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Niflheim。



【第一夜 † Niflheim  】







 †〃【SKY † 黑色羽翼⋈人物設定⋈

我是傳送門!!

附上人物設定的連接,因為登場人物有點多,看設定有助於劇情的了解(應該)。








Niflheim,在遙遠的北歐神話當中是一個霧之國,那裡是冰天雪地的,沒有一絲陽光,是病死及老死者的歸宿,是個和死亡國沒有明顯分別的冰雪世界。

而Niflheim在這個國家,則是死神居住的地方。

但是並不像它的名字一般的冰冷,如果人類社會有多進步,那這個死神居住的社會也會相同進步。

甚至更超越。

既然是死神,當然就擁有於人類截然不同的力量。

黑色的磁磚地反射著天花板水晶吊燈的光芒,清脆的,是靴子走路的聲響,由於空間靜謐,因此每一次的踏步都會帶來些許回音。

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位有著淺金茶色半長髮的少女,她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外面則罩著剪裁貼身的黑色西裝外套,下半身則是黑色的太空棉短裙,腳上穿著的是下半部為貓咪圖案的雙色絲襪,搭上一雙深褐色的低跟短靴,眼瞳顏色是眩目的紫羅蘭色。

她是Lilium,當然這個名字並是她的本名,而是成為死神後所得到的名字。

突然的,Lilium停下腳步。

神色有點不悅的看著走在自己後方的人。

本來已經走的緩慢的男孩見到Lilium停下來看他,也跟著停了下來,一雙還稚嫩的臉龐透著不知所措的痕跡。

Lilium努力壓下自己的脾氣。

身為人事資料管理部的部長,理當好好的領這些剛死的新人進場登記。

但是原諒她已經成為死神N年的時間,目前進入極深的極深的倦怠期,根本沒有耐性來對待這些宛若小貓的新人。

因為才剛死,所以男孩的腦袋依然是混亂的。

Lilium淺淺的嘆口氣,在心裡要求自己必須多一點耐心,他才剛死,對一切都很迷茫,所以自己應該多去引導他。

於是Lilium丟下一句跟上吧,就繼續往前走了。

來到一個鐵灰色的電梯前,他們搭上了電梯,Lilium按下了12樓,這是他們人事資料管理部的樓層。

當電梯門打開時,就是屬於Lilium的地盤了,因為在這裡,她最大。

一走出電梯,就是一大片的玻璃門出現在眼前,在玻璃上的雷射印花是桔梗的圖案,這就是部花。

基本上每個部門都有各自的代表花,除了這些之外,死神也有分階級,每個階級所代表的自然也不同。

像她這種高階死神,就是罌粟,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便裝,而其他階級的死神則是有分不同色的西裝。

因為是高階死神同時也有待的部門,因此Lilium身上的徽章則是有著罌粟和桔梗的雙花圖案。

這個徽章是每個死神都必須配戴的,算是一種基本的辨認吧。

Lilium將男孩領進辦公室,這時候的辦公室顯得忙碌,因為最近人間發生了幾件重大災難,讓他們一時間忙碌起來。

Lilium走到後方,她的辦公室在最後方的一個房間當中,而其他死神的辦公桌,則是屬於開放式的。

男孩跟著Lilium進辦公室,這個說自己的名字叫Lilium的死神少女,一直沒對他說話。

當他從一片混沌當中醒過來時,就只聽到這樣一句話。

那是一道清澈的嗓音,如果要他形容,他會說就像是流水那樣的聲音。

聲音靜靜的說。

『你,是被選中的人類,歡迎你成為我們的夥伴。』

夥伴?

