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朵黑百合。



   【第六朵黑百合】


就要無法呼吸了,看著你笑的樣子,看著你對我表現出溫柔的態度,我被困住了,被困在沒有出口的迷宮當中。










你的溫柔,是一種折磨。





海翷的臉頰上還是有些腫,本來以為經過一夜之後會消失的,看來,她是太看得起自己的復原力,也看輕了那些男人打人的力量。
 
看著床頭櫃上的小時鐘,這個時間她應該要出現在『Yggdrasill』美術館才是,畢竟都快到覽期了。
 
她昨天帶著臉上的紅痕進門,雖然有沐霽晨在幫自己說話,可是真相還是讓沐霽夜發了頓脾氣。
 
雖然這點是可以預料的,但是發火大罵的沐霽夜,多少讓自己有嚇到的感覺。
 
她是知道自己大哥的脾氣不太好,可是從小到大也沒見過沐霽夜對家人發脾氣的樣子。
 
當時就連沐霽晨也嚇了一大跳。
 
再次看了下時間,就算心情在怎麼糟糕,該去的地方還是得去。
 
海翷洗完澡之後,就坐在化妝檯前開始替自己上妝,還好,臉頰只是有點腫,稍微畫個妝就可以蓋過去了。
 
她可不想被問東問西的。
 
海翷背起背包,拿起放置在床上的S牌白色筆電,裡面存的都是和『Yggdrasill』有關的資料,想到這個,過陣子這次展覽的畫家『馮 ・ 克洛埃齊爾』就要來若星市了,得先確認好住宿的飯店才是。
 
其實這種事應該要由美術館那裡的接待處安排的,可是在館長了解到她的真實身份時,就希望這項工作也能由她安排。
 
當然,也是有收錢的啦,所以她雖然認為這不屬於自己的責任範圍,還是接手了。
 
找間飯店給那位畫家住,又有多的錢可拿,這麼輕鬆的工作如果不接,是會被雷劈的。
 
一開始是想招待『馮 ・ 克洛埃齊爾』住他們家的,他們家有另外一棟房子,是專門給賓客住的,可是,她想了想,又覺得麻煩。
 
果然,還是直接丟飯店省事。
 
她只是負責展場布置的公司人員,那位畫家的感想,甘她屁事。
 
OK!就這樣!
 
如果是決定了,就趕緊安排吧!果然還是找若星市的飯店比較好,除了離美術館近之外,附近幾乎都被開發成藝術文化區了,他應該會喜歡吧。
 
在這樣想這的同時,海翷迅速的撥出一通通訊錄當中的一支手機號碼,並且邊走下樓。
 
「喂~蘇黎,我要訂這個月27號的星空頂級套房,妳幫我準備好點的,知道那位年輕的馮 ・ 克洛埃齊爾吧?對對!就是那位被新聞照三餐不斷重複撥放的那位傳奇畫家,嗯哼,是他要住的,OKOK,請冷靜,既然知道對方的身份,該怎麼準備就不必我交代了吧!飯店有翻譯人員吧?記得配一名給他,最好是也精通旅遊的,可以帶他四處晃晃,嗯嗯,就交給妳啦,我等會把飛機到的時間傳給妳,一定要派人去接機,好啦~掰。」
 
找蘇黎她可以安心了。
 
蘇黎是若星市最大的一間飯店當中的經理,平時的興趣是畫畫。
 
可惜,天份不夠高,一直都沒有成就,所以只好早早認命,放棄她這個畫家夢。
 
幸好飯店這份工作她做的不錯,薪水又高,所以她才可以繼續投資自己的畫畫副業。
 
以前比較有空的時候,還會幫她一起賣畫呢。
 
可是啊~
 
生意差到讓她臉綠。
 
本來以為是一般人不懂得欣賞,她還透過關係拿去給畫作鑑定師看,沒想到,只是去被免費洗臉的。
 
想想蘇黎那張青到不能在青的臉,海翷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不是她沒有同情心喔!而是蘇黎一直很有自信,說話也尖牙利嘴的,第一次看到她說不出話的樣子,她就覺得有趣。
 
走下她們家的旋轉樓梯,海翷也沒有吃早餐,就直接下去停車場,開車去『Yggdrasill』美術館了。
 
 
 
 
 
 
 
 
 
 
 
 
 
 
 
 
 
