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盜K的舞會。



♣〃【Chapter.6~怪盜K的舞會】









一首慢板的舞曲迴盪在宴會廳當中,卡帝亞酒店的宴會廳裡,很多穿著西裝和禮服的賓客來回穿梭著。
 
充滿水晶亮燈的舞台上,是一支目前當紅的管弦樂團在表演著樂器,宴會廳中央則擺放著各式的美食,還有廚師在製作現場的料理,那名廚師拿起一旁的白酒,往牛排上撒下去,瞬間!高溫的鐵板便燃起藍紅色的烈焰,讓圍觀的賓客紛紛拍手。
 
夏桑現在站的位置是二樓,從這個角度往下看,可以將宴會廳看的一清二楚的。
 
「沒有異常。」
 
夏桑低聲說道,在她的右耳上有戴著目前開發室所研究出來的迷你耳機,因為體型輕巧,所以不容易被察覺。
 
在收到J老大可能會出席卡帝亞酒店的舞會時,總廳和他們SC一課的人就開始佈局了。
 
而且,不只是J老大,連那個怪盜K也會出現,並且盜取在宴會廳中央的一個噴水型雕像—夢,那座雕像的外型是一個挺拔的男子和愛神的雕像,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而且背後也沒有神話故事的寓意。
 
現在那座雕像,正在噴灑著泉水,夏桑想著,任憑怪盜K再有本事,也無法偷走那麼大的雕像吧?
 
也不是說之前怪盜K沒偷過雕像,只是!這個可是個噴泉欸?
 
她真的覺得這次怪盜K是跟他們開玩笑,偏偏總廳因為怪盜K的關係,上了多次新聞,甚至被民眾嘲笑總廳的無用,連個小偷都抓不到,導致現在的總廳,幾乎是聽到怪盜K三個字,就咬牙切齒,一有動靜,就會馬上出動,就連這次詭異的事件,總廳的人也很當真,一點都沒有懷疑。
 
他們要怎樣其實無所謂,只是,這次怪盜K竊取的時間和J老大重疊到了,導致他們不得不和總廳的人聯手。
 
目前最理想的,是都能夠一網打盡吧。
 
但,都說是理想了,一定沒那麼簡單就可以做到。
 
「嘿!發呆啊妳。」
 
聽聲音就知道那個人是她的搭檔—『訾砂弦』。
 
「我只是看起來像發呆,實際上是在監視,看有沒有奇怪的人出現。」
 
訾砂弦跟著夏桑靠在走廊處的扶手上面。
 
「你覺得怪盜K真的會出現嗎?還有那個J老大?」夏桑接過侍者端來的飲料,邊問著。
 
「我只是覺得在時間上未免太巧合了,怪盜K這次要偷噴泉也很怪,他以往都是在盜取藝術品的,而這個噴泉雖然打造的很精細,可是,稱不上是件藝術品,至於J老大,我希望他能出席。」
 
「哎~就算J老大出席也沒用,雖然我們有J老大和季凱源接觸的照片,但是照片當中並沒有他們交易KC504的畫面,那個箱子裡的東西,我們也只是推測,就算J老大真的出席,我們也不能帶回去問話。」
 
夏桑說得有道理,這些事實,他們都知道,不過,知道是一回事,該做的還是得做,這就是他們。
 
「J老大太聰明了,那些案子,我們都知道J老大是幕後的人,可是這一切都沒直接的證據,你看以前的資料就知道了,吃虧的都是我們和J老大的小弟。」
 
「欸,砂弦,那個J老大,到底是怎麼找到那麼多肯為他賣命的人?而且這當中還什麼樣的人都有,甚至還有能力在局裡埋下他的人,未免也太厲害了吧?你說?他是不是認識更高層的人?」
 
聽到夏桑這樣說,訾砂弦先是看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後,才嚴肅的對夏桑說道。
 
「夏桑,後面那句話不能亂說,被聽到妳這樣懷疑高層的人,會有麻煩的。」
 
「你難道不覺得這很有可能嗎?」
 
「就算可疑又如何?就像妳說的,沒證據什麼都難辦,話說・・・妳真的這樣懷疑?」
 
「太奇怪了嘛,J老大真的可以一手遮天?他幹過那麼多事,沒道理我們連一個把柄都抓不到吧?而且關於J老大的一切都是迷,他的組織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訾砂弦當然也曾經這樣想過,尤其是他翻閱以前的宗卷時。
 
