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編號001➣ 超能力者。


【檔案編號001➣ 超能力者】










爆炸聲在寂靜的城市裡劃出劇烈的聲響,一名穿著棕色皮衣、深藍色百褶裙,搭上俐落短靴的少女站在一棟六十層樓高的大廈上,一雙清麗的璨金色瞳孔冷冷的注視著遠方因為爆炸而產生的大火。

赤紅色的烈焰染的那雙瞳孔更為燦爛。

紫羅蘭色的髮絲簡單的綁一個單邊馬尾的造型,不算長的頭髮在冬季的夜裡飄舞著。

少女的脖子上繫有紅色的緞帶,蝴蝶結綁在脖子的左側,打結處還有一顆金色鈴鐺,每當風一吹動,鈴鐺也會跟著響起。

紅色緞帶,是少女唯一鮮明的顏色。

略顯蒼白的手上拿著一支漸層水藍色的手機,這支手機是很特殊的,由內部人員所研發出來的,功能很多,每個超能力者持有的顏色也不一樣,冬紫璽側眼看了一下手機螢幕,上面的數字正快速的跑著,當數字跑到100%時,周圍的空氣明顯起了變化,在爆炸的範圍區,架起了一道透藍色的保護屏障。

這個是結界,可以隔離真實,在真實的世界裡,架構一個虛幻的世界,不論那個世界被破壞的如何慘烈,真實世界都不會被影響。

少女嘆口氣。

實在是討厭這個需要下載的結界,不過這也沒辦法,他們目前還沒找到擁有結界能力的超能力者,因此只能用科學的力量加上夏日海的拷貝能力,弄出一個結界,畢竟超能力者的存在,對一般人來說,就是怪物。

少女冷冷的揚起嘴角,這抹笑是極為譏諷的,但是卻顯得少女的臉龐更為美麗。

一道身影突然的憑空出現,少女被這個人影嚇了一跳!但是還是表現出鎮定的樣子。

這個人是—『赫悠星』,是一年前和她從國際ESP總部調過來幻星市分部的同伴之一,超能的力量是火和瞬間移動。

在分部裡主司攻擊能力的超能力者很少,所以基本上這種麻煩的任務,大多都是他們這幾個人在執行,畢竟其他人的能力都太特殊了點。

「嘿,紫璽!還不過去嗎?」

「結界剛架好。」

「這次暴走的超能力者是誰?」

冬紫璽看了下手機裡奎釔紳傳來的數據,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的翻了白眼。

「是沒有登記的超能力者,不知道是從哪個非法實驗室逃出來的,他的身上有很多的針口。」

冬紫璽對赫悠星亮亮手機的螢幕,可以看到螢幕中有一個男人,他的眼神很慌張,並且四處張望著,然後下一秒就開始胡亂攻擊著。

男人的力量是能量衝擊,可以將能量化作自身的力量,有點蠻橫。

他們之所以會被國際ESP總部調來這個國家,是因為近幾年在這個國家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件,根據研判都是和超能力者有關係,但是分部的人太少了,無法處理,所以才從總部調他們來協助。

