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朵黑百合。

 

 【第八朵黑百合】  

穿梭在下雨的城市裡,流盪在耳邊的是一首關於下雨的歌曲。






我,離光明越來越遠了,我讓黑暗塞滿了我的胸口。
 
 
 
 
 
天空灰濛濛的,沉重又充滿著濕氣的空氣,讓海翷不舒服,腳上穿著湖水綠的雨靴,手上拿上一把深藍色的傘,海翷走在星夜市裡,這條路是雙魚街,也就是星夜市的中心點。
 
星夜市中心有個很大棟的建築物,玻璃帷幕下所反射的光線讓海翷瞇起了眼,這棟建築物有56層樓,旁邊有個是連接另外一棟大樓的巨型走道,這兩棟連接的大樓是星夜市中的大型企業龍頭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
 
旗下有著數不清的分支,每一個分支都替White Feather(白羽)帶來很龐大的金錢和勢力。
 
因為幾年前總裁和總裁夫人意外身亡,現在總裁的位置是由他的胞弟—沐非暘所接任的,等去世總裁的兒子有能力時在交接給他。
 
海翷剛從Lnitial(初始),也就是她目前任職的建築事務所過來,雖然是在同一個城市裡,但是一個在鬧區,一個則是在稍微偏僻的地方,因此海翷是直接搭捷運過來的,剛好,捷運的其中一個出口就在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附近。
 
海翷出了捷運,到附近的咖啡廳買幾杯咖啡,就直接踏入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大門。
 
門口的警衛自然認出海翷是誰,因此趕忙的接過海翷手上的傘和裝咖啡的提袋,就馬上用帶著手套的手替海翷按下主管專用的電梯。
 
「麻煩了,這些咖啡是請你們喝的,等等對街的那家咖啡廳還會送咖啡過來,再麻煩你發下去。」
 
「謝謝沐小姐。」
 
警衛向海翷道謝著,公司裡的人都知道海翷的身份,只是海翷本身很少來公司,因此並不像見沐家兄弟倆一樣的常見,只是每次海翷來的時候的客氣,和都會帶點心給公司的人吃,實在讓大家很開心,要知道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可是大企業,員工人數可都是好幾百人的。
 
「不會,應該的,我可是非常感謝你們為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努力。」
 
海翷一直保持著嘴角的弧度,在電梯門關起來前,警衛還一直跟海翷道謝,等電梯門完全闔上時,海翷才鬆一口氣。
 
她果然不擅長講客套話。
 
海翷百般無聊的注視著電梯上升的的按鈕,終於,電梯〝—叮—〞的一聲,到達了55樓。
 
這層樓是屬於總經理的樓層,在高的則是總裁的樓層。
 
海翷從以前就在想,為什麼父親要把公司蓋的這麼高?雖然現在的大型企業一棟比一棟高,可是,她還是覺得很可怕,或許是災難電影看太多了,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她總是會擔心哪天一個劇烈的地震,就把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震倒了。
 
不過,這真是她在亂想,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可是異常堅固的。
 
她從一堆父親留下來的建築資料裡,了解這件事。
 
父親總是對她的哥哥們說著。
 
『得先構築強大的外表,才可以建構真正強悍的內心。』
 
他希望我們能有變色龍般的外表,這可以讓我們保護自己。

先讓外表構築強悍、堅硬的外表,才慢慢的訓練內心。
 
以前聽不明白。
 
因為相較於外表,內心,應該更為重要吧?
 
