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倒轉的沙漏。



 【第一幕〃倒轉的沙漏】










黑夜裡,一台銀色的轎車劃過夜空,筆直的衝下懸崖,沉入深色的海裡。

轎車裡的男人,燦爛的琥珀色眼瞳,如今是一片灰白,滿臉的不敢置信,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被愛了三年的人和好友聯合害死。

那個男人,就這樣把自己弄昏,然後塞進車裡,在放下手煞車,讓他跟著這輛車子,一同衝入大海,在看著愛人陰狠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終究是輸了,輸給了那人的狠心和絕情。

慢慢的,海水淹入半開的車窗。

〝嗶—嗶—嗶—〞

刺耳的鬧鈴聲響了起來,本來緊閉的琥珀色眸子隨著那幾聲鬧人的鈴聲,張了開來,看著一片水藍的天花板,有一瞬間的呆愣。

然後!整個人嚇到似了彈了起來,眼瞳裡有瞬間的茫然。

怎麼回事?!他不是死了嗎?難道是被救起來了?

〝嗶—嗶—嗶—〞

耳邊繼續傳來吵雜的聲音,最終,終於受不了的將手伸去了床頭櫃,拿起了那一個不斷叫著的電子鬧鐘。

「欸?」

看到電子鬧鐘上顯示的時間,青年疑惑了一下。

上面的日期是2011年1月1日。

難道是做夢嗎?不!絕不是作夢,青年的手捂住胸口,那種被傷害到遍體麟傷的傷痛,是真的。

可是,他死的那天,正是2016年的1月1日,這是五年前?

專注的看著電子時鐘上顯示的日期,青年更困惑了。

接著青年打量了這個房間,這個房間是他的家,他的父母很早就意外身亡了,父母死亡後,留下了這間三層樓的房子和一筆保險賠償給他,讓他可以順利完成學業,等到他大二的時候,便進入了演藝圈,然後遇到了那個人。

青年纖細而骨感分明的手指,死死的抓緊材質柔軟的床單,直到微微泛白。

呵,重生嗎?

青年笑了。

走進房間旁的浴室,青年掬起冰冷的水洗著臉,拿起放在架上的牙刷,緩慢的擠上牙膏,動作麻木的刷著牙。

當青年把嘴裡的泡沫漱乾淨時,才正視鏡中的自己。

將手觸碰到鏡子裡的那張臉上,青年瞇起了那雙美麗的眸子,打量著鏡中的自己,還是一樣的俊秀,只是比起印象中的自己,這張臉顯得更青澀一點。

青年的雙手用力的捶向鏡子,琥珀色的眼瞳裡,是滿滿的恨意,迷人的眼角看向自己的手臂,映入眼睫的是淺膚色的光滑肌膚。

在他重生之前,發現了步少熙和游珞塵的事後,曾經去找他們理論,因為當時的步少熙抹黑了他,他實在氣不過,沒想到當他去到步少熙的住處時,卻愕然的發現他們再吸毒。

不笑時顯得冷漠的唇角,此時勾起了一個嘲諷的弧度。

當時步少熙和游珞塵竟然抓住了自己,並且對自己施打毒品,接著,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人,就這樣抓著自己,扯著自己的衣服,他,就這樣被輪暴了。

被注射毒品產生幻覺的他,覺得世界的一切,就這樣崩塌了,原來,這一切,只是為了將他打落地獄的陷阱。

他到底做了什麼?讓他一心一意對待的愛人和好友,要這樣對付他。

之後,網路上流傳著滿滿的淫照,和他手上的針孔,他想。

這次,真的毀了。

不論是網路上,還是新聞,全都是他的醜聞,他連替自己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死了。

青年笑了,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

重生,是上天給我的復仇機會嗎?把前生的悲慘,全都導正回來。

步少熙、遊珞塵,雖然你們千方百計的抹黑我,又奪去我的生命,但是!我回來了。

上一世,你們對我做的一切,我會讓你們連本帶利的還我的!!

