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節 ✡ 郵輪上不見的人們。



【第十五節  ✡  郵輪上不見的人們】









在郵輪上第十八層甲板的404號房,薄雪和樂讀鸋的房間裡,燈還亮著。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凌晨4點30分了,可是說要去電影廳的樂讀鸋卻還沒回來,薄雪不知道是不是要打通電話給樂讀鸋,她雖然擔心,可是一方面也覺得自己是否太緊張了?

雖然說樂讀鸋一直覺得這艘郵輪不太對,但是她還沒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她是知道樂讀鸋的第六感很準確,可是偶爾也難免會想太多。

也許是電影一部接一部的看吧?

想到有這個可能性後,薄雪就將房裡的燈關掉,準備睡覺了。

在薄雪意識開始飄離時,她突然覺得有一道詭異的視線一直盯著她,這讓她不自覺得起雞皮疙瘩,但是等薄雪張開眼環繞四周時,那種異樣感又不見了。

於是薄雪翻了身,變成側睡的姿勢,一隻手伸進去枕頭下,握住她壓在枕頭下方的除魔武器。

等她再次閉上眼的時候,剛剛那種視線,就沒再感覺到了。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深色的窗簾飄盪著,從中流洩出的細微陽光,灑落在木質的地板上。

薄雪在陽光照射到她臉上時,她就醒了,先是看往隔壁的床位,樂讀鸋還是沒有回來,床上並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一夜都沒回來?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薄雪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撥出了屬於樂讀鸋的號碼,持續響了很久,就是沒人接。

薄雪總共打了三通,只是電話響了幾聲後,就直接轉入語音信箱,所以薄雪就決定先梳洗好,在去找褚暮鷐他們,說不定讀鸋正在跟他們一起去玩了。

快速梳洗好之後,一樣穿著簡單的T恤搭緊身牛仔褲,就去敲403和402的房門。

住在402的褚暮鷐最先開門,看起來貌似很早就起來了,還是很平常的穿著,就是黑色的西裝服。

隔了一陣子才是宓玖曉出來開門,身上穿的很輕便,後面跟著出來的才是伏墨染,他的穿著就更隨興了,黑色的棉質運動服。

「怎麼了?現在還很早,是出什麼事了嗎?」

宓玖曉看了下時間,現在才早上八點,於是對薄雪問道,會這樣問是因為薄雪不是會邀人起來吃飯的那種類型。

「讀鸋一整晚都沒回來。」

「有去找過了嗎?」褚暮鷐先撥打手機,但是響了幾聲就直接轉入語音信箱。

「我還沒去找。」

伏墨染:「可能還在看電影吧?」

「不然你們先去餐廳用早飯,我先過去電影廳看一下。」

「好。」其他人回答。

於是就由褚暮鷐去電影廳找樂讀鸋了。

當其他人到了餐廳之後,就發現氣氛明顯不對,有幾個人看起來很緊張。

「怎麼回事?」宓玖曉問著。

這時候旁邊的人聽到宓玖曉的問話,所以就很好心的告知著他聽到的消息。

「好像有人失蹤了。」

「失蹤?」宓玖曉疑惑的反問,一旁的薄雪則和伏墨染對視一眼。

「嗯,我一早來餐廳,就被很多人抓著問有沒有看見誰誰誰的,稍早前還一起一層樓一層樓的看過,但是都沒找到。」

「知道失蹤的人有誰嗎?」薄雪問,在郵輪上是可以失蹤去哪裡?四周都是大海,難不成那些失蹤的人都跳海喔。

「唔・・・太多了,記不住,反正現在船長也帶著人又搜一遍。」

宓玖曉:「請問你是?」

「喔!我是洛霽謠,是翼崋靈異研究學院的人。」

洛霽謠介紹著自己的名字,順便講他目前的身份,這已經是習慣了,因為光講名字對方可不知道你是哪位。

因此他們這一行的人,都會講出一個自己的頭銜,例如師傅是誰,或是屬於哪個派系的,有的是真的有除靈能力的,有的就是專門在做研究的。

像他就是沒有靈力,最多就是有個陰陽眼,而翼崋則是專門收些有見鬼能力的人當學生,那是一間在山上的大學,很偏僻、冷門,學生很少,因為這類的特殊大學就只有翼崋,通常一說,大家就會知道了。

