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編號002➣ 駕著雪橇的超能力者。



【檔案編號002➣ 駕著雪橇的超能力者】







時間越來越接近聖誕節,距離上次那位被分解病毒感染的超能力者事件解決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多個禮拜了,在這段時間裡,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現象。

畢竟超能力者很罕見,常常十個半月沒有任務都是很正常的事,不過,也不代表他們沒事做,通常沒有任務的期間,他們會在外巡邏。

雖然說是巡邏,其實也只是在街上走走。

如果發現有數值超過正常數字的人類時,佩戴的手機就會發出警示聲,這代表機器偵測到超能力者了,因為普通人和超能力者的肉體是完全不一樣的,因此擁有的參數也大不相同。

除了日常巡邏外,他們還需要找那些非法的研究機構。

只要有這些研究機構的存在,就代表會有人類被抓去當實驗品。

當然,在ESP裡,也是有研究機構的存在,可是這是由政府授權下來的,不論是藥品,或是使用的機器、對象,這一切都被被嚴格管制的,就連注射一支藥品,也需要經過報告,並且獲得核准後才能使用。

因為超能力者多少都有著不穩定的時候,所以身體機能是被嚴格管理的,當然,為了對付那些被非法製造的超能力者,甚至更了解超能力的存在,他們都有那個必要,被實驗。

只是不像非法的研究機構那樣殘暴,ESP的相對之下,實在是非常具有人性。

可是這個論點,冬紫璽一點都不認同。

她從來不認為,被注射藥劑,被機器研究,是哪門子具有人性的方式。

但是她也清楚,這些都是必然的。

尤其是超能力是被強制開發出來的超能力者。

一般來說先天的能力,是有一定穩定度的,基本上只要不要過度使用,通常都不會有事。

而被強制開發出來的能力,則會因為許多不確定的因素,而發生異常,如果這份異常沒有及時被發現,那超能力者的力量就會有暴走的危險。

這裡的暴走分為兩種,一種是有意識,一種是無意識。

有意識代表雖然能力失控,可是腦袋還是清楚的,只要遵照指示,或是注射抑制劑,那力量就可以被壓制。

而無意識,那是最麻煩又可怕的。

因為是完全的失去自我,一定需要外界的力量加以壓制,而暴走的超能力者,則會四處攻擊,如果被自己人抓到,就會被強迫性的塞入那台冰冷的機器中,注射大量的麻醉劑,然後加以管制,簡單來說,就是被監禁。

有些暴走的能力者,如果無法在第一時間制服,為免傷害繼續擴大,上級就會下達消滅指示。

超能力者,一向被視為怪物,當怪物不聽話的時候,被消滅,也算是正常的吧。

不論怎麼選擇,到最後,一定是以這個國家、人類為重。

冬紫璽走在具有聖誕氣氛的街道上,雖然天空中不斷降下雪花,天氣寒冷,可是冬紫璽還是一樣的皮衣、短裙、短靴,只是今天裡面搭的是一件有著銀白線條的襯衫。

頸子上的紅色緞帶隨風飄著,鈴鐺聲如往常一樣的清脆,豔麗的紅色,在白茫茫的世界裡,吸引了很多路人的視線。

擁有冰能力的冬紫璽,理所當然的不怕冷。

可是,冬紫璽雖然對冷無感,不代表其他人也是一樣。

跟在冬紫璽身側的男人,一直攏著脖子上那條厚重的深灰色圍巾,身上穿著黑色毛衣,外加一件內裡有毛的黑色大衣,腳上還穿了雪靴,即使如此裝備齊全,還是讓男人忍不住發抖,雙手一直放在口袋中握著當中的暖暖包。

「・・・好冷・・・」

男人忍不住發顫的牙齒,對著冬紫璽說著。

冬紫璽明白男人的反應正常不過了,於是開始四處張望著。

「不然,我們去喝杯咖啡,順便吃個東西?」

冬紫璽剛剛看過時間,是個很適合喝個下午茶的完美時間。

男人一聽到要吃東西,一雙紅緋色的眼瞳,燦爛的亮了起來,一改步履蹣跚的腳步,抓起冬紫璽的手就開始往前飛奔。

「喂!不要用跑的啦!」

突然被抓著跑的冬紫璽,忍不住的對男人的動作試圖出聲制止。

但是男人根本就不管他,現在吃東西最重要!!

