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節 ✡ 名為IDUN的豪華郵輪。



  【第十四節  ✡  名為IDUN的豪華郵輪】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的八點。
 
由宓玖曉開著LEXUS的LX570的休旅車前往位於海星市船帆區的一個碼頭,海星市處的區域是在若星市的下一個城市,這邊是所謂的美食之都,不論是什麼風味或是哪一國的料理,幾乎在海星市這邊都有,當然了,在海星市裡最有名的是他們的海鮮。
 
除了美食之外,這裡還建有全國最大的水族館『AEJIR』,名字的命名取自北歐神話中阿薩神族的深海之神—埃吉爾之名。
 
這裡的碼頭同樣也是最大的。
 
只是離他們居住的城市有段距離就是了,他們本來是打算坐磁浮列車,但是考量到時間問題,還是決定自行開車,反正宓玖曉是開休旅車,要載五個人是挺剛好的。
 
「這台車倒是挺舒適的。」
 
坐在後座的樂讀鸋頭靠在窗戶上,用一種帶著倦意的嗓音說著。
 
手握著方向盤開車的宓玖曉透過後照鏡看著樂讀鸋說著:「這台車並不便宜,如果還讓妳坐的不舒服,我就傷腦筋了。」
 
「奇怪了・・・我們這行賺的了那麼多錢喔?」
 
聽讀鸋這樣碎念著,宓玖曉也只是笑笑,而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伏墨染說道:「玖曉還有再另外做投資,況且偶爾玖曉還會接一些富商看風水的案件,說到富商,就知道出手很大方了吧?妳也可以去幫富商看風水啊。」
 
聽伏墨染這樣說,樂讀鸋還不客氣的嘖了一聲。
 
「富商?!饒了我吧!那些富商總是用鼻孔看人,我沒有玖曉的好休養,他用鼻孔看我,我只會想搓爆他鼻孔。」
 
「哈哈~別這樣跟錢過不去!並不是每個有錢人都這樣的。」
 
宓玖曉溫和的說,他不希望讀鸋跟錢過不去。
 
「是啦,就十個中有一個不是,還真是高機率。」
 
聽樂讀鸋說的諷刺,感覺就像她曾經吃過苦頭似的,不過就他印像中,樂讀鸋一直都很看人接案子的,如果她看對方不爽,她就不會接。
 
不像他們,就算對方是個在不好的人,只要真的有遇到問題,都不會不管的。
 
這或許就是每一個人出身家族的不同吧。
 
樂家人的任性可是眾所皆知的。
 
就在他們隨意談著關於富商世界的話題時,車子也逐漸的到了碼頭,宓玖曉先在附近的停車場把車停好,之後在把放後方的行李拿下去,他們一行人才徒步走過去。
 
這裡的碼頭很乾淨,空氣也很清晰,並沒有太多魚的味道。
 
他們的時間算的很準,當他們到的時候,就看到有不少人已經聚集在一起,並且有順序的上郵輪。
 
一看到那艘郵輪的豪華程度,真的讓這一行人開了眼界。
 
整艘郵輪可以說是金碧輝煌的,郵輪外觀是有大量的白色和金色所配成的,長度為333﹒3米、寬度37﹒92米、高66﹒8米,甲板層數十八層,重量高達167,936頓,在郵輪的側身上印有『IDUN』的字樣,看著附在邀請函上的簡介說明,這艘郵輪可以容納3274人。
 
「打造這艘郵輪到底是得花多少錢啊?」讀鸋目瞪口呆的說。
 
並不是沒坐過郵輪,只是這麼豪華的一艘郵輪,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
 
「唔・・・應該需要兆以上的單位吧。」伏墨染說。
 
「真的是死有錢人。」讀鸋忍不住的喃喃自語。
 
「好了啦,別在談論這個問題了,既然來了,就好好享受吧。」
 
於是他們就排隊走上連接郵輪內部的樓梯。
 
在樓梯的另一端,有兩名身穿白色船員服,頭戴帽子的人,分別站在兩側,負責檢查賓客的邀請卡,並且用一台手持的儀器,來回掃著賓客的全身,就連隨身的行李也要放入一台機器裡作掃描。
 