 
已經是中午了,大廳當中的人都已經坐定,準備享用午餐。
 
但是雲光雨還是在房間裡,繼續用不同顏色的顏料在水彩紙上作畫著。
 
一筆一筆的,畫下天邊那道七色的彩虹。
 
在彩虹底下的是一處種滿了許多大型蘑菇的森林,在中央杵立著一個小女孩,臉上被畫著大小滴的水滴。
 
小小的身影旁,是一把掉落的傘。
 
光雨將水彩筆尖沾了一點水,把藍色的顏料暈染開來,層層疊疊的藍色,就像是一種化不開,並越漸模糊的憂鬱。
 
畫,會反射作畫人的心情。
 
現在,這就是她的心情。
 
她知道已經中午了,可是沒人叫她下去吃飯,媽媽去參加同學會,所以不會帶她下去用餐。
 
而會對她釋出一點善意的芙霓,人也在公司。
 
聽著樓下的笑鬧聲,雲光雨畫畫的力道更用力了些。
 
好像這樣子,就會把眼淚給逼回去。
 
她其實,很想要融入這個家的。
 
可是,有些事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從她媽媽成為第三者開始,就錯了。
 
她不該奢望,可以從中得到她最想要的親情。
 
突然的!門被打開了!!那粗魯的力道,讓門狠狠的撞上牆壁,在雲光雨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剛剛上完色的水彩紙,就連同顏料一起被掃到地面上。
 
光雨驚愕的看向來人,那張漂亮的臉,有些扭曲,總是畫著鮮豔彩妝的臉孔,因為哭泣的原因,讓那些彩妝有些暈染了。
 
「大媽・・・」
 
「不准這樣叫我!!妳配嗎?不過是個賤人生的小孩!」
 
沈品筑一看到她們母女這張清純的臉孔,她就火大!
 
裝什麼清純!根本虛偽!!
 
光雨不明白自己是做了什麼,讓大媽那麼火大,她想問,可是心裡也清楚,她是問不出什麼的。
 
大媽從以前只要是心情不好,就開始找自己麻煩。
 
她忍過了,可是,她真的受不了這樣!
 
一遇到這樣的狀況,她就想搬出去住,但是,她不能留下媽媽一個人在這裡。
 
光雨逼自己扯出笑,試著用溫和的語氣要安撫沈品筑。
 
「大媽,我做錯什麼了嗎?惹得您這樣生氣?妳跟我說,我以後不會再犯了。」
 
沈品筑笑了,充滿怨毒的笑著。
 
「妳的存在就是種錯誤!!妳可以讓妳自己不存在嗎?!!我告訴妳!我是不會讓妳這種外來者奪去芙霓的一切!」
 
只要看到她們母女倆這副委屈的模樣,她就火大!
 
委屈什麼!?介入這個家庭的是她們!該委屈的應該是她跟芙霓才是!
 
沈品筑的手上拿著一本黑色封面的文件夾,伸手一甩,那本文件夾就這樣砸在雲光雨的頭上,光雨痛的扶住發紅額頭,然後顫抖的彎下身,撿起掉落腳邊的文件夾。
 
「妳倒是看看!」
 
眼淚模糊了視線,心中即使想著自己母親的臉,卻還是慶幸此時的母親不在,不然看到這種場面,又該多心痛啊。
 
媽媽,女兒會好好撐住的。
 
因為對媽媽而言,這是幸福。
 
打開文件夾,裡面的字很多行,可是還是讓光雨在這種狀態下看出重點。
 
這是?
 
爸爸最近在開發的飯店,什麼?!她是負責人?
 
怎麼會是她當負責人呢?!!通常都是由哥哥負責的吧?
 
她知道大媽火大的理由了,大媽一直覺得她和媽媽一直想在雲家的企業當中分一杯羹,可是!她們根本就沒這種心思啊。
 
「大媽・・・這件事我不知道。」
 
「我管妳知不知道!妳這個雜種!休想接手雲家的企業!不過是外面的小孩,給我小心點!!」
 
「太過分了・・・大媽!我也是爸爸的小孩啊!都那麼多年了,妳為什麼就不能接受我!!」
 
或許是剛剛的那個雜種的詞,讓一向沉默的光雨,忍不住大聲說話。
 
「夠了吧・・・這一切都夠了吧!我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爸爸要把飯店交給我啊!!爸爸沒對我說過!如果說過,我一定會拒絕的!大媽、大媽!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和哥哥還有芙霓爭些什麼!」
 
說完這一長串的話,光雨終於哭了出來。
 
眼淚一滴一滴的,已經完全止不住了。
 
看到總是忍住不哭的光雨,第一次在她面前哭成這樣,沈品筑依舊厭惡。
 
她剛吃完飯,去到雲煌書房時,就看到這份文件,都已經蓋章了,難道還有假的不成?!
 