後來才明白,表象是用來欺騙敵人的,像我們這種企業家的孩子,如果沒有足夠堅強的能力,是很容易被吃掉的,而且還是被吃到連骨頭都不剩。
 
偶爾她會對大哥抱著歉意。
 
從以前,父親就對大哥很嚴格,現在有點明白了。
 
父親之所以會對大哥嚴格,是因為自己的關係,他或許把我會恢復記憶,還有想復仇的想法,都考慮到了吧。
 
那時候父親總是很忙。
 
問他為什麼那麼忙碌時,父親總是和母親相視而笑,然後對我說。
 
『這是為了給海翷建造強大的後盾啊。』
 
當時的她雖然不明白,可是也沒有多問,隱約的知道,這或許不是現在的她應該明白的事。
 
等到她恢復記憶的那一刻,她才明白這句話背後的意義。
 
父母親死的很突然,她的記憶也恢復的很突然,他們一直都沒有整理過父母親共用的書房和房間,偶爾還會去摸摸。
 
某天,突然在書櫃的夾層裡發現一本已經泛黃的相本。
 
裡面放的全都是他們大學時代的照片,也是那時候,她才真正的知道,她的親生父母親的另一面。
 
走出電梯外,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整片的巨型玻璃,完全和總經理的地盤做隔離。
 
海翷從背包裡拿出一張黑色的磁卡,放在裝在玻璃上的機器上感應,機器發出清脆的聲響,按數字的蓋子就自動彈開,海翷快速的輸入一組密碼。
 
接著,那個數字盤便往下滑開,海翷將手掌放上去,由機器讀取他的指紋系統。
 
等一切確認完畢後,那層玻璃門才可以推開。
 
海翷始終覺得這些步驟麻煩的要死,這也是她不常來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原因之一。
 
來總經理室就夠討厭的,如果是上去總裁室又更麻煩。
 
還要讓機器辨認視網膜和聲紋。
 
完全把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搞得跟祕密基地一樣,她去其他公司,可沒有這些麻煩的系統。
 