終於,前面的人都進去了,輪到他們一行人接受檢查。
 
前面的宓玖曉、伏墨染、褚暮鷐都順利的通過檢查,但是在檢查薄雪時卻停了下來。
 
一名有著外國臉孔的船員,看著薄雪隨身攜帶的槍,感到疑惑,用著一種濃烈的外文口音說著中文詢問薄雪:「這是什麼?為什麼帶槍?是警察嗎?如果是需要帶槍的職業,麻煩示出證件。」
 
雖然講話的洋腔很重,可是還好,中文算標準。
 
「這是模型槍。」
 
「模型槍?」
 
看到那名船員疑惑的樣子,薄雪伸出手。
 
「把槍給我。」
 
聽到薄雪這樣講,那名船員露出警戒的眼神,但是另一名船員卻用手比了一個,把槍給她的動作。
 
因此那名船員才把槍放在薄雪的手心上。
 
薄雪稍微撇了一下那名船員別在胸口的姓名牌,上面用中文寫著『傑克』,嗯,一個死菜市場名字,薄雪心中冷冷的想著。
 
當薄雪接回槍之後,就用快速的速度拆下了那把槍,並且把所有零件都給傑克看,果然,雖然外型很像一把精緻的真槍,可是當一切都拆解原位後,事實就出來了。
 
「真是失禮了,小姐,裡面請。」
 
傑克讓出一個位置,手比出了請的姿勢,讓薄雪走進去。
 
薄雪走到了宓玖曉他們那邊時,就迅速的將槍裝回去,並且放入自己外套的內裡當中。
 
「我這個好解釋,反正本來就是假的,他們那麼嚴格,讀鸋會有點麻煩。」
 
薄雪用來對付惡靈的武器本來就是模型槍了,她主要是往搶裡注入靈氣,就能使槍發出靈彈,這會導致惡靈受傷,但是,樂讀鸋就不同了,她那把,可是真的武士刀。
 
果然,一看到樂讀鸋手上拿的武士刀,那名叫傑克的船員又開始戒備起來,要求樂讀鸋將那把武士刀給他看。
 
傑克打開『颯羽』的刀鞘,就驚見『颯羽』刀身傳來的寒光,這讓傑克再次看一下邀請函上的名字。
 
「不好意思,樂小姐,這不能讓妳帶上船。」
 
樂讀鸋只是一個聳肩:「這還沒開鋒。」
 
對樂讀鸋的說法,傑克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因為這樣,讓另一名船員過來作解釋。
 
「樂小姐,我是為您服務的船員—厲海,雖然這把刀沒開鋒過,可是還是不能讓您帶上船,這點很抱歉,主人規定比較嚴格。」
 
「好,那告訴我,你們要如何處置我的武士刀?都到了啟航時間了,我無法再趕回去把刀放家裡,在過來搭船。」
 
厲海:「樂小姐,所有禁品都會收在儲藏室,我們會負責管理的,等待回航時,會將物品還給小姐您的。」
 
就這樣,樂讀鸋的武士刀被扣留住了。
 
褚暮鷐:「妳帶著『颯羽』,估計到哪裡都會被擋的。」
 
「呼~這也沒辦法啊,我又不像你,被找到符紙,只要說句保平安用的就好。」
 
「但是,讀鸋,妳是來享受的,帶武器來是要幹嘛?也難怪會被誤會。」
 
伏墨染疑惑的說。
 
「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啊,當然是要隨身攜帶比較安全。」
 
現在『颯羽』不在身邊,樂讀鸋就覺得沒有安全感,等等要先去探聽那間儲藏室在哪,如果真的出事,還知道去哪裡找。
 
「唉唷~讀鸋,妳在亂說什麼?我們不過是來玩的,還會出什麼事,妳想太多了。」
 
伏墨染一向神經大條,對樂讀鸋的不安很不能理解。
 
倒是褚暮鷐知道樂讀鸋的心思。
 
「沒事的。」
 
然後伸手拍拍讀鸋的背。
 
這時,突然身後傳來一股熟悉的氣息,接著是巨大的重量壓往樂讀鸋的身上,這讓讀鸋忍不住一個使勁,跩住那雙手,用力的將來人甩出去!!
 