青年出了浴室,走出房間,光裸的腳踩在深色的木質地板上,走下了二樓,客廳是一個開放式空間,有一個吧檯和簡單的廚房,之所以這樣設計,是因為他喜歡邊做食物邊看電視的關係,他其實很少煮菜,因此也不太擔心油煙問題,反正他有很好的抽油煙機。

打開了設置在樓梯口的電燈開關,看到暈黃的燈光亮起來的時候,青年安心了。

這個家,自從他成名後就很少回來了,這裡是個小型社區,因此幾乎是沒什麼安全性的,以防被媒體打擾,成名之後公司就另外找個隱密性高的公寓給自己住。

青年打開冰箱,拿出用玻璃瓶裝的蜂蜜水,到進素色的馬克杯中喝著。

這時放在客廳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青年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他的經紀人—『夏霽深』,他記得,這時候他才剛簽約不久,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然後才按下通話鍵。

「暮椋,今天一點要參加的深雪試鏡,你準備一下,我過去接你。」

「知道了。」

秋暮椋掛上手機,琥珀色的眸子有一絲迷濛。

深雪啊・・・秋暮椋想,其實自己算幸運的吧,一出道就接演了深雪這部電影,這是由名導演—『衛夕燿』所執導的,編劇是當紅的—『沈娜』寫的,凡是由『沈娜』出品的劇本,幾乎都有一定的票房保證,尤其是衛夕燿執導的,衛夕燿擅長細膩的風格,拍攝的畫面總是夢幻,一開始衛夕燿是拍攝短片的,最紅的一支是『雨之詩歌』,雖然是半個小時的短片,但是在當時卻引起了轟動,後來被國外買下版權,拍成電影。

秋暮椋想著衛夕燿那張冷硬的面孔,還有那個猶如獅子般的性格,還是難以想像,他的風格竟是如此溫柔。

走到電視前,打開電視櫃的抽屜,那裡放著一本記事本,封面是深藍色皮革的,還有另一個是桌曆。

在桌曆上寫著一些行程,不過目前還有點空蕩,畢竟這時候的他,還沒有什麼成就。

重生到這個時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他記得,他是因為拍完了深雪之後,才被步少熙看上的。

一開始,他很抗拒,畢竟他和步少熙的身份差太多了,他一點都不想被潛規則。

當時,他很坦率地和步少熙說清楚,結果步少熙也只是笑笑,笑著否認,笑著說,他看了深雪後,覺得自己很有潛力,因此才會想捧他的。

潛力?

在那個步少熙眼中,真的有那種東西嗎?

當時的他沒背景、沒後台,所以總是被一些老前輩壓著,從他因為深雪得獎後,看他不順眼的人更多了。

不過他也不想管,別人怎麼想都和他無關,他想做的,僅僅只有演戲。

日復一日的,步少熙總是關心自己,甚至會和自己討論劇本,也會一起決定要接哪部劇本。

他其實不是同性戀的,應該說,性別在他眼中不是那麼重要。

那天晚上下著雪,雪的白色映照在他琥珀的瞳孔當中,深深的影子透著大片的落地窗,在木質的地板上留下層層疊疊的影子。

他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寂寞了很久。

也許,是因為太寂寞了,才產生一種愛情的錯覺。

明明知道那是漩渦,還是踩了進去。

白色茶几上的香檳,襯著鵝黃的燈光,顯得更加可口。

接著,彼此的體溫靠的很近,步少熙身上的溫度,驅散了指尖的冰冷。

因為太冷了,他默許了步少熙的接近,以致他萬劫不復。

回想到那一段過去的秋暮椋,渾身發冷。

吶,步少熙,你說,我該如何把這一切回報給你呢?