海翷推開玻璃門進去時,需要轉進一個走道,接著出現的就是總經理秘書的辦公室,雖然說是辦公室,但實際上就只有一個長型辦公桌。
 
關於這點,是沐霽夜討厭太多人,因此才安排一位秘書,負責接待重要的客人,和傳遞公文,再將一些公文拿去樓下的秘書室,發給那裡的祕書做處理。
 
海翷笑笑,那位秘書正低著頭專注的打資料,根本就沒發現自己的眼前出現一個人。
 
海翷伸手進背包裡,拿出一杯用保溫瓶裝的特特特濃咖啡,整整4倍的濃縮咖啡,突兀的將保溫瓶放在那名認真的秘書眼前。
 
「伊蕾大秘書,有外送!」
 
伊蕾一個抬頭,看到是海翷,笑彎了嫵媚的碧綠色眸子。
 
「欸欸!好久不見!」
 
說完就跳起來,身體越過辦公桌抱住海翷。
 
海翷和伊蕾是很好的大學朋友,彼此都是對方為數不多的知心好友。
 
「怎麼沒人通報啊!」
 
「通報什麼啦,我有磁卡,大哥也有把我的資料輸入系統裡,還怕我進不來啊。」
 
「我是怕妳嫌麻煩,就乾脆不來了!」
 
真不愧是伊蕾,以前她就有一次,因為密碼太長,忘記了,所以就上來又下去,因為不想打擾到大哥和伊蕾,所以就直接回去了。
 
也因為那樣,所以大哥才將密碼改短的,反正還有一道手續要過才進的來。
 
「嘿嘿,大哥在嗎?」
 
「沐總在辦公室裡,妳來沒打電話給沐總嗎?」
 
「我怕打擾到大哥。」
 
伊蕾受不了的大翻白眼說道:「她是妳哥欸!」
 
聽到伊蕾這樣說,海翷只是笑笑,沒有回應,而伊蕾也知道這點。
 
「妳啊,就算是領養的又如何!沐總對妳的疼愛還是沒變,以前明明就很喜歡沐總的,突然這樣見外,沐總會難過的。」
 
「蕾,我覺得,我讓大哥失去太多了。」
 
聽海翷消沉的說著,伊蕾替海翷難過,身為海翷關係密切的朋友,伊蕾是知道事情真相的,那背後的骯髒,一直讓正義感十足的伊蕾無法接受。
 
「妳想太多了啦,真受不了妳,快進去吧!沐總看到妳來會很開心的。」
 
「大哥最近不開心嗎?」
 
「唉~我送公文進去的時候,都看到沐總對著窗戶發呆,妳知道的,沐總是超級工作狂欸!發呆!真是奇景。」
 
「是說,海翷!妳真的和那個上官還有雲芙霓接觸了嗎?」
 
伊蕾說著的同時還抓住海翷的手臂。
 
她前陣子得知Winter Silver(冬銀)金控的新投資要和Lnitial(初始)建築事務所合作的事,根本就嚇到了。
 
她一直以為海翷只是說說,沒想到就做出行動了。
 
「海翷!妳真的要把自己當作籌碼賭進去嗎?!」
 
知道伊蕾對她的擔心,可是海翷覺得這是目前她能做到最快速的方法。
 
「上官是正在接觸中,雲芙霓那邊・・・只開始一點。」
 
「海翷!」
 
看著伊蕾激動的樣子,海翷只是伸手捏捏伊蕾帶妝的臉頰。
 
「我的好同學,別緊張,我自有方法,妳還是快打資料吧!大哥可是不等人的,那個咖啡是孝敬妳的,總共是4倍的濃縮咖啡。」
 
海翷話一說完,就馬上打開一邊的門,鑽進總經理室,讓伊蕾著實無奈。
 
就算外表在怎麼無害,其實內心世界是很倔的。
 
 
 
 
 
 
 
 
 
 
 
 
 
 
 
 
 
 
總經理室很安靜。
 
就只有雨水拍打落地玻璃的聲音。
 
整個空間都是黑色系的裝潢,感覺就如同他大哥一樣,給人的印象是冷硬的。
 
前方是一張很大的辦公桌,上面電腦螢幕還是亮著的,但是卻沒看見人。
 
不知道會不會在休息室裡。
 
休息室就在旁邊的一個空間當中,裡面就像是一個飯店的房間,專門用來休息的,也有一套沐浴設備可以使用。
 
海翷並沒有開休息室的門來看,反而直接坐在辦公桌旁的沙發上,接著在從背包裡拿出筆電。
 
打開筆電,海翷直接進入了一個需要密碼的資料夾。
 
一打開那個資料夾,出現的都是關於雲家人的資料,這些都是她請人調查的,那些頁面資料被整裡為電子檔,海翷一下下的按著外接的滑鼠,直到其中一張大頭照出現,才停下。
 
那份資料是關於雲光雨的。
 
上面除了基本的星座、血型,連任職的地方還有個性,和家庭當中的立場,也調查的很詳細,在下一張,則是被分成很多張的照片。
 
這些都是近期的照片,不只是雲光雨,雲家的所有人她都有派徵信社的人調查。
 
突然的,海翷的是現在其中一張照片上注視了很久。
 
那張照片是雲光雨跌坐在地上,而一個男人朝她遞出手的照片,後面幾張也都是,看的出來那個男人是在幫助雲光雨。
 
在照片下還有幾行字,在字的前面有標上日期,內容大概是說,那天雲光雨被沈品筑給教訓,因為雲煌要將一間飯店給雲光雨管理,後來雲光雨就出門了,好像四處去晃晃了,有幾張照片雲光雨漫無目地遊走的照片,最後才是關於這個男人的。
 
下一張資料,則是說明雲光雨和這名男人認識的經過,和男人的資料。
 
「冷凜皜?Black sunlight(黑曜)集團的特助?」
 
這個徵信社還真是厲害,任何雲光雨接觸的人的底細都不放過,如果是她,鐵定會認為這個男人只是名路人而已。
 
不過・・・這個男人她見過嗎?感覺有點面熟,可是任憑海翷怎麼想都想不起來,說來慚愧,她一向很不會認人,每次洽談公務時,身邊都會帶一個人,不然忘記客戶的樣子,是會被笑的。
 
