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朵黑百合。

 
 
【第九朵黑百合】  


這是一場偶然的雷陣雨,不留下什麼,也不帶走什麼。








雷陣雨打落在心裡,留下了雨滴和悲傷的氣息,但是當我想仔細感覺時,卻發現・・・其實什麼都沒留下。







深藍色的傘在灰色的天空中,劃出一絲耀眼的痕跡。

這是一場午後的雷陣雨,下的令沐海翷措手不及,今天她可是有重要的事啊!

在前天結束了和沐霽晨的談話,她就決定付出行動了,過幾天是Black sunlight(黑曜)集團和海外的一家上市公司合作成功的慶功宴,沐霽晨說這場宴會會在朝歌酒店舉辦,而這個朝歌酒店就是雲光雨即將接手的酒店。

其實本來是打算在帝璽舉行的,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卻被臨時改到朝歌。

在這場宴會開始前,她必須先做一件事。

海翷邊跑的同時,還邊注意著路上的指示牌,由於她是一枚扎扎實實的路癡,因此她是很仔細的看著指示牌,以免走錯條路。

她前一刻從『Yggdrasill』美術館離開,沒想到才走沒幾步就下雨了,於是她又折回去拿傘,這一來一往花了點時間,因為拿傘的同時,又被幾個人留守的記者抓著問問題。

當然,問題都是圍繞在『馮 ・ 克洛埃齊爾』身上。

她真想大吼說,那個關她屁事!!她是設計師,不是美術展的相關人員!

可惜,她不能這樣回答,不然會給大哥添麻煩的。

約莫跑過了兩條街,海翷抬頭看著路標。

上面寫著英仙區天船三街的字樣。

若星市是充滿藝術的城市,在英仙區這裡幾乎都是畫廊或者是相關的工作室。

在英仙區這裡,連一間小咖啡廳也裝潢的很有特色,一路上可以看見多組人馬在這個地方取景拍照,這裡也是拍婚紗的熱門地點。

如果是平時她大概會悠閒的晃晃,順便喝杯花茶,但是!現在她可沒有那麼閒暇的時間。

昨天徵信社的朋友突然傳給她一份資料,那份資料寫說今天雲光雨會來到這邊的一間名為『時間之詩』的畫廊,因為她打算舉辦個人展,根據調查,雲光雨看了很多間畫廊,最終的決定才是選中『時間之詩』。

而今天是簽約的日子,雲光雨除了簽約外,也會把自己要展出的作品帶去給畫廊主人看,再從中討論分別展出哪部份的作品。

她一直找不到機會和雲光雨接觸,也擔心接觸太多雲家人會被懷疑企圖,現在這個機會她是認為滿剛好的。

因為近期她的工作都在若星市這邊,而那間畫廊,她當初也有參與設計,只不過那是她大四時候的事了,當時她還不是一個獨立的設計師,所以『時間之詩』的案子,她是跟著一位國外的設計師做的。

因為有這些關係,她覺得就算被懷疑,她自己也能夠有個可以說服人的說法。

其實如果雲光雨真的選定『時間之詩』當作個展的場所,她其實也可以不用那麼急,只是,她心中覺得,就應該要選這天。

由於雨下得實在很大,海翷又很著急,因此沒注意到有一個女人正朝的她的方向走來,因為那個女人正低頭在看一些文件,也沒有注意到有個人正往這邊跑過來。

等到她們倆察覺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好痛!」

雲光雨喊一聲,被海翷這麼一撞,不只手上那把粉色的傘,連要展覽的作品資料也散落一地,即使如此她還是先關心跌坐在地上的海翷。

「對不起!妳還好嗎?真的很抱歉,都是我顧著看東西才撞到妳的。」

聽著雲光雨一陣的道歉,沐海翷只覺得奇怪,嚴格來說,是她沒注意到前方,要道歉也是她,怎麼換對方一股腦的在和她說對不起?!

