動時會泛著藍色流光,在耳罩的後方,分別往上延伸用金屬製成像翅膀的造型。

前方的桌子是虛擬投射的機甲操作內部的樣子,基本上虛擬機甲的主人當初怎麼設計的,投射出來的操作盤就會是你設計的樣子。

除了這些面板,其餘的像是推進器或是一些旋鈕跟操縱桿,都是實裝在旁邊或是前方、上方的空間上,如果經濟能力可以的,通常會在家裡打造一個極為仿真的機甲內部空間,直接從裡面連線。

如果是晉級後的現場比賽,則是會進入官方統一打造的圓球形空間裡進行操作,穆洛本身並沒有參加這個遊戲,因此他家中並沒有高檔化的配置,只有這種最簡便的。

對於我來說並沒有差,反正戴上虛擬眼鏡之後,看到的一切都差不多。

這個虛擬世界跟現實世界有太明顯的差別,甚至裡面行走的人都跟現實一樣,為了預防有人會用虛擬世界犯罪,科奧諾星球的法律規定,虛擬世界的樣貌跟現實的樣貌必須是一樣的,如果有人更改是會被處刑的,數據一般來說都只有政府能寫入,但,還是有犯罪者有入侵系統更改數據。

不過,雖然樣貌是一樣,但是你可以替自已戴上外裝,最簡單的就是將自己包緊一點。

有一種家裡用的小型掃瞄器,再進入虛擬世界時將自己的外觀掃描進數據裡,當你被讀取之後,你進入虛擬世界就會是這個樣子。

再虛擬世界中總共可以存五種造型,我一直覺得這很像是換衣系統,地球星上很多遊戲至今都還保留這這種功能。

喔,穆洛說如果要存更多就要花星幣。

星幣跟現實世界的錢是1:3,用的同樣是科奧諾星球上的流動貨幣,其實還有個更複雜的名字,只是一般都統稱星幣。

虛擬世界應有盡有,連餐廳也有,就不知道這種虛擬的餐廳到底是要怎麼食用。

虛擬的世界雖然豐富,但沒有像現實世界一樣空間那麼大,我要去的地方是
『Valhalla』虛擬戰役的登記處。

在確定歲祈進入了虛擬世界裡,穆洛也跟著進去,穆洛是軍人,因此自有一個軍人專用的伺服器。

進到虛擬世界可以看到前方有個很大的拱門,拱門上面有著一個華麗的金色立牌,上面標示著『BIFROST』。

彩虹橋?

他們出入的地方分了好幾的不同的門,在門的上面分別標上各種名字與數字。

正當我愣愣的看著前方時,我感覺到有個人輕輕的點了一下我的手背,我往旁邊看去,是穿著一身黑色軍裝的穆洛。

看到穆洛在虛擬世界仍舊穿得比筆挺的模樣,我心情很好似的笑了出來,當然,我突然的笑聲只換來穆洛一臉的疑惑。

穆洛帶著我到虛擬戰役的登記處,這個是非常高的玻璃帷幕大樓,杵立在整個虛擬世界的中心。

在大樓的周圍漂浮著許多小型機器,從幾個機器當中投射出大小不一的螢幕,上面撥放著虛擬戰鬥的畫面與機甲師的訪談。

位於最上方最大的看板是積分版,上面標示著不同文字的名字與積分、名次。

穆洛領著我走入大樓裡面,大樓的門是非常大面的金屬自動門,進入時系統會掃描自身的資訊。

一樓是面積極為寬敞的大廳,整個樓層都是挑高的,內部是極為奢華的科技金屬風,四周都漂浮著各種不同的機器人,內部有穿著白銀色連身衣的服務人員,也有來自各地的機甲師。

有些機甲師正接受著各方媒體的訪問,穆洛突然彎下身來,低聲在我的耳邊說著:「這個人是目前的NO.1─『萊姆』他的真實身分是
『查爾斯弗克朗水聞波克萊曼』,是名政治家的次子。

我只是淡淡的瞄了對方一眼,對此沒有興趣,那個人有著一頭張揚的紅髮,臉上戴著黑色大半的面具,擋住了上半部的容貌,身材高大、體型壯碩,身上穿得極為貼身的衣服。

「你
名字記得真清楚。」我忍不住稱讚了穆洛,難為他了,每看到一個人就要替我介紹一次。

這讓穆洛不知怎麼反應,一般聽到他這麼說都會問一下對方的訊息吧?他以為之後歲祈會多問兩句,沒想到歲祈還是一臉的冷漠。


「登記有需要什麼程序嗎?