換了一件襯衫,是乾淨的白色,搭上一條黑色的領帶,簡單的牛仔褲,這一向是秋暮椋最常的打扮。

聽到門鈴聲,秋暮椋拿起放在沙發上的皮革的方形後背包,直接揹著就出門了。

打開門,看見那個笑的溫和的夏霽深,秋暮椋突然覺得懷念。

這個人,一直到最後都是如此的支持自己。

看著秋暮椋專注的目光,夏霽深覺得很奇怪。

「怎麼了,有壓力嗎?」

秋暮椋搖搖頭。

「走吧,霽深哥。」

打開了夏霽深的黑色休旅車的車門,秋暮椋坐上了副駕駛座。

當夏霽深發動引擎時,夏霽深伸手拿起放在後座的三明治和熱奶茶,遞給了秋暮椋。

「趁著這個時候快吃早餐吧。」

看著秋暮椋乖乖吃早餐的樣子,夏霽深覺得今天的秋暮椋貌似有些沉默,也不是說以前的秋暮椋很吵,只是秋暮椋總會和自己討論著工作上的事。

「今天的試鏡放輕鬆一點。」

秋暮椋喝著奶茶,看著窗外的景色。

「嗯。」

只有嗯?夏霽深疑惑的眼神飄了過去,只見秋暮椋專注的看著窗外,那張好看的臉顯得沉靜。

秋暮椋的確是很沉靜,畢竟現在的一切他都經歷過了,不過是重複的路程,沒有迷路的可能。

他要試鏡的角色是深雪當中的男二,名字叫『樓雨倏』,是男主角的弟弟。

當初劇本是在試鏡的時候才現場公佈的,對於一個新人來說,是有點難度,因為事前根本不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角色,一切都只能在現場揣摩。

他並不是一個特別有天份的人,很多都是後天的經驗累積起來的。

他只是特別容易入戲。

車緩緩的開進一棟大樓的地下室,這裡就是試片的地方,也就是耀日國際娛樂。

深雪所屬的公司就是耀日。

導演也是耀日底下的人,只是簽的合約是短期合約。

編劇沈娜則是屬於另外一個工作室,而沈娜所寫的劇本版權則是被耀日買下。

下了車,熟悉的地方,讓秋暮椋有些痛苦。

夏霽深看著秋暮椋淡漠的神清,心中有些擔心。

擔心秋暮椋是不是對深雪沒興趣,所以才一臉冷淡。

「雖然深雪的劇本為何還不知道,但是衛導的戲一向叫好叫座,沈編劇的劇本也是圈內有名的,我希望你能夠爭取到這個角色,如果可以演出男二,一定能為你開一條出道的好路。」

秋暮椋回頭對著夏霽深一笑,然後推開了地下室的那扇玻璃門,一踏進去走廊,四周的牆壁上是滿滿藝人的海報。

夏霽深跟在秋暮椋後方,等到達電梯前面時,才伸手按下按鈕。

等電梯到達五樓,出了電梯時,秋暮椋看著這長長的走廊,腦袋有些暈眩。

夏霽深看著一扇一扇的門,腳步最終停在第三視廳室的地方。

當夏霽深推開門的時候,是一排排的紅色椅子,在椅子前方有一個很大的舞台,紅色布簾已經完全升上去了,黃色的舞台燈打在中間,舞台下方是一個長形木桌,木桌的前方放著五張椅子。

等會坐在上面評分的是:導演、編劇、男主角、步少熙、訓練老師。

夏霽深領著秋暮椋到其中一個位置上坐下來,自己就走到最後方站著,這時候後方已經聚集很多人了,除了其他經紀人之外,還有一些廠商代表。

秋暮椋以一種極為舒適的坐姿陷入椅座當中,琥珀色的眼瞳直直盯著上方的燈光,直到視線逐漸失焦。

相較於秋暮椋展現的慵懶,其他試鏡的人都一副緊張的模樣。

這也難怪,因為深雪的導演和編劇都是得過獎的,而且還是耀日的第一部電影,耀日在娛樂圈裡可是龍頭,凡是想成為藝人的,都擠破頭的想進來耀日,但是耀日的競爭實在太大了,沒有一點實力和心機,根本無法生存。

「不好意思,請問這邊有人坐嗎?」

秋暮椋往旁邊一看,雖然心裡在冷笑,但是嘴角漫出的笑意卻很溫和。

「沒有。」

「那我就坐啦,我是耀日的遊珞塵,請問你是?之前都沒看過你。」

看著遊珞塵那張討好的臉,秋暮椋真心懷疑以前的自己是瞎了還是怎樣,這張明顯虛偽的臉怎麼就沒看出來。

「秋暮椋,才剛跟耀日簽約而已。」

遊珞塵點點頭,看著秋暮椋那張好看的臉,在心中冷笑一下,但臉上的笑還是顯得單純和熱情。

「你是自己來的嗎?還是有經紀人陪你?」

說完後遊珞塵就往後方張望著,然後對著後方的一個胖子微笑,那是他的經紀人。

「我和經紀人一起來的。」

「你的經紀人是哪位啊?」

遊珞塵問的表情很隨興,看起來就像是隨便問問的,但是秋暮椋知道,這時候的遊珞塵已經開始在打探了。

「霽深哥是我的經紀人。」

聽到秋暮椋說出夏霽深的名字時,遊珞塵的眼裡閃過一絲妒意。

圈內誰不知道夏霽深是金牌經紀人啊!底下帶出來的藝人沒有一個不是天王天后的!