「等一下!粟攸夏!我要斷氣了啦~」

才跑沒幾步路的冬紫璽,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她的體育一向很爛,光走個樓梯就會讓她喘死,何況是這種不要命的跑法,而且雪地是很鬆軟的,一不小心就會一頭栽進雪地裡,這讓冬紫璽跑得更吃力,更何況,還是被拉著跑。

看著粟攸夏完全沒反應,依舊拉著自己狂奔。

冬紫璽很直接的讓天空掉下一個巨型冰雕,非常準確的砸在粟攸夏的頭上,而且還很應景的,是一個雪人造型的冰雕,被這個龐然大物一個襲擊,粟攸夏整個人被打進雪地裡。

「呼~終於停了,媽的・・・我快斷氣了。」

冬紫璽停下來,在粟攸夏的眼前半蹲下來,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紫璽!!妳搞什麼!殺人啊妳!!」

整個人插在雪地裡的粟攸夏,忍不住的哇哇大叫!

好冷啊!!!!

「你才要殺我咧!」

喘不過氣的冬紫璽,不悅的對粟攸夏回嘴。

整個ESP的人都知道冬紫璽厭惡任何運動,就只有這個人會沒神經的抓著冬紫璽跑。

「把我弄出來!我冷~~」

看著粟攸夏的求救,在看著她弄出來的巨型雪人冰雕,冬紫璽實在很想笑。

本來想大笑幾聲的,但是因為這場奇怪的事件,讓路人注意到這裡,一看到這樣的奇景,便開始竊竊私語,然後開始拍照。

看見路人準備用手機拍照的舉動,冬紫璽立刻讓天上降的雪花變大,突然變大的雪花,很快的遮蓋住路人們的視線,冬紫璽趁著時候,兩手並用的挖開雪面,而粟攸夏則不斷的在雪裡扭動,因為他的手也一同被埋在雪地裡,沒辦法一起挖,只能在裡面施力,還好不怕冷的冬紫璽,很快的挖鬆雪面,粟攸夏也趕緊從鬆開的雪地中伸出手讓冬紫璽拉,他可不想讓冬紫璽有扯他頭的場面發生。

於是,很快的粟攸夏就被拉出來了,當腳一接觸雪地時,他們倆人就快速的往前移動,冬紫璽還不忘的在那個雪窟裡埋進雪花,將那個洞補滿。

會這樣麻煩的原因,主要是超能力者,最好是不要被一般人類發現,不然會很麻煩。

突然的本來快走在前面的粟攸夏停了下來,這個行為導致冬紫璽來不及剎車而撞上粟攸夏的背。

反射性的摸著額頭,還好,不怎麼痛。

「不要突然停下來啦。」

冬紫璽喃喃的說著,但是卻換來粟攸夏不著邊際的回應。

「欸・・・紫璽,這世界上有聖誕老人嗎?」

即使對方的問題有點突兀,但冬紫璽還是認真的回應著。

「當然是沒有啊。」

這個粟攸夏是幼稚園嗎?還聖誕老人咧!

現在街上清一色都是假的,是商家為了更多的商機請員工扮演的。

「我想也是,可是,你看。」

冬紫璽順著粟攸夏手臂延展的方向看過去,只見粟攸夏指尖比的方向,有一個紅色的飛行物體在空中飛著,而且物體前面還有兩隻馴鹿。

「哇靠!那馴鹿竟然是白色的!」

聽到冬紫璽訝異的回應,粟攸夏差點趴地,這個人根本就搞錯驚訝的點!!