「原來是翼崋的人啊,你好!我是宓玖曉,旁邊這位是伏墨染和薄雪。」

 「我知道,你們都是六大家族裡的人嘛~請問褚家和樂家的人呢?」

據他所知,他們這六大家族的新一代有合開一間事務所,雖然平時是各自行動的,但是這次應該是除了樓家人之外,都有參加才是。

「這個嘛・・・他們晚點才會過來。」

就在宓玖曉說完之後,褚暮鷐就來了,一向沒表情的臉上多了少見的凝重。

一看到褚暮鷐的臉色,其他人就知道結果了。

宓玖曉:「暮鷐,郵輪上有其他人失蹤了。」

「嗯,我知道。」剛剛在去電影廳的路上,他有看到船長正帶著船員在做搜查的工作。

「讀鸋呢?」薄雪擔心的問。

褚暮鷐:「有看到熾白嗎?」

他記得讀鸋有跟他說過,熾白的能力是用在尋找人上面的。

「熾白?他昨天不是說他是和賀家老么住在我們下一層的444號房嗎?讀鸋會不會去找熾白了?」宓玖曉邊想邊問,那個熾白算是讀鸋的哥哥,去找熾白的機率滿大的。

薄雪:「有這可能性,不如先過去看看,也許是白擔心了。」

「那其他失蹤的人呢?」

「墨染,我們自己人的下落還不清楚,其他人的事先放一邊吧。」宓玖曉對伏墨染說道。

於是他們便離開大廳,坐著電梯直上第十七層甲板,而洛霽謠則是因為好奇,因此也跟他們一起行動。

沒想到電梯門才剛開,外面就聚集著一些人,這些人臉上的神色都有些慌張。

當下他們都覺得現在的情況似乎很糟糕的樣子。

正當他們一行人要踏出電梯時,一個戴著帽子和墨鏡還有口罩的人卻跑了進來,並且馬上按了關門鍵。

「喂!這位先生!我們要在這層樓出去。」

看著男人直接將電梯門關上的舉動,讓伏墨染很不爽,直接將這個男人貼上不禮貌的標籤。

對於伏墨染的話,男人就像是沒聽到似的,按下了到達大廳的樓層。

看到男人這樣的態度,伏墨染更不爽了,直接扳過男人的肩膀,準備和對方理論時,男人卻先摘下墨鏡和口罩。

「別那麼兇,是我,熾白。」

一看到是熾白,不只是伏墨染,連其他人都楞住了。

「你怎麼裝扮成這樣?!」伏墨染驚訝的問著。

「我一早起來門口就聚集著一堆人,說什麼有人不見了,要我幫忙找,拜託!那麼多人我是要怎麼找啦!是當我尋人不用花力量的喔!」

熾白忍不住抱怨著,拜託!怎麼會有人在郵輪上不見嘛!一定是跑去哪邊玩,他們不知道而已,那些人也不是小孩子了,不過才幾個小時沒出現就在緊張。

雖然說尋人算是他的能力,也是職責,可是也是要看情況啊!

就連報警說有人失蹤,他們也是要你等到24小時後才可以成立,現在都還不到24小時欸,況且他們是航行在海上的,是能失蹤去哪?!