早就從安排在公司裡的人口中聽到這個消息,她還不敢相信,一直在等雲煌給她解釋。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越想越生氣的沈品筑,二話不說的衝向前,拎起光雨束在腦後的頭髮,用盡力氣的甩了兩巴掌在光雨的臉上,名貴的鑽石戒指,在光雨的臉上留下血痕。
 
光雨被扯痛了頭髮,想反抗,但是氣過頭的沈品筑力氣竟然大的驚人,任憑光雨怎麼扯,都文風不動。
 
沒多久,在樓下的傭人聽到動靜,馬上跑上樓,從敞開的門後面,看到這樣嚇人的場景,紛紛上來拉住沈品筑。
 
「夫人!!請放開光雨小姐!這樣會出事的啊!!夫人、夫人!」
 
女僕緊張的叫喊著,現在老爺和小姐都不在,她們這群下人根本就無法阻止!
 
沈品筑見那個女僕一直要幫助光雨的頭髮脫離自己的手,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就踢了那個女僕一腳!
 
女僕雖然被踢倒了,可是仍舊死抱著沈品筑的腿,一直在求情著。
 
「夫人!老爺知道會生氣的!」
 
沈品筑頓了下,就在女僕安心下來時,沈品筑就發瘋似的叫著!!扯住光雨的手指一點也沒有放鬆。
 
「妳不過是個雜種!真要養就養在外頭就好!還帶回來家裡!妳那該死的母親到底是怎麼誘惑煌的啊!!!!煌搞了那麼多女人!就只帶回那個賤女人!甚至還給她一間公司!怎樣!現在輪到妳了是吧!!我告訴妳!只要我還在的一天,我就不允許妳登上檯面,我不會讓妳影響到霄和芙霓的權益的!!」
 
說完,沈品筑就大力的將光雨甩在地上!
 
居高臨下的瞪視著臉色蒼白的雲光雨,然後挺起背,一樣高傲的走了出去。
 
女僕看著模樣悽慘的光雨。
 
心中同情了起來,她其實不喜歡她們母女倆的,以前的夫人不是這樣的,雖然很冷艷,說話有時候又不饒人,但是真的很愛老爺,也是個好母親,對待下人是很和善的。
 
和其他有錢的夫人都不一樣。
 
可是自從光雨母女倆來到雲宅的那一刻起,就變了。
 
他們這群下人即使對夫人的處境感到不公平,就也不能多說什麼,最多只能和夫人站在同一陣線上。
 
但是,時間一久。
 
他們對光雨母女倆的想法都改變了。
 
變得喜歡她們,也把她們當成雲家的主人一樣的服侍著,只是小心的不在夫人面前表現出來。
 
雖然喜歡光雨母女,但也不想讓夫人傷心。
 
女僕扶起光雨,輕聲問著:「光雨小姐?還好嗎?我扶妳起來坐。」
 
「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我媽媽,知道嗎?幫我拿個醫藥箱吧,我今天就在外面過夜了,如果媽媽回來,就說我去朋友家討論工作的事,順便過夜,了解嗎?」
 
「嗯,知道。」
 
 
 
 
 
 
 
 
 
 
 
 
 
 
 
 
 