「我差點昏倒~!拜託!重點不是馴鹿!而是有人駕著雪橇在天上飛!!!!!!!」

他第一眼看到時,還以為他是被聖誕節的氣氛荼毒太深,導致產生幻覺,可是當他仔細一看的時候,發現那個還真的是雪橇,就像所有聖誕老公公所駕的雪橇是一樣的,不是他看過,而是每個街頭都有這樣的佈置。

「真虧你看的到。」

冬紫璽稱讚著粟攸夏,因為下雪的關係,所以視線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再加上現在又是白天,如此視線不清的情況下,竟然還可以看見那個奇怪的物體,況且,那個馴鹿還是白色的。

「那個雪橇紅的亂顯眼的好嗎?根本就是妳沒注意。」

「隨便啦,現在呢?」

「追上去啊!」

「追?不好吧,他說不定要發禮物呢。」

聽見冬紫璽的回應,粟攸夏側頭給了一個無奈的眼神。

「不要為自己的懶散找理由,太爛了。」

還發禮物咧!今天又不是聖誕節,而且他還沒聽說過,哪個聖誕老人會在白天發禮物的。

冬紫璽才覺得無奈。

「現在大白天的,四周都是人,我沒辦法使用我的能力追上去,先架結界吧。」

於是粟攸夏從褲子口袋中拿出自己的銀灰色條紋手機,俐落的點開複雜的介面,選擇了結界的那條選項,並且又另外點選,自動延伸與高空的選擇欄。

此時架設在地板上的數顆紅色寶石,發出了光芒,這是結界寶石,只要接收到指令,就會架設出屏障,這個屏障會包圍設定的地區和高度,並且與真實的世界隔離開來,只是,需要點時間。

這幾顆紅色寶石,是特別研發出來的產物,因為目前還沒有能夠架設結界的超能力者,為了使真實不會受到影響,才需要一個虛假的空間。

在結界開始延伸的時候,冬紫璽運用自身的能力,馬上弄出一個冰的走道,當冬紫璽站上去的時候,粟攸夏也跟上,然後這條冰之走道,就開始往上延展,隨著冰之走道的延展,他們倆個也跟著滑動。

「會有危險嗎?」

身後的粟攸夏擔心的問,因為他的能力不是攻擊型的,因此他總擔心會扯同伴的後腿。

冬紫璽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只要在我受傷的時候,你肯轉移我的傷口,我想就會平安的回到分部。」

雖然這句話乍聽之下很無情、自私,但是對於粟攸夏卻很適用。

粟攸夏的能力是傷害轉移,他可以完全的轉移他人身上的傷口,不論是多重的都可以,雖然自己需要承受同樣的傷害,但是與之相輔的,是他身體的癒合速度,比他人快好幾倍,因此只要能夠忍下來就好了,身為沒有任何攻擊力的能力者,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完全的吸收傷害,讓有攻擊力的可以繼續戰鬥,讓受重傷的,有活命的機會。

或許有人會覺得擁有這份能力很可憐,很像替死鬼,可是,粟攸夏無比慶幸自己的超能力是屬於這種。

這樣,他才可以保護同伴。

同伴保護人類與世界,他則保護同伴!

冬紫璽的力量真的萬年好用,除了可以攻擊之外,還可以追人。

轉眼間,冬紫璽已經追上了那個雪橇了,從後方看,只能看到那個大大的禮物袋,和一顆疑似後腦勺的亮金色毛髮球體。

「有帶武器嗎?」

冬紫璽緩了速度,回頭問著粟攸夏。

粟攸夏點點頭,並且拿出一支兩個成人手掌大小的槍,這把槍是研究所的人做的,外觀是銀色的,沒什麼特別,但是在槍的上方裝著一個透明膠囊狀的東西,只是這個膠囊大了點,材質是強化玻璃,差不多佔了一半的槍身,在膠囊裡是深藍色的液體。

看著那個顏色,冬紫璽擰起了眉。

「怎麼是裝麻痺劑。」

「我們只是例常巡邏,攻擊物質的膠囊無法申請,況且!這個已經可以麻痺好幾隻大象了欸!」

冬紫璽實在無語,這個粟攸夏到底有沒有搞清楚!雖然是巡邏,也很有可能遇到突發狀況,而且每個超能力者的能力都不一樣,如果遇到抵抗性比較強的,那不就可以提早退休了。

還好她是屬於攻擊型的,不然現在她早就躺進墳墓裡了。

雖然他們是負責找到還未被登記的超能力者與非法實驗機構,但是這個是很有風險的,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沒有被賦予殺人的能力,因此配用的武器,幾乎都是這類的,這把槍上的膠囊瓶可以做更換,口味眾多,只是,需要申請。

當然也是有具有殺傷力的膠囊,但是!那是特別情況下才可以申請的。

那就是紅色級別的任務。

紅色級別是危險度最高的,因此為了自保,是可以殺人的。

除此之外,一般級別的任務,大概就是這種不入流的膠囊。

大象,真是見鬼的,有的超能力者根本就比大象更頑強!