「讀鸋!!」
 
那個人被甩到地上的時候,還驚恐的叫著讀鸋的名字。
 
「欸?熾白?」
 
叫做熾白的人摸摸自己被摔痛的屁股,用埋怨的眼神看著一臉錯愕的讀鸋說道。
 
「都多久沒見了,竟然一見面就摔我!」
 
看著熾白一臉很痛的模樣,樂讀鸋充滿歉意的將熾白拉起來。
 
這個人呢,就是他父親收的義子,年紀比她大個三歲。
 
「他是誰?」
 
伏墨染看著眼前這位白髮藍眼的人問著褚暮鷐。
 
「他是樂伯父收的義子,名字叫熾白。」
 
「喔喔~既然這樣就是同行囉。」
 
由於其他人並沒有見過熾白,因此就做個簡單的介紹,熾白雖然是養子,但是對於其他驅魔家族的子孫倒是很了解,只要知道名字,就可以和他的家族,還有對方擁有的能力和個性,全都對上。
 
和讀鸋的懶散不同,熾白只要沒工作的時候,就會窩在樂家的書庫裡看書還有資料。
 
「熾白,你是來工作的嗎?」讀鸋問。
 
「我是收到邀請函來的。」
 
「你也有收到?!怎麼沒說啊,這樣子給你來就好。」
 
「我也滿訝異的,通常出席這種場合,一向只會發邀請函給義父,但是這次家族裡的人好像就只有我們收到。」
 
「竟然沒邀請爸爸,真是怪了。」
 
讀鸋的父親不但是首屈一指的驅魔師,更是一名學者,因此各大的場合都很希望能邀請到讀鸋的父親出席,這可以讓主人很有面子,所以樂家很常收到各種邀請函,只是讀鸋父親多數都不理會。
 
「這麼說來,我們家族的人也只又我收到而已。」
 
在一旁的宓玖曉突然感到疑問,之前他一直沒太在意,現在聽到熾白這樣說,才覺得奇怪,他們雖然出身於驅魔家族,可是,畢竟還年輕,像這種場合以往幾乎都是長輩級的人才會應邀的。
 