就這樣,男孩穿越了層層雲朵,當他一回神時,只能看到一個拱門。

拱門上面寫著『Niflheim』的字樣。

看到男孩又在發呆了,Lilium用手指敲了桌面兩下。

「我知道你才剛死,腦袋還處於混亂的狀態,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早點進入狀況。」

Lilium拿起了後面櫃子裡的一個牛皮紙文件袋,拿起裡面的一個有著葵百合圖案的徽章給眼前的男孩。

「這是屬於西(W)部的徽章,然後裡面放的是你的衣服。」

男孩打開了Lilium遞過來的文件袋,裡面放了一件深藍色的運動服。

「實習死神都是穿運動裝,等實習過了之後,才會發正職死神穿的西裝。」

Lilium操作著電腦,從螢幕上顯示的是關於這個男孩的資料,當然是生前的,死後的還沒建檔。

「對了,關於生前的記憶你需要保留嗎?」

Lilium的問法讓男孩直覺的搖搖頭,雖然他對所謂的生前,記憶是模糊的,可是他就是不想,一點也不想記得。

看著男孩的資料,Lilium猜到了他的選擇。

關於生前記憶的選擇,死神界是採開放制,畢竟每個人的接受程度都不一樣,每個人生前遭遇的事也不一樣。

因此他們都會給這樣的選擇權。

如果選擇遺忘,那生前的記憶就會被死神界收藏著,如果哪一天,你覺得你需要了,那麼經過評估,這份記憶也可以被領出來。

只是・・・想到擺放記憶的房間,Lilium就覺得頭痛,記憶的水晶太多了。

「你今後用的名字是若,今後你的死神同伴,都會用若稱呼你。」

若點點頭。

看著若的樣子,感覺上有點害羞,這樣是要派誰當他的領導者呢?

看了看電腦上的名單,現在大家都很忙,除了本身的任務外,還要帶新人。

目前最有空的死神嘛・・・祀。

想到祀的那張冷臉,在看一眼菜鳥,然後搖搖頭,菜鳥要倒楣了。

雖然是這樣想,但Lilium還是在指導者的那攔打上祀的名字,並且發出通知。

「若,我帶你到宿舍,先簡單的帶你認識你的室友們,往後你如果哪邊有困難,可以找那些室友,喔!在實習期間會有死神帶你了解這份工作。」

於是Lilium就帶若去他將要住的地方。

西(W)部的宿舍是在西方,通常每個部門的宿舍都是分開的,而辦公大樓則在中心的位置。

若一出辦公大樓,只感到目瞪口呆。

他現在已經接受這份事實了,只是沒想到這個死神的世界會和人間那麼像。

他本來以為應該很陰沉的,至少他剛進來的時候,真的覺得很黑暗。

「這裡的生活和人間一樣,什麼樣的購物商場都有,只是我們的工作較為不同而已。」

走在街上,他發現街上的人都是穿著西裝的,只有少數幾位是穿著便服,他們都是死神嗎?

「你看到的這些都是死神喔。」

像是聽到他心中的疑問,走在前方的Lilium回頭對他說道。

沒多久,Lilium走到一個地方,若發現那竟然是一個透明的電梯?

Lilium看若發楞的樣子,就開口催促他。

當若一踏進電梯,這個電梯就啟動了,並且往上伸,反應慢的若,當電梯以高速在空中遊走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這竟然是座空中電梯!

根本就比人間更發達嘛!!

「辦公大樓是獨立的,所以電梯要另外乘坐,你住的宿舍裡面的電梯都有和其他地方做連接,只要看到這種透明的圓柱建築,就會是空中電梯。」

Lilium在透明電梯上按了按,本來透明的牆面,就出現一串的數字,和一個螢幕,從螢幕上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建築。

並且在建築旁邊都有標示編號。

那個編號分別是由數字和英文組成。

「你要入住的宿舍是W3棟。」

當Lilium輸入W3時,出現在螢幕上的是一棟白色的大樓,感覺是一間酒店的樣子,完全不像一間宿舍。

印象中宿舍應該很簡單才是,至少人間是這樣。

雖然他失去記憶,但是對於人間的生活方式和景物,倒是沒忘記。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他們已經進入宿舍裡面了,若看到在牆壁上的標記,這裡是五樓。

Lilium走到一個褐色的大門前,在門的上方掛著511的號碼。

本來想按鈴的,但是一想到這間房間裡的死神們,Lilium就放棄了按門鈴的動作。

舉起腳,用力一踹!