「最好是祈求這個超能力者和聖誕老公公的形象一樣和平。」

冬紫璽喃喃的說著,坦白講,她雖然是屬於攻擊型的超能力者,但是離強大還是有差距的啊。

當冬紫璽靠了過去的時候,坐在雪橇上的人就轉頭看了他們一眼。

本來以為會是符合故事的樣子,沒想到卻是一張年輕的面孔。

金色的髮絲很燦爛,在冬陽下顯得既溫柔又柔軟,兩眼的顏色也不一樣,左眼是深綠色、右眼是深紅色,男人的手上握著韁繩,但卻沒有揮動,一靠近,才聽到鈴鐺聲。

那個鈴鐺聲和冬紫璽的完全不同。

「呃・・・這個人看起來挺溫和的,應該沒事吧?」

粟攸夏不確定的說。

「啊!!」

那個人突然的一聲大叫,結結實實的嚇了倆個人一跳,由於被嚇到的反應,冬紫璽反射性的賞了兩顆雪球在那個人的臉上。

突然被雪球攻擊的青年,明顯的呆住了。

「妳幹嘛!」

看著青年呆愣的臉,粟攸夏馬上判斷對方沒有要跟他們作對的樣子,依照青年悠閒的樣子,估計也不是非法實驗機構的產物。

「抱歉。」

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冬紫璽很乾脆的認錯了,她剛剛只是被嚇到才會這樣,並沒有要攻擊對方的意思。

「你們在飛?」

青年的問題讓冬紫璽和粟攸夏頭上滑下三條線。

「你自己不也在飛嗎!!」

「你自己不也在飛嗎!!」

冬紫璽與粟攸夏難得有默契的同時吐槽道。

「而且我也不是在飛。」

冬紫璽踩踩腳下的冰之道路。

「要回報嗎?」粟攸夏問。

「當然,看有沒有被登入,如果沒有就要帶回去登入。」

得到冬紫璽的回應後,粟攸夏就拿起手機,撥打了分部的電話,把遇到的狀況,和超能力者的能力、外型都一一描述清楚,結果得到的答案,是沒有被登記的。

「釔紳說沒有可以配對的資料。」

得到答案後,冬紫璽將冰之道路控制的更靠近青年,然後在粟攸夏驚愕的表情當中,爬上了雪橇,並且坐在青年的旁邊。

看著粟攸夏沒動作,冬紫璽只是輕笑一聲。

「攸夏,我沒在上面,那個很快就消失了。」

在冬紫璽說完的同時,粟攸夏直覺的回頭一看,只見這個冰之道路逐漸融化,然後消失,嚇的粟攸夏手腳並用的爬上雪橇。

雖然他有癒合能力,但是摔得稀巴爛,還癒合個屁啊!

青年看著這一男一女的奇怪舉動,困惑的側了頭思考著。

「你們是?」

「我是幻星市ESP分部的冬紫璽。」

「粟攸夏。」

聽到他們先是報上名字,青年有些愣住了,因為他想知道的,並不是他們的名字,而是他們的身份。

「杞夜。」

雖然心中納悶,可是青年還是講出自己的名字。

姓杞,單名一個夜字。

粟攸夏拿出了手機,點開一個介面,那個介面很簡單,就只有一個綠色的大圈,其餘的都是黑色的。

粟攸夏抓起杞夜的手,把他的手凹成一個比讚的姿勢,往那個圓的中間放了上去,一收到感應,那個圓圈便出現了很多橫條紋,不斷的移動著,這是一個掃描指紋的系統,他會把收到的數據傳回分部的電腦做比對。