「讀鸋呢?怎麼只有看到你們?」

熾白這樣問,讓其他人對看著。

「怎麼了?不會還在看電影吧!?現在都幾點了!」

褚暮鷐:「找不到讀鸋。」

「什麼?」

「讀鸋沒有回來,我打讀鸋的手機,有沒人接。」薄雪說。

「有去電影廳看過了嗎?餐廳呢?」

褚暮鷐:「我都找過了,本來以為讀鸋會來找你,看樣子・・・現在的情況很怪異。」

「讀鸋那個人就算不接電話,訊息也會回,可是我剛剛傳了好幾個訊息給她,她都沒回應。」

宓玖曉邊說的同時,邊拿出自己的手機給熾白看,上面一條一條的都是宓玖曉傳的訊息。

「我們剛剛在大廳的時候,也有很多人在找人,他們說整艘船都搜過了,就是沒找到不見的那些人,因此大家才開始慌張的。」

熾白:「有讀鸋的東西嗎?」

「嗯,讀鸋的行李在房間都沒動過。」薄雪說道。

「帶我過去。」

熾白的尋人能力是需要對方的物品當作指引,透過物品上的氣息,來探詢對方在哪裡,或是曾經去過哪裡。

聽熾白這樣說,眾人就將地點移至404號房。

一進去房間的時候,薄雪就將讀鸋的行李從角落裡拿到床上放,並且打開。

熾白翻過一遍,可是裡面放的都是替換的衣服和盥洗用具。

「沒有讀鸋隨身的東西嗎?這些殘留的氣息都太少了,追蹤的距離有限。」

褚暮鷐:「讀鸋都把重要的東西帶在身上。」

這時一旁的洛霽謠,突然感覺到房間裡有一種怪異的磁場。

「不好意思,請問這間房間妳們在睡的時候,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

聽到洛霽謠這樣說,薄雪先是沉默一下,她睡覺的時候,是有感覺到奇怪的視線,可是當下她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了,但是現在的這種詭異的狀況,也許不是自己太敏感吧。

「其實・・・我在睡覺的時候,有感覺到房間裡好像有人。」

伏墨染:「怎麼不早說!」

「我以為是自己太敏感了,因為我感覺到視線後,我就馬上醒來了,但是房裡並沒有人,也沒有任何靈的氣息,雖然那時候真的讓我起雞皮疙瘩,我還是認為這是種錯覺。」

洛霽謠:「郵輪真的不太對,我剛上來的時候,有感覺到一種陰冷的氣息,只是我真的沒想太多,因為郵輪上受邀請的都是靈能力者,可能有些人是養鬼或驅鬼的,因此寒氣也不是太奇怪的事,但・・・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有需要調查吧?」

「陰氣?我倒是沒感覺到。」宓玖曉說,這時他想到如果樓蘭在了話,或許就可以知道了,因為樓蘭也是養鬼的,對於郵輪上的陰氣就可以做出回答了。

褚暮鷐:「知道怎麼聯絡主辦者嗎?那個叫聶詠蒼的人,如果是同一個,那就可以解釋了。」

「那個養鬼人?我還以為是巧合。」洛霽謠說。

「我看難辦了,如果是同一個,我想他也不會出面,而且事態會很麻煩,大家都知道聶詠蒼專門獵人給他養的鬼吃吧?尤其是我們這種帶靈力的,如果不是同一個・・・我們也不能安心,因為這樣所有的推論就不算數了,而且會更麻煩,如果是聶詠蒼我們至少能知道他的目的,但如果不是呢?如果不是了話,為什麼會有人失蹤?」

宓玖曉將他的想法傳達給眾人知道。

「我看先找船長吧,順便問他尋人的進度,也許是我們想太多了。」伏墨染如此提議著。



















樂讀鸋正嘗試的在一片漆黑的環境當中將儲藏室的鎖破壞。

可是任憑她又是踢又是踹的,還是一點用也沒有,偏偏她又不會開鎖,也不像伏墨染那樣,有言靈的能力。

自從她被從樓梯上拉下來到儲藏室這裡時,已經不知道過多久了,她有看手機上的時間,可是時間一直是停留在三點。

當時追著她的東西,也不見了,因此現在的樂讀鸋對於自身的情況根本是摸不著頭緒。

那個東西,到底是想做什麼?一開始明明就追著她,怎麼現在又不見了?

樂讀鸋疲累的靠著儲藏室的門蹲了下來,剛剛的一陣狂奔到現在的開鎖,已經削去她不少的力氣,這時候如果有什麼東西來,她估計會很慘吧?