這一年的確出現了很多未登記的超能力者,而且都是被強制開發出來的,所以他們懷疑有一個未被發現的組織,正在非法開發超能力的事,並且吸取了人來為他們做實驗。

這種強制植入的超能力,很容易讓人暴走,一旦暴走受傷害的是一般市民,麻煩的則是他們。

赫悠星拉緊了身上那件駝色的風衣,在看一眼冬紫璽穿的那件迷你短裙,再次羨慕著。

不怕冷,真好。

對空氣呼出一口霧氣,赫悠星往下一跳,絲毫不畏懼大樓的高度。

在轉眼間,已經不見赫悠星的影子了。

冬紫璽閉上眼,手朝著天空一揮,右手上配戴的白銀手環中間的藍色寶石,發出了淡淡的光亮。

這是用來抑制冰能力的手環,因為她本身的冰能力太過強大,如果不抑制住,很容易影響周圍。

然後本來一無所有的空氣當中,突然出現的細碎的冰,接著!這些冰在瞬間凝結成了一條延伸到另一端的冰柱。

冬紫璽踏上冰所形成的天空道路,一點也不著急的走著,她邊走著的同時,身後的冰路便隨著冬紫璽的前進也逐漸消失。

等到冬紫璽到了引發一串爆炸的地點時,赫悠星正在用火的能力攻擊那名超能力者。

看到冬紫璽依然悠哉的從夜空中滑下來,赫悠星忍不住抽了眼角。

好看的冰藍色眼瞳不悅的看著紫璽。

這個冬紫璽,每次出任務都特別的悠哉,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到底是派她來幹嘛的。

雖然赫悠星嘴上不說,可是和他同事多年的紫璽,倒是很清楚的聽到他內心的旁白。

一個聳肩,紫璽笑的淡然。

赫悠星完全懶得念紫璽,絕對不是他修養好,試想一下,同一件事念了近五年,偏偏被念的人總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還會有人會在念下去嗎?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紫璽看著那個人身上穿的一件白色的實驗袍,就很肯定他是從某個實驗室裡跑出來的,側頭看一下,手上沒有條碼,如果是合法的實驗機構,手上都會帶條碼,這個條碼是取不下來的,等到一切穩定後,才會像他們一樣在身體某處印上編號和圖騰,代表是被登記過的。

擁有超能力的人類很稀少,因此政府在管制上是非常嚴格的。

只是在怎麼嚴格,也抵不過一些科學家和武器狂的瘋狂。

『非法製造』,有的科學家試圖把人類變成武器,雖然追求的結果是一樣的,但是各自的目的都很不相同。

有的是為了恐怖攻擊,有的是為了試驗人類的極限,有的是因為好奇,反正各種亂七八糟的理由都有。

總歸一句,就是自私,為了滿足自身的私慾,而對他人施以痛苦。

被實驗的感覺,完全不好受。

幸運的就這樣保住一條命,並且擁有會被他人視為『怪物』的能力,倒楣一點,就像眼前這個人一樣,失去了自我,變成瘋子,在不然就是死了,冬紫璽認為,死亡是最美好的結果了。

看著眼前的人,冬紫璽不禁心生同情。

赫悠星已經習慣冬紫璽偶爾的恍神,於是在那名男人準備吸收能量,再度發出攻擊的時刻,赫悠星展開雙手,手中燃起了火紅色的烈焰,張狂的紅色襯著赫悠星暗紅色的髮絲更加鮮麗。

當火焰聚集成一顆大火球時,赫悠星將火球朝著男人的方向丟了出去!

此時!