「夏桑,其實我有去翻過檔案庫。」
 
「檔案庫?我也看過啦,但是沒發現到什麼。」
 
「我說的不是電腦檔案,而是文件檔案,我想從第一件案子開始查,結果・・・妳知道怎麼了嗎?」
 
訾砂弦說最後這句話時,還壓低了嗓音。
 
「怎麼了?」夏桑好奇的問。
 
「那些書面檔案全都被燒毀了。」
 
「欸?有紀錄嗎?」
 
「我去問管理員,他說好像是菸蒂引起的大火,因為發現的晚,所以很多資料都毀損了,因為發生那件事,所以後來才把留下的書面資料重新建立電子檔。」
 
雖然現在的科技進步,可是有些資料,仍然是用書面的形式,就像是他們如果用電腦作業,其實也是需要將那些電子資料處理成文書呈報高層的。
 
因此他們還有一個檔案室是專門存放這些資料的,當然,還有很久以前的案件,也全都放在檔案室裡,在以前電腦還沒普及時,很多都是用手寫的,那些案件相關的資料都很重要,難保以後不會用到,因此,即使年份久遠,還是都會一直存放下去。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訾砂弦聽到夏桑這樣說,很直接的翻了個白眼。
 
「妳從沒去過檔案室,怎麼會知道,而且最奇怪的是,那些燒毀的檔案,都是關於J老大的。」
 
「噗!也太蠢了吧?被燒毀的都是J老大的相關案件?這樣不惹人懷疑才有鬼咧,這年頭怎麼會有人連做壞事也不會做啊?要是我就乾脆的一把燒了所有檔案,最好是直接燒了警視廳,還比較乾脆。」
 
「到底誰才是恐怖份子啊!」
 
「我只是提出合理的想法,怎麼想都很奇怪,我覺得有點蹊蹺。」
 
「怎麼說?」
 
「因為不合理,燒掉所有關於J老大的案件,不就擺明這裡有鬼嗎?!我想真的沒有那麼蠢的人,尤其是J老大這樣聰明的人,可能會犯這種錯嗎?你想,檔案室被燒掉了,而且毀損的案子,還是全都關於同一個人的,你說,這不會讓人更想調查嗎?」
 
「我聽妳的意思怎麼好像是有人想陷害J老大的樣子。」
 
「你不認同?反正我就覺得怪,後來有人調查嗎?」
 
訾砂弦笑的神祕。
 
「被擋下來了。」
 
「誰?」
 
「哼!就是現在的總廳長—葉子楓。」
 
「他?」
 
聽到這個名字夏桑滿訝異的。
 
這個葉子楓很年輕,大概30出頭而已,可是卻是總廳長,總廳長簡單的說,就是總廳最大的人,職位大、權力大,身上穿的是白色警服,肩上有五顆星星,胸前戴著寶藍色鳶尾花的徽章。
 
鳶尾花是他們的國花。
 
代表的意思是:光明、自由,而寶藍色的鳶尾花更有神聖的意思。
 
『夏桑、砂弦,注意!J老大出現了。』
 
耳機當中傳來的是伊驀的聲音,伊驀和蔚錫都在廂型車裡監視著大廳內和門口的情況。
 
聽到伊驀這樣說,夏桑和訾砂弦一致的看向門口。
 
走在最前面的是身穿黑色晚禮服的J老大,在J老大後方跟著兩位身穿黑色西裝的人。
 
這兩個人在報告裡都有出現。
 
其中一位戴眼鏡的是—『湯宗燁』,另一位是—『柴陵』。
 
湯宗燁的身材較為魁武,擅長的是自由搏擊,以前的工作是打擂台的選手。
 
柴陵的身材比較修長,看起來總是面無表情,擅長的是射擊和近戰,根據資料顯示,柴陵還會製作炸彈。
 
這兩個人算是J老大的親信,已經跟著J老大很久的時間了。
 
看到J老大進場,在大廳裡裝作一般賓客監視的總廳人員神經都緊繃起來。
 
「嗨,夏桑。」
 
突然的,一道熟悉的嗓音叫著夏桑的名字。
 
夏桑回頭一看,竟然是沐願色,那個『Bright Stars』的店長。
 
他們偶爾還會一起出去吃飯,之前有一陣子他不論是去哪邊都會和沐願色巧遇,在知道她家是做藝術品買賣之後,也常去她家買藝術品,甚至是只要有一些較為少見的藝術品,她家老爸還會主動聯絡沐願色來看,在她眼裡,她老爸根本就將沐願色當成一頭肥羊。
 
「他是?」訾砂弦看著眼前這位擁有貴族氣息的人,好奇的問著夏桑。
 
「一個朋友啦。」
 
「朋友?是哪個貴族啊?怎麼貴氣那麼重?」
 
「唔~他是開珠寶店的,每天和那些名貴的珠寶混在一起,貴氣重是當然的吧。」
 
夏桑隨便回應訾砂弦的好奇心後,就為對方介紹名字。
 
「願色,這是訾砂弦,我的同事。」
 
沐願色有禮的對訾砂弦點頭。
 
看著沐願色似乎要對夏桑講話的時候,訾砂弦就識相的離開,雖然說目前他們是在工作,但畢竟是一件監視任務,如果身旁有個非警界的人,應該看起來會更自然才是。
 
於是訾砂弦就自動的下樓了,他找了一個柱子後方站,手上還端著一個瓷盤,上面擺滿了各種鹹食,並且裝作一臉無聊的樣子,從這個角度,可以觀察到J老大他們的背影,這時的J老大正專注的在和一個女人聊天。
 
訾砂弦認得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是線上當紅的一位女星,叫什麼名字他忘記了,只是最近新聞上都是她的報導。
 
J老大應付著眼前的這名女人,一隻手端著淺色的香檳,另一隻手則伸入西裝褲口袋當中,握著屏幕發光的銀色手機,並且輸入一串號碼。
 
當最後個字母被輸入時,設置在卡蒂亞酒店地下停車場的炸彈就開始爆炸了!
 
突如其來的搖晃和巨大聲響,嚇得所有賓客紛紛尖叫!並且開始往門口擠,現場一片混亂!而台上的主持人雖然很害怕,但還是想盡量撐住整個場面,於是他用麥克風講著逃生出口的位置,並且指示酒店的工作人員連絡警方。
 
當主持人說完時!一個爆炸!舞台燃起了火花!並且開始崩落!
 
遇到這樣的情形,主持人也開始尖叫著,激烈的尖叫聲透過麥克風,回響在整個宴會廳裡!
 
那些總廳的人員遇到這種事也沒在保持偽裝,部分的人繼續跟著J老大,部分的人則負責疏散,剩下的人則去檢查有沒有炸彈埋在宴會廳裡。
 
訾砂弦想將情況回報給伊驀知道,但是無論他重複多少次,還是沒有聽到耳機傳來回應,訾砂弦氣的將耳機拔下來,丟在一邊。
 
「該死!」
 
而夏桑那邊也是一樣的情況。
 
「被干擾了嗎?」
 
夏桑拔下微型耳機看著宴會廳一團慌亂的樣子,而作為監視目標的J老大,早就不見了。
 
「沐願色,知道逃生出口在哪裡吧?二樓的最邊邊有個逃生門,我檢查過了,那裡沒有被鎖上,你趁現在快走。」
 
「那妳呢?」
 
「我?我是警察欸!出這種事哪有先走的道理,快走吧!如果還有其餘的炸彈未引爆,待越久就越危險。」
 
夏桑話一說完就趕緊跑走了,而沐願色也準備做他的工作,至於夏桑嘛・・・他倒不擔心,畢竟夏桑是SC一課的人,這種炸彈爆炸的事,對他們來說應該算小事吧。
 
在夏桑轉身跑入廁所時,沐願色則是往下樓的方向走去,雖然剛剛有炸彈爆炸過,可是炸彈的威力並沒有很大,因此大廳的結構並沒有被破壞。
 
這個J,是想做什麼?
 
算了!他還是把他要的東西搞到手在說,他之所以會選在今天,是故意的,那個J可不是個會出席舞會的人啊,他會出席這場舞會一定有目的在。
 
沐願色走到那座噴泉雕像前,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型的儀器。
 
將這幾個儀器分別黏在雕像周圍,在拿起一個遙控器,按下紅色的按鈕,當儀器接收到指示時,那座雕像就炸開了!不過雕像炸開的方式是往裡面,而不是外面,因此碎片並不會往四處散落。
 
雕像炸開後,沐願色並不著急著要取出當中的東西,而是先將儀器給回收。
 
接著才撥開凌亂的雕像,並從中拿出一個鐵製並且上了鎖的盒子。
 
這個盒子的外型很一般,但是盒子上的鎖就有點麻煩了,如果是密碼鎖那還簡單一點,看來得花點時間解開了。
 
沐願色將盒子拿著的同時,腳步也乾脆的往大門走去,以現在的混亂程度看,他想是沒人會注意到他的,畢竟大家都在忙著逃命。
 
本來他是這樣想的,但是!
 
一群穿著黑色西裝,臉上帶著墨鏡的人突然從大廳四方的樓梯走上來,沐願色眼角最先注意到這些人的手上都拿著槍。
 
看到槍的同時,沐願色快速的一個閃身,躲到一個柱子後面。
 
在同時,那群人就開槍了。
 
〝碰碰碰!!!!!!!!〞
 
子彈沒有絲毫的停歇,瞬間!除了爆炸聲之外,還充滿著哀號聲。
 
另一方面的夏桑,則是雙腳踩在水桶上,手上拿著拖把,正想把天花板給頂開,在天花板被移開後,夏桑從天花板的夾層上取出一個黑色盒子。
 
打開了盒子,裡面放置的是一把狙擊槍和兩把短槍。
 
短槍分別是捷克CZ83型和貝瑞塔M92,還有幾個彈匣。
 
夏桑今天穿的是一件連身的長裙禮服,這身禮服完全就不方便活動,於是夏桑粗魯的將裙襬撕開,並將其中一把短槍放在大腿上的槍套當中。
 
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夏桑就打開了廁所的門。
 
才一開門而已,夏桑就被眼前的人影嚇了一跳,反射性的一個飛踢,卻被對方俐落的擋下來。
 
「喂!看清楚對方是誰在踢啦!」
 
訾砂弦大吼著。
 
「砂弦?拜託!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誰讓你突然冒出來的!」
 
「當然是找妳的,現在樓下突然冒出了幾個槍手,沒預料到這種狀況,子彈都要用完了。」
 
訾砂弦的身上只有兩把警用配槍,並沒有帶更換的彈匣,雖然他的射擊成績很好,不過對方拿的槍威力大多了,他如果省子彈了話,難保走不上來,況且他的捷克CZ83型手槍的子彈也就只有十發,另一把伯萊塔92F比較好一點,共有十五發,但是目前剩五發而已。
 
「還好,我有準備。」
 
夏桑再度返回廁所,那個黑色盒子還擺放在洗手台上面。
 
訾砂弦看見裡面還有三個彈匣。
 
「妳還真是準備萬全。」
 
「當然!我又不像你,我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給我放槍的,所以我只好藏這裡了。」
 
「對了?總共有幾個人?J老大呢?」
 
「七個,我擊斃了兩個。」訾砂弦回答,從A出口上來兩個,B出來也是兩個,C出口則是三個。
 
「總廳的人呢?他們只有七位,總廳佈置的人手少說也有十個以上吧?」
 
「有人負責疏散,有人去找炸彈。」
 
聽到訾砂弦這樣說,夏桑翻了個簡潔的白眼。
 
「找炸彈?就算找到了,他們是會拆嗎?千萬不要沒被敵人殺死,反被自己人給炸死,那就太冤了。」
 
「少說廢話了,先出去在說。」
 
就在訾砂弦說完話時,宴會廳裡傳來更多的槍聲,當中更夾雜著警方的喝斥聲。
 
看來他們的人已經趕過來了。
 
「那些人會是J老大派來的嗎?」夏桑疑惑的問著訾砂弦。
 
「不清楚,我只是好奇J老大為何要炸了這裡。」
 
他們邊說著邊走下樓梯,會下樓的原因是夏桑想去看一下雕像。
 
沒想到才剛走下去,就有兩個蒙面人持槍準備掃射!夏桑和訾砂弦非常的有默契。
 
在對方正要扣下板機時,訾砂弦身形一躍,俐落的一記迴旋踢,狠狠的踢在其中一個人的胸膛上,在一個翻身,另一腳就把另外一個蒙面人踢下樓!
 
而夏桑則眼睛都不眨的在那兩人要倒下的瞬間,補了幾槍,槍法精準的射在心臟旁和雙腳的位置,不會致命,但一時間會讓對方無法行動。
 
然後撿起那兩個人的槍,並且退去槍匣,看著槍匣裡還有幾顆子彈,夏桑下一秒的反應就是將槍匣拋得老遠。
 
而訾砂弦則是翻著那兩個人的身體,確認衣服裡沒有藏槍和危險物品時,才停止檢查的動作。
 
夏桑脫去那兩個人的面罩,那是兩張外國人的面孔。
 
「俄羅斯人。」訾砂弦說。
 
「啊・・・看來又和J老大有關係了。」
 
J老大一向喜歡僱用俄羅斯人,因為俄羅斯人平均體型都很高大,而且每個都不怕死,出手又殘忍。
 
「嘿!你們兩個有沒有事!」
 
對他們大喊的人是總廳的一群人,就算平時在怎麼有爭執,在這種非常時刻,那份極少的同事愛到是有發揮一點出來。
 
他們兩個快速走下樓梯,這時才發現宴會廳的狀況又更悽慘了。
 
本來華麗輝煌的舞台已經變成粉碎,漂亮的水晶燈也掉在地上,白色的天花板有幾塊已經開始崩落,在地板上散落的時一陣煙霧瀰漫的石灰,地上除了建築碎片外,還有滿地的血跡和彈殼。
 
「有人注意那個雕像現在如何了嗎?」
 
夏桑問著那幾個總廳的人,可是總廳的人卻面面相覷,在這種刺激的條件下,誰還會注意怪盜K啊!
 
「哈哈~你們會被你們課長罵死的。」夏桑有趣的說著。
 
那個課長和怪盜K的樑子可結大了。
 
訾砂弦:「先過去看看好了。」
 
當他們走到雕像的位置時,夏桑笑了出來,而旁邊一些總廳的人,臉都綠了。
 
那個噴泉雕像目前是四分五裂的狀態,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由外往內炸進去的,也就是這樣,他們才發現在雕像的中心點是中空的,可能曾經藏著什麼東西,但是不論是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嚴格來說怪盜K的案子不是他們負責的,但是夏桑和訾砂弦其實都很好奇怪盜K這個神偷的事。
 
「小隊長!」
 
此時一個身上流著一堆血的人,拖著一隻受傷的腳,緩慢的走過來,而其中一個總廳的人,看見他的夥伴這樣狼狽就趕緊向前撐住他。
 
被稱做小隊長的人是—『虞翔澤』,夏桑倒是記得這個人,他是以白夜市立警視大學第一名的成績畢業的,本來是要編入SC一課的,但是他本人不願意,用了各種手段提出申請,這才進入了總廳那邊,進而編入重案組。
 
看著自己的隊員受了傷,虞翔澤很鎮定的檢查那名隊員的傷口,這次的行動是便裝,因此他們都沒穿上防彈衣,所以受傷的情形普遍都很嚴重,而且這次的行動只是監視,他們沒料到會有這種狀況,因此並沒有加派多的警力在外面看守,等後援來時,該抓的人都跑了。
 
「小隊長,J老大跑了。」
 
「嗯,這次的狀況太突然了,不怪你們。」
 
親耳聽到這個消息,讓虞翔澤煩躁的扯下本來就凌亂的領帶,粗魯的將襯衫的袖扣扯掉,把袖子往上捲,露出黝黑又結實的手臂。
 
「但是・・・SC的伊副官和蔚錫追了上去,我因為受傷,所以被叫回來。」
 
「什麼?!」
 
聽到那名小隊員這樣說,夏桑和訾砂弦都震驚了。
 
開什麼玩笑啊!那個J老大身邊除了湯宗燁和柴陵外,可能還有其他人,他們兩個人的處境不就很危險。
 
「還有其他的組員也有跟上。」
 
看見夏桑和訾砂弦變臉,那名隊員馬上補充道。
 
「你們先把大寶扶出去,他的血在流下去,可能等下就斷氣了。」
 
「是!」
 
在這同時,進來了一組拆彈部隊和一組裝備都穿戴齊全的總廳人員,那些總廳的人手上有拿著幾個黑色箱子,並且將那些箱子放在地上。
 
虞翔澤打開箱子,裡面放著幾把手槍和防彈衣還有防毒面具,而那些穿著宴會服、侍者服的人紛紛向前拿起各自的裝備換上。
 
「你們手上的槍還有子彈嗎?」
 
虞翔澤問著。
 
訾砂弦點頭,剛剛他可沒用到半顆夏桑給的子彈。
 
「夏桑,妳是一名狙擊手,近戰行嗎?」
 
聽到虞翔澤這樣問,夏桑實在不願意回答他。
 
「現在可沒時間找一個適合狙擊的地點,你放心!就算近戰不行也不會麻煩到你。」
 
對於夏桑和訾砂弦的冷漠,虞翔澤已經習慣了,反正他們兩個部門本來就處的不好了,尤其是上次又干涉了他們對一個組職成員的問話。
 
話一說完,夏桑就拿出手機,在手機上面有顯示兩個紅點。
 
他們的習慣就是執行任務時會開啟GPS,這樣如果警用的通訊器失效,還可以找到對方的位置。
 
「走吧,在晚我擔心真的會出事。」
 
訾砂弦這樣說完的同時,他和夏桑就直接走了,完全不理會總廳的人。
 
而虞翔澤則是攤開一張卡帝亞酒店的地圖,開始下指示。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