〝碰!!〞一聲,門發出了劇烈聲響,並且直落落的往房間裡倒。

看著Lilium暴力的舉動,若更目瞪口呆了。

「對他們不用太客氣啊,就算我按門鈴按到手斷了,他們也不會給我開門。」

等若一進去時,他就充分明白Lilium的意思了。

因為裡面的音樂超大聲的,除了音樂外,就連玩遊戲機的聲音也大的要死。

還有人在沙發上中邪似的跳來跳去。

Lilium走到吧台後方,那裡有個人正在操作咖啡機。

他看到Lilium的到來,忍不住說道。

「拜託,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扇門了欸!」

Lilium撇了對方一眼,拿起對方泡好的咖啡,並且加入大量鮮奶油,一口喝下。

結果才剛入口,舌頭馬上被燙到,燙的Lilium紅了眼眶。

「燙!」

對方用無奈的眼神看著Lilium,拿後一手拿起放在糖罐裡的方糖,塞入Lilium的口中。

Lilium含著方糖,這才覺得舒服多了,然後才開始介紹若。

「末,這位是若,今天剛報到的死神,編入你們這一間宿舍,好好照顧他。」

末看了若一眼,了解的點點頭。

「指導者是誰?」

「祀。」

聽到祀的名字,讓末皺起眉頭。

「怎麼是他。」

Lilium無奈的聳肩回答道:「沒辦法,這個時期,祀是最有空的。」

「欸欸欸!!!!Lilium欸!!」

突然的,有人大叫著,話都還沒說完,一道人影就撲往Lilium的方向,開心的抱住她。

「嗨,澄,跳完啦?」

這個澄,就是剛剛在沙發上跳來跳去的那個死神,他當時正在玩跳舞的體感遊戲。

若新鮮的看這個被稱為若的死神,其他的死神感覺都比自己年長,但是這個澄,感覺和自己的年齡很相近,應該會是很好相處的吧?

Lilium:「這位是若,雖然他的指導者是祀,但你們也要好好照顧他,畢竟他從今天開始會和你們住一起,澄,帶他去看房間吧。」

澄愉快的拉起若的手,用一張很陽光的笑臉對若說著:「我帶你到房間裡,我隔壁是一間空房,你就住那間吧!」

看著澄拉著若跑上樓梯的樣子,Lilium臉上的表情露出難得的溫柔笑臉。

若這個害羞的孩子,有澄在同個宿舍裡,就算祀在怎麼機車也沒問題吧?!

末喝完咖啡後,打了一個哈欠。

「Lilium妳自便,我去休息了。」

說完,末就踩著虛浮的腳步上了樓梯。

這個末,想睡覺和清醒的樣子,根本就是兩種人格。

沒人給自己泡咖啡,懶散的Lilium壓根就不想碰這台麻煩的機器,如果要喝咖啡,她還是比較喜歡她房間的膠囊咖啡機。

看著坐在沙發上專注玩著遊戲的熒,Lilium走了過去,熒看到Lilium過來,只對Lilium一笑,算是打招呼,然後繼續玩電動!

開玩笑!現在的狀況一點都馬虎不得,他不想在排名上輸朧。

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遊戲片盒子。

少女與我?

這什麼變態遊戲?!

在看一眼螢幕,上面是一位妙齡女子在哭泣的畫面,下面的對話框寫著・・・

『喔!我好空虛!我也覺得寂寞,你,能陪我嗎?』

當這個對話框跑完後,就出現了能和我有事的兩個選項。

熒快速的將指標移到能的位置,並且點選,下一個畫面就是女子抱住主人公的畫面,當然,為了讓玩家能夠投入,這個主人公自然是沒有臉的。

「這是變態遊戲?」

Lilium抽了眼角,默默的問著。

「才不是那種低俗的遊戲!這是一個少女養成的遊戲!現在朧的好感指數比我高,我一定要贏過他!而且他這傢伙竟然已經攻下三個角色!這當中還包括傲驕大小姐欸!」

看熒玩得如此認真,Lilium從西裝口袋當中拿出一台白色的機器。

這是他們在用的隨身電腦,可以收信,打電話,還可以查詢任務的紀錄,像她這種高階死神,還能查到所有死神的績效表。

這份績效表示統計全年度的,會影響到每年的獎金。

Lilium調出熒的績效表來看,看似已經到達標準,但是・・・今年可不同。

「熒,你知道今年是多事之秋嗎?」

雖然熒很認真的在玩遊戲,但同時也很認真的聽著Lilium對他說的話。

「知道啊~昨天那場空難簡直累死我。」

Lilium做出一個挑眉的動作,紫羅蘭的瞳孔裡有著惡趣味的一種光芒,語氣淡定的說。

「你知道今年的業績有提高嗎?」

熒按遊戲把手的大拇指頓了一秒。

Lilium開心的宣布答案:「提高百分之五十。」

聽到這一句話的熒憤怒的摔手把!

