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夜─試煉的最終。

 

  【第十四夜〃試煉的最終】








 
 
 
 
 
 
 
 
 
 
 
呃・・・
 
「這條路我們是不是走過了?」
 
就算我本人在路癡,也發現了不正常的一點,在走試煉之塔時,其中有一層出現了三條岔路,經過討論,我們選擇走的是中間這條,沒想到,就像是俗稱的鬼擋牆一樣,不知走了幾次還是會繞到原來的地方。
 
看著裝飾在牆壁上的魔獸頭像,我心裡是無語問蒼天。
 
一開始還覺得是錯覺,沒想到是真的迷路了。
 
「伊萊卡,你覺得這條路是被下了空間魔法,還是本身就是個迷宮?」我問著走在前方的伊萊卡。
 
如果是被下了空間魔法,只要有辦法破了那個空間魔法,我們就能找到正確的道路,如果是迷宮,或許會更簡單,以前有聽說過一種說法,就是扶著牆壁走,就能找到出口,記得以前去地球星工作的時候,有個遊樂園,裡面建造了一個大型的探險迷宮,在那個迷宮裡面有非常多的陷阱,只要在最短的時間走出迷宮的人,就有辦法獲得獎品,但是,在他在地球星的日子裡,還沒聽說過有人走出那個迷宮。
 
我有去玩過一次,可是並沒有找到出口,倒是在迷宮裡玩遊戲玩得不亦樂乎,直到打烊時間,才被工作人玩請出來。
 
我想,那也是一種手段吧。
 
所謂的陷阱,不只是需要動腦的,像這種引誘的陷阱,可能更有用。
 
因為裡面除了現代的高科技遊戲外,還有一些很古老的地球遊戲,除了迷宮迷,還會吸引一些遊戲的收藏迷。
 
只是,不清楚在這個世界的迷宮法則是不是也一樣。
 
「應該不是空間魔法,我沒有感覺到魔法的波動,而且如果是空間魔法,那仔細看應該會看到連接點,也就是不對稱的地方,可是並沒有,我想這真的只是一個迷宮。」
 
凡爾堤:「我們走得出去嗎?如果沒在天亮前離開試煉之塔,應該算不及格吧?」
 
聽到不及格三個字,我腦袋都懵了。
 
怎麼可以不及格!這樣前面那個爬樓梯的行為不就蠢的要死嗎!
 
「你們有聽說過一種走出迷宮的方法嗎?就是摸著牆壁走,遇到轉彎了話,如果是右轉就一直右轉,聽說這樣就可以找到出口。」我說著。
 
莫瑞爾:「雖然沒聽過,但是可以試試看。」
 
於是仍舊由伊萊卡走在最前方,伊萊卡手一直摸著牆壁,就像我說的,遇到轉彎就只選擇同樣一邊走,但是沒花多久時間,我就意識到這樣不行。
 
「這個迷宮會自行移動,如果是這樣,那我說的方法就行不通了。」
 
伊萊卡早就意識到了,因為他的手再觸碰牆壁時,有時候會感覺到震動,因為很細微,所以如果不是扶著牆壁,應該會很難發現,估計是他們走的方向正確,察覺到這點的迷宮自行做了變化。
 
