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手S的幸運。



♣〃【Chapter.8~狙擊手S的幸運】







那場卡帝亞酒店的大爆炸,讓總廳的人忙的焦頭爛額的。

總廳那邊開了一場記者會對民眾作出解釋,不過還是老話一句『目前正在調查當中』。

通常說出這一句話,就代表完全沒進展就是了。

那幾名闖進來開槍的殺手,有些人在槍戰中就已經被警方殺死,活口是有抓到,但是沒料到他們身上竟然有帶毒藥,在被抓到的那一刻,就服毒自盡了。

目前總廳的方向是朝著仇殺和J老大,分兩條路線查的。

夏桑去醫院探望完受傷的蔚錫後就準備回家了。

由於她的車子進保養廠維修,因此夏桑是坐公車到醫院去的,現在夏桑正坐在離醫院最近的公車站等著公車。

因為正值下班時間,因此在等的人很多,所以夏桑沒有注意到有一股視線從醫院裡就開始追著她不放。

夏桑上了公車,男人也跟著走上去,並且選了一個可以看到夏桑的位置去坐。

夏桑住的地方是若星市飛馬區的一棟大樓。

飛馬區也很有藝術的氛圍,街道兩旁是不同的店,唯一相同的就是同時擁有一個展示櫥窗。

附近有公園也有電影院、書局、餐廳,因為生活機能方便,因此夏桑才會選擇在這裡展開獨居的生活。

看了看錶上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了,於是夏桑打消散步的想法,準備回家吃個飯,然後整理資料。

這時候公園已經沒人了,充滿濃烈森林氣息的公園,有種寂靜的氛圍。

路燈在黑夜中,閃著細微光芒。

突然的,夏桑停下腳步,並且回頭,看見自己的身後並無半個人影的時候,夏桑擰起修剪整齊的眉毛。

奇怪?是她太敏感了嗎?總覺得有人跟著她。

於是夏桑加快腳步,並且握緊放在身體上槍套裡的槍。

幾乎只有短短幾秒的時間而已,一把閃著寒光的手術刀就架在夏桑纖細的脖子上。

夏桑忍不住的瞪大瞳孔,不敢置信對方的速度竟然比自己拔槍的速度還快!

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殺氣,讓夏桑的手從外套裡伸出。

她毫不猶豫的相信,當她拔槍的那一瞬間,自己的命也就沒了。

夏桑靜默的不說話。

身後的男人看到夏桑這樣冷靜的態度,一直冷淡的表情,笑了開來。

「真不愧是SC的人,態度還真冷靜。」

夏桑低頭看著地面上的影子,無奈的嘆口氣。

當真今天就要死在這裡?真是諷刺。

「雇主是誰?E。」

「知道我是誰?」

E有些訝異,畢竟他沒有給夏桑看見自己臉的機會。

「會拿手術刀當殺人武器的,就只有你了。」

E,殺手排行榜位居第三名的人。

真沒想到自己會有那麼大的面子,要請E殺人,不知道要花多少錢,真想知道是何方神聖這麼凱。

E愉悅的笑著,緊貼著E胸膛的夏桑可以感覺到那股震動。

「你還沒說呢,雇主是誰,我想你應該沒有不說出雇主的習慣吧?」

有些殺手不知是太有職業精神,還是個性使然,不管遇到怎樣的場合,都不會說出雇主的身份,SC以前也曾經抓到幾名殺手,但是不論是逼供還是條件交換,有些殺手就寧可被關好幾年,也不肯說出雇主的名字。

「藍色聖曲。」

E口中吐出了一個組織的名字,聽到這個名字的夏桑,臉色沉了下來。

該死!難道還有人沒被抓到嗎?!

關於這個綁架組織,之前他們有追到一條線並且抓到倆個人,但是在問訊的過程當中,這倆個人卻被總廳人的帶走了,總廳也用手段逼迫他們讓出關於藍色組織的執行調查權。

這件事大家氣得半死,就因為該死的總廳,所以他們這段期間花費的力氣都算浪費了。

沒想到!總廳還是沒有搞定藍色聖曲的事。

只要是移交到總廳手上的案子,不論大小,SC一課的人都很有默契的迴避掉,而且近期內都沒有傳出什麼消息,夏桑就認為事件已經解決了,沒想到!