 
一個轉彎,上官 夙俐落的將鐵灰色的車子停在路邊。
 
就在他準備打電話的時候,車窗被敲響了。
 
看到車窗外的臉孔,上官 夙過於嚴肅的線條,柔軟了下來。
 
「上車。」
 
俐落的語氣,讓海翷微笑了起來,打開副座的車門,坐了上去。
 
「繫安全帶。」
 
「我不喜歡繫安全帶。」
 
海翷稍嫌任性的說著。
 
「妳不是都自己開車?不繫安全帶太危險了。」
 
「我開車會逼自己繫,坐別人車的時候就不會,我一直覺得繫安全帶這個動作,會嘞死我自己。」
 
上官 夙皺起眉,完全不想就這樣算了,他個性嚴肅,做事情都很守規矩,像這種違反交通法規的,他不能容忍,尤其這又是牽涉到自身安全的事。
 
於是,一個傾身,上官 夙動作俐落的替海翷繫上安全帶。
 
舉動雖然有些親暱,但是卻絲毫沒有被冒犯的感覺。
 
其實以她的目的來講,被冒犯或許正和她意呢,這會替她省下不少時間。
 
可惜,上官夙 ,並不是那樣的人。
 
雲芙霓還真是好眼光。
 
上官 夙開車很穩,這樣的速度讓海翷有些昏昏欲睡的。
 
頭就這樣靠在車窗上,灰棕色的大捲髮很隨意的散落著,淺紫色的眼瞳,一直看著車窗外不斷閃過的風景。
 
在若星市這個充滿文藝的城市就是這樣,任何的東西,都具有不同的風格,就像是西洋鏡一樣,分別照出不同的面貌,總讓他們這些來自其他城市的旅人,眼花撩亂的。
 
淡淡的。
 
海翷總喜歡在這種時候哼著歌。
 
 
『我們最遠的距離 我努力靠近你的心』
『讓你留下愛的痕跡 在我的生命裡』
『我決不會放棄 就算已失去了意義』
『只要相信總會有奇蹟』
 
『給我最近的距離 沒有你我無法呼吸』
『你的身影揮散不去 在我的血液裡』
『還有多少風雨 就算我變成了灰燼』
『也要在這裡守護著你』
 
 
其實要海翷完整的記住一首歌,還挺困難的,所以海翷在哼歌的時候總這樣,總是重複一段她最喜歡的部分。
 
上官 夙就這樣聽著海翷唱著這首斷斷續續歌詞的曲子。
 
內心的情緒,他無法解釋。
 
很想轉過頭去,他想看看海翷此刻的表情,但又覺得不妥。
 
他現在正在開車,不是分心的時候,而且這一帶的車流量也很多。
 
在上官 夙專注於開車時,海翷將視線從窗戶上移開,改看往上官 夙的方向。
 
但,僅僅一眼。
 
看多了,或許會被懷疑吧?
 
是說,這個上官 夙約她出來吃飯,真的只為公事嗎?
 
如果是這樣,自己就得加油了。
 
不知道這個旅途多久,反正當他們到的時候,時間已經有些晚了。
 
細碎的夕陽照射下來,眼前純白色的建築物變得金黃。
 
此棟建築物是洛可可風格的,用很多弧線、S形線和漩渦狀花紋做雕刻,建築物的兩邊是不對襯的,整體是極為精細的。
 
與其說是建築,海翷到覺得這是一件大型的藝術品。
 
推開了宛如宮殿造型的大門,印入眼簾的是滿滿壁畫和雕刻。
 
除了視覺的享受外,這陣濃而不烈的咖啡香氣,更讓海翷喜歡。
 
一名侍者領著上官 夙和海翷到位置上,這個位置是最窗邊的,從這邊看出去,可以看見在中庭中央處刻著海神和精靈像的噴泉。
 
真是非常講究啊。
 
這個窗戶的周圍也都充滿著精細的花朵、波浪雕刻。
 
「我都不知道若星市有那麼美麗的餐廳。」
 
上官 夙親自替海翷倒了香檳酒。
 
「這是我們Winter Silver(冬銀)金控的新投資,目前還沒開放,要等菜單被所有主管認可後,才會開始營運。」
 
「既然還沒開始營運,帶我來的目的是?」
 
「之前說要請妳吃飯的,只是我對吃不要求,也不知道哪間餐廳妳會喜歡,所以就帶你來這裡了,我想就算食物妳不滿意,至少,建築是妳喜歡的。」
 
上官 夙海綠色的眼瞳被投射進來的夕陽染的溫暖,那份厚重的冰霜,在逐漸消散。
 
海翷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真的是這樣。
 
她總覺得上官 夙此時看著自己的目光,太過於溫柔了。
 
對於這樣的上官夙,海翷覺得自己實在太卑劣了。
 
明明不甘這個人的事,卻要拖他下水。
 
喝了一口香檳,試圖讓香檳的甜味淡化嘴裡的苦澀,但是很快的海翷就發現,這根本就沒用。
 
越是甜膩的東西,在這一刻,全都顯得難以入口。
 
海翷被這種負面的情緒搞的沒胃口,所以只點了一杯咖啡和一份蜂蜜莓果森林鬆餅。
 
這杯咖啡加了很多牛奶和糖,看著海翷將一匙匙滿的砂糖倒入咖啡杯當中時,上官 夙咬著三明治的動作有一絲停頓。
 
他剛剛沒問海翷,就直接點了咖啡,他很少和女孩子單獨吃飯,多數都是公事,和芙霓也很少在外面吃,芙霓喜歡自己做食物,就算到外面吃,通常也都是自己替芙霓點餐,可能是習慣了,都忘記一般情況下是要詢問的。
 