這到底是什麼魔法?伊萊卡心中狐疑的想著。
 
可是,他並沒有感覺到任何魔法的波動,這點是他認為最奇怪的,他也從沒聽說過能夠自行移動的迷宮。
 
『你們有得玩了。』
 
腦海中突然傳出時雨有點低啞的嗓音,我在心裡反問他。
 
「這是什麼意思?」
 
『黑暗禁地除了會自行產生魔獸外,還能夠吸引惡魔。』
 
「吸引惡魔?所以這會是什麼樣的惡魔?」
 
希望不是那種很難纏的,不然就麻煩了。
 
『並不難纏,他沒什麼能力,最多就是製造點麻煩的東西吧,例如你們現在遇到的迷宮。』
 
「所以就只能想辦法走出去了?」
 
『嗯,可要小心喔,這迷宮除了有魔獸之外,或許還有陷阱。』
 
魔獸,依照伊萊卡的能力,應該是沒問題,除非是遇到一些傳說級的魔獸。
 
陷阱了話,可能比較麻煩。
 
「我可以召喚那位惡魔,和他做交易嗎?」
 
在自己的空間看書的時雨聽到蓮這樣說皺起了眉頭,他一點都不希望蓮和其他的惡魔有任何交易。
 
因此時雨只是涼涼的回應:『他太膽小了,就算召喚也不會出來,你還是認命的走吧,如果遇到魔獸或陷阱,我會幫忙的。』
 
既然時雨都這樣說,也承諾會幫忙了,我就比較放心了。
 
伊萊卡:「我們繼續前進吧。」
 
雖然說繼續前進是必然的事,但是這個是會隨時改變型態的迷宮,如果他們真的找到出口,到時候這個迷宮在改變了話,一切都是白搭。
 
「但是如果迷宮又改變呢?」
 
我將心中的問題問出口。
 
伊萊卡摸摸迷宮的牆壁,他也知道蓮的問題點,看來他們真的是選錯路了。
 
「這個迷宮是惡魔打造出來了,一般來說最直接的方法是找到這名惡魔,使其打開迷宮的出口。」
 
聽到我這樣說的莫瑞爾,將深紫色眼瞳的目光放在我身上。
 
「知道惡魔的召喚法陣嗎?」
 
雖然蓮的攻擊學爛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但是蓮的召喚魔法,法陣的使用,倒是相反的好,而且還跟一個他們未知的惡魔結締契約,這個惡魔,絕對能夠給蓮帶來幫助,他看過蓮左眼的記號,左眼的藍色,淺到不可思議,和右瞳那寶石般深濃的藍色,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耀眼到令人窒息。
 
他想,還好蓮的攻擊學很糟糕,身體又較為脆弱,不然,將會是多可怕的存在。
 
知曉禁咒的使用,能夠輕易的召喚罕見的魔獸,又可以製作各種魔法卷軸,成功率也高得嚇人,身為蓮的同學,莫瑞爾很清楚蓮靠著這些卷軸賺進了多少金錢。
 
我想了一下,還是把時雨告訴我的轉達出去。
 
「那位惡魔很膽小,就算召喚了,也不會出來。」
 
伊萊卡:「就算可以召喚,我也不認同,召喚惡魔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不希望我們當中會有人因為這個迷宮,而被索取代價,跟惡魔打交道,可不是鬧著玩的。」
 
「其實每個惡魔都有自己的個性,代價的索取上也不一定是你重要的東西。」
 
我對著伊萊卡說著,至少我付出的代價,算輕微了,是我眼睛的顏色。
 
話說,如果我眼睛的顏色被拿走了,那是變成白色的嗎?!
 
這樣不就像白內障啊!!!
 
『哈哈~!!』
 
時雨突然笑出來,我在內心默默的咒罵時雨一頓。
 
『嘿,不要用那麼粗俗的字眼罵我。』
 
能夠聽到我心裡話的時雨好笑的說著。
 
「誰讓你討罵挨的。」
 
時雨知道蓮的不悅,畢竟蓮一向很以自己的外貌為榮,拿走他眼睛的顏色,可能會讓他痛苦。
 
『放心啦,我會幫你補上顏色,只是不會像你目前的瞳色那麼好看就是了。』
 
我嘆口氣,雖然這份代價是我死後才需要支付的,可是還是不甘願,畢竟我當初是被坑的啊!!!
 
『別抱怨啦,在不出去,等到天亮的時候,你前面的辛苦就白費了。』
 
恨恨的咬牙,想起了這條讓人憤慨的規定。
 
什麼叫做天亮未出試煉之塔一切以零分計算,簡直是折騰死人了。
 
於是,在伊萊卡領導之下的我們,還是繼續往前走,一路上多的是各式各樣的魔獸,但是為首的伊萊卡用那把樸素的劍,非常俐落的處理掉了,我走在莫瑞爾和凡爾堤的中間,我只能看的見一塊塊的肉塊一直飛往後方,地面上染了各色的血跡,複雜的顏色混在一起,