「我才要道歉吧?是我太急了,妳有受傷嗎?」

「我沒事。」

「啊!糟糕!」

看著那幾張被雨淋的文件,海翷也不顧自己的衣服已經濕掉,最先的動作就是開始撿著那幾張散落一地的紙。

看到海翷竟然先幫她撿資料,雲光雨也趕忙彎下身,自己動手撿資料的同時,還一直阻止海翷,但是海翷並沒有理會雲光雨的勸阻,雲光雨看阻止不了,只好邊拿起傘,幫海翷撐著的同時,邊繼續撿資料。

在撿資料的同時,海翷有順便的看一下,在那些紙張上面,全部都是雲光雨的插圖作品。

在知道雲光雨的職業是繪本作家後,她有買幾本雲光雨的繪本回來看。

雲光雨的畫風細膩,文字的敘述就如同詩歌一般,雖然她不知道雲光雨是怎麼樣的人,但是對於雲光雨的繪本她是喜歡的。

『真是太巧了。』

海翷心中不自覺的這樣想道。

等她們終於把紙張都撿完的時候,倆個人的身體已經濕的差不多了,渾身都濕的徹底,看起來很狼狽。

海翷把她撿到的部份紙張交給雲光雨。

「請問,妳是Mush喵嗎?」

「呃!」

似乎沒想到會被認出來,雲光雨的表情顯得不知所措,正想著要不要否認。

是的,Mush,蘑菇喵,是她用的筆名。

一直以來她都沒有公布過她的真實樣貌,雖然很多書迷都希望自己舉辦簽書會或是粉絲茶會,但是她都沒答應,沒答應是因為自己本身就低調,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的身份敏感,如果被查到她的家庭關係,一定會很麻煩的,她可不想因為這個理由被大媽討厭。

看見雲光雨一直低著頭的模樣,沐海翷猜想,這個雲光雨是因為被認出來而害羞嗎?

後來又仔細想著雲光雨的資料,她從大學的時候就開始出版個人的繪本,但是直到現在,還沒有公開過自己的真面目,通常像這樣有知名度的繪本作家,都會在某個時期開始舉辦簽書會,或是一些茶會來回饋粉絲的支持,可是,雲光雨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動作。

是因為家裡嗎?

還真是辛苦啊,在那樣堪稱美好的家庭,卻做什麼都不如意,只能戰戰兢兢的看著別人的臉色。

真的是夠倒楣了,明明錯的不是妳,卻因為姓雲,而必須承受這些痛苦。

海翷微笑著,淡紫色的眼瞳沒有絲毫的溫度。

「我知道妳很低調,所以不會四處去說我見過Mush喵本人的!我只是很開心而已,我一直很想告訴妳,我真的很喜歡妳的作品!」

海翷展露出開心又興奮的表情說著這些謊言。

雲光雨看著沐海翷雀躍的樣子,聽到沐海翷說喜歡自己作品的話語,臉上的表情是有些害羞的。

她只在自己架構的網頁上看到粉絲的留言,被人當面稱讚還是第一次。

因為很不習慣,所以雲光雨轉移了話題。

「妳衣服都被淋濕了,要找個地方換衣服嗎?」

看見沐海翷的臉和頭髮都被雨水弄濕了,雲光雨趕忙從側背包當中拿出手帕,動作極輕的擦拭海翷的臉頰和頭髮。

「真是對不起,我先幫妳擦乾,不然感冒就不好了。」

對於雲光雨突然的動作,沐海翷滿錯愕的,只是她沒有表現出來。

「不用啦,妳才要擦乾呢!唔唔~但是我身上沒手帕欸。」

聽海翷這樣說,雲光雨笑了出來,她覺得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孩真的很可愛。

「還是找個地方把衣服換掉吧,如果我的粉絲感冒了,我想我會難過的。」

「哈!妳終於承認自己是Mush喵了厚!」

海翷大聲說著,這讓雲光雨紅了臉。

「抱歉,沒有承認是因為我目前還不打算公開我的真實身份。」

「我才不會到處去說呢,跟妳保證。」

「呵呵~嗯,謝謝妳,我看還是找個服飾店把這身衣服換下,不然真的會感冒。」

「服飾店?」

海翷朝著周圍掃一眼過去。

「這裡都是畫廊,估計是沒有服飾店了。」

「這樣該怎麼辦?」

「不然,到Yggdrasill美術館好了,我的車停在那裡,車上有放幾件乾淨的衣服,我們先換上,我在載妳到服飾店,不然我記得Yggdrasill美術館的商城有賣服飾。」

「這樣太麻煩妳了。」

雲光雨客氣的說著,她們畢竟是陌生人,這樣接受對方的好意,實在是很不好意思,而且她也不想給人添麻煩。

「不會麻煩,反正我也是要換衣服的,走吧!在站下去真的會感冒,而且妳手上的資料也要處理吧?」

在沐海翷誠心的勸說下,雲光雨才答應。

還好這裡距離『Yggdrasill』美術館不會太遠,步行頂多20分鐘。

當她們到達『Yggdrasill』美術館時,雲光雨才知曉沐海翷竟然是一位設計師!