就在遊珞塵要繼續說下去時,一名工作人員突然發了腳本。

幾張薄博的A4紙張,寫著少許的劇情。

秋暮椋看著封面上印的深雪兩字,不用翻也可以回憶起劇情,當初,就是靠著這一部戲,他才拿下新人獎的,新人獎,一生中就只有一次機會,錯過就沒了。

看著魚貫而入的評審人員,一見到步少熙的身影,秋暮椋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硬,目光死死的盯住那個人,或許是目光太燙人,這讓步少熙回頭看過去,在一片人海當中,除了幾個熟悉的耀日藝人,還有幾個藝人是其他公司的,雖然他希望能出演深雪的是自己公司的人,不過還是要看演技才行。

似乎沒有發現目光的主人,步少熙很快就將視線收回去了,和導演還有編劇打招呼後,他們幾個就坐下了。

接著一名工作人員就站在舞台下方,拿著麥克風叫號碼。

第一個上台的人看起來有些緊張,試鏡的時間只有三分鐘,在工作人員給的劇本裡,其實只有短短幾段,每個試鏡的人從中選出一段去做表演。

深雪的背景是架空的時代,這個男二角色是男主角『樓玧風』同父異母的弟弟,對著自己的哥哥懷著一份禁忌的愛戀之心,而哥哥已經有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妻了。

這個時代是個戰亂時代,哥哥即將上戰場,不過其實這一切都是政治陰謀,這場戰爭注定是一場死局。

善良的哥哥無法殺死敵人,看見自己心愛的未婚妻和家人,因為這件事而憔悴,心裡很痛苦,即使如此,哥哥還是笑著安慰家人,說,這是自己的責任。

身為弟弟的樓雨倏在家裡一直是被忽略的存在,因為她母親是女妓,這在名望的樓家,是一個羞恥,所以他的身份一直被隱藏著,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樓家還有一個兒子。