就在樂讀鸋先做休息的時刻,她聽到另一邊有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這混亂的腳步聲當中,還夾雜的劇烈的喘息。

從這個跡象判斷,來的人是人類,只是不清楚是不是好人就是了。

〝碰碰碰!!!!!!!!〞

隨著腳步聲之後的是,更大聲的爆裂聲。

〝天罡!!〞

看著在黑暗中閃起的巨型符文,樂讀鸋知道,來的不是壞人。

在那道閃起的符咒最上端,出現的是寒家的家徽記號。

寒家是一個道術家族,只是並不正統。

所謂的不正統就是不會穿著電影當中的道士服在那裡鈴來鈴去的,用的道符也不是道家的。

寒家的道符都是自創的,當然,是有加點正統道家的元素,畢竟他們最先的祖先就是信奉太上老君,只是隨著時代變化,寒家人也做出改變了。

當寒星看到樂讀鸋時,先是愣住,他可沒想到會遇到人,而且還是六大家族的人。

「唷!辛苦了。」樂讀鸋笑的輕鬆的對寒星打了招呼。

「妳怎麼在這裡?」

「唔・・・估計和你在這裡的狀況是一樣的,嗯・・・還是先解決你背後那隻,我們再敘舊吧。」

樂讀鸋指的是趴在寒星後方的一樣物體,那是個渾身焦黑的鬼,猜想是被寒星轟的。

經過樂讀鸋這樣說,寒星才又拋出一道符,直接送那隻鬼上路。

「呼~你來的剛好,先幫我把這鎖把破壞了,我的東西在裡面。」

東西?雖然寒星感到疑問,可是還是先拋出一道雷符,當那道雷符落在鎖把上的時候,周圍閃起劇烈的雷電,瞬間!就將鎖把給震掉,門也跟著彈開。

「挖賽,你家的符還是一樣兇悍。」

「論兇悍程度還比不上暮鷐呢。」

「暮鷐那個人是靈力的兇悍凌駕於道符上。」

樂讀鸋走了進儲藏室裡,順手摸摸四周的牆壁,看有沒有燈的開關,的確有摸到開關,但是連按幾次都沒燈亮。

「我用火符吧。」

「千萬別!等下如果手滑燒起來,我們就爽了。」

邊說的同時,讀鸋邊用手機的手電筒功能照射著儲藏室裡,雖然說是儲藏室,可是還滿整齊的,沒有她想的髒亂。

「妳是要找什麼?」

「我的颯羽被扣留下來放進儲藏室裡,如果沒颯羽,等下遇到狀況,我可沒辦法幫忙。」

在樂讀鸋隨意翻動裡面的物品時,寒星開始詢問著一些問題,畢竟這一切的開始都太奇怪了。

「讀鸋,妳是遇到什麼狀況?」

「我?我本來是在電影廳看電影的,後來我突然覺得有一股視線在盯著我,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但是颯羽不在我身邊,所以我就直接離開那裡,沒想到就被跟了,走廊上的燈突然熄掉,坐電梯又很不妙,我想說通常儲藏室之類的房間應該都在最底層,於是我就走樓梯下來,沒想到一下被扯住頭髮,一下又被拉下樓梯!害我現在身體還會痛!本來以為可以拿到颯羽的,但是!!門是鎖起來的。」

想到樂讀鸋還是一肚子火!如果不是颯羽被那個該死的王八船員扣下來,她會這樣狼狽嗎!!