「其實身為蔚欽斯家族的養子可以省下很多麻煩。」

我微微的皺起眉,覺得有點反感:「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

「在虛擬戰役當中,只要當事人不想公開自己的真實資訊,那麼使用的都是假名,只有主辦方最高級的人才可以獲知使用者的真實資料,我可以知道你不想讓中將知道,但是關於你的事,只要中將想知道,無論無何都是藏不住,不過…在有限的範圍內,中將應該不會太過於調查你的事,中將可是個很冷漠的人。

「感覺的出來。

我難忍的呼出一口氣,他真的不確定肖藍這個人給他的自由會到什麼程度。

我們走到櫃檯準備辦理手續,多虧了這個身分,我和穆洛被領到櫃台後方的小房間裡,在那個小房間裡坐著一位外表嚴肅的老人。

他們簽的是最高級的保密協定,因此來幫助我登記的自然是最高級別的經理人。

登入手續非常簡單,只要核對完身分驗證就行了。

至於使用的虛擬名字嘛
就是『GIN』,也就是一開始進入虛擬世界裡所輸入的名字。

手續辦完之後我們就出來了。

才走沒幾步,就有個人走了過來和穆洛打招呼,穆洛並沒有加上任何的偽裝。

穆洛稍微站在歲祈的前方,有些遮擋住來人的視線。


「好久不見,查爾斯。

查爾斯:「好久不見,在這裡不要叫我查爾斯啦!要叫我萊姆、萊姆。

「好的,萊姆先生,恭喜你依舊保持在第一名。

查爾斯笑得開心,一雙翡翠色的眼睛有意無意的看往歲祈的方向,這讓穆洛心底有些不舒服的感覺,於是身體又更往旁邊站,擋住歲祈的身體的面積又更大了些。

歲祈正低著頭用著手機觀看關於虛擬戰役的相關資訊,沒有去注意和穆洛談話的是誰。

查爾斯透過黑色面具的眼睛看著微微低著頭的歲祈,嘴角拉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笑。


「想必這位就是蔚欽斯長子的那位養子吧?

低沉悅耳的嗓音透著不懷好意的問句,讓我有點煩躁的抬起頭,蒲公英色的雙瞳透著明顯的不滿。

穆洛就算沒有回頭看歲祈也能感受到歲祈傳來的不悅。

可是這個人絕對不是目前的歲祈可以惹的,查爾斯可不是那個沒有什麼地位的唐聿。

不過穆洛想太多了。

查爾斯覺得自己一生當中已經不會被什麼事物迷去雙眼,身為聯邦最有深望的政治家之子,即使他不走這條路,只要擁有
『弗克朗』這個姓氏,他在科奧諾星球上便可以橫行無阻,沒有他得不到只有他不想要,這句話他常掛在嘴邊。

蔚欽斯家的神祕養子,有著一雙極為漂亮的眼睛。

這是第一個打入查爾斯腦海中的想法。

查爾斯動作大力的推開擋在歲祈前面的穆洛,臉上的笑容十分張揚,配上那頭顯眼的火紅色頭髮,讓我覺得這個人很像在天空燃燒的太陽,灼熱的令人不舒服。

這個人舉止粗魯的推開穆洛,然後輕浮的捏起我的下顎,簡直跟那個肖藍一樣無禮。

穆洛看到這個情景冷汗都流了下來。

下顎被這個人捏得很痛,我瞇起眼,我記得穆洛有跟他說過這個人是政治家的次子,既然穆洛會特地跟他說這個人的身分,估計是因為這個人不好惹。

可是,那又何妨?

反正,他是肖藍那傢伙的養子不是嗎?有辦法給肖藍添添堵的方式,他都不介意去嘗試。

於是我笑了,笑得異常美麗,笑的查爾斯心臟抖了一下,笑的穆洛整個人發寒。

正當查爾斯準備說些什麼話的時候,我一個拳頭朝著查爾斯的臉打過去,查爾斯不是一般人,他可沒有少打過架,因此他很輕易的閃開了,我的拳頭劃過查爾斯的臉頰,拳頭的力道在查爾斯的臉頰旁颳起一道風。

我對查爾斯的閃避沒有太訝異。

「喔~閃避值挺好的嘛。」看來不是空有其表的政治家子弟。

涼涼的說完,又是一拳過去,查爾斯當然漂亮的閃過了。

這場爭執很快的就開始有人聚集過來,大家看到是查爾斯,都冷冷的譏笑著歲祈的不自量力。

對方可是
『萊姆』欸!那個十年不敗紀錄的『萊姆』!