唯有哥哥,會在樓雨倏的身邊陪他玩,教他學識。

所有人都把他當透明人,唯有哥哥,會看見他的存在。

其實樓雨倏相當聰明,在一場場的戰事當中,他已經看出了局面,知道他們不過是祭品而已,他們的政府,早就已經將他們賣給另外一個國家了。

因此,在哥哥要出發前,樓雨倏便替換了他們的身份,反正他們兩個的相貌其實也有幾分相似。

後來樓雨倏的結局,就是死亡。

坦白講,這個角色是有些難度,對著自己兄長禁忌般的感情,可是卻不能表現出來,明明那樣的情感是如此濃烈,卻只能藏在心裡最深處。

唯一展現眼裡的愛戀那一幕,是樓雨倏弄昏自己兄長,並且穿上兄長軍裝和拿走屬於哥哥的那份資料時,看著躺在床上沉睡的哥哥那幕。

這時候,所有的感情才釋放出來。

但是,離去時的背影,卻又如此決絕。

一向怯弱的眼眸,在這一刻卻變得堅毅起來。

這時,樓雨倏會說出他的第一句話,是的,樓雨倏在深雪裡,因為家裡的關係,導致他從來沒有開口說過話。

在秋暮椋回想著那一幕時,舞台上的一號表演者表演的時間已經結束了。

接著輪著其他人上台,但是秋暮椋都沒有特別去看。

一邊的遊珞塵倒是看得很認真。

而台下的評審們,對於目前的試鏡者,倒是沒有看到合適的。

樓雨倏這個角色實在太難拿捏了,就算是有經驗的人也不見得會演的好。

來參加這場試鏡的不只是新人,還有幾個是有演戲經驗的。

看著演男主角的雷霆洛,導演問了句。

「有看到喜歡的?」

聽到導演這樣問,雷霆洛在心裡暗罵一聲。

什麼喜歡的,又不是選妃。

雖然心中是如此想,但是雷霆洛對導演展現的是儒雅的笑。

「目前為止,我還看不到樓雨倏。」

在秋暮椋發呆的時候,輪到遊珞塵了,在上台前,遊珞塵拍拍秋暮椋的肩膀。

「我先上台表演囉!」

秋暮椋笑了說句加油,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個加油有多不真誠。

遊珞塵站在舞台上,先是對著評審一鞠躬才開始表演。

遊珞塵表演的是樓玧風宣布那個青梅竹馬是他的未婚妻那一段,當時樓雨倏就在二樓,這是樓雨倏第一次露出忌妒的眼神。

坦白講,遊珞塵的演技其實不錯,他將樓雨倏忌妒的眼神演得很真,當樓玧風到樓雨倏的房間,特別和他介紹未婚妻時,樓雨倏將自己的忌妒隱藏起來,露出了祝福的笑容,但是眼神看向女主角時,卻有一瞬間的贈恨。

那抹贈恨來的很迅速,在女主角還沒意識到時,那個眼神就消失了,留下的是一抹溫柔的笑。

底下在評分的導演點點頭,在名單上做個記號,還是一樣,這幾位評審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從他們的神情也看不出,他們究竟滿意與否。

