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朵黑百合。

 

【第十朵黑百合】  


遊樂園承載著人的所有的情緒,並且給予喜悅、夢想和歡笑。







摩天輪緩慢的旋轉著,從最高點看出去的視野美麗到讓我不敢直視,妳看出去的視野是否也一樣呢?可惜,我必須毀了妳眼中的這份美麗!






最終,上官 夙還是什麼都沒開口。

海翷以平緩的車速開到上官 夙的家,上官 夙住的地方是很一般的公寓,和海翷想像的不一樣。

上官 夙目前在Winter Silver(冬銀)金控是執行長,相信年薪應該是超過百萬的,別說還有額外的分紅,怎麼會住這樣的公寓呢?!

「謝謝,回去小心。」

說完這句話的上官 夙,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看起來很像是要和海翷說什麼似的,動作有些不自然的緩慢,可是,還是忍下來了。

下了車,頭也不回的走進公寓的大門。

在車上的海翷愣愣的看著上官 夙離開的方向,然後,發現,自己的心臟似乎有些疼痛。

回到自己家中的上官 夙,先是打開了陽台的玻璃拉門,當他站出去往下看時,那裡已經沒有海翷的車了,罕見的發了一會呆,等到風開始吹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濕衣服還沒換下來。

上官 夙洗了澡,換上了乾淨的衣服。

然後才坐在書房的皮椅上,開始抽菸。

菸一根接一根的,他已經很久沒有一次抽那麼多菸了。

閉起眼,腦海中沒有停歇的是沐海翷的模樣。

到底是為什麼?

他前幾次和沐海翷見面都是為了公事,私底下,他們也只有一次的單獨吃飯,他和沐海翷真的沒有太多接觸的機會。

可是,當沐海翷今天拿出Miracle Egg(奇蹟之卵)的邀請函給他們時,他心中怎麼會有股憤怒?

導致他在車上忍不住的詢問沐海翷送他們這張邀請函的原因。

海翷的回答非常簡單,也很正確。

『因為你們兩個是未婚夫妻。』

上官 夙回憶起海翷說出這句話的表情,嗯,很自然。

他曾經覺得,其實沒有愛情也無所謂,反正他本來就不嚮往這個,因此當雲芙霓出現時,他才下的了決心,而這份決心,都沒變過,他也認為,這輩子,他就這樣了。

但是・・・

也許,他真的太高估自己了,忘記了,其實自己也是有心的。

上官 夙扯扯嘴角,捻熄了手上那根數不清是第幾隻的菸,此時,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突然亮了起來。

上官 夙看來電顯示的人是雲芙霓,要伸過去拿手機的手,頓在半空中。

他想,如果他現在接起了雲芙霓的電話,可能會把心中所想的說出口。

而他,還沒確定。

電話一直在震動著,後來有停了幾秒,才是一聲訊息的聲音。

訊息在螢幕上顯示著。

『夙,你有平安到家嗎?還是已經休息了呢?我的工作可能沒那麼快處理完,唉~本來想好好謝謝海翷的,結果我卻急急忙忙的走了,還收下海翷給的邀請函,Miracle Egg(奇蹟之卵)我很想去呢?你呢?如果忙要說喔,我會找歌月的,如果要休息了,就不用回訊息了,我還要繼續忙呢,我愛你喔,夙。』

