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朵黑百合。

 

【第七朵黑百合】  

這樣也好,反正世界早已充滿灰燼。


 









一步一步,就算路途崎嶇,也絕不停止
 
 
 
 
 
大廳裡傳來了細微的談話聲,剛打開大門的沐海翷和沐霽晨對看一眼。
 
這個時間他們大哥是早就回來了,通常他們家是不太會有客人的,如果有,也會互相通知一聲,可是他們都沒接到任何沐霽夜打來的電話或訊息。
 
沐海翷剛從若星市的『Yggdrasill』美術館開車回來,雖說是鄰近的城市,但是今天在外面一整天了,身體還是感到疲憊。
 
聽到客廳的交談聲,海翷就想離開。
 
他們三兄妹雖然都從事需要接觸陌生人的工作,但是,他們實際上是不太喜歡陌生人的,所以才有不把人帶回自宅的默契。
 
海翷和霽晨交換個眼神,彼此的眼神都透著疑問。
 
就在海翷準備關上門和霽晨去外面消磨些時間時,大廳明確的傳來一道略低沉的嗓音。
 
「都幾點了,現在才回來?!不進家門是在摩娑些什麼。」
 
海翷內心乾笑著。
 
看來大哥,今天不太開心啊。
 
聲音較平時緊繃多了。
 
「霽晨,你認為大哥是在不爽我們還是大廳的另一個人?」
 
海翷邊脫鞋邊低聲問著和她同樣表情的二哥。
 
沐霽晨看了下手錶的時間。
 
「拜託,現在才幾點而已?我們都幾歲了?還搞什麼門禁啊。」
 
「我也覺得今天不算晚,大哥還沒打電話催我回家呢,那就是因為客人的關係了,不知道是誰。」
 
海翷等著沐霽晨放好鞋子,才一起進去。
 
一看到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人時,海翷和霽晨終於知道他們大哥不爽的原因了。
 
但是,也只能在心中乾笑著。
 
深色的三人座沙發椅上,一個身穿粉色窄裙套裝,脖子系上黃色絲帶的女性,眼妝是濃烈的咖啡色系眼影,嘴唇上抹著時下流行的亮桃色唇膏。
 
高挑的宛如模特兒的身軀,正挨在沐霽夜旁邊。
 
本來還算是柔和的臉龐,在看到海翷的瞬間,僵住了,但是不到一秒又恢復笑容。
 
「海翷、霽晨,真是好久不見了。」
 
這名艷麗的女人是—『齊乃音』。
 
忘記是哪家企業大亨的女兒了,反正不在她家的公司工作,反而跑來他們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旗下的Wonderland(仙境)服裝設計當設計師。
 
貌似喜歡大哥,一開始對自己滿好的,後來知道我是被領養進來的,態度就開始差了,但是在大哥面前,還是會裝作善良大體的樣子。
 
海翷真心討厭這個三八。
 
能配上大哥的女人,應該是真賢慧的,而不是像齊乃音這種假賢慧,心機重的女人。
 
不過,看著桌上一堆的文件,想也知道齊大小姐又利用工作這個理由,來纏著大哥不放了。
 
內心為他們大哥默哀三秒鐘。
 
愛莫能助啊!
 
「嗨,齊小姐。」 
 
聽到沐海翷如此生疏的稱呼她,齊乃音掩住嘴輕笑著。
 
「叫我乃音啦!什麼齊小姐,聽起來多陌生。」
 
聽著齊乃音娃娃音的嗓音,讓一旁的沐霽晨忍不住雞皮疙瘩全都冒出來,撇了一眼自家妹妹,真虧她還笑得出來,用手肘輕撞了海翷一下。
 
「海翷,不是說要一起看DVD嗎?陰兒房第三集:從零開始,我已經買好了。」
 
然後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片DVD。
 
「好!」
 
她這個妹妹就是喜歡看恐怖片和動作片,之前本來是要去電影院看的,可是他工作忙碌,好不容易等到DVD開始上市,他就趕緊下訂單,就為了要快點讓海翷看到。
 
他們家也有裝潢一個房間,並且將那個房間弄成放映廳,空閒的時候,他們就會一起看個DVD,這算是他們三兄妹最喜歡也最能放鬆的時光了。
 
雖然海翷很想馬上去看,但,她可沒忘記大廳還坐著一位貴客。
 
「齊・・・呃・・・乃音,要一起看嗎?」
 
「不了,我還要和霽夜討論公事才行。」
 
哼!什麼恐怖片嘛!和霽夜獨處的時間重要多了。
 
雖然齊乃音是這樣想,可是在沐霽夜的想法裡,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則重要多了,最近各自都很忙,連一起吃晚餐的時間也沒有,雖然他沒有喜歡看電影這樣的娛樂。
 