尤其海翷還是他們公司的合作對象。
 
「要叫別的來喝嗎?我們的莓果茶也好喝。」
 
海翷停下了還在灑砂糖的動作,這時才意識到她已經放了太多匙。
 
她雖然不太喝咖啡,可是多少也能習慣。
 
因為在工作時,很多人為了客氣幾乎都會請喝咖啡,彷彿忘記世上也有人不喜歡咖啡的,多數她都會喝個幾口表示一下,畢竟她在工作嘛,如果不喝總有幾個敏感型的人會亂猜測。
 
海翷攪拌著咖啡,然後喝了一口。
 
隨即便擰起眉,太甜了。
 
上官 夙招手,要侍者過來,並請他送上一杯冰的莓果茶。
 
「抱歉,我們來談Summer Diamond(夏日鑽石)的事吧。」
 
「不急,先吃在談,別忘了,主要可是請妳吃東西,而不是談合作案。」
 
「好吧。」
 
雖然海翷這樣說,但她還是先將筆電拿出來放在桌上,並且開機,等電腦跑完後,海翷點開了屬於Summer Diamond(夏日鑽石)的資料夾,並且將筆電螢幕轉到上官 夙那個方向。
 
「我們不談,反正我是要給你看修改過的設計圖的,你慢慢看吧,我先享用了。」
 
說完,海翷就開始拿起刀叉處理眼前疊了5層的鬆餅了。
 
上官 夙吃下最後一口三明治,拿起濕紙巾將雙手擦乾淨後,就開始操作海翷的筆電。
 
其實海翷交給他的設計圖,他們的主管們都很滿意,只是總有幾位,像是要表現得自己懂得很多似的,硬是要從這一疊設計圖當中挑毛病。
 
上官 夙也沒有太理會他們,只是口頭上稱好,並且簡單的告訴海翷需要修改的部分。
 
至於・・・估計是大改過也不會發現吧。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入夜了。
 
上官 夙看過設計稿,確認沒問題後,海翷就將檔案拷入上官 夙的隨身碟當中,這樣就交稿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建築團隊的事了。
 
上官 夙本來是要送海翷回家的,但是海翷讓上官 夙送自己到美術館就好,她還是想開車回去。
 
停在了美術館外,燦黃色的阿勃勒在街燈下,被照耀的猶如湖水上的翷光似的。
 
海翷解開了安全帶。
 
此時車內充滿著一首老式的英文歌曲。
 
 
『When you smile your eyes show your heart』
當你微笑時,你的眼神洩漏出心情
 
『Lost inside a soul torn apart』
外表之下是顆失落破碎的心
 
『Feeling alone with people around』
在人群圍繞中,你仍顯孤單
 
『True love is so hard to find now』
真爱在現在是如此難尋 
 
 
充滿著年代感的男聲隨著音響流瀉在淡淡的月色當中。
 
這首歌海翷知道,她一直很喜歡西洋老歌,那種充滿著濃烈感情的音調,貼近心中的歌詞,總是會讓她在夜晚中覺得感慨。
 
 
『When you smile your eyes show your heart』
當你微笑時,你的眼神洩漏出心情
 
『Lost inside a soul torn apart』
外表之下是顆失落破碎的心
 
『Feeling alone with people around』
在人群圍繞中 你仍顯孤單
 
『True love is so hard to find now』
真愛在現在是如此難尋 
 
『Your eyes like the blue in the summer skies』
你的雙眼,有著夏日晴空的蔚藍 
 
『Caught my gaze as I Iooked across』
我的眼神掠過你,就凝視無法移開
 
『Feeling lost in a magic maze』
感覺像迷失在神奇的迷宮裡
 
『It's too soon for a new love 』
對新戀情而言,這一切太快了
 
『When you smile your eyes show your heart』
當你微笑時,你的眼神洩漏出心情
 
『Lost inside a soul torn apart』
外表之下是顆失落破碎的心
 
『Feeling alone with people around』
在人群圍繞中,你仍顯孤單
 
『True love is so hard to find now』
真愛在現在是如此難尋 
 
 
事實上,上官 夙和沐海翷的心裡,都是很複雜的。
 
一個是已經有未婚妻了,即使他覺得自己的胸口有多炙熱,他都只能忍耐。
 
一個是為了復仇,引誘上官 夙,這不過是計畫中的一環。
 
她看過了數篇關於上官 夙的報導,以保證自己對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不讓自己像那些芭樂愛情劇一樣,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人。
 
復仇,如果需要付出感情,自己也算是輸了。
 
任由廣播繼續撥放著這首英文老歌,海翷轉頭對上官 夙道謝著順便說聲晚安,便下車了。
 
連頭也沒回的筆直前進著。
 
兩個人雖然不在同一個空間當中,但是心裡想的都是一樣的。
 
或許這個世界真有一見鍾情存在。
 
 
 
 
 
 
 
 
 
待續—



 
 
 
文中的歌分別是Xun- 最遠的距離、Cook  da  Books -Your Eyes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