而且還是來自Lnitial(初始)這間建築事務所,當初她要成立工作室時,是想要找Lnitial(初始)建築事務所來設計的,無奈當時自己身上沒那麼多錢,所以才放棄,她現在的工作室是自己設計在請木工裝潢的,因為少了設計師這筆預算,因此省了不少錢。

現在的工作室的裝潢很簡單,但是是自己設計的,因此整體的感覺是溫馨的,不過!有機會她還是想找Lnitial(初始)建築事務所做設計,她一直很喜歡Lnitial(初始)所設計的歐式鄉村風格。

「欸~海翷,妳不是說有事嗎?怎麼又跑回來了?」

這個說話的人也是設計師之一,名字叫—『冰瞳』,很特別又罕見的名字,擅長的設計風格是科技風,專門負責高貴人士的Case。

「發生了點意外,所以回來拿些東西。」

「意外?」

冰瞳很是疑惑,但是看到沐海翷帶回一個陌生女子,而倆人身上都濕透了時,大概可以猜到幾分,於是她放下手中的工作,跑進臨時休息室裡,拿出兩條乾淨的毛巾,遞給了沐海翷和雲光雨。

「謝謝。」

雲光雨有禮的道謝。

接著冰瞳看見雲光雨的手上抱著一疊淋濕的紙張,便問道:「這些紙都濕了欸?重要嗎?如果重要還是快點用乾吧。」

雲光雨低頭看著那些資料,其實這也不算重要啦,畢竟只是她作品的影本而已,只是當中還參雜著一些畫廊主人給的資料和意見表,這都是她回去要看的,所以這點倒是稍微麻煩點。

看著雲光雨的表情,冰瞳很主動的拿過雲光雨手上的文件。

「唉唷~不用不好意思啦!我們的休息室有烘乾機,我馬上幫妳處理。」

「可是・・・」

「別可是來可是去的,看這種情況,一定是我們的沐大設計師給妳惹麻煩了!妳就先去樓下買個衣服,這些東西我幫妳處理好!放心放心~對付這種淋濕的紙張,我很有經驗了!」

冰瞳話一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跑掉。

「妳如果是在擔心冰瞳會知道Mush喵就是妳本人的事,這點妳可以放心,冰瞳對繪本並沒有研究,之前我有和她推薦妳的那本《住在你溫暖的心裡》給她看,哪知她翻了幾夜後卻對我說,她不看這種女孩子看的東西。」

「但是,她也是女孩子不是嗎?」

雖然她穿得很簡單,可是還是清楚的知道她是女的,應該不是所謂的偽娘吧?!