在一旁冬紫璽突然清醒過來,然後一把抓住赫悠星的手,在赫悠星疑惑的眼神之下,展開了強大的冰牆。

在冰牆展開的瞬間,一團劇烈的火突然燒了過來。

「那個男人將能量化做反射屏障了。」

冬紫璽邊說著的同時,邊對赫悠星亮出了手機目前讀取到的數據。

看到那串數據,赫悠星嘖了一聲。

如果可以反射任何物質了話,那他和冬紫璽就白來了。

這種特殊的能力者,最好是派一個超能類型是精神類的來會比較好。

只要控制對方的意識就好辦了。

看著那道冰牆逐漸融化變成一灘水,冬紫璽真心想回家。

「我想下班了。」

聽到冬紫璽沒志氣的說著,赫悠星簡直氣死。

眼角撇見赫悠星兇惡的瞪視,冬紫璽只是一個聳肩,露出一種,不然你想怎樣的表情。

赫悠星終於忍不住的掐上冬紫璽白皙的脖子,用力搖晃她,試圖將冬紫璽懶散的個性搖走。

「你們兩個感情還是一樣好。」

清脆的嗓音帶著一串鈴鐺般的笑聲,突然的出現。

這是另一名少女,這名少女有著柔順的奶油色長髮,薄紫色的眼瞳,笑看著赫悠星和冬紫璽。

不知怎麼的,每次一看見冷靜的赫悠星,有著不同情緒的模樣她就覺得有趣。

「不是要抓暴走的超能力者嗎?怎麼在玩?」

赫悠星放下了架在冬紫璽脖子上的雙手,用極為無奈的眼神看著華雪沫。

「紫璽,妳又想下班啦?」

和冬紫璽一樣從國際ESP總部調過來的華雪沫自然了解冬紫璽的想法。

華雪沫:「這次的目標很棘手嗎?」

「嗯,可以轉換能量為自身的力量,不論是破壞力,或是防禦力,都在我們之上。」

華雪沫看著周遭的建築殘骸,完全可以理解赫悠星頭痛的點,如果沒有結界的保護,估計會死一堆人吧。

就在他們講到一半的時候,男人又開始動作了,不過他這次的動作並不是打算攻擊冬紫璽他們,而是要讓自己從結界當中逃出去。

看見男人用能量形成的劍正在分割結界,連一向開朗的華雪沫都忍不住沉下臉色。

開玩笑!如果結界被破壞,那就死定了!如果造成市區有人傷亡了話,可就麻煩了!後續的掩蓋動作和賠償問題,絕對會讓他們頭痛死!

他們怎麼就沒有可以架設結界的超能力者!這些用科學製造的結界,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夠張開,如果對方的速度太快,他們根本就來不及。

這時候的冬紫璽解開了手上的銀色手環,看到冬紫璽的動作,赫悠星馬上抱起華雪沫跳掉到一旁的建築殘骸上。

當銀色手環掉到地面上時,冬紫璽整個人的感覺變的更加冰冷,從冬紫璽站的地方,開始延伸出濃濃的寒氣,地面也開始結冰。

現在正好是冬季,越冷的天氣,越能增加冬紫璽身上的冰之力。

冬紫璽往前一躍,踩著冒出地面的冰柱,往男人的方向飛奔而去。

男人本來還在專心破壞結界,但是敏銳的他,在周遭的氣場轉變時,就已經開始防備了。

不過!

冬紫璽張開了雙手,當她的雙手對準男人時,劇烈的寒冰之氣狂掃而出,掃的男人無法聚集空氣當中的能量,只能看著自己身體慢慢被凍住。

解開手環的冬紫璽,力量是異常蠻橫的。

看見男人被冰凍起來,冬紫璽才鬆一口氣,然後彎下身找尋她的手環,在冬紫璽專注的找手環時,變成冰雕的男人開始了奇怪的反應,透徹的冰雕上浮現了一點一點的黑色墨漬。

最先注意到的是赫悠星。

「紫璽!」

赫悠星一個叫喊,手上的寶藍色手機發出了偵測到不明物質的滴滴聲響。

華雪沫趕忙拿出自己的手機一看,不看還好,一看整個人就慌張起來。

「紫璽!那個是分解病毒,快閃,會被感染的。」

冬紫璽有聽到華雪沫擔心的叫喊聲,說病毒什麼的,但是,她不能沒有手環!

看著自己的雙手結上一層薄霜,冬紫璽發抖著。

華雪沫看到冬紫璽的狀態,知道冬紫璽開始陷入不穩定當中,於是華雪沫發動了她的力量,在發動力量的時候,薄紫色的瞳孔,亮起了一圈濃綠色的亮光,此時,充滿的冰柱的地面,竄上了一枝枝長滿綠葉的樹枝,那些樹枝抓起了冬紫璽的身體,滿滿的綠葉包住了冬紫璽,讓冬紫璽不會被樹枝給刮傷,另一枝較細小的枝枒,則是勾起手環,並且套進冬紫璽的手腕當中。

看著黑色墨漬將要衝破冰柱,赫悠星快速的從密密麻麻的樹枝當中接過冬紫璽的身子,並且使用瞬間移動的力量!