在宓玖曉這樣說之後,其他的人才察覺到,他們的家族,真的沒有其他人收到邀請函了。
 
樂讀鸋:「這件事本來就怪了,首先是主辦人是一個早就該作古的人,再來就是航行時間,還有,你們看,應邀的人都是靈能力者。」
 
放眼望過去,賓客有各種國籍的,有些人曾經在電視上看過,有些則是工作時遇到的同行。
 
或許是大家職業相近,因此彼此間都聊得很樂絡,在這當中,還有手持銀製托盤的侍者在大廳中來回走動。
 
薄雪:「說不定只是巧合。」
 
「不是喔,我還特地去查一下,那個家徽是屬於聶詠蒼的,聶詠蒼每抓一隻靈體,就會在靈體的身上,印下這個記號。」熾白說。
 
「都已經上船了,還能怎麼樣?我現在只想把行李放下,然後去電影廳看個電影。」
 
褚暮鷐:「一開始不是不想來?」
 
「不想來的原因是因為太詭異了,現在來了,享受一下也不為過吧?這樣如果真的出事,至少我們也享受過了,比較不會有怨言。」
 
「呸呸!妳也拜託一下!不要左一句出事,右一句出事,簡直是觸霉頭。」
 
伏墨染埋怨的說著,但,樂讀鸋完全不以為意,只是一個聳肩。
 
「薄雪,房間幾號?」
 
薄雪看著船員發下來的鑰匙上的房號牌。
 
「18-404號房。」
 
「那裡不錯喔!是第十八層,甲板的最高一層,妳們電梯坐上去的第四個走道。」熾白早就將船上的路線圖記在腦海中,所以在薄雪說出房號的時候,他馬上就回答詳細的位置。
 
「這是哪門子不吉利的數字啊。」讀鸋聽到薄雪說出的房號,不禁喃喃自語的唸著。
 
果然是出身於驅魔世家的人,對於這種數字是很敏銳的,他們的工作是關於靈異的,因此,很多事都不能太鐵齒,有些事情就是這麼奇怪。
 
他們滿常處理到公寓或大樓鬧鬼的案子,幾乎每個出事的房號和樓層都跟這些數字脫不了關係。
 
業界裡都說這是死亡數字,專門聚陰的。
 
「那你們呢?」
 
「403,在隔壁。」宓玖曉回答。
 
這裡的房間都是雙人房,所以薄雪是和樂讀鸋一間,宓玖曉則是和伏墨染一間,褚暮鷐,是自己一間。
 
「402。」褚暮鷐說。
 
熾白:「看來主辦人挺用心的,將你們安排在附近。」
 
樂讀鸋:「你也說一下房間在哪裡吧,有事還可以找。」
 
「我喔,我在樓下444號房,不過我不是一個人住的喔!和我住一起的是賀家的人。」
 
「賀家?」
 
這個姓氏滿常見的,但是在樂讀鸋腦海中卻沒有相關的記憶。
 
聽到樂讀鸋疑惑的問,熾白很自然的解說著。
 
「他的名字叫賀宇,是賀家新一代的老么,你知道31台那個算命的節目嗎?他是擔任裡面的其中一個老師,負責占卜,賀家都是在幫人算命的。」
 
聽熾白這樣說,其他人就知道是誰了,因為那個算命節目實在太紅了,很多老師想上,他們偶爾會看,有的老師真不錯,有的老師呢・・・則是很會蓋。
 
記得沒錯,這個賀宇是用銅錢算命的,雖然外型很現代,可是算命用的方法,倒是很古代。
 
因為現在的年輕算命師比較偏好紙牌算命,喜歡用銅錢的幾乎都是有些年代感的人。
 
之後他們就先去各自的房間,先將行李放好後,就決定先去用個餐在各自行動。
 
雖然房間大多都是兩人一間,可是給予的空間感很大,郵輪裡的房間根本就不輸五星級大飯店。
 
由於現在時間晚了,因此多數人都在房間裡休息。
 
郵輪當中除了宴會的大廳,還另外有個餐廳,就算是這個時間,還是有幾名穿著廚師服的人在忙碌著,諾大的餐廳中除了自助吧之外,還有提供菜單。
 
菜單上不論是西式或是中式的料理都有,還提供一個很大的甜點櫃,上面也放滿了各種蛋糕。
 
他們幾個人是先在餐廳吃飯,畢竟開了將近四個小時的車,大家也都有點肚子餓。
 
很隨意的夾了幾樣菜的樂讀鸋,吃得飛快。
 
「吃慢一點啦!」
 
看到樂讀鸋會噎死自己的吃法,坐在讀鸋旁邊的熾白忍不住說著,他和讀鸋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住了,所以他一直把讀鸋視作自己的妹妹一樣的看待,因此在對讀鸋的態度上,也相較囉嗦了點。
 
「你這樣吃,會讓我覺得妳好像很久沒吃飯了!」
 
他的義父為了訓練讀鸋,要讀鸋自己住外面,並和其他驅魔家族的孩子組成一個事務所,專門處理這類的事,這一直讓熾白不放心,可惜,他說不過讀鸋的父親。
 
讀鸋住外面之後,他們就很少連絡了,因為自己實在太忙了,身為樂家養子的他,一直是做很多,除了驅魔的事外,還要負責樂家的大小事務,就因為這樣,所以其他分家的人都在傳說他將是下任當家。
 
雖然說樂家的人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找他麻煩,因為樂家的人,就是有種莫名的任性和懶。
 