「她是女孩子,可是她一直覺得自己很Man。」

「走,去買件乾淨的衣服。」

沐海翷不等雲光雨回應就拉著雲光雨的手走了。

在『Yggdrasill』美術館有個地下商場。

雖然只有一層樓,但是坪數很大,真要逛起來也是很累人的。

就這樣,沐海翷帶著雲光雨到一間販賣衣服的店去挑衣服,這間店賣的衣服都是印有名畫或是熱門插圖樣式的。

在等候雲光雨換衣服的同時,海翷的手機響了起來。

『キラキラ 陽射しを浴びて 』

『Make up, and dressed Are you ready to go?』

『Weather is great, it's Your holiday』

『We got to party allday long』

看著來電顯示的地方,這通電話是雲芙霓打來的,自從上次她計畫的搶劫事件後,她並沒有主動和雲芙霓聯絡,她們就只有當時交換個電話而已。

沒讓鈴聲響太久,沐海翷按下了綠色的接聽鍵。

「喂?」

沐海翷讓自己的嗓音透出一絲的困惑。

「沐小姐嗎?妳好,我是雲芙霓,上次承蒙妳的幫忙。」

「嗯,喔・・・不會啦,見義勇為是應該的。」

「那個,那天我有說過要請妳吃飯,但是那一陣子工作太忙,我都騰不出時間,好不容易工作告一段落了,我想請妳吃飯。」

「欸?不用啦~真的不用,只是剛好看到,而且妳還是上官的未婚妻,這樣子剛好可以讓上官欠我一次人情,之後工作就會順利多了。」

聽到海翷這樣說,雲芙霓在電話那端笑了開來。

「別和我見外喔!這件事情夙已經知道了,我們決定要好好謝謝妳,妳就別推辭了吧!不然我會睡不著覺的。」

「嗯・・・好吧,為了不讓妳睡不著覺,我只好讓妳請吃飯了。」

「真是謝謝妳欸!那妳今天有空嗎?」

「今天啊,可以,要約在哪裡?」

「妳有喜歡或是想去的餐廳嗎?」

「我喜歡日式料理,但是不知道哪間比較好吃。」

「妳知道最近新開在寶瓶區虛梁三路的『荷契』嗎?那裡的師傅是從東瀛過來的,去吃那間好嗎?」

「我沒聽說那間,妳可以傳地址給我嗎?」

「好,我等會馬上傳,妳幾點方便?」

沐海翷看了手錶上的時間,在算一下從若星市到星夜市的距離。

「約七點行嗎?會不會太晚?」

「不會!是我約妳的,本來就要配合妳的時間,這樣我們晚上見喔!」

「嗯,掰掰。」

互相招呼後,倆人就同時切斷電話了,而那間餐廳的地址,雲芙霓也馬上發了訊息過來。

在短暫的通話結束後,雲光雨也換好衣服出來了,是一件印有貓咪玩耍的短袖上衣,褲子則是深藍色的緊身褲。

「請問那位小姐身上的多少錢?」

聽到沐海翷對著櫃檯的小姐這樣問著,並且拿出錢包要結帳的樣子,雲光雨趕忙的跑向前阻止。

「不行啦!」

怎麼可以讓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幫她付錢,而且這個人還是她的粉絲!

沐海翷倒是一臉奇怪的看著雲光雨,然後俐落的遞出一張黑色的信用卡給店員。

「什麼不行?妳會這樣都是我的錯,幫妳買一件乾淨的衣服是正常的。」

看著沐海翷堅定的模樣,雲光雨只能沒轍的點頭,心想,改天一定要請海翷吃飯才行。

等她們到樓上時,冰瞳已經將光雨的文件弄乾了,雖然說還是有點水的痕跡,不過字體的部分還看得懂。

雲光雨很感謝的向冰瞳道謝著,但是冰瞳的反應很不以為意,只說了一句不用謝!就跑去忙了。

而沐海翷因為還有事,就先行離開,本來她是要送光雨的,但是雲光雨實在不好意思再麻煩她,所以就說她自己會搭計程車回去。

而且那台計程車還是海鄰幫她攔的,等到計程車駛離『Yggdrasill』美術館時,雲光雨才想到自己忘記跟沐海翷要電話了!!

這樣她是怎麼答謝她今天的幫忙啊!

喔!她這個傻瓜!

沐海翷買衣服給自己,又幫自己把文件弄乾淨,她是本來就人好,還是因為是她的粉絲?!

想到沐海翷知道她是Mush喵時的開心表情,雲光雨又忍不住害羞起來。

嘻嘻~她的粉絲欸!

第一次那麼真實的遇到,原來有人喜歡自己的繪本,是那麼開心的一件事。

看著窗外不斷飄逝過的藝術區景色,雲光雨想著明天再來一趟『Yggdrasill』美術館好了,如果遇到沐海翷一定要跟她要電話。



















海翷開車回到星夜市時,是先開去Lnitial(初始)建築事務所那裡。

這時候事務所裡已經沒人了,海翷從包包當中拿出一串綁著藍色鈴鐺的鑰匙打開玻璃門,然後走到自己的辦公室裡拿起一本推理的書,在從書中拿出一個信封袋。

確認信封袋裡的東西是正確的,海翷才離開。

因為有導航在,而且星夜市是她居住的城市,因此海翷滿熟悉道路的,所以當她抵達『荷契』的時候,離她和雲芙霓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海翷將白色Audi停在專用的停車場後,就直接進入餐廳裡。

這間餐廳真的很有東洋風,外觀都是木頭的材質,就連庭院也打造的很像電影當中高級日式餐廳的庭院。

在庭院種滿了梅樹,只是現在的季節沒到,所以還沒開花。

除了梅樹之外,還有一個池塘,說是池塘嘛・・・是大了點,因為中央還搭了一座橋。

在池塘裡,還有各種不同顏色的鯉魚在游來游去。

當海翷推開木質的門時,有一位身穿和服的女人走向前。

「您好,請問有訂位嗎?」

「訂位?」應該會有吧?