轉眼間,赫悠星已經拉著兩名同伴消失在混亂的夜色當中。



















幻星市ESP分部外觀很普通,畢竟這是不能讓人知道的存在,只有少數的政府和軍官人員知道而已,所以在ESP分部外面是架起一層幻象的,普通人看見只是一棟稍微高級點的公寓,實際上的大樓是相當具有未來感的。

ESP分部的左右兩側是提供給超能力者們的住所,總共有十層樓,每一層有五戶,每一戶裡面的格局都大同小異,基本上都是三房一廳一廚一衛浴,每一戶住的超能力者都很隨興,因為ESP分部的人不多,因此在房間的選擇上是很彈性的。

只有超能力者需要強制性的住在這裡,至於一些研究人員則都是外宿居多。

前方是行政大樓,後方是研究大樓,ESP分部很俐落的分成四棟,剛好形成一個口字型,中間則是庭院。

赫悠星一踏進行政大樓裡,就馬上去找奎釔紳。

而冬紫璽則是說自己累了,向華雪沫道謝後,就回去休息了,華雪沫還不想休息,但是也不想聽嚴肅的話題,反正等悠星和奎釔紳討論完,也會告訴自己,於是華雪沫就決定去餐廳吃她喜歡的棉花糖。

冬紫璽住的是左邊這棟住所,位置在第三樓,走到門口,看著雕花大門旁的門牌,上面寫著冬紫璽和雷夕之的名字。

當冬紫璽解鎖的時候,隔壁的門突然打開了,室內的暈黃燈光,照射著清冷的地磚。

「怎麼樣了?」

探頭出來的是一名有著向日葵髮色的男子,頭髮長長的,很隨意的散落著,估計是要睡覺了,不然平時他都會把頭髮整理起來。

男子午夜藍色的眼瞳看起來很深邃,冬紫璽喜歡那樣的眸子。

「萑律,你不會又睡不著了吧?」

這個人是夢萑律,擁有的能力是夢境控制,可以掌握他人的夢境,也可以改造夢境,甚至製造夢境,唯獨就是無法讓自己作夢,不知道是不是這項因素,讓夢萑律很容易失眠。

這一年當中,就她知道的天數,夢萑律已經要一個月沒睡覺了。

「要我幫你入睡?」

明明是充滿善意的一句話,但,聽在夢萑律的耳裡,只是讓他毛骨悚然。

拜託!這個冬紫璽壓根就是要讓自己永遠長眠,什麼幫助入睡啊!!自己是在也不會接受冬紫璽的〝幫忙〞。

那太可怕了,完全是自找死路!

不明白夢萑律心中的吐槽,冬紫璽看著夢萑律的眼神很無辜。

「會餓嗎?苒羿有煮好吃的肉醬,妳回去撒個義大利麵條就可以吃了,還有可樂餅喔,要嗎?」

「當然要!」

冬紫璽回答的毫不遲疑。

於是夢萑律轉身回房裡,很快的他手上就多了一個青蘋果造型的琺瑯鍋與一盤放著可樂餅陶瓷盤。

「拿回去讓夕之幫妳用。」

「謝謝!晚安,萑律。」

「晚安,今晚送夢給妳嗎?」

冬紫璽笑著搖搖頭,她又不是霽晚那個女孩啊。

早知道冬紫璽會拒絕,夢萑律也習慣了。

進到屋內,雷夕之自動的接過冬紫璽手上的東西,鑽入開放式的廚房裡忙著煮義大利麵條和加熱食物。

冬紫璽脫下靴子,換上了貓咪大頭的室內拖鞋,當腳踏上深色的木質地板時,冬紫璽就開始邊走邊脫衣服,等走到她的房間前面的時候,冬紫璽已經脫的只剩內衣褲,和那條繫著鈴鐺的紅色緞帶。