「我知道藍色聖曲,出錢的老大叫什麼名字?」

「好奇心還真重啊,都要死了,還問那麼多。」

「死?」

夏桑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一把銳利的小刀抵E的腹部,這把刀光亮的讓E瞇起漂亮的琥珀色眼眸。

「你知道嗎?我的運氣一向很好。」

沒握刀的手一個轉動,把E架在她脖子上的手扭轉掉。

然後空出來的手,將槍套裡的貝瑞塔M92拿出來,並且指著E的腦袋。

「你太多話了。」

如果E直接將她殺掉,就不會有這個讓她逆轉機會了。

E甩甩手上的手術刀,在路燈著照射下,夏桑才看清楚這位殺手E的臉。

「真沒想到那位殺手E會是醫生。」夏桑喃喃念著。

看著E身上穿著的白袍,夏桑語氣淡漠的說著,剛剛她就有聞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她還以為是E前早殺了人,然後清潔的味道,還真是意外。

身為救人的醫生,又同是殺手?夠矛盾也夠變態的。

夏桑將握刀的左手更往前刺入,E的眼角往下一撇,只見那把利刃已經刺破他的醫生袍了。

唉~真不該想多聊點話的,他是第一次接到殺SC一課相關人員的任務,忍不住好奇,才會回應夏桑的問話的,沒想到反而讓夏桑有機可趁。

不過,這個夏桑還真厲害,他承認當他看到資料的時候,的確是小看了她。

他不認為這樣的女人可以構的了威脅,他向來很有自信的。

但是,以目前的情形來看,他顯然是失算了。

一直以為夠敏銳,但是當夏桑用那把刀抵住自己腹部時,他真的毫無感覺。

E罕見的皺起眉頭。

「怎麼說妳很幸運?」

E好奇的問著夏桑前面對他說的話。

聽到E的問話,夏桑很樂意解答。

「如果我不幸運,你就不會花時間回答我的問題,我也不會有反擊的機會了,你一向那麼多話?」

夏桑對E做出挑眉的動作。

「我一向快、狠、準。」

說出這句話的E,眼瞳裡閃著冷意。

「嗯哼,所以我說我幸運。」

E看著夏桑,雖然內心覺得這次的目標很有趣,可以還是得殺了她。

至於夏桑,即使看起來勉強算鎮定,但是心裡是很緊張的,她當然也練就了各種防身術,但是和專業殺手比起來,應該可以說是三腳貓功夫吧?!

以前一直很有自信的,覺得學習這些武術在她的職業生涯當中應該是綽綽有餘,沒想到・・・

夏桑正想著要怎麼處理眼前的E時,突然一道車燈往她的方向照射過來,那刺眼的光芒,迫使夏桑瞇起了眼,正當心裡感到不妙時,E一個俐落的踢腿,踢掉了夏桑手裡的利刃,在夏桑反射性的要開槍時,E快速的翻身,打開了正在行進中車子的車門,那台車幾乎沒有放緩速度,E卻能沒有頓點的順利上車,甚至一雙手還伸出車窗對夏桑揮揮手。

當炫目的車燈一閃過,夏桑懊惱的咒罵著。

甩甩被E踢痛的手,接著才拿出放在外套口袋當中的手機,找到訾砂弦的電話,夏桑馬上撥打出去。

「砂弦,我被E盯上了。」

「E?什麼E?」

對於夏桑突然沒頭沒腦的說話,訾砂弦果然感到疑問。

夏桑勉強壓下心中的不悅,耐心的和訾砂弦說明著。

「殺手E,我在探望完蔚錫的路上被偷襲了。」

聽到夏桑被偷襲,訾砂弦擔心了起來,馬上丟下正吃到一半的麵條,準備出門。

「妳現在在哪裡?有受傷嗎?!」

夏桑在電話另一端搖搖頭。

「我沒事,但是被E跑掉了,欸,你幫我查個車牌號碼,雖然可能是假的,不過還是查查看。」

「好,妳把車牌號碼告訴我。」

「TR4632W。」

「記下了,我現在過去找妳,妳先回家,要小心。」

「我沒有要回家,我要直接去局裡,被一個殺手盯上,我可沒心情回家休息,喔喔,忘記說,雇用E的人是藍色聖曲。」

「什麼!」

聽到夏桑說的,訾砂弦毫不掩飾自己的震驚。

「總廳的那群王八蛋是在搞什麼鬼!」

「不管他們在搞什麼鬼,倒楣的都是我們,你自己也要小心・・・欸!」

「怎麼了?!」

沒等到夏桑回話,訾砂弦只聽到有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訾砂弦馬上回撥,但是聽見的都是冰冷的語音系統。

「該死!!」

憤怒的低咒一聲,趕緊抓著鞋櫃上的車鑰匙,在踏出門的時候,還邊聯絡局裡的人,轉達夏桑可能出事的消息。

當訾砂弦飛車趕到局裡時,只看到SC的人一臉沉重,甚至還有幾名是總廳的人在他們的辦公室裡面。

樓縉看到訾砂弦來,只對他簡單說道。

「車牌號碼是假的,我們調出了公園附近路口的監視器。」

伊驀按下了撥放鍵,監視器的畫面便隨著投影機的光線被投射在布幕上。

這台監視器是設置在公園的,一開始可以看到夏桑和一個男人,但是男人站的位置很巧妙,剛好在監視器的死角,所以臉看不清楚。

一開始的畫面是夏桑和E的對峙,後來E上了車逃走了。

這時候的夏桑拿起手機,這通電話就是撥打給訾砂弦的電話。

然後有一個人撞到了夏桑,在夏桑準備扶起對方時,那個人竟然拿出一條手帕摀住夏桑的口鼻,在夏桑反抗的時候,另一個從草叢裡跑出來,並且架住了夏桑不斷掙扎的手腳,等夏桑的動作停止時,他們兩個人便一人抓住腳一人抓住手,將夏桑帶走,下一個監視器的畫面,就是他們把夏桑放進去車子的後座,然後開車離去。