「海翷,來怎麼不叫我?」
 
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嗓音,把專注的海翷嚇一跳,心臟忍不住疼痛著。
 
看見海翷按住胸口的動作,著實讓沐霽夜緊張起來,趕忙坐到海翷的旁邊,關心的問著:「很痛嗎?要不要吃藥?藥有帶出來嗎?」
 
海翷緩慢的呼吸著,等到抽痛感退去一些,才回應緊張的沐霽夜:「沒事啦,只是突然痛一下,大哥!下次不要突然出聲啦!」
 
沐霽夜拍拍海翷的背:「是妳看的太認真了。」
 
確認海翷真的沒事,沐霽夜才放下心,一放心,就把視線移到海翷的筆電上,想看看是什麼東西可以讓海翷看的那麼專注。
 
一看到資料附的照片,沐霽夜突然覺得,心臟要停的人是他。
 
因為照片的人是—冷凜皜,也就是海翷那個活著的親哥哥。
 
「這是?」
 
「喔,這份是關於雲光雨的資料,對了!大哥,照片中這個男人你認識嗎?他是Black sunlight(黑曜)集團的特助。」
 
沐霽夜假裝鎮定的說著:「有在酒會上見過幾次,不熟,我們也沒和他們的財團合作過,怎麼了嗎?想接觸雲光雨?」
 
「不知道欸,那個雲光雨是外面的女人所帶進來的小孩,在雲家也過的不好,看過她的資料和繪本,不覺得是討厭的人,可是・・・那個雲煌好像也滿疼這個女兒的,既然如此,我想就沒理由放過了吧。」
 
「不覺得她很無辜嗎?」
 
聽到沐霽夜這樣說,海翷也只是笑笑,縱然,那個笑意根本不達眼裡。
 
「無辜?大哥,我們也很無辜啊?當年那場火可是死了13個人喔,其中還包括為我而死的人,你知道嗎?我可以從火場逃出來,主要是因為管家和管家的孩子推我出來的。」
 
「海翷・・・」
 
這個,他是第一次聽說。
 
「父親他還把當年的報紙留下來呢,我看著那幾份報紙,很多記憶就回來了。」
 
只是我沒有對你和霽晨說,因為不想在讓你們擔心了。
 
「大哥,你看看,雲煌還有他的兩個女人,跟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一個媳婦,這才幾個人而已?我不過是想拿回爸爸的一切,就算是想報復,我也不會取他們性命,我・・・只是想讓他們痛苦。」
 
「妳知道的,我和霽晨早就支持妳報仇,就連爸媽都是,本來是要我們做的,沒想到,還是由妳去完成。」
 
「這是當然的,因為我是他們的女兒嘛,要報復,理當是由我開始。」
 
這都是我該背負的,這樣醜陋的一切,大哥和霽晨都不該碰的才是,已經很感謝他們了,不想在讓他們受這種折磨。
 
「這個冷凜皜,是不簡單的人,如果雲光雨和他有關係了話,妳行動要小心一點。」
 
「究竟是什麼來頭啊?我看他是名特助。」
 
「那個董事長特助只是掛名的,實際上冷凜皜握有的權力是很大的,關於財團的事,不論是和他談還是和董事長談,都是一樣的,重要的是,冷凜皜的手腕遠比他們的董事長好多了,認識的政商名流絕對是多的超乎妳想像,想知道他,可以去找霽晨。」
 