冬紫璽打開了自己的房門,抓起了平放在大床上的紅色有麋鹿圖案的帽T,帽T的長度剛好可以蓋住下半身,但還是露出了一節白皙的大腿。

在等麵條熟的時間,雷夕之一路撿著冬紫璽脫下的衣物,並且丟入放置在陽台的洗衣機裡清洗。

冬紫璽坐上了柔軟的沙發,抓起了沙發上的抱枕擺在胸前,整個臉疲憊的埋在那顆柔軟的抱枕裡。

右手舉了起來,白銀的手環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的,有些刺眼。

唉~真不該為了貪快而把手環拿下來的。

為了轉移低沉的心情,冬紫璽打開了電視,無聊的轉了一輪,最終停在一個模仿節目上。

雷夕之用著冬紫璽最喜歡的湖水綠色大圓盤盛盤,為了不讓可樂餅濕掉,還另外放置。

知道冬紫璽喜歡邊看電視邊吃東西,於是雷夕之就貼心的將食物端到客廳的桌子上。

伸出蜂蜜色的大掌,摩娑著冬紫璽細緻的臉龐,雷夕之臉上的冷漠變得溫柔。

冬紫璽往雷夕之肩膀一靠。

腦袋開始昏昏欲睡了。

「處理的怎麼樣?不順利嗎?」

「稍微麻煩了點,而且那個人的身上帶有感染性的分解病毒,本來是打算把他變成冰雕帶回來的,現在估計都被分解掉了吧。」

雷夕之將叉子放在冬紫璽的手上。

「快吃吧,這是妳喜歡的義大利麵。」

冬紫璽握緊了金屬製的叉子,然後停頓了一會,才開始進食。



















奎釔紳看著螢幕當中的影像,臉色依舊是溫柔的,一點改變也沒有。

「是分解病毒吧。」

赫悠星用肯定的語氣說著。

這個分解病毒很可怕,是培育出來分解超能力的病毒,培育的目的,是當這個被實驗的人,萬一對植入的能力產生排斥時,可以將那份備受排斥的能力分解掉。

以更清楚的說法來講,很類似一些電子產品的回歸原場設定。

畢竟實驗這種東西都是要反覆試驗的。

可是,可以接受這些實驗的人體不多,在植入錯的數據時,很容易破壞身體結構,因此就有人研發出了這個分解病毒,可以將不必要的東西分解掉。

不過,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

這個分解病毒會造成超能力者之間的感染。

一旦被感染到,本身的能力很有可能會失控,一旦能力失控,則會狂暴化。

他們這些超能力者本來就不穩定了,尤其是後天被強制開發出來的。

這個病毒,會增加超能力者體內的不穩定化。

他們會從國際ESP調來這裡,有一部份的原因是這個病毒。

因為這個病毒是從這個幻星市開始蔓延的。

蔓延的時間大概是一年半以前,雖然他們在幻星市已經待了近一年的時間,可是還有很多事不清楚。

雖然有這個讓人頭痛的病毒,但是也有很多還未被記錄的超能力者,這也是一個麻煩。

在幻星市裡,似乎有幾個隱藏的非法實驗組織,他們不斷的以人體做各種極限的測試,並且將測試成功的人送往戰場,甚至是販賣給恐怖組織當作武器。

而,這些被實驗的人,很多都是被強迫的。

奎釔紳繼續盯著那段影片。

「就算是非法的實驗機構,也會留下記號吧?」

聽奎釔紳這樣說,赫悠星只是搖搖頭。

「沒有近看的機會,本來想將身體帶回來的,說不定記號藏在身體裡,但是・・・」

赫悠星一個聳肩。

分解病毒也將那個人的身體分解掉了。

看著螢幕當中逐漸變成一團黑色液體的男人,赫悠星別開了眼。

什麼時候,這種殘忍的事才會停止。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