「齊小姐,談論就到這裡為止。」
 
「什麼?可是霽夜,這可是關於華亞財團少爺的訂單欸,他們不只是禮服的設計,連婚宴現場的設計也交給我們,我們應該給個完美的企劃書才是。」
 
聽到齊乃音這樣說著,沐霽夜心中有著不快。
 
「齊小姐,妳是設計師,這本來就是屬於妳的範圍,雖然Wonderland(仙境)也是隸屬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但是!並不歸我管,如果你有設計上的疑慮,應該找妳的主管討論!而不是找我。」
 
沐霽夜瞇起燦金色的眼瞳,語氣嚴肅的說著。
 
這個齊乃音,總以為自己的身分高貴,又是Wonderland(仙境)的王牌設計師,一直都很目中無人,很常找理由接近自己,今天甚至還自行找上門,客氣讓她進來,卻還擺著高姿態,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
 
看著沐霽夜明顯不悅的樣子,齊乃音心中是很消沉的,她從小到大要什麼沒有,卻老是在沐霽夜面前吃不到甜頭!
 
齊乃音憤怒的眼神瞪往海翷和霽晨的方向,都是他們打擾才會這樣!
 
接收到齊乃音明顯敵意的眼神,海翷和霽晨真心覺得這個齊乃音真的不是一個好的對象,在怎麼說這是他們家,她應該是要客氣一點的,這樣子表現,實在是無法讓人想主動幫助她對大哥的感情。
 
「不然・・・齊小姐如果有興趣也可以一同觀看。」
 
一向保持表面和善的沐霽晨如此提議到。
 
再怎麼說也不要和齊乃音交惡比較好,商場上交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多了。
 
縱使齊乃音姑且是在他們公司底下做事,可是,齊乃音家族的資源可是強大的,如果哪天齊乃音因為得不到,而發瘋,那就麻煩了。
 
沐霽晨看了一眼身旁的妹妹。
 
這個時候,小心點沒錯,最好不要在節外生枝了。
 
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的齊乃音當場就答應了,雖然和她計畫的不一樣,但是也無妨,只要有和沐霽夜相處的時間,不論是做什麼都是珍貴的。
 
就這樣,他們從大廳移到了放映廳。
 
由於放映廳是自家人在使用的,因此坐位都是非常舒適的沙發座椅,除了有一台S家的75吋液晶電視外,還有一個大型的投影布幕。
 
在放映廳四面的牆上,都架有高級的喇叭設備。
 
沐霽晨將DVD放入光碟機裡讀取,就回到座位上。
 
椅子分三排,每一排都有加高,所以就算坐在後面,也不會被前面的人影響到,當初會設計成這樣,是如果有朋友來,可以一起看而設計的,海翷的大學朋友都很喜歡看電影,以前海翷的社團就是電影研究社。
 
電影的開場其實挺輕鬆的,都是在鋪陳的劇情,直到中段,才開始可怕起來。
 
對於恐怖片愛好者的海翷來講,這部恐怖片,其實不算可怕,雖然是恐怖片排行的前幾名,可是海翷看了倒是無感,只是這部的音效很大,而且裡面的惡靈是屬於突然冒出來的那種,因此坐在後方的齊乃音被嚇得哇哇叫。
 
邊叫的同時,還邊往沐霽夜的身上躲。
 
沐霽夜只能深呼吸,表現出自己極少的紳士風度,才沒推開齊乃音一直攀過來的身體。
 
海翷低聲的對沐霽晨說:「霽晨,等會乃音回去後,大哥會不會對我們發脾氣?」
 
「我哪知,我只知道那個女人嗓門真大,吵死了。」
 
聽到沐霽晨這樣子抱怨著,海翷只給對方一個簡潔的白眼。
 
「誰讓你邀她的,沒看見大哥都要趕她走了嗎?真是奇了,我問她的時候,她說要討論公事,現在是怎樣?」
 
「嘿,可不能怪我,總不能讓她不爽我們吧?她老爸可是聖宇集團的總裁欸!多不好惹,大哥總是不看人臉色,我這個做弟弟的總要負責善後吧?況且,齊乃音個性雖然這樣,不過,她可是一位搶手的設計師欸!前陣子還登上巴黎時裝秀的電視,妳說?讓她就這樣回去好嗎?!」
 