「二哥?」
 
「妳二哥的社交圈也很精采,霽晨和冷凜皜也算是有些交情。」
 
海翷點點頭表示了解。
 
於是很有行動力的拿出手機,傳了一條訊息給她二哥。
 
嗨,在雪與貓約會吧!結尾還發一個憂傷馬戲團的夏波團長拿愛心的貼圖。
 
「好,那我先走了,感謝大哥情報。」
 
「說什麼呢,這些妳不是都可以請徵信社的人查到。」
 
「徵信社的人可沒跟我說霽晨認識冷凜皜啊。」
 
「妳找的徵信社是哪間?動作挺俐落的。」
 
聽沐霽夜這樣問,海翷整理筆電的動作一頓。
 
「嚴格來說,也不算徵信社啦,是請朋友幫忙的。」
 
聽到海翷的說法,讓沐霽夜皺起眉頭。
 
「妳的朋友知道妳為什麼調查嗎?」
 
「不算知道,我沒說的完全,而且,對方沒有好奇心啦,他也沒多問我,反正我只要給他錢和好吃的食物就行了!別擔心啦。」
 
「海翷,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被雲煌得知,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
 
「嗯,知道。」
 
「霽晨有回了嗎?」
 
海翷拿出手機一看,沐霽晨已經傳回了訊息。
 
OK!要我去接妳嗎?
 
行,我在大哥這裡。
 
大哥要一起去!!(驚恐貌)
 
才沒有啦,大哥很忙的,就我們倆。
 
好!馬上到!
 
「霽晨說他馬上來,我先出去好了,還要去樓上看叔叔呢。」
 
海翷說完,就直接走了出去,走到門口還對霽夜揮手,並要他記得吃飯。
 
等海翷出去後,沐霽夜馬上撥出一通電話。
 
沒等電話那端的人說話,沐霽夜就先開口了。
 
「海翷準備接觸雲光雨了,而且,已經查到冷凜皜的身上了,她等下會和你談這件事。」
 
「哈?接觸雲光雨怎麼會扯到冷凜皜啊?!」
 
電話的另一端是沐霽晨,他一收到海翷的訊息,就馬上開車要去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接她。
 
「海翷在查光雨的時候查到的,我看她一直看著冷凜皜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麼,反正我不想讓海翷獨自一人接觸冷凜皜,所以我就告訴海翷說你認識冷凜皜,知道怎麼處理吧?」
 
「嗯,好。」
 
很簡潔的交代完,沐霽夜就掛電話了,沒有說任何一句的再見,不過,這點沐霽晨倒也習慣了,雖然總是覺得他哥哥掛電話掛的很突兀,但也沒辦法,誰讓這就是他老哥。
 
掛上電話的沐霽夜,接視線移到了窗戶那邊,看著不斷潑打在窗戶上的雨,內心不曉得這個做法是對是錯。
 
關於冷凜皜是海翷哥哥的事,他其實很之前就調查出來了,他們家裡留有一卷當年在沐宅周圍的監視器影像。
 
當天早上,冷凜皜就提著大小包的出門了,根據後來的調查,冷凜皜那天是和藍曜羲,也就是現任Black sunlight(黑曜)集團的董事長,還有其他朋友,一起去露營,因此逃過一劫。
 
這件事他猜想雲煌並不知曉,不然以雲煌的作風,知道他們其中一個兒子還活著,一定會想辦法調查出來,可是,雲煌那邊都沒任何的動作。
 
冷凜皜,原名—鏡翌的人,自從那天後就讓鏡翌的名字消失了。
 
後來,就完全進入Black sunlight(黑曜)集團,用的背景身份是從國外進修回來的人,父母的身份也是偽造的。
 
還好,他們的父親從救出海翷的那天時,就開始展開調查,不然,現在的情勢一定更令人不安。
 
海翷,你是我們的妹妹,也是爸媽的女兒。
 
我們可以支持妳復仇,可是・・・不想讓妳認這個親生哥哥。
 
他是帶著復仇之心來的,會接觸雲光雨,估計是和海翷有相同的理由吧。
 
還真是親兄妹,用的方法都是一樣的。
 
沐霽夜想到也只能苦笑。
 
「見鬼的,到底是哪個徵信社的人!查的資料那麼詳細。」
 
他從沒聽說過海翷有個朋友是有這方面的能力的。
 
 
 