一開始他知道有這種傳聞時,滿緊張的,他可不想被誤會說他有不良企圖,像他這種養子身份做什麼都是很敏感的。
 
可是,當他告訴讀鸋他的焦慮時,只換來一句。
 
『你是白癡嗎?』
 
他當時聽到讀鸋這樣回答,是有點生氣的,可是後來就證實,他真的是個白癡。
 
因為樂家的人毫不在意,他們認為下任當家是誰都無所謂,反正也是由現任當家選出來的,只要那個人不是混蛋就好。
 
也是那一刻,他才有種自己不是外人的想法。
 
「沒有啦!我想去看個電影。」
 
「電影?都什麼時間了,不去睡是看什麼電影!?」
 
「我說熾白,我是夜貓子欸!就是這種時間才要看電影啊!你別管啦!我都不是三歲小孩了。」
 
聽樂讀鸋如此不悅的說著,熾白將目光瞪向坐在對面的褚暮鷐。
 
用眼神明確的說:『你是怎麼教的?』
 
褚暮鷐則是一個聳肩:「她無法教育。」
 
聽出了褚暮鷐話裡的意思,樂讀鸋一個伸腿,直踢褚暮鷐桌下的腳。
 
但褚暮鷐不愧是褚暮鷐,依舊的面無表情吃著盤內的牛排料理。
 
反倒是踢人的樂讀鸋暗罵一聲:「可惡!」
 
稍微不滿的樂讀鸋,快速喝完薰衣草奶茶,就起身了。
 
「各位晚安!我去看電影了。」
 
話一說完,樂讀鸋就馬上走了。
 
她記得電影是在甲板的第三層,她要過來餐廳的時候有看一下所有樓層的配置圖,是在第三層沒錯,但是詳細的位置還要找一下。
 
當讀鸋進去電梯裡的時候,電梯裡站著一個人。
 
是一名女人,因為頭髮留很長。
 
由於女人一直低垂著頭,所以看不清楚長相。
 
從穿著上判斷,可能是名年輕女子吧?因為她穿著鮮豔的紅色連身迷你裙,腳上的高跟鞋少說也有十公分。
 
通常讀鸋不是會去注意別人的人,可是這時讀鸋的視線,卻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讀鸋伸手要按電梯樓層的時候,卻發現上面的按鈕沒一顆是亮燈的,照理說,有一個人在電梯裡,起碼有個樓層燈是要亮的吧?
 
除非說她是要在這層下,但是,看那位小姐也沒動靜。
 
算了,讀鸋按下三樓的按鈕,心裡想著,說不定遇到怪人了。
 
等到三樓一到,樂讀鸋馬上就走了出去。
 
所以沒看到那名女子抬起頭,眼睛充滿血絲的表情。
 
『救我・・・』
 
女人嘶啞的喊著,接著!口中吐了一灘鮮血,紅色的血液沾滿了女人蒼白的唇。
 
在電梯的鏡子裡,倒映著一雙乾裂的手從上方伸下來。
 
已經明顯發青的手,穿過了女人的長髮,女人驚恐的想喊,可是那雙手卻伸進了她的嘴裡,一隻手扳住她的上顎,一隻手則扳住她的下顎!
 
女人已經害怕得渾身發抖,可是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電梯門闔上,那雙手,在電梯關上的瞬間,往兩邊撕扯。
 
〝喀!〞
 
女人無力的攤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這時,電梯門打開了。
 
有人抓住女人的腳,將女人從電梯當中拖出去,這時候,女人的手鍊就這樣留在電梯的角落裡。
 
當樂讀鸋回頭時,只見到電梯門已經關上,電梯旁的電子機器正顯示著不斷往上的數字。
 
「現在才上樓嗎?真是奇怪的女人。」
 
讀鸋往前走,果然,在走道上都有貼上樓層圖,在樓層圖的旁邊,則是一張三樓的位置平面圖,讀鸋確定了電影廳的位置之後,便往前走去。
 
這裡的電影廳,真的是媲美華納的高級廳,這讓樂讀鸋更是開心了。
 
由於這個時間沒人來電影廳,因此負責的服務人員,就很隨意的讓樂讀鸋挑片。
 
讀鸋選擇的是『紳士密令』這一部。
 
這一部片的背景是設定在1960年代,敘述隸屬於美國的CIA特務與前蘇聯KGB特務被迫合作,阻止一個國際犯罪組織,利用核武器引發遭難,甚至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事。
 