「沒想到你還會關心公司的事啊?」
 
「這是當然,畢竟是自家的企業嘛。」
 
「你這樣算是出賣大哥嗎?利用大哥的美色去吸取齊乃音那裡的資源。」
 
「什麼出賣!真難聽,反正愛慕哥的人那麼多,多一個齊乃音也沒差,而且,妳不能否認齊乃音的好用程度。」
 
她這二哥,還真是一隻狐狸,外表溫和,實則老謀深算。
 
「的確是比一些只懂得花錢的千金好多了。」
 
 
 
 
 
 
 
 
 
 
 
 
 
 
 
 
 
 
天空有些灰暗,地面上也濕濕的,空氣中瀰漫著濕黏的味道。
 
雲光雨從雲宅出來,身上什麼都沒帶,雖然她是和女傭交代說她是要去朋友家,可是・・・
 
現在,她又不知該往哪裡去,她已經四處晃好久了,只記得自己出門時,天空還是亮的,現在天空則是漆黑一片。
 
腳步一個踉蹌,穿著高跟鞋的腳扭了一下,雲光雨跌坐在磁磚地上,因為沒有防備,所以白嫩的手掌直接摩擦地面,留下了擦傷。
 
雲光雨對著受傷的手掌吹氣,可是那種刺痛感還是沒有減少。
 
或許是注意到了路人的視線,雲光雨對自己的狀態感到丟臉。
 
她知道自己不只是跌倒丟臉,臉上的傷口,也是讓她感到難堪的原因之一。
 
就在雲光雨扶著路上的路燈桿準備站起來時,一雙寬大的手,突兀的出現在眼前。
 
雲光雨茫然的抬頭,當她的視線看到來人時,她可以感覺到自己心跳的加速。
 
那個人有著迷人的紫瞳,有時候會覺得冰冷,有時候則充滿了溫暖。
 
頭髮眼色是黑紫色的,在燈光的照射下,閃著絲綢般的光輝。
 
光雨訝異的不是男人過分好看的臉孔,而是這個人。
 
這個人是她一次出國取材時,在法國的童話小鎮遇到的旅客。
 
因為是獨自一人的旅遊,所以遇到一個和自己來自相同國家的人,總覺得特別親切。
 
之後他們有一起去一些知名的景點,但是旅遊結束後,就各自啟程了,也許只是一場突然的雷陣雨。
 
雖然在她心中留下震撼。
 
可是,雷陣雨就是突然來臨又突然消失的一場豪雨。
 
因此,她不能留下什麼。
 
沒想到,還有相遇的機會。
 
男人見光雨還傻愣在這邊,就很直接的拉起光雨的手臂。
 
「怎麼走個路也會恍神?這樣很危險喔。」
 
接著男人從西裝口袋中拿出一條黑色的手帕,輕輕的擦拭光雨手掌上的傷口。
 
從沒被人如此溫柔對待過的光雨,被男人這樣小心翼翼的行為,弄得紅了臉頰。
 
只能在心裡祈禱著,這個夜色可以將自己臉上的羞怯掩蓋住。
 
「遇到什麼事了嗎?」
 
聽到男人這樣問,光雨不明所以的抬起頭,對男人露出困惑的表情。
 
「妳的臉,有被東西刮傷的痕跡。」
 
聽到男人這樣說,光雨趕忙的將自己的手抽回來,並且摀住自己被大媽打傷的臉頰。
 
她很想解釋,可是卻始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男人的唇溢出了笑,這抹笑淡化了男人臉龐冷酷的線條。
 
「我叫冷凜皜,曾經在浪漫的法國,成為妳短暫的伴遊,那時候的妳,雖然表現的很開朗,可是總覺得妳有不開心的事,可是,那時候的我沒有問,現在的我,可以問嗎?妳為什麼不開心。」
 
「為什麼是現在?」
 
「法國是個浪漫的國家,因為太浪漫了,在那裡任何的相遇都會讓人動心。」
 
聽到冷凜皜這樣說著,雲光雨還是聽得很不解。
 
應該說,她不知道,這個人心中的想法是否和自己一樣,她可不想會錯意啊。
 
「我們沒有交換聯絡方式就各自解散,回國沒多久,我覺得自己不一樣了,哪裡不一樣我還弄不懂,現在,看到妳之後,我才突然明白到,自己是哪裡不同。」
 
「我,想維持這樣的緣份。」
 
「什麼意思?」
 
「一場相遇是偶然,第二場相遇是巧合,第三場相遇是・・・」
 
冷凜皜沒有說完,只是笑的高深莫測的接著說道。
 
「給我個機會,我想更進一步的認識妳。」
 
冷凜皜說得直接,紫色的眼瞳,專注的盯著雲光雨的眼睛,這讓雲光雨忍不住的害羞起來。
 
她承認,自己真的對這個偶然相遇的男人很有好感。
 
看著雲光雨的表情,冷凜皜知道自己的判斷沒錯。
 
這個雲光雨,果然是喜歡自己,真不枉費自己在法國的時間,不斷對她展現出溫柔的態度。
 
果然。
 
對於一個從沒得到過任何關懷的人而言,這樣子適時展現的溫柔,是最恰當的。
 
也許目光是有溫度的,但是在那雙紫瞳深處,卻是一個由冰建造的國度,只可惜,單純的雲光雨,是不會發現如此深沉的情緒的。
 
 
 