看著雲芙霓字字關心的訊息,上官 夙的內心,依舊沉靜。

他不知道雲芙霓有沒有發現自己其實不愛她。

他並沒有和雲芙霓有親暱的動作,平時也不會主動的關心她,他也想過要對雲芙霓好一點,至少,像是對待女朋友一樣。

但是他不久之後就發現。

他沒辦法。

因為不喜歡,所以連發自內心的關懷都做不到。

也許雲芙霓在他的心中,就只是一個能幫助他拿到權力的物件。

上官 夙嘆口氣,拒絕繼續思考這個讓他不愉快的問題。

不論他怎麼選擇,都不是他想要的。



















地點是Miracle Egg(奇蹟之卵)遊樂園。

由於是開幕的剪綵,因此現場除了記者外,還有很多的遊客,因為有做好嚴實的人數控管,因此雖然入園的人很多,可是不會讓人感覺到擁擠。

從星夜市到幻星市,大概需要三個半小時的車程,因此上官 夙和雲芙霓很早就出發了。

等他們到達Miracle Egg(奇蹟之卵)時,剪綵活動也開始了。

在這之前海翷有收到雲芙霓的訊息,因此她先帶上官 夙和雲芙霓到遊樂園內的咖啡廳休息。

「上官、芙霓,你們先喝點東西吧,我先去我大哥那邊,等剪綵結束,我就回來。」

雲芙霓:「妳先忙,不用擔心我們。」

海翷笑笑,然後揮手,要咖啡廳的侍者過來點餐,之後海翷才離去。

在海翷離去時,雲芙霓開始張望著,咖啡廳裡的裝潢很夢幻,座位都是咖啡杯造型的,而且還放有幾個旋轉木馬上的馬,顏色繽紛到讓人心情會跟著亮麗起來。

在天花板上有很多絲帶,並且加上各種花朵和氣球做裝飾。

「這裡也很適合拍攝婚紗呢。」

身為婚禮秘書的雲芙霓,只要看到特殊或是漂亮的場地,就會忍不住這樣想。

一想到這裡,雲芙霓就拿出她隨身攜帶的相機開始拍照著,如果店裡的人看了喜歡了話,也可以將Miracle Egg(奇蹟之卵)列入婚紗攝影的地點之一。

看著雲芙霓在四處拍照,上官 夙只是將筆電從公事包裡拿出來,開始忙碌著公事。

邊拍照的雲芙霓當然注意到上官 夙一副準備工作的姿態,但是她心中沒有不滿,上官 夙肯跟她一起來,她就很開心了。

本來她已經做好要約歌月的打算了,因為今天並不是假日,以前上官 夙從來不會排出一天假來陪自己。

雲芙霓將鏡頭對準上官 夙,趁上官 夙不注意的時候,拍攝下了上官 夙的側臉照。

看著顯示器裡的上官 夙,雲芙霓笑的幸福。

另一邊,沐海翷站在她二哥和大哥的中間,負責剪綵的人是一位和叔叔,也就是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總裁非常要好的政界友人。

其實剪綵儀式很簡單,只是要讓記者拍照,因此同個姿勢會停留一段時間。

沐霽晨保持他翩翩公子的微笑,邊側過頭去和沐海翷說著:「妳邀請了上官他們?」

他剛剛在剪綵前看到沐海翷帶著一男一女進咖啡廳,以他精準的目光看去,就是上官和雲大小姐無疑。

沐海翷一樣對鏡頭笑得開心,難得看到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幾位重要人物一同出席,記者當然要拍個夠。

「嗯,有這個機會,當然要邀請他們,不然怎麼增加友誼。」海翷淡漠的說著。

「海翷!海翷!看這裡!!」

此時,在一群記者當中,突兀的冒出一陣清麗的嗓音,不斷的叫著海翷的名字。

海翷和霽晨同時朝同一個方向看過去。

只見一名身穿亮藍色窄裙和西裝外套的女人,正對海翷熱烈的揮著手,甚至還用穿著五吋高的高跟鞋跳耀著,就怕在眾多記者群當中,海翷會看不到她。

這個突然對著沐海翷大叫的女人,手上拿著掛上『S・D』牌子的麥克風,一邊透過麥克風要海翷看鏡頭,一邊忙著指揮後面扛著攝影機的大哥拍攝海翷的畫面。

一看到那個女人海翷覺得很驚訝。

她這個同學不是專跑社會案件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對於女人大動作的揮手,海翷顯得淡定多了,對著她同學眨了個眼,比了比咖啡廳的方向,意思很清楚,就是說等下剪綵結束到咖啡廳聊一聊。

女人比了OK的手勢。

沐霽晨湊過來:「那個記者妳認識?」

「嗯嗯,她就是聶初璃啊,我記得以前有和你說過。」

沐霽晨在腦中回憶這個名字。

「喔喔~就是那位戰功顯赫的同學?」

聽到沐霽晨這樣說,讓海翷笑得很開心。

「什麼戰功顯赫,初璃又不是軍人。」

「拜託!妳以前可是對我講了不少關於聶初璃的事,妳說哪一件不算是戰功了?」

說到她這個同學,實在是正義感十足的讓人擔心。

根本就是現代版女俠,以前都很愛戲謔的稱她為聶大俠。

當初是要報考警察的,但是考警察從來就不是件簡單的事,因此聶初璃沒考上警察,所以後來就改當記者,還是專跑社會線的記者。

有一次在現場轉播一件銀行搶案的時候,因為歹徒跑的路線剛好是往聶初璃那邊,結果她這個同學竟然不顧她現在正在轉播,很直接往歹徒那邊衝去,拿起麥克風就一陣暴打,打到棚內的主播出現了近一分鐘的累格,她記得,當她看到這則頭版時,一開始很擔心,還打電話給初璃慰問,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把這件事當作笑話一樣的,用電話跟她實況轉播一次,導致她在辦公室笑得半死!