除了在虛擬世界有著輝煌的成績,在現實生活當中,『萊姆』也是一位天之驕子,他受歡迎的原因除了原有的身分還有他自身的能力。

歲祈對他引起的騷動一點感覺也沒有。

只用那雙亮的過份的眼瞳直直盯著查爾斯。

被那雙眼睛看到的查爾斯,只覺得自己身體裡的血液好像都沸騰起來,這份灼熱彷彿要融開自己的皮膚般。

查爾斯興奮的舔了舔嘴角,這個動作讓周遭的女性發出極為煽情的尖叫聲。

我連續揮出好幾拳,查爾斯一一閃過,雖然看似輕鬆,不過查爾斯知道自己如果不小心一點就會出糗。

他一點都不知道外表斯文的歲祈,會那麼不好惹。

他就不相信穆洛沒有提醒過歲祈有關他的事情。

在幾次的閃避後,查爾斯開始回擊了,一點讓歲祈的意思都沒有,拳頭落下的位置每一分都很精準。

查爾斯的動作很俐落,看得出查爾斯很常在練習,歲祈的動作除了俐落之外,就是狠,壓根沒有在留情面給人的。

歲祈除了手的動作,腳也沒有閒著,踢腿、迴旋、翻身,查爾斯有種自己正與歲祈在跳舞的感覺,歲祈的穿著極為簡單,上身是一件白色襯衫,釦子還解開了兩顆,露出只被薄薄的皮膚包裹住的鎖骨,那對鎖骨精緻的要人命。