 
 
 
 
 
 
 
 
 
 
 
 
 
 
 
上官 夙和雲芙霓從一間高級餐廳裡走出。
 
剛享受完一場浪漫的晚餐,雲芙霓心中是滿足的。
 
看著上官 夙筆直的背影,也許不是這麼的滿足吧?
 
上官 夙一直都很嚴肅,偶爾她也會希望上官 夙能夠浪漫一點,不要都是自己在決定一起吃飯的事。
 
看著那枚鑲著粉鑽的訂婚戒,雲芙霓想起她的好朋友—歌月的話。
 
『不會吧!連訂婚戒都要妳自己去看?!那個上官是真的愛妳嗎?!』
 
聽到歌月這樣的反應,雲芙霓才想到她一直沒想過的問題。
 
上官 夙,愛她嗎?
 
仔細想想,雖然和上官 夙交往很久了,可是除了牽手以外的動作,他們都沒做過。
 
如果這樣告訴歌月,一定會換來很驚訝的眼神。
 
誰能想過一對交往多年的人,會連最基本的接吻也沒有過。
 
只是,她一直想說,這或許是上官 夙珍惜自己的方式,所以即使有遺憾,她也不讓自己太在意。
 
她可不想讓上官 夙覺得,她是個滿腦子這種事的女人。
 
之所以沒有想太多,也是因為上官 夙一向讓自己很放心。
 
都是歌月!
 
一直叫我好好考慮清楚和夙的事!才會讓我這樣的!
 
夙,你是愛我的吧?
 
 
 
 
 
 
 
 
 
 
 
 
 
 
 
 
 
 
咖啡的香氣瀰漫在空氣中,現在的時間已經要接近午夜了。
 
本來該待在家中的海翷和沐霽晨跑到了『雪與貓』這邊來。
 
聽著沐霽晨活靈活現的學著齊家大小姐的嘴臉,簡直把吧檯裡的崔璨星笑得半死。
 
「拜託!霽晨,你也學得太誇張了吧!」
 
「誰誇張啊!那個女人就真的是這樣啊!呀~~好可怕好可怕~~!!霽夜,你一定要保護我~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誰家的瘋女人在叫春咧。」
 
沐霽晨在交情深的朋友面前,完全表現出自己本來的個性,極為刻薄的形容著。
 
「嚴格來說是誇張了點沒錯,但是我覺得可怕的是那位大小姐,被她叫到我都不想看了!你沒看到啊,這個時間我應該在家睡覺的,結果看完那片DVD後,那位齊小姐還不肯回去,一直死賴著大哥說要談公事,才把我跟霽晨逼出來的。」
 
「那不是你們的家嗎?真對那個人不滿了話,趕她出去不就行了?」
 
已經連喝三杯咖啡的崔璨耀說。
 
「哥,這你就不懂了,那個小姐可是聖宇大財團的寶貝千金欸!他們可不能交惡。」
 
崔璨星邊擦拭著玻璃杯,邊負起對自家兄長的說明責任,不過,他這個兄長一定不能理解這種商場上的事。
 
果然,他一說完就看見崔璨耀皺起眉頭,接著繼續喝咖啡。
 
「累死了,我工作都還沒做完,被那個齊乃音一搞,完全沒了畫設計圖的心情。」
 
海翷拿著攪拌棒拌著那杯康賽普斯熱巧克力,沒什麼精神的說。
 
「真的累了話,就睡璨雨的房間吧,知道妳睡她的房間,璨雨會開心死的。」崔璨星說。
 
「那我呢?」
 
沐霽晨問。
 
「你?不介意就跟我擠一間吧!」
 
「璨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說完還對崔璨星豎起大拇指。
 
「不過放你們大哥和那位小姐相處沒問題嗎?」
 
海翷和沐霽晨對看一眼,沉默。
 
「是怎麼了?」
 
「呃・・・應該不會怎樣吧?我想齊小姐應該不會霸王硬上弓才是。」
 
海翷說完的同時,不安的眼神一直飄向沐霽晨的方向。
 
「我可不知道喔!」
 
聽到沐霽晨這樣說,海翷才覺得事情或許沒那麼簡單,那個齊乃音喜歡大哥多久的時間了?印象中是從她大二的時候開始的。
 
一開始還滿有氣質的,就像她外表所表現的那樣,後來,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行動開始變的激烈。
 