「那你呢?」

「一開始在酒吧喝一杯,後來我被一個女人給搭訕,她就引著我下來啊,然後就變成鬼了。」

「噗噗!比我好,起碼你是一段豔遇來著。」

「豔遇?改天讓妳去跟一個男鬼艷遇,妳在和我說好不好。」

在一陣翻找後,樂讀鸋終於在一個木箱後方找到『颯羽』。

「誰要啊!是說,你怎麼沒發現那是鬼?是酒喝太多?」

聽到樂讀鸋這樣子問,寒星只能翻個白眼給她。

「有人幫她偽裝,她身上沒有死氣。」

「下次我真該堅持我的第六感!就為了一個電影廳,我就來了,真是不划算!」

「現在有計畫嗎?」

「先想要怎麼離開這裡吧,我覺得我們好像被隔離在另一個空間裡了。」

「嗯,和我的想法一樣,手錶上的時間一直都是三點,手機也不通,也沒人下來找我們,還有,這裡的空間感好像很扭曲的樣子。」

「不如,我們四處去看看?反正現在颯羽找到了,如果真遇到狀況,也應付得來。」

正當他們要離開儲藏室時,劇烈的一個聲響!!門被狠狠關上了。

樂讀鸋的手機上的燈光也逐漸消失,現在他們的視野當中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可以嗎?」

寒星關心的問著樂讀鸋。

「嗯,你先顧好你自己吧。」

這時四周傳來一個〝喀喀喀〞的聲響,這個儲藏室裡,不論是直的、橫的,甚至是堆疊的,都放著幾個木箱,木箱每個大小都不一樣,這個聲音就是木箱上面的蓋子被推開的聲音。

從木箱裡伸出的是一雙一雙的手,有的漆黑、有的焦黃,有的則是扭曲成一團的。

眼睛已經適應黑暗的兩人,看到這樣的狀況,都忍不住咒罵著。

「該死!!」

寒星罵著的同時,夾在中指與食指間的黑色符紙跟著射出去!在符紙貼到地面的瞬間,青藍色的烈焰便竄了上來!!

與褚暮鷐有分顏色的符紙不同的是,寒家的符紙不管是什麼力量,紙張顏色都是黑的,唯有上面的字體才是顯眼的白色。

「靠!這也太重口味了吧。」

看著眼前身體歪成各種形狀的東西,讓讀鸋很想繼續看不見,眼不見為淨嘛,反正看到也只是噁心。

「我認為還是先找到源頭吧。」

樂讀鸋對著寒星如此說著。

因為眼前的不是鬼,而是被人用法術控制的屍體,他們都稱作『屍鬼』,而操縱這些屍體的人則是『養屍人』。

這是一個很沒道德的職業,因為這些屍體必須要是含冤而死的,冤氣越重,養出來的也越厲害。

除了要得到這樣的屍體外,還要將這些屍體泡在鮮血裡七七四十九天,當時間一到,就立刻從鮮血當中撈出來施法。

這個她有聽說過,但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個做法太邪了,如果控制不好,反而會被吃掉,更何況,這個法術是會讓人折壽的。

這種屍鬼還很麻煩,除非找到控制的人,否則他們還會一直站起來,解決的方法,就是將屍鬼轟的連渣都不剩。

套成現在的公式,就是用殺喪屍那樣的作法。

「完全變成陰屍路加上活屍禁區。」

樂讀鸋幽默的下了註解,她雖然喜歡看電影,但是喪屍題材的她一向不怎麼喜歡。

「我最討厭的用這種粗暴的模式了。」寒星說。

「不粗暴可不行啊。」

樂讀鸋說完,就展開靈力,架起『颯羽』衝了上去!!對同一個屍鬼,短短的幾秒鐘之內,連續砍了幾十刀,俐落的將屍鬼砍成碎片,在一個轉身,削下另一隻屍鬼的頭顱,而後方的寒星則丟來一張火符,瞬間將那個屍鬼燒成灰。

和寒星不同,樂讀鸋比較喜歡快速又殘暴的方法。



















「糟糕!」

熾白突然大喊一聲。

「賀宇也沒回來。」

「有聯絡他了嗎?」宓玖曉問。

「我和他的交情還沒好到可以交換電話的地步。」

伏墨染:「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他說他去看表演,好像是一場魔術的表演吧?因為後來我就先睡了,他有沒有回來不知道,早上沒看到他,我以為他去做別的事了。」