在遊珞塵之後還有幾位上台,看著後面的人,有幾位是已經有演戲經驗的,都還可以,只是眼神傳達的感情不夠深刻,但是新人了話,都是太緊張,上台的時候,手腳還發抖著。

而且樓雨倏幾乎沒什麼台詞,因此肢體和眼神的表演都應該更到位才是。

當叫到秋暮椋的號碼時,秋暮椋只是習慣動作的理理襯衫領子,臉上並沒有太多的表情。

上了舞台,這裡的燈光,讓秋暮椋有些懷念。

等秋暮椋站到舞台中間時,琥珀色的眼神看到底下的步少熙時,冷冷的閃過一絲恨意,不過很巧妙的被隱藏起來,唯有自己才知道,他的內心有多沸騰。

一看到秋暮椋上台,最先被吸引目光的人是雷霆洛。

因為秋暮椋的態度,很淡定,完全不像是新人,低頭看了資料一眼,上面的欄位,的確沒有註明秋暮椋有任何的作品。

倒是秋暮椋一看見雷霆洛,內心完全黑暗。

這個雷霆洛在後來就是國際級的影星了,是在他前一年獲得影帝的人,下一年,他還是從雷霆洛的手中,接下影帝獎座的。

不過,他實在是討厭雷霆洛。

他和雷霆洛,就是因為深雪這部電影,而認識的,希望重生這一世,不要和雷霆洛這個人有太多的牽扯。

孰不知,雷霆洛在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無關後來。

只有三分鐘而已。

秋暮椋演的是樓雨倏迷昏樓玧風那幕。

當樓雨倏看著樓玧風喝下放了安眠藥的水,那眼神就如同往常的溫柔,等到樓玧風受到藥力的影響沉睡時,樓雨倏把樓玧風扶到床上。

手,輕輕觸碰樓玧風的臉。

雖然摸的是空氣,可是秋暮椋卻像是真的撫摸到一個人一樣,本來清冷的眼神,在此時變的深濃,所有的一切,都不需要再隱藏。

然後,樓雨倏彎下身,在樓玧風的眼皮上印下一吻。

「哥哥,我愛你。」

這邊,是樓雨倏在深雪裡的第一個台詞。

簡單的五個字,是如此的堅定。

明明只是語言,但是秋暮椋講出了話語裡的深情。

當,樓雨倏穿好軍裝,轉身時。

所有愛戀被隱藏,眸子展現的,是為了保護所愛之人的堅定,即使知道這一去,迎向他的便是死亡,他仍然無懼。

看到秋暮椋最後所展現的眼神,即使是堅毅的,依然藏不了在眼裡深處的深情。

明明是一個人的獨角戲,可是在觀看的人,卻彷彿自己看見了哥哥的房間,還有樓玧風的人影。

身為演員,要的不只演戲,還有要引人入戲的本領。

在秋暮椋的帶領下,他們看到了這個故事,而不是只有當中的樓雨倏。

他們甚至可以聽到樓雨倏心中那一句句的愛意,即使這份感情是背德的,

坦白講,樓雨倏這個角色是裡面最難演譯的,他不像其他角色一樣,只有一面,樓雨倏擁有很多面,但是這一切,在家族一直把他當透明人時,被樓雨倏下意識的壓抑著。

編劇沈娜看著在燈光下顯得安逸的秋暮椋,突然笑了笑。

他剛剛完全沒意識到這個人是秋暮椋,她一看到秋暮椋的眼神改變時,她眼裡看到的就是樓雨倏了。

秋暮椋一個30度鞠躬,就步下舞台了,也沒有在回去位置上,而是直接打開後門走了出去,在最後面觀看的夏霽深也跟在秋暮椋後面。

他心裡清楚,秋暮椋之前完全沒有演戲經驗,甚至連培訓班也沒上過,可是剛剛秋暮椋展現的氣度,也迅速的投入角色的情緒裡,讓他覺得秋暮椋彷彿有很多演戲經驗似的。

事實上,秋暮椋的確是有著很多的演戲經驗,只是那都是他重生前的事了。

秋暮椋突然笑了,他這樣算是開外掛嗎?

至少,比起以前,他的確擁有更多機會。

現在可以好好想想要怎麼對付步少熙和遊珞塵。

遊珞塵,他可以在演技上打擊他,但是步少熙呢?

秋暮椋左手在自己的下巴上摩娑著,他是後來才知道步少熙表面上雖然是大型娛樂公司的老闆,但其實私底下在販毒,想起那一根根針頭扎進皮膚裡的畫面,秋暮椋停下腳步,那股寒意從腳底涼上頭頂。

如果想要毀了步少熙,就必須把他販賣毒品的事公開來。

要這樣做,就必須接近步少熙才行,可是・・・在接近步少熙時,他必須先累積好自己的能力,以免反被捅一刀。

他記得,自己和耀日是簽三年約,當第三年他獲得影帝時,因為步少熙的關係,所以他沒有考慮的和耀日繼續簽約。

坦白講,在經歷過那一切時,他一點也不想待在耀日,可是如果離開耀日,那自己又有什麼機會可以復仇?

他,可沒有任何背景。

看來,他得找到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人,不然就算他真的找到步少熙販毒的證據,以步少熙的能力,應該也會沒事,他知道步少熙還認識幾位政府和警方的高層,重生前,他有陪步少熙去參加幾場飯局。

但是想是這樣想,可是他要從哪裡找到一個有強大力量,又願意幫助他的人?

嗯・・・他記得耀日有一個死對頭。

就是Brilliant(輝煌)娛樂公司,那是墨氏集團眾多產業的其中一種分支,目前是由墨二少爺接管的。

耀日和Brilliant(輝煌)娛樂一直以來都競爭的很激烈,甚至還會互相挖角,搶合約。

一些好的劇本,兩家公司也是搶的你死我活的。

畢竟耀日和Brilliant(輝煌)是這個國家的兩大娛樂公司。

他記得只要提到Brilliant(輝煌)娛樂,步少熙總會顯得特別咬牙切齒,因為當時Brilliant(輝煌)娛樂搶走了一部電視劇的版權,因為那部電視劇,讓Brilliant(輝煌)娛樂大賺一筆。

秋暮椋轉頭問著夏霽深。

「霽深哥,麻煩你替我找和Brilliant(輝煌)娛樂相關的資料。」

聽到秋暮椋這樣說,夏霽深心裡很疑惑。

這個秋暮椋才剛簽約而已,應該不會那麼快就想跳槽吧?

不過秋暮椋並沒有解答夏霽深的疑惑,等電梯門打開的時候,秋暮椋率先走了進去,看到夏霽深還在發呆,秋暮椋一個挑眉,看到秋暮椋挑眉的動作,夏霽深臉一紅,意識到自己竟然發呆了,才趕緊走進去。

秋暮椋知道夏霽深有很多疑惑,可是他不能說明。

重生這樣的事,很匪夷所思吧?

而且,他也不想拖夏霽深下水。

畢竟,對於夏霽深,他是很感謝的。

秋暮椋想,這種黑暗的事情,還是自己承受吧,他不想在給這個一直陪在他身邊的經紀人添麻煩了。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