她想,可能是大哥一直都很冷淡的對她吧?以齊乃音的出身,任何男人只有巴結的份,哪會忽略她。
 
後來還進入他們財團底下的Wonderland(仙境)服裝設計工作,這件事當年在企業圈內鬧的很大。
 
本來以為得過無數設計獎的齊乃音,會加入自家公司旗下的設計部門,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她記得因為這件事,她父親還曾去過他們公司,在叔叔的辦公室大鬧一場,也不知道叔叔是怎麼講的,這件事就算了。
 
之後也就一直和聖宇財團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
 
掙扎了一會。
 
海翷和霽晨還是決定回家,不要讓大哥一個人處理齊乃音的愛慕之心,如果真的發生慘案就不好了。
 
於是只得匆匆的告別崔璨兄弟兩人。
 
停好車,他們是直接搭電梯上樓,穿過玻璃花房,打開大廳的門鎖,本來還想說要怎麼面對那位驕縱的齊大小姐,沒想到。
 
大廳只有他們大哥一個人在使用著筆電。
 
「以後這個時間不要去打擾崔先生了,他是開店做生意的人,和你們不一樣。」
 
真不愧是他們大哥,連他們這時候會窩的地方都知道。
 
「哥,齊小姐呢?」沐霽晨問道。
 
「我讓她回去了。」
 
「一個人?這個時間?」海翷說。
 
雖然她不喜歡齊乃音,可是!她絕不贊同她大哥讓一個女人這麼晚還要自己回家的行為。
 
「不是,我讓她家司機來接人的,如果不讓她回去,你們是不會回來的吧?」
 
「哈哈~」
 
聽到沐霽夜這樣說的倆人,很有默契的乾笑著,沒有多做回應。
 
反正沒事就好。
 
觀察著沐霽夜的表情,看來應該沒有因為他們不顧兄長的行為而生氣。
 
海翷將背包丟在沙發上,然後坐在沐霽夜身旁,而沐霽晨則坐在另一頭的單人沙發上。
 
將腳翹上桌子上後,就開始打開電視,看著重播時段的狗血八點檔。
 
沐霽夜看到沐霽晨轉的節目時,用不贊同的眼神看著目前演到的連甩巴掌劇情。
 
「又看這種沒營養的東西!」
 
「哥,現在有營養的節目很少了,做人別那麼苛求。」
 
實在是說不過自家老弟,沐霽夜只能瞪他一眼。
 
海翷倒是不介意二哥這樣,已經有個把嚴肅當飯吃,冷淡當甜點的大哥,實在是不需要在多來一個人,不然她會被悶死。
 
「海翷,累了話就去睡,不要一直揉眼睛。」
 
沐霽夜說完,就將海翷揉眼睛的手扯下來,接著從旁邊的白色矮櫃上,拿起一瓶眼藥水,老樣子的幫海翷點。
 
「嗯,要去睡了。」
 
沐霽夜把筆電闔上,就牽起海翷的手準備上樓,樓梯走沒幾步,就轉頭叮嚀看電視看得入迷的霽晨說。
 
「你也不要看太晚,明天要開一項投資的會議,給我出席。」
 
想著自己也很多天沒去公司了,而且今天有點對不起自家哥哥,因此沐霽晨特別爽快的答應了。
 
把海翷送回房間後,沐霽夜簡單收拾樓上小客廳桌上的文件。
 
海翷的房間和他的房間是相對的,而中間的空間,則是佈置成一個小客廳。
 
以前他們會一起在這張桌子上聊天,那時父母都還在,所以他也不用進公司幫忙,因此,多數的時間都花在教霽晨和海翷的功課上。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那樣純粹的日子就不在了。
 
沐霽夜將文件整理好的時候,還看了一下,這些全都是海翷的設計圖,大多都是手稿的部分,還有一些是海翷隨手畫的插圖。
 
他都習慣在書房處理公事,而海翷,還是喜歡在這個小客廳工作。
 
大概是因為坐在這裡可以聽到霽晨看電視的聲音吧?
 
這點倒是沒變。
 
海翷一直不喜歡太過安靜的空間。
 
等到海翷房門底下的燈光滅掉時,沐霽夜才回去自己的房間繼續著未完成的工作。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