看見夏桑被塞進汽車裡畫面,樓縉青了臉色,嚴肅的面孔看著總廳派來的人一眼。

虞翔澤收到了樓縉眼裡的指責,臉色也跟著難看起來。

可以了解樓縉現在的想法,他也不想多做解釋,畢竟當初是他們讓SC的人把藍色聖曲組織的人交移給它們,雖然不是他的意思,可是現在藍色聖曲還有殘黨,造成了夏桑被抓走,他們總廳是需要負責的。

他一接到課長的電話,就覺得不妙了。

此時一名底下的小隊員突然慌慌張張的衝了進來,虞翔澤瞪著那名隊員一眼。

但是那名隊員臉上的表情有點恐慌,手裡拿著一台黑色筆電。

「小隊長!網路上有一支藍色聖曲上傳的影片!」

虞翔澤接過筆電,看到藍色聖曲竟然如此的囂張,一拳直接揍上桌子,發出巨大的聲響。

這支影片是夏桑被綁在椅子上,受盡各種暴力的影片。



















四周都是灰白色的水泥漆牆,夏桑一醒來就看見自己頭頂上方的白色燈管,慘白的顏色,讓夏桑瞇起眼。

因為麻醉藥物的關係,導致夏桑就算清醒過來,腦袋也是昏昏沉沉的。

當意識完全回籠的時候,不知道又過了多久的時間。

這時候夏桑才開始打量四周。

動動身體,無奈的發現綁在她身上的繩子真的一點都不含糊。

正當夏桑還在掙扎的時候,眼前那扇鐵門就打開了,鐵門發出的刺耳噪音使得夏桑停下動作。

一看到走在最前頭的人,夏桑不禁苦笑。

看來她麻煩大了。

男人抽著雪茄,身邊跟了五個拿著衝鋒槍的壯碩男子。

為首的男人年紀大概四十幾歲,穿著一身整齊的西裝,但是西裝再整齊,也無法掩飾男人的邪氣和眼裡的不懷好意。

男人走到了夏桑面前,另外兩名手下則是分別站到夏桑的左右兩側。

「知道我是誰嗎?」

男人啞著嗓音問到,一口煙還順勢噴往夏桑的臉,讓討厭菸味的夏桑忍不住咳了一聲。

「不就是豺狼嗎,你認為會有人不知道你的惡名?」

這個被稱作豺狼的人有多起前科,可是錢多,每次都用大量的金錢來擺平牢獄之災,一些殺人的案件也全都推給手下去扛。

不過倒是沒想到會和藍色聖曲扯上關係。

豺狼笑著,然後一手扯住夏桑的頭髮。

「女人,妳知道妳做錯什麼嗎?」

夏桑冷冷的笑著:「做錯?如果你指的是抓了那兩個渾蛋,那我可一點也沒做錯。」

豺狼聽到夏桑的回答,極度不悅的斂下嘴角,更是用力的扯著夏桑的頭髮,手勁蠻橫的讓夏桑悶哼一聲。

「妳口中的渾蛋可是我弟弟。」

「那又怎樣?如果想念你弟弟,我可以讓你進去陪他!」

豺狼突然放下扯住夏桑頭髮的手,一個揮手,另一名手下便拿準備已久的V8拍攝著。

看到V8亮起拍攝的紅燈,豺狼反手給了夏桑一巴掌,夏桑痛的眼眶含淚,硬是吞下口中的血腥味。

「妳覺得要折磨妳到什麼程度,警方才會答應放了我弟?」

夏桑這才知道豺狼的目的,她本來以為他是為了要報她抓了他弟的仇,才找上她的。

「找E來殺我的就是你?」

夏桑沒有回答豺狼的問題,反而問了另一個疑問。

雖然說是疑問,但是用的語氣卻很堅定。

豺狼把雪茄丟在地上,用擦的發亮的皮鞋踩了一下。

「嗯,不過看來E也不怎樣,還好,為預防E失手,我還有準備備案,不然妳有了防禦之心,要在抓妳可就難了。」

「呵呵~說我不怎樣也太傷人了吧。」

那名穿著白袍的身影,從房間陰影的地方悠哉的走了出來。

看著夏桑嘴角的血跡,E瞇起迷人的琥珀色眼瞳。

豺狼瞪著不請自來的E一眼。

「我還以為E是從不失手的。」

沒有在意豺狼充滿嘲諷的語氣,E笑的很天真。

「如果從不失手,我就不會只是第三名了。」

豺狼:「來幹嘛?我可不會付你半毛錢。」

E聳聳肩,雙手插在白袍的口袋當中。

「不是來收錢的啦,我是來觀看問刑場面的。」

說完E就自動的拖來一張白鐵製的椅子,自行打開坐到一邊。

豺狼不滿E囂張的個性,但是也沒有發作,畢竟E的身份不一般,他的背後可是J老大的組織。

E對著瞪著他的那雙透紫色眼瞳調皮的眨了眼。