一滴汗隨著歲祈的動作滴落下來,這讓專注於觀察歲祈的查爾斯腦袋突然『嗡─』了一聲。

然後!歲祈的拳頭就招呼過來了,直接命中他的下顎!這還不夠,歲祈馬上補上一腳,踢中查爾斯的胸口,查爾斯跌坐在地上,這時,四周都寂靜了下來。

我緩慢的走進,並且蹲在查爾斯的面前,然後伸手將查爾斯歪掉的面具扶正。

「幹嘛發呆?」打到一半,這個人突然恍神,這才讓他有機會往他身上招呼幾拳,不然我估計是碰不到他的,看來還是要練習才行啊。

歲祈清澈的嗓音彷彿一道泉水,灌入查爾斯的四肢,讓他沸騰的血液逐漸冷卻。

看著那張略顯冷淡的臉孔,查爾斯吶吶的說道:
「因為你太漂亮了。」

當查爾斯不受控制的說出這句話時,周圍的空氣有瞬間的凝結,等到查爾斯意識到自己在說些什麼時,他摀住了自己的嘴。

不敢相信這種蠢的要死的話是從自己嘴巴說出去的!完蛋了!他完全可以想像明天的媒體會怎麼報導這件事。

看著歲祈不自覺透著疑惑的眼神,查爾斯突然放聲大笑,覺得就算明天會出現在報導上也無所謂。


「哈哈哈哈~!我決定了!我要讓你成為我的人。」

聽到查爾斯這樣大吼,一旁看戲看的開心的穆洛馬上跑了過來,穆洛趕緊把歲祈拉起來就要走人。

沒想到查爾斯卻攔住他們的路。

動作帥氣的將被汗水沾濕的頭髮全數撥往腦後,對我露出一個極為流氓的笑,讓我渾身冒起雞皮疙瘩。


「成為我的人吧!」

我懶的理會查爾斯,一把將他推開。

「神經病,不會是腦袋被我打壞了吧。」我口中不自覺的喃喃唸道。

查爾斯看到歲祈轉頭就走,上前跨著兩三步,想直接撲上歲祈的背,但是!我一個轉身,毫不客氣的又是一腳踹向查爾斯。

查爾斯撫著自己的胸口,覺得他回去一看,鐵定百分百會瘀青。

一旁的穆洛被歲祈的反應嚇一跳。

「歲祈!」

看著穆洛眼裡露出的指責眼神,我只是抬起步伐繼續往前走。

穆洛回頭過去看著查爾斯,一雙眼睛和以往一樣,充滿軍人威嚴的瞪視著查爾斯:
「不要去煩歲祈。」

看著穆洛的樣子,查爾斯一點也沒被嚇到,臉上的笑反而更張揚,即使他的半張臉被面具所掩蓋,也擋不住查爾斯刺骨的嚇人的英氣。

如果說肖藍身上的威壓是刺骨的雪地,那麼,查爾斯就是能將人灼傷的焚風。

查爾斯根本就不管穆洛,他是個什麼東西?!查爾斯的出身與性格讓他不需要去懼怕任何人,就算那個人是肖藍。


「穆洛,你最好是少管,一個軍人卻像個保姆似的,真是難看。」

查爾斯語氣惡劣的譏笑著。

穆洛並沒有為查爾斯說的話感到生氣,他的責任就是服從命令,保護好歲祈。

我走出大門外,突然覺得這個星球的人淨是一些神經有問題的人。

往後看去,可以透過玻璃看到穆洛正和查爾斯說話,穆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生氣,這還真是難得,以前穆洛的臉上通常不會有太明顯的表情變化,看來這個查爾斯是挺惹人厭的啊。

不想等了,於是我伸手做一個摘下東西的動作,眼前的虛擬世界就消失了。

將虛擬專用眼鏡放在桌上,往旁邊一看,穆洛還在虛擬世界當中,沒有讓我等太久,穆洛就將虛擬眼鏡摘下,看見我正愣愣的看著他,穆洛臉上透著無奈。


「跟查爾斯講完回頭你就不見了,嚇我一跳。」穆洛語氣裡有些埋怨的說道。

「不知道你們要講什麼,我覺得無聊就先回來了。」

「無聊?對虛擬世界沒興趣?」

「啊和真實世界沒有明顯的區分,自然就不會感受到所謂的樂趣。」

聽到歲祈這樣講,穆洛笑了開來:「等你開始玩虛擬戰役你就會覺得有趣了,希望你到時候不會太入迷。」

「歲祈,那個查爾斯不要去招惹他。」

「我倒覺得是這個人自己會先來惹我,而且…如果可以因此跟肖藍添添麻煩,我會很開心的。

穆洛覺得自從認識歲祈以來,他腦袋上的黑線可以說是越來越多。

「查爾斯的家族,弗朗克是科奧諾星球上最有名望的政治家,他掌控了軍部大部分的命脈。」

我點頭表示理解,科奧諾星球是分成兩個派系,一個是皇家,一個是聯邦,也就是軍部,軍部下面還有分三個單位,而政府可以說是立在這兩者中間。

政府並沒有握有軍權,但是卻擁有可以下達『指示』的能力。

間單來說科奧諾星球可以分成三塊,為了不要讓某個勢力偏大,因此才將權力全數劃分,藉此達成互相牽制的結果,如果有一方想要做些什麼,要先殿量一下自己是否可以壓過另外兩方,這三方都是具有野心的人,不可能會讓其中一方獨大,因此都會死命的跩著自己手上握有的東西,然後找機會看是否能夠吞掉其中一方,來加深自己的實力。

現在檯面下鬥著最兇的是皇室與聯邦軍部,皇室在現今的科奧諾星球上是偏弱勢的,雖然有自己的武力,可是跟軍部比起來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必要的時候甚至還要借用軍部的軍力,現在的皇室被削弱許多,所以他們才開始積極的拉攏人才,皇室擁有最多的可以說是金錢,和部分律法,至少要新定條約之前,必須經過皇室核准。

而政府的運作目的是制衡這兩方來達成平衡。


「得罪了弗朗克家的人不是件好事。」

我才不在乎這點。

「歲祈,你…很討厭中將?」穆洛問的小心翼翼。

「討厭。」我肯定的回答。

「現在我肖藍的關係就是主人跟他的實驗品,都不知道他下一刻會從我身上拿去什麼,上一次實驗只是簡單的檢查跟抽血,也許哪一天他會把我肢解下來研究也說不定。」

看著歲祈淡然的說著這些話,穆洛喉嚨頓時哽了一下。

「中將的確是會為了他的機甲幹出這種事。」

穆洛本想安撫歲祈幾句,可是這種明顯的事情,他真的無法說謊,中將本來就個冷血的人了,為了自己的目的,不論是犧牲誰他都不在乎,為了製造出最強的生物機甲,那個實驗室不知沾染上了多少種族的鮮血。