伏墨染:「你好歹也關心一下對方,他怎麼說也是和你住同間房啊。」

「話是這樣說啦,可是才剛認識,我也不好意思問那麼多。」

其實邀請卡上面是有附註說可以攜伴參加的,只要將人數回報過去,就是安排同個房間,他和賀宇都沒有攜伴參加,因此才被安排在同一間的,這點隨著邀請函附的文件上也有說明,當然,如果要求獨自一間也是可以的,只是他覺得無所謂,反正有人可以聊天也不錯。

賀宇也是同樣的想法,因為根本沒想到會發生事情,因此他們也沒特別交換電話,現在沒見著賀宇,不知道他是去那裡活動,還是說也跟著不見了。

「不然・・・你們先去找船長,請他聯絡主辦人,我先去房間,看賀宇有沒有留下東西,可以讓我做媒介的。」

就這樣他們幾個人決定分頭進行。

熾白搭電梯回房間的時候,因為不好翻對方的行李,所以就四處看看,看賀宇有沒有東西是留在房裡的。

在熾白一陣亂找之下,終於在沐浴間的架上,發現一只白銀色的手錶。

拿起手錶,一用靈力感知之下,讓熾白的臉色開始凝重起來。

從手錶的氣息上,可以感受到主人目前的狀態,手錶上的氣息明顯變弱了,在一絲生氣當中,圍繞著一片死氣。

以這個狀態來看,手錶的主人,只剩一口氣了。

另一方面,褚暮鷐一行人好不容易找到船長,船長正領著人往上找著那些不見的人。

船長的年紀約五十幾歲,頭髮是白色的,下巴長著白色且濃密的鬍鬚,身上穿著頗具威嚴的船長服,或許是因為大規模的搜查,讓船長的臉顯得疲憊。

「我想問船長是否能讓我們見這艘郵輪的主人?」

聽見褚暮鷐的問題,船長只是嘆口氣。

「我已經數不清今天是第幾次聽到這個問題了,我不知道誰是主人。」

「開玩笑的吧!?你是船長欸!怎麼可能不知道誰是主人!」

聽到船長的說法,讓伏墨染很不能理解。

「那個人都是用郵件跟我們公司聯絡的,不論是打造這艘船也好,航行路線也好,都是用郵件傳達指示的,雖然公司的人覺得奇怪,可是那個人給的價錢實在太高了,因此公司的人也沒多問,反正法律沒有規定,一定要本人出現,況且這個人還是公司的老客戶。」

伏墨染:「喂喂!這種說法太不負責任了吧!好!那現在有人不見,這點你們總該負責吧!」

「怎麼可能會有人不見!這是在大海裡欸!先生!我和我的船員們都已經在做搜查了,IDUN那麼大,說不定那些人都在其他地方活動,是你們不知道而已!」

今日一直不斷被要求負責和找人,讓船長的脾氣也隨著時間大了起來,對伏墨染的回話語氣也變得粗魯些。

看伏墨染一副要跟船長吵到底的樣子,薄雪拉住伏墨染的手臂。

「冷靜,現在大家都很急,你衝動也沒用。」

「那個・・・容我插一下話。」

一直在一旁觀察的洛霽謠突然的出聲,並且拿出一台銀邊的平板,點開一個頁面給船長看。

「雖然沒見過本人,但是證件上的總有吧?雖然不需要本人出面辦理,可是證件是必需要的吧?」

船長看了一眼平板,那是張俊美的青年大頭照。

「我得查一下。」

現在是資訊發達的時代真好,只見跟在船長身邊的一名船員,遞上一台檸檬咬一口的平板,讓船長和公司取得聯絡,沒多久,船長就對洛霽謠展示他們公司登記客戶資料的頁面。

「不是同一個人,連名字也不一樣。」

照片上的人是長相較為平凡的男人,名字也不同。

洛霽謠:「登記人和邀請人是不一樣的。」

「到底是搞什麼鬼啊!!」

伏墨染忍不住喊著,現在的情況是越來越複雜了。

〝滴—滴〞

褚暮鷐的手機響起了訊息通知,褚暮鷐拿起手機滑開一看,那是熾白傳過來的。

『賀宇的周圍全是死氣,他的生氣只剩一口,在不找到他,他就不行了。』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