真是太誇張了。

以前初璃常常路見不平的和人打架,雖然初璃是女人,但是打架的狠樣是連練過武術的男人都害怕的。

想到過往的事,海翷的笑意都快要藏不住了。

以前,還真是幸福呢。

終於,剪綵結束了。

她二哥剪綵一結束,就馬上跑的不見人影。

他大哥和叔叔正在應付一堆記者,海翷知道他大哥在看她的方向,於是便對沐霽夜比了個她要先走的手勢,等接到沐霽夜的點頭表示,海翷才離開。

一走進咖啡廳裡,就見到聶初璃正對著上官 夙還有雲芙霓說話,雖然那位攝影大哥已經不見,但是聶初璃還是拿著麥克風比向上官 夙那邊。

海翷無奈的走了過去,拍拍聶初璃的肩膀。

「嘿,妳什麼時候改跑財經線了?」

「唉唷~就上次採訪星粼市那間鬧出許多命案的洋房時,我從樓梯上掉下來,我不是被迫休息好幾個月嗎?當我傷都好了的時候,我老總就要我先支援財經!他說什麼氣不好之類的,要我先轉轉運。」

聶初璃說的那件命案真的很驚悚,完全恐怖片的情節,卻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當時初璃還很憤慨的罵著兇手的殘忍,沒想到當她採訪的第一天竟然會出意外。

當時的聶初璃肋骨斷裂,腳和手都骨折了,送到醫院搶救了好幾個小時,才把人從鬼門關救出來,沒想到這女人一張眼只嚷著要回現場,簡直把她給氣死。

後來是她急Call給聶初璃在國外工作的男友,她男友馬上丟下工作飛回來,還在聶初璃的病床前哭得半死,這才讓初璃答應修養好再說。

聽到聶初璃帶著感嘆的表情這樣說,海翷點點頭,在心裡給了他們老總一個讚,不然這個瘋女人如果再繼續跑社會,誰知道會在出什麼事啊。

雲芙霓看著海翷和這位記者小姐似乎很熟捻的樣子,於是忍不住的問道:「妳們認識?」

「嗯,我和初璃是大學同學。」

簡單的介紹過,他們就先坐下來享用餐點,等肚子滿足後,才開始準備遊玩。

沐海翷拿出了三張天藍色中間是白色摩天輪印花的小卡遞給他們。

「這個是快速通關的磁卡,我是先辦好的,有了這個可以查詢排隊時間、預約遊樂設施,有些設施可以走快速通關區,這樣可以省去不少時間。」

聶初璃翻翻這張磁卡說著:「其實不需要這個也行吧?我剛上來的時候,已經有工作人員在封路了。」

「嗯,因為入園人數必須控管好,不然人多玩起來只會火大,根本就不會盡興。」

聽到海翷這樣說,聶初璃覺得疑惑。

「你們財團是不想賺錢喔!遊客越多不是越好?」

「叔叔一向都很注重質量,他想打造一個讓人感到幸福的遊樂園,而不是只會讓人感到疲累的遊樂園,反正也是有算過,虧錢的生意,我叔叔是不做的。」

如果來遊樂園只是一昧的排隊,那樣的遊樂園,估計只會讓人作惡夢吧?!

海翷:「芙霓,妳有想玩的遊樂設施嗎?」

「嗯・・・摩天輪,我想坐摩天輪,不過・・・是不是覺得有點幼稚?」

雲芙霓有點臉紅的說著,然後眼神一直飄往上官 夙的方向。

這時的上官 夙又低著頭在看筆電了。

沐海翷一手拓腮,露出興味的眼神看著上官 夙,然後彎曲著指尖,敲敲上官 夙的筆電。

上官 夙感受到筆電被敲擊,因此才停下不斷打著報表的手指,透過鏡片看著海翷這樣的表情,內心浮現出了可愛這兩個字的詞彙。

「這位執行長,請問你是到遊樂園,還是到辦公室?」

上官 夙推了眼鏡後才回答:「我在忙朝歌酒店的事,雲光雨從來沒有管理酒店的經驗,因此我必須先把這份資料準備好才行。」

「能理解,不過,你不是為了陪芙霓才來的嗎?」

聽到海翷這樣說,上官 夙內心那股莫名的不快又浮現處來,但是上官 夙隱藏的很好。

「嗯,但是該做的還是得完成。」

上官 夙如此嚴肅的講完後,又低著頭繼續打這份報表。

看著上官 夙的動作,一旁的聶初璃實在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如果是我男朋友這樣對我,我一定尻他。」