這部電影讓讀鸋看得很開心,因為男演員養眼,女演員漂亮,而且讀鸋喜歡那樣的年代感,和電影當中的音樂。
 
也喜歡劇情的幽默感。
 
就在電影即將步入尾聲的時候,樂讀鸋突然感到一股讓她不舒服的視線在注視著她,但是當讀鸋四處看的時候,卻看不到任何人。
 
她可不認為是自己太敏感。
 
做她們這一行的,直覺和感覺都必須靈敏才行。
 
讀鸋習慣的將手伸到右方,準備握住『颯羽』時,才發現落了空。
 
該死!她忘記她的武器被扣留住了。
 
意識到這點後,樂讀鸋馬上從座位上起身,也不管電影的結局究竟如何。
 
就直接快速的走出電影廳。
 
因為沒有武器在手,所以讀鸋心跳的速度比平時還快。
 
這時候本來燈光通明的走道,逐漸讓讀鸋覺得有種昏暗的感覺。
 
果然!
 
〝啪—啪—啪!!!〞
 
照明設備漸漸的一盞一盞從後方熄滅,就像所有的恐怖片公式一樣。
 
這讓樂讀鸋忍不住暗嘆恐怖片的某些定理果然是準確的。
 
讀鸋看了自己左手背上的記號,那是一個黑色符文的刻印,一圈一圈的,就像是一朵逐漸凋零的花瓣,中心是一個歪斜的數字—17。
 
「如果真的不行,就用了吧。」
 
正當讀鸋想念釋放的咒文時,她突然想到,那個儲藏室在哪?一般來說都是在最底層吧?
 
等等!她還有手機!喔!真是笨!
 
當讀鸋要拿起手機時,她突然想到,通常來講,這種危險的時候,手機一定會有各種狀況發生。
 
果然!
 
她的手機完全沒收訊。
 
FUCK!!!!!!!!!!!
 
他~~媽~~的~!!!!!
 
樂讀鸋放棄了快走,直接拔腿狂奔。
 
按了電梯後,才發現不要坐電梯可能比較好,她沒有武器在手,如果對方是人類還好,她隨時可以飛踢對方。
 
但是!如果對方是非人類了話!她就慘了!
 
就說吧!一定沒好事!!
 
等樂讀鸋暴力的踹開逃生門的那一瞬間,燈,也完全熄滅了,整個三樓走廊是漆黑一片。
 
邊往下跑的同時,讀鸋再度看一下手機。
 
很好,凌晨三點鐘,一秒也不差!真是個爽時間,非常適合群魔亂舞、人鬼亂鬥。
 
讀鸋跑的同時,還不忘開啟手機的亮燈裝置,簡單的瞄一眼牆上的路線圖,眼利的她看到了儲藏室的位置。
 
在甲板的第一層!
 
她實在太聰明了!!
 
就在讀鸋苦中作樂、讚嘆自己聰明時。
 
她終於聽到聲音了,那是種喘息聲,可是不是自己的。
 
就在一個樓梯轉角時,一股力量扯住樂讀鸋的頭髮!那種突如其來的疼痛,讓樂讀鸋悶哼一聲!
 
樂讀鸋淺紫色的眼瞳閃著怒意,立馬結起一道手印,一個轉身!雖然眼裡沒看到任何東西,可是她直覺的打往一個方向,然後,她的頭髮一鬆的同時,就是另一股力量從樓梯的另一邊跩她下來!!!
 
連續的撞擊聲,讀鸋不知滾了多少的階梯,她只得護住頭而已。
 
靠!!我跟樓梯有仇啊!!怎麼又摔一次!!
 
或許是因為有護住頭,也有心理準備,因此並沒有上次來的疼痛。
 
樂讀鸋倒在地上,困難的扶住牆壁讓自己起身。
 
「真是夠嗆的,竟然滾到甲板一。」
 
看著漆在眼前牆壁上的白色數字,樂讀鸋實在不知這樣到底算不算好運。
 
可能還是倒楣吧?!
 
儲藏室的門把被鎖起來了,樂讀鸋無力的靠在掛著牌子上寫著儲藏室三字的門上。
 
然後,換這層的燈,全部熄滅。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