杞夜莫名的被這樣對待,臉上竟然沒什麼反應。

「你是反應太慢嗎?」

冬紫璽好心情的對著杞夜笑著,璨金色的眼瞳,宛若天上的星星一樣,閃亮的讓杞夜無法移開視線。

當指紋掃描好之後,粟攸夏就開始解釋他們的身份,表明自己和他是同一類人。

杞夜:「超能力者?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我還以為・・・」

他還以為,就只有自己一個人被當成怪物般的活著,事實上他的能力很早就開啟了,是飛行的能力。

因為這個力量,所以他被父母視為詛咒,生下他的母親,在看到還是嬰兒的自己在空中飛時,嚇死了。

在他開始有記憶以來,他自己生活的地方,就只有一個窄小的空間,他從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偶爾想和家人說話,只會得到看髒東西一樣的眼神。

杞家,還算是有名的望族,因為地位的關係,他的存在是需要被抹滅掉的。

他從小房間裡的一扇小窗戶,數著一個又一個的夜晚,牆上被畫滿的正字記號,一切的學習都來自書房,那個書房,是在家中,唯一被允許可以進入的場所。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日出日落,某一天,這個上了鎖的房間,被打了開來。

他毫無猶豫的踏了出去,沒有回頭的往前奔跑著,當他接觸到湛藍的天空時,杞夜打開了雙手,在陣陣驚呼聲當中,飛往天際。

隔了很多的後來,他才知道,那天的門,是被一個職業殺手打開的。

那晚,所有杞家的人,全都被無情的殺光,他後來有查詢了那則新聞,斗大的杞家滅門血案的大字,塞滿了他的眼瞳。

難過嗎?

不,他不難過。

他的家人,沒給過他什麼,甚至連名字,也沒給。

夜,是他自己給自己的。

「對了,你駕雪橇是有什麼目的?」

由於沉浸在以往的思緒中,因此對冬紫璽的問話,是有些慢半拍的,直到接觸到冬紫璽疑惑的眼神,杞夜才反應過來。

「工作。」

「工作?」

發出疑問的是粟攸夏。

「嗯,組織派的工作。」

聽到組織這個敏感的字眼,冬紫璽和粟攸夏的眼神,穿過中間的杞夜,互相對視了一眼。

來到幻星市的目的就是為了追查非法的研究機構,並且阻止他們製造超能力者,因此只要一聽到組織,他們就不免的提起神經。

這時,放鬆的精神,又緊繃起來,此時才發現,杞夜的手腕處有一組黑色的編號。

因為杞夜看起來完全沒殺傷力,簡直太正常了,所以冬紫璽和粟攸夏就鬆懈了,畢竟他們不是屬於敏感的那一類人,由於超能力者的數量少,因此隨便的偶遇,都會讓他們很開心,總覺得,這樣又多一個同伴了,誰讓不論是分部或是總部,超能力者都很少。

而且還未接觸過的超能力者,多少都有著陰影,因此一開始是防禦心很強的。

第一次遇到像杞夜這樣,完全純白的人,這讓冬紫璽和粟攸夏,都感到異常的放鬆,而且今天本來就是簡單的巡邏任務。

「什麼組織?」

冬紫璽問著,並且抓起杞夜的手腕。

「這個編號可以讓我拍照嗎?」

杞夜點點頭。

經過杞夜的同意,冬紫璽就拿出自己的手機,將杞夜手腕上的數字拍了照,並且傳到分部電腦。

而這時粟攸夏則問著杞夜:「這個是怎麼來的?」

「我離開家的時候,遇到一個人,他要我跟他走,因為我沒地方可以去,所以就・・・」

這個人還真是嚇死人的完全沒防備心啊,連糖果都不用,就可以被帶走。

粟攸夏:「對方有對你做什麼嗎?」

「就注射一些藥劑,說是可以增強力量的。」

聽到杞夜說的不以為意的樣子,其實冬紫璽是很訝異的,難道他都不會反抗嗎?