聶初璃喃喃念著。

坐在聶初璃對面的雲芙霓聽到這段話,臉上的表情顯得不知所措。

倒是海翷覺得有趣的淺笑著。

「所以你的男友才會是宓玖律啊。」

想到自己的男友聽話的樣子,聶初璃是笑得很開心,自從交了這個男朋友,她才知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幾個字怎麼寫。

「芙霓,想去坐摩天輪了話,現在就走吧。」

雲芙霓看著上官 夙說著:「夙,你要繼續忙嗎?」

上官 夙本來直接的想回答是,但是那個單字就這樣卡在他的喉嚨間。

他很直接的想到,海翷鐵定不會喜歡這樣的回答。

於是上官 夙只好開始收拾筆電並問著:「有提供置物櫃嗎?」

「嗯,還附加警衛和N個監視器,可以不用擔心筆電被偷。」

海翷用著調侃的語氣說道,

接著海翷就先帶他們到管理處,管理處在的位置是在入口附近,果真如海翷說的,有一個警衛在看管著,而且置物櫃用的還是指紋辨識系統,而非傳統的鑰匙或密碼鎖。

上官 夙邊看著White Feather(白羽)財團的系統,在心裡默默的評估著,真不愧是大財團,做事情都如此的一絲不苟。

說到玩刺激的遊戲,聶初璃絕對是喜歡的,因此一整趟下來就她玩的最開心,海翷還真是佩服她這個朋友,穿著一套記者套裝加高跟鞋,還能玩得如此輕鬆。

哪像她,因為心臟關係,就算穿的在休閒,還是只能玩些輕鬆的遊樂設施。

或許是聶初璃的熱力,讓一向很大家閨秀的雲芙霓也玩的接近瘋狂,一邊玩還不忘當個盡責的攝影師。

除了拍景物外,還不忘拍著他們這四個人類。

看著被架在腳架上的相機,沐海翷一手勾著聶初璃,一手勾著雲芙霓對著鏡頭露出微笑。

海翷看著照片,只見他們三個女人笑得開心,而上官 夙還是一樣用著嚴肅的面孔面對鏡頭。

聶初璃:「你男朋友連拍照都要那麼嚴肅嗎?」

「我跟夙還沒拍照過呢,他一向不喜歡拍照。」

聶初璃點點頭,在想到自家的攝影師男友,那個男人簡直愛拍照到人神共憤的地步了。

這時候聶初璃和雲芙霓又跑去玩一個遊樂設施,這個遊樂設施會慢慢升上去,然後升到最頂端的時候,在快速的旋轉甩下來,旋轉角度是360度,而且甩的速度極快,除了上下升降外,還有分左右兩邊的甩。

想這種激烈的遊戲,沐海翷是不能玩的,於是她和上官 夙就坐在一旁有洋傘的休息區那裡休息。

今天的陽光是很溫暖的,空氣中又帶點涼風,因此雖然是在沒有屋頂的遊樂園,依然不會讓人流太多汗,通常造成流汗的原因,多數都是因為遊樂設施太刺激了。

沐海翷看著她們在玩的那項遊樂設施,雖然根本看不到人在哪裡,但是海翷的目光就是這樣看著。

而上官 夙,則是看著海翷。

海翷灰棕色的髮絲,被金燦燦的陽光暈染著,大大鬆軟的捲髮,很隨意的散落在肩上,淺紫色的眼瞳,在陽光的照射之下,宛如一顆耀眼的紫水晶般。

上官 夙突然覺得自己心跳開始急促起來。

「芙霓是那麼開朗的人嗎?」

海翷的突然出聲,讓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上官 夙嚇一跳,雖然他表面還是很鎮定的樣子。

「我是第一次看到她那麼開心的模樣。」

「你們都不會像這樣出來玩嗎?」

海翷的語氣很一般,就像是朋友那種關心的詢問。

「我們都有工作。」

一聽就知道是藉口的東西,海翷心裡不以為然的想著。

在海翷想試探更多的時候,沐霽夜就出現了,高大的身影擋去了陽光,將纖細的沐海翷藏在自己的陰影下。

深邃的璨金色眼瞳直盯著上官 夙,如此銳利的眼神讓上官 夙感到不快。

沐海翷抬頭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大哥,只能訥訥的問著:「大哥,你怎麼在這裡?」