夏桑完全不懂E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還有豺狼對E的態度也很奇怪。

就算夏桑很疑惑E的行為,可是眼下的情形根本沒辦法讓她思考。

因為豺狼看著她的眼光很嗜血。

當夏桑跟著椅子倒在地上時,她覺得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

身上的傷痛到讓夏桑無法壓抑身體本能的顫抖和恐懼。

豺狼繼續一腳一腳的狂踹夏桑,混濁的雙眼裡滿是惡意。

雖然是為了弟弟,但是另一方面,他早就想對付SC的人了!就是因為SC,他們藍色聖曲才會像今天這樣,做任何事都要特別小心,甚至為了重振藍色聖曲,還花了不少錢。

看著夏桑渾身是傷,豺狼笑了,笑的瘋狂。

「把影像上傳。」

豺狼丟下一句話,留下兩個負責看守的人和E,就離開了。

夏桑難受的呼吸著,視覺所到之處已經開始模糊。

此時的E慢步的走到夏桑的面前,夏桑分神的看著那道白色身影,意識漸漸飄出。

看守著夏桑的倆人看見E停在夏桑的面前,警戒的舉起手上改造過的衝鋒槍,並且毫不客氣的指著E。

E蹲了下來,探探夏桑的鼻息:「還好嗎?」

嗓音極淡,聽不出任何情緒,夏桑無法辨別E問著句話的意思。

到底是在諷刺她,還是關心,也許只是好奇?

夏桑想回答,但是頭部的疼痛轉移她的注意,夏桑只覺得有種黏稠感從她的頭部流了下來。

E看見夏桑臉部的血液,手就直接探過去摸了摸。

確定腦部的傷口後,E就開始解著夏桑身上的繩索,這個動作讓看守的人準備扣下板機,可是!

本來蹲著的E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握上了衝鋒槍,並且一個施力,各踢了看守的人一腳,然後拿起手術刀,陰冷的劃開其中一名看守者的咽喉,看見自己的同夥倒下,另一名看守者準備拿起對講機回報狀態,但是他的手都還沒碰到對講機,E就一拳打歪了他的鼻梁,一腳踩在壯漢的胸口上,沒想到E看起來身材不怎樣,力氣卻大的驚人,被E這樣一踩,那名壯漢真心覺得自己的肋骨斷了。

不過E卻沒給他思考的意思,一刀讓狀漢斃命,看著壯漢咽喉處不斷流出的鮮血,E只是淡定的將手上的手術刀擦乾淨,擦完後,把染血的手帕隨意的丟在地上。

處理了豺狼的倆名手下,E才回到夏桑身邊,繼續解著被綁的很複雜的繩索,然後喃喃的說著。

「妳真的是很幸運,不過今日或許稍微倒楣了點。」

解開繩索後,E把陷入昏迷當中的夏桑抱了起來。

當他推開鐵門走出去時,外面正槍火連連。

E旁若無人的穿梭在槍林彈雨之中,筆直走向一台黑色轎車,打開了後座的門,將夏桑放了進去,接著自己才鑽入副駕駛座。

『司機』看著模樣悽慘的夏桑,才又把視線放回E的臉上。

「她就是那個有名的SC狙擊手?」

「嗯,怎麼了?」

「沒有,只是看不出來J竟然會救她。」

「J當然不是救她,J只是賣一個人面子而已。」

聽到E的回答,司機更疑惑了,不過疑惑歸疑惑,目前還是先離開現場比較重要,不然等到警方來就麻煩了。

在車子行駛當中,代號司機的年輕人還不忘繼續問著剛剛的問題。

「J是賣誰面子?如果只是賣面子,也用不著那麼兇殘吧?」

竟然把那些人全都屠殺掉。

「你還不知道J的作風?他一向喜歡將現場清理乾淨。」

雖然J真的是這樣,可是司機還不敢苟同這種行為。

「欸,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E將車窗降下來一點,為自己點了一根煙。

「K,怪盜K。」

E的目光深沉,琥珀色的瞳孔映照出城市燈火的絢麗。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