這時候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水滴音效,冬紫璽打開手機一看,然後趕忙扯開放在雪橇後面的袋子,一打開袋子,裡面是滿滿的珠寶。

粟攸夏的頭顱也好奇的湊了上來,一看到那些閃瞎人的珠寶時,臉上的表情很呆滯。

「不是那個意思吧?」

「就是。」

根據奎釔紳傳來的資料顯示,這個組織,是專門培育超能力者,而搶奪名貴珠寶的組織。

近日隔壁鎮發生多起的搶劫事件,因為沒有太奇怪的傷亡,所以警方便視為一般的搶劫案去追查,因此他們才會沒注意到。

呼~真是出奇簡單的組織,那個組織都四處吸收超能力者,並且增加他們的力量,從國外搶到國內。

當初他們在總部的時候也有遇過,只是,當時他們,是以培育殺人武器的組織做追查,因此這種類型的組織,他們向來不關心,通常都由警方那邊處理,反正這個組織,並沒有持有瘋狂的武器,或是超能力者,因此他們也較為放心。

總之,看杞夜這麼無所謂的樣子,冬紫璽就叫杞夜將雪橇換個方向,往分部駕去。

理所當然的,審問的工作由奎釔紳執行。

雖然想多問點組織的事,順便將這個搶劫組織交給警方辦,可是,這個杞夜,才加入不到一年的光景,很多事都不知道,像這袋東西,也是放入一間空屋裡,之後會有人去取。

可是那個組織應該知道杞夜被發現的事,警方派人留守空屋,但是都沒人進入,而杞夜身上用來聯絡的手機,也接連好幾天沒響起,根據杞夜的說法,這個組織的人都會定期和他聯絡。

在經過一長串的問話後,杞夜加入了他們,成為了新同伴,還有兩隻白鹿。

根據杞夜的說法,那兩隻白鹿只是單純異變,因為聖誕節要接近了,所以組織想要增加更多收入,因此要他偽裝成聖誕老人去搶劫,而有著雪橇這個工具,也可以載更多珠寶。

那天是他接近聖誕節的第三次任務,沒想到就被抓到了,雖然杞夜很開心就是了。

在組織裡,面對針頭的注射,雖然不讓他反感,但也不開心,因為裡面的人都很冷漠。

杞夜住到了四樓,是冬紫璽的上一層樓,和一個名為—『夏日海』的超能力者住一起,當然房間不一樣。

幾天後,迎來了聖誕節,這天依舊下著雪,這個國家的冬天,是個非常喜歡下雪的季節。

整個分部都佈置的很有聖誕節的氣氛。

分部的餐廳如同往年的舉辦起聖誕晚會,但是,今年特別的,還多增加了杞夜的歡迎晚會。

這天,不論是超能力者,還是研究班、醫療班、後備班,的人全都聚集起來,氣氛非常熱鬧,高雅的餐廳中央,是一個將要碰到天花板的巨型聖誕樹,今年的星星是由杞夜放上去的。

放上星星的那一剎那,回響在耳邊的是滿滿的祝福和歡迎。

「Merry Christmas!!」

瞬間,是滿室的雪花冰晶散落著,在燈光的照射下,每一片冰晶,顯得更剔透了,甚至除去寒意,傳來更溫暖的色澤。

他的兩隻白鹿還有雪橇,也跟著被打扮的花俏。

慶祝完了,夜漸深沉,在結束的十二點以前。

杞夜應冬紫璽要求,駕起雪橇,展現自己的能力,與超能力者們繼續玩著天空飛行的聖辦派對。

他的能力,除了能夠讓自己飛行,也能經由接觸,讓物品或人類跟著有飛行的能力,只是時間相較為短暫而已。

深深的夜空中,杞夜覺得。

這一切都美妙的如同一場夢境。

希望,這是場不會醒的夢。

Merry Christmas,他的同伴,永遠的同伴。











待續—




勉強算是聖誕節相關的文,因為這個聖誕節,所以又多一個角色了,而且不小心寫得太長啦!

會選在超能狂想~ⓔⓢⓟ~裡寫,是因為劇情裡的時間上,正好是冬季(看001)。

本來想說聖誕節當天在發文的,但是開頭寫的是聖誕節的前幾天,所以就發文了。

杞夜的雙色眼瞳,是聖誕節的配色。

希望日後可以有發揮的地方。

祝大家!


Merry Christmas

在此紀錄一篇勉強算聖誕紀念文的產物。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