 
 
 
 
 
 
 
 
 
 
 
 
 
 
 
地點在Black sunlight(黑曜)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裡。
 
冷凜皜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批著一本本的公文,而藍曜羲則是坐在董事長椅上,遊覽著旅遊的網頁。
 
「感覺那個叫雲光雨的女人真清純,這樣就被你拐到了?果真人帥真好!隨便唬個幾句,女人就相信你了。」
 
藍曜羲似真似假的調侃著。
 
但是冷凜皜完全沒把藍曜羲的調侃聽進去,整個人就繼續在公文上簽名。
 
「喂!我在說話呢!」
 
「如果你可以少說點話,多批一些公文我會很感激你的。」
 
藍曜羲線上訂了一個滑翔翼的活動和一間高級的飯店,並迅速的用線上付款將帳結掉。
 
「欸~這麼說就不對了!我是在作考察欸!」
 
「敢問兄臺,是哪方面的考察。」
 
冷凜皜用冰冷的口氣,古裝劇看太多的語法詢問著藍曜羲。
 
雖然嘴裡是很客氣地問著,實則心裡很不以為然,這個藍曜羲!敢情他才是董事長嗎!竟然完全的把工作堆給他處理,自己到是很開心四處旅遊。
 
「就是帝璽大飯店啊,你知道嗎?那可是天才畫家『馮 ・ 克洛埃齊爾』即將下塌的飯店欸!」
 
「你什麼時候對畫有興趣了?」
 
「現在!」
 
聽到藍曜羲的回答,冷凜皜真的很想把手中的鋼筆,當作飛鏢般的往他那裡射去。
 
「嘿!殺人可是犯法喔!」
 
真不愧是認識冷凜皜多年的人,連對方想殺他的心情,都可以迅速察覺到。
 
「不要訂帝璽,改訂朝歌酒店。」
 
「為什麼?帝璽有名多了,而且裡面餐廳的料理很好吃,房間的裝潢也是我喜歡的。」
 
「朝歌酒店是雲光雨即將要接手的酒店。」
 
聽到冷凜皜的回答,藍曜羲才將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
 
「真的假的?朝歌不是才剛併購到Winter Silver(冬銀)金控底下嗎?」
 
「訝異什麼?朝歌可是一間很有潛力的酒店,雖然目前還比不上帝璽,可是以後就難說了。」
 
「但是那個沈大夫人會同意嗎?我看她對雲光雨可是刻薄的很。」
 
冷凜皜笑著,紫色的眼瞳,冷冷淡淡的。
 
「怎麼會同意,被打的可慘了。」
 
「這樣還會接手嗎?不通吧?那個雲光雨不是繪本作家嗎?要她管理酒店,不太成吧?」
 
「會的,你認為雲煌那老頭會聽他老婆的話嗎?我猜那個雲煌,可能是想彌補吧,所以才打算讓雲光雨接手,哼!是繪本作家才好,Winter Silver(冬銀)可是投資不少呢,光是重新裝潢就花了好幾億。」
 
「嘖嘖~最近的Winter Silver(冬銀)可真不錯呢,先是又開一間百貨公司,還有高級餐廳,現在又多一間酒店?那個雲煌倒是厲害。」
 
「當然,用那些黑心錢去做投資,怎麼不厲害?」
 
冷凜皜語氣嘲諷的說著。
 
「所以,改訂朝歌,我會一起去的,順便把我們的慶祝會開在那裡吧。」
 
「唉~朝歌可沒有附滑翔翼的運動啊!」
 
「想玩滑翔翼?公司頂樓可以讓你滑。」
 
聽到冷凜皜這樣說的藍曜羲忍不住的呿一聲,然後乖乖的將帝璽飯店的費用退掉,改訂朝歌。
 
冷凜皜還是沒停下批改公文的手。
 
現在心中所想的是,復仇之後的痛快。
 
先從妳開始吧,雲、光、雨。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