「記者那邊已經處理好了,我跟總裁說要晚點進公司。」

十足的公事公辦,連自己的叔叔,在外面都一律稱作總裁,她和霽晨都還是習慣叫叔叔。

在沐霽夜的突然出現後,聶初璃和雲芙霓的遊戲也玩完了。

聶初璃一看到沐霽夜就想走了,開玩笑!要在讓她多和一個嚴肅掛的人相處,她一定會立馬窒息。

沐霽夜用極為冷淡的眼神來回看著這倆個女人,然後勉強的撇撇嘴角,算是打招呼。

雲芙霓早就知道沐霽夜的個性,因此也不以為意,但是有教養的她,還是和沐霽夜好好的打了招呼。

「沐總,Miracle Egg(奇蹟之卵)真的很好玩呢,是否可以與我們的婚紗公司合作?」

受不了如此公事的談話,聶初璃在心裡偷偷的翻了個白眼,雖然很想繼續玩,不過還是下次吧!

「海翷,我要先回去了,太晚回去會被老總罵的。」

深知聶初璃的性格,於是海翷點點頭,聶初璃就馬上飛也似的跑走了。

一個開朗吵鬧的人突然走了,空氣感覺也跟著變了。

他們四個人的微妙氛圍,感覺很像和整座遊樂園做了區隔。

「芙霓,要坐摩天輪嗎?」

一開始雲芙霓就想坐摩天輪了,但是聶初璃可不喜歡那麼溫文的遊樂設施,因此就一直沒玩到。

雲芙霓當然是點頭了。

看著被漆上了不同顏色的摩天輪,雲芙霓很開心,如果可以,她真想在夜晚的時候再來搭乘一次,想必看出去的景色會完全不同吧?相信亮起燈光的摩天輪也會更美麗才是。

這座摩天輪高168米,有28個座艙,轉一圈的時間約30分鐘,是Miracle Egg(奇蹟之卵)最高的遊樂設施。

上官 夙和雲芙霓先上了摩天輪的座艙,下一個才是輪到沐氏兄妹倆人。

相較於上官 夙和雲芙霓是對坐的,沐海翷和沐霽夜則坐在同一個椅座上。

「計畫進行的如何?」

沐霽夜看著窗外的景色,佯裝隨意的問著。

海翷只是搖搖頭。

「不知道呢。」

聽到海翷的回答,沐霽夜只是在心中嘆口氣。

復仇什麼的,根本就無所謂,反正,他早有準備。

他沒準備的,是復仇成功的海翷,到底會受到什麼程度以上的傷。

沐霽夜輕輕的握住海翷的手掌,就像以前小時候那樣,在海翷害怕黑暗和下雷雨的天氣時,默默給海翷的安心。

海翷,妳知道,我愛妳嗎?

不論在心中默念幾次,沐霽夜仍舊是忍著。

他從以前,就沒把海翷當成妹妹看待了。

就算知道海翷的復仇計畫之一,就是搶走雲芙霓所愛的人,讓她心碎,他還是默默的看著。

不是不想阻止,而是不忍心。

海翷將手翻過來,用另一隻沒被握住的手,輕撫著沐霽夜比自己大的手背。

「大哥・・・」

一滴、兩滴,沐霽夜為突然滴在自己手背上的灼熱而心驚!

愕然的轉過頭去,只見海翷正在哭著。

「大哥啊・・・我真的快瘋了・・・我好像・・・好像真的喜歡上官 夙了・・・」

語氣顫抖著。

聽到海翷說自己好像喜歡上官 夙的瞬間,沐霽夜覺得自己的腦袋突然〝嗡—〞的一聲,停止運作了一會。

「我得承認,這個復仇的過程,真的沒有我一開始想的簡單。」

眼淚還是一樣滴落在沐霽夜的手背上,一滴一滴的,在沐霽夜的胸口逐漸燙出一個洞。

沐霽夜想抱住海翷,但是他的理智始終在拉扯著他。

海翷一直把他當哥哥看待,他不願意這份感情把海翷嚇著,這份關係已經夠薄弱了,他完全不想讓海翷有機會走到他看不見的地方。

「大哥,我看著雲芙霓和雲光雨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我很狠毒,可以一面笑著和她們相處、示好,可是心中完全是另外一種打算,我・・・好可惡!」

海翷,妳就承認吧,妳根本就沒有你想像當中的狠心。

沐霽夜用空下來的手抹去海翷臉上的淚痕。

那一雙總是透不出任何情緒的眼瞳,如今還是一樣,滿滿的都是海翷不懂的情感。

「海翷,無論妳怎麼選擇,都有我在。」

沐霽夜用堅定的語氣如此保證著。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