「雲芙霓小姐?」

「是,雲小姐在竹之間,我領您過去。」

這個雲芙霓還真早,我已經是提早到了,沒想到她還更早就來。

接待小姐幫沐海翷推開拉門,並且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沐海翷向她道謝著,本來以為是需要拖鞋的包廂,結果不是,因為包廂裡面是有椅子的,不是那種直接坐地板的餐廳,這點倒是很順應他們的方式。

「上官先生、雲小姐,抱歉來晚了。」

聽見沐海翷沒有叫他名字,上官 夙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中卻有一種澀意。

沐海翷坐在他們的對面。

「妳已經提早半小時到了,這哪叫來晚了?如果不是我和夙早到,不就要讓妳等了。」

「我擔心會找不到路,所以有比較早出發。」

「芙霓,先點餐吧,點完在聊。」

經上官 夙一說,雲芙霓才不好意思的笑笑。

於是他們就開始點餐了,其實一開始上官 夙是想先點的,因為這樣一來,沐海翷到達的時候就可以直接用餐,而不需要在等下去,但是雲芙霓考慮到如果點到沐海翷不喜歡的食物,那不就失去道謝的意義了嗎?
所以他們才等海翷來才開始正式點餐。

點完餐之後,先是上茶類,還有幾道開胃的日式小菜,正菜才開始上。

其實海翷只有點一份天婦羅套餐和水信玄餅,那是用水和少量的寒天下去做的,外觀會呈現透明的如同水珠一般的樣子,在搭配黃豆粉和黑糖一起食用的和菓子。

但是!

沒想到會來一桌滿滿的料理。

有生魚片、鍋物、燒肉、壽司、手捲、壽喜燒・・・他們是點了菜單上所有的食物嗎?

雖然她是在有錢人家長大的,但是,他們幾乎都是在家裡吃,除了需要招待幾位貴客之外,他們就算在外面餐廳吃飯,也不會這樣點。

除非上官 夙或雲芙霓其中一個是大胃王,不然一定吃不完那麼多東西的。

在進食的期間,或許是習慣問題,也或許是還不熟悉,他們都沒有人說話。

等到他們三個都吃飽後,上官 夙讓服務人員將桌上的料理打包清空後,他們才開始聊天。

其實聊的大多是工作上的事,在差不多要告一段落時,沐海翷從包包當中拿起一個信封袋。

「給你們。」

雲芙霓接過沐海翷遞過去的信封袋,好奇的問著:「這是什麼?」

「開來看看吧?」

雲芙霓打開信封袋,從裡面拿出兩張銀白色且周圍有縷空雕花的長型紙張。

上面用玫瑰燙金的英文花體字寫著『Miracle Egg』(奇蹟之卵)的字樣,然後底的圖案是淡色的旋轉木馬,翻到後面的最底下,則是寫著幻星市天鷹區天桴三路111號的一串地址。

「這是?」

「這是在幻星市的一個遊樂園,是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新投資的企劃,前些日子已經完工了,這是剪綵當天的邀請函,我們會送一些給親朋好友,請他們在這天可以來玩。」

聽到沐海翷這樣說,雲芙霓很開心。

她之前就有注意到這個廣告了!因為『Miracle Egg』的廣告很夢幻,開頭是顆蛋,背景音樂就是懷念的旋轉木馬的音樂,隨著音樂聲逐漸響起,蛋也跟著裂開,然後從蛋當中會蹦出一個小天使,隨著小天使出現的是各色的彩帶和氣球,因為廣告當中並沒有出現『Miracle Egg』裡的場景,因此她並不知道遊樂園內部是怎樣的,畢竟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保密工作一向做得很嚴。

「我告訴妳,目前Miracle Egg(奇蹟之卵)有個主打活動喔!」

說著海翷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很精緻的東西。

那樣東西是蛋型的,外觀是縷空的復古雕花圖案,並且鑲著幾顆水鑽。

看到這個任何女人都會喜歡的東西,雲芙霓的雙眼都發亮了。

「這就是Miracle Egg(奇蹟之卵),當遊客離開時可以選擇是否購買,這個Miracle Egg(奇蹟之卵)外型有些是雕花,有些是天使浮雕、圖騰、縷空的,打開蛋裡面是玻璃,透過燈光照射,會出現投射的照片,照片是由園方的攝影師拍的,只拍一張,然後製成M ・E,在鐘塔、天使廣場、旋轉木馬都有設置據點。」