聽出穆洛嗓音裡的乾澀,我對他輕淺一笑。


「所以我討厭他,我不喜歡被當成白老鼠的感覺。」

「白老鼠?」

「喔,白老鼠是一種體型很小的生物,在我們那邊要做實驗時,都是先試驗在白老鼠身上。」

突然的,空氣中傳來了通訊器的聲音,穆洛打開通訊器,是肖藍傳來的訊息,要他將歲祈帶過去。


「中將要你回家一趟。」



















一片漆黑的空間裡,只有薄薄的電子螢幕發出微亮的光輝。

一雙修長且骨節分明的大手正對著螢幕輸入資訊,被那雙手按到的地方都發出鮮豔的紅色光輝,在面板上是一串複雜用多語言組合再一起的訊息。

在一串串的搜尋當中,找到了一個加密的好幾層的文件,嘗試了幾種方法都無法獲得打開的權限。

左手撫著自己的前額,感覺是有些困擾的姿勢。

此時,本來被封閉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個樣貌平凡的青年,這名青年恭敬的對坐在椅子上的人行禮,得到對方的首肯之後,才走過來。


「結果如何?」

「蔚欽斯家將所有資料全數癮藏,參與調查的實驗組全都死了,只剩下當初發現那個人的小隊,目前這個小隊的隊長被派去當隨身護衛。」

「唐聿那邊怎麼樣了?」

「目前還沒有太多的接觸,後天唐聿有約蔚欽斯家養子吃飯。」

「馬修,你覺得這個養子如何?他的實力真的有達到SSS紫標?」

馬修打開通訊器點開一個影像,之後將通訊器放在桌上。

看著稍早之前查爾斯與蔚欽斯家養子的紛爭,男人那張儒雅的臉上露出一抹讓馬修發寒的笑。


「真是難得可以看到查爾斯被打。」男人語氣裡有少見的輕快。

修長的手指不斷敲擊著桌面,安靜的空間裡只有若有似無的敲擊聲,這讓馬修有點緊張。

這個人男人目前皇室的準繼承人─『唐澤奧華森雷鳴費朗堤森』


頭髮顏色是金色,眼睛是藍灰色,外貌儒雅,講話的語氣很平和,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但是,跟著唐澤已久的馬修知道唐澤真實的面貌。

那是深不見底的沼澤,幽暗的令人害怕。


「這個養子夠狠,也不在乎自己是否會因此惹上麻煩,明知道唐聿是皇室的人,有眼色的人都知道不該去招惹他,結果

性格向來認真又不苟言笑馬修,嗓音難得的帶一絲笑意。

「他就這樣扭斷了費朗的手、打斷柯羅的鼻梁,這兩個人可是唐聿的護衛啊…好笑的是,這件事的起因不過是因為費朗由於他的不禮貌擋住歲祈的路,費朗的手到現在還不能握槍呢,而柯羅是被歲祈嚇到才扯住他的衣領,據說當時被這個養子嚇得夠嗆。」

「看樣子你很開心?」唐澤問話的語氣很淡,貌似對這件事毫無興趣。

「開心。」馬修很坦誠。

嚴格來說柯羅和費朗不是不好的人,他們兩個身為唐聿的護衛,本來就要對唐聿效忠,只是立場不同的兩方實在無法真正欣賞對方。

尤其是他們身處的環境不是簡單的環境,一不小心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皇室的子嗣本家跟分支有很多人,這是很難釐清的線,你不知道可以相信誰,每個人都不懷好意的想捅你一刀,本來只是暗鬥,但是
…現在皇室領導人的身體狀況有明顯的惡化,本來檯面下的鬥爭已經開始白熱化了,馬修唯一清楚的是,如果這個時候他們什麼都不做,不用等到那一天,屬於唐澤這一派的人全部都會死。

皇室的人,沒有一個人是真的仁慈的,別奢望他們會手下留情,所謂的血親,在權勢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唐澤看著顯示器上的那一張臉,他知道唐聿想要拉攏歲祈,就算眼前這份數據誇張了,但
…能夠自己一個人殺了穆洛小隊那麼多菁英,還能在查爾斯手下打他幾拳,歲祈不是簡單的異星人。

如果歲祈真是簡單的異星人,那麼肖藍不會收養歲祈,而是會直接將他拆開,用來打造生物機甲。

最近唐聿尋找合盟的對象越來越多,不管唐聿表現得有多漫不經心,唐澤知道,他必須要在唐聿的羽翼豐滿起來折斷他!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