「百分之五十也太多了吧!!!!!!根本不合理!!!!!!!」

其他部門最多聽過的就是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五十欸!!!!根本就還要做一半的業績!那個寧是在詛咒人間天天死人喔!

百分之五十,去他的!!

Lilium:「有意見對寧說去,提高業績這種事,一向是部長在做決定的。」

熒哀怨的注視著Lilium然後說道:「妳說的悠哉,妳又不算是西(W)部的啊。」

「對了,寧說今年要提早驗收喔。」

「現在11月了,寧說月底的時候會檢查,不到了話,貌似會扣獎金吧。」

Lilium的話一說完,熒就拿起他的隨身電腦,調出自己的任務表來看,因為他最近在玩遊戲,所以都把這幾件任務擺著,他們接到任務通常都有兩個禮拜的工作時間。

熒看了自己的績效表,雖然是到達百分之八十的完成率,但是如果再加上提高的百分之五十業績了話・・・現在不是玩遊戲的時間了啊!!!

只看到熒快速的存檔,然後衝進去一樓的房間裡換下便服換上了黑色西裝。

說實在的,他實在極度討厭這種死神的工作,因此每年的考績都不及格,但是!他完全不想被扣薪水啊!!在扣下去他就要吃土了!

雖說死神不需要進食,一些人類需要的行為,他們是不需要的,畢竟死神,本來就是一種不存在。

應該說,沒有肉體。

但是!但僅止於身體的基本需求,其他的慾望還是有的。

他一直在等的遊戲就要出了!而且還有一台新的遊戲機上市,他都已經預訂好了說~!

Lilium和熒認識很久了,基本上他在想什麼,多少都能猜到。

以前的熒總是容易心軟,常說著,那個人如果就這樣死去太可憐了。

但是,他們早就該死了啊?

人類的死亡,並不是他們決定的,而是世界。

死神的工作,就是指引靈魂,讓有的靈魂輪迴,讓有的靈魂成為死神。

可是這個熒,總說他們的工作是獵殺。

Lilium淺淺的笑了。

獵殺?

這樣的說法,就像是那群狩獵者。

人類的壽命本來就有個終點了,卻因為自己想活久一點,而將死神視為一種惡的存在,並且自以為的賦予自己『死神狩獵者』的名稱。

而且這種可笑的稱號,竟然可以持續上百年,將此稱號視為一種象徵的傳承下去。

就在Lilium神遊的時候,本來帶著若參觀宿舍的澄,突然從沙發後方冒了出來,並且像個動物似的抱住Lilium。

這時趴在澄肩上的一隻柯基犬跳了下來,親暱的在Lilium的懷裡窩著。

若好奇的看著這隻柯基犬,他剛剛進若的房間參觀時,就看到這隻柯基犬在玩電腦。

以他在人間的常識來說,狗,是不會玩電腦的吧?

Lilium揮揮手,讓若坐下,若很有規矩的坐在一旁。

「這個是憑靈,真要說就是死神小助手吧,因此和人間的動物不一樣,往後你有需要可以申請。」

「申請?」

澄:「對!不過這要等你實習結束才行,建議你申請,有憑靈很方便也很有趣喔!」

Lilium摸摸柯基犬的頭,然後就將柯基犬放在若的膝蓋上,這個動作讓若抖了一下。

只見那隻柯基犬看了若一眼,然後從若的膝蓋跳了下去。

澄無奈的看著自家憑靈,這隻淨是瞧不起實習生的狗。

「去去去!去把資料整理下。」

澄快速的下了指示。

Lilium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就回去自己的部門了。



















一看到Lilium回來,凜就走了上去,其實凜比Lilium還要早成為死神,但是階級比Lilium還低,這當中的原因是,比起外面的任務,凜必較喜歡裡面的,套個人類的用詞,就是外勤跟內勤。