說完,海翷起身關了包廂裡的燈,並且用著手機的燈光照射著Miracle Egg(奇蹟之卵)的底座,在Miracle Egg(奇蹟之卵)裡有不同角度的玻璃,當那些玻璃感受到光源時,便會從頂端射出光線,這時雷射在底層有圖案的玻璃,便會將圖案做反射。

當海翷這樣做的時候,牆壁上果真出現一幅圖案,那是一個摩天輪。

這讓雲芙霓看得驚呼連連。

就連上官 夙也不禁佩服起來,這可需要相當厲害的技巧才行

「為了顧慮到不同的客群,Miracle Egg(奇蹟之卵)的製作價錢有較為平價的,也有價錢高的,因為有人可能會想鑲鑽石吧。」

「我一定會去的!!」

看見雲芙霓用著發亮的眼神注視著Miracle Egg(奇蹟之卵),就算她是出自於復仇的目的才這樣做,但是心裡還是有些開心,這代表她大哥的苦心沒白費。

或許是因為這個特別的話題,讓她們倆個女生開始有聊不完的話題,如果不是一通臨時的電話,說不定她們還會這樣聊下去。

那通電話是雲芙霓的,她說的很急促,所以沐海翷也不清楚到底是出什麼事,讓她這麼著急。

聽她轉述的,好像是工作突然出狀況。

所以現在就變成她和上官 夙獨處的場面,本來上官 夙是要一起離開的,但是芙霓大概覺得不好意思吧?所以就說要上官 夙留下來,她自己則開上官 夙的車去上班的地方。

「回去吧?不小心聊太晚了,要我送你,還是你要搭車?」沐海翷問。

「麻煩妳了。」

似乎以為上官 夙會拒絕,因此海翷的表情有些訝異,但沒幾秒就馬上恢復往常的笑臉。

一走出門口,就馬上下起雨了。

但是海翷把傘放在車上了,在海翷打算轉身進去和店家借傘時,上官 夙突然拉住海翷的手,讓海翷手上的兩個手環發出清脆的聲響。

「欸?」

上官 夙脫下了深藍色的西裝外套,蓋住海翷的頭,直接帶著海翷奔向雨中。

雖然離停車的地方不遠,但是也足以讓上官 夙濕了半件襯衫。

上官 夙先讓海翷上駕駛座,而自己則站在車門外。

「雨下很大欸,快上車,我送你回家。」

經過海翷這樣說,上官 夙才繞過車頭,進了副駕駛座,當上官 夙把車門關上時,海翷馬上開暖氣,並且伸到後方拿過一盒面紙遞給上官 夙。

這時的車內很安靜,只有大雨拍打車子的聲音。

「嘿!你是在學韓劇喔!明明和店家借傘就好了啊。」

海翷到現在還不敢置信這會是上官 夙做的事。

「為什麼要送我和芙霓Miracle Egg(奇蹟之卵)的邀請函?」

「因為你們是未婚夫妻。」

「我和芙霓・・・」

其實他根本不愛雲芙霓,他只是為了爬上更高的位置而和芙霓在一起的,這種話,能說出口嗎?

他現在爬得還不夠高,這離他的目標還很遠,可是怎麼越來越無法忍受了?

他,無法愛芙霓,無法觸碰她,就連擁抱她,他都覺得痛苦,可是就算如此,只要他想起以前受的屈辱,他就覺得自己可以在撐下去。

他知道,芙霓希望自己在多表現出愛的感覺,雖然她從沒開口對她要求過,可是,愛?

他不知道。

他想要的,只是權力。

可是,當海翷出現的那一刻,一切都不一樣了。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夙・・・?」

看著上官 夙低著頭,握緊拳頭的模樣,沐海翷心中很複雜。

你,會怎麼選擇呢?

你的選擇,就是我的下一步動作。

我啊・・・知道自己很可惡。

但是!我無法原諒雲家的人!!!

伸手,抹去自己盈滿眼眶的淚水。

淡紫色的瞳孔閃閃發亮的,那是復仇的光輝。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