凜:「Lilium,這是這一期的名單,我已經列印出來了。」

Lilium翻著這一疊寫著不同名字的紙張,除了名字外,在旁邊還有註解,註解的欄位則是寫著:謀殺、意外、自殺,還有發生的地點,和造成死亡的達成條件。

基本上會先由人事管理部的部長從中選出可以成為死神的靈魂,就是內定人選。

但是Lilium從來都沒有選過,光看這份名單,根本就不知道誰是適合成為死神的。

「還是交給Vespa吧。」

這個Vespa是指揮管理部的部長,指揮管理部負責的是收取靈魂的任務分配。

當Lilium走進辦公室裡時,只見辦公桌前的組沙發上坐著一個人。

那個男人用掛著許多戒指的手指,夾著菸,並且有規律的吸著。

男人穿的是燙得很整齊的黑色西裝,在西裝還有褲子的部分,分別掛上幾個精細的銀飾。

一看到來人,Lilium就知道他的目的。

這個孤僻的人,也只會為了這件事找上自己。

「鋅。」

Lilium用清冷的嗓音叫著這位死神的名字,並且拿起矮櫃上的一瓶酒和一個威士忌杯,往威士忌杯裡倒入了琥珀色的酒液。

鋅用夾著菸的手,拿起了酒杯,Lilium倒了半杯進去,鋅一口就喝完了,並且繼續抽菸。

辦公室裡,菸霧裊裊。

Lilium將手上的名單拿給鋅。

鋅接過名單,看了許久才開始翻頁。

藍灰色的眼瞳被菸的霧氣所圍繞,因此看起來看灰了。

淺亞麻色的頭髮輕輕的散落在額前,擋去了一切神色。

花了很長的時間,鋅才翻完這份名單。

「Lilium,在給我一杯酒。」

「我的工作是替你斟酒的?」

雖然Lilium這樣說,可是她還是替鋅倒了一杯酒,這次,是全滿的。

Lilium覺得世界跟他們開了玩笑。

雖然不需要吃飯、睡覺,可是當他們吃了飯,還是可以嘗到味道、得到飽足感,睡眠也會讓自己更輕鬆。

喝酒,一樣能醉。

也許就是因為有著這幾點存在,才會讓死神產生一種錯覺。

一種自己或許還是人類,或許還活著的錯覺。

如果清楚的明白自己已經死了,也許,就不會有眷戀了。

鋅喝完了酒,菸也抽完了。

一時間有點茫然,在Lilium面前,其實很多偽裝都不需要。

痛苦的用大手摀住臉。

還是找不到,哪裡都沒有。

鋅在找一個人,一個他不知道會在哪裡的人。

死神界沒有,既然如此,就是去輪迴了。

可是,經過多久的時間,他收取過多少靈魂,沒一個是他要找的人。

就算肉體不一樣,靈魂的本質卻是一樣的,他曾經很有自信能夠找到。

「要我去找Cerberus嗎?」

Cerberus是整個Niflheim的統領,也是Niflheim的看守者。

鋅搖頭。

「如果不是自己找到,那就沒意義了。」

說完,鋅就走了,當大門被鋅關起來的那一刻,Lilium走回自己的辦公椅上坐下。

並且打開桌子下面的一個抽屜,壓在書本下面的是一個麋鹿造型的木質隨身碟。

Lilium打開了其中一個被資料夾層層隱藏的文件檔案。

此份文件檔案的命名是『輪迴紀錄』,一點進去有分人類和死神的資料夾。

Lilium嘆口氣,語氣溫柔的說著。

「笨蛋鋅,你什麼時候才會發現。」

在螢幕上閃爍的是一個人的資料,最上方是那個人現在模樣的照片,下方則是很整齊的幾排文字,其中一欄文字是關於每一個輪迴的名字,Lilium的視線則停在最後面的一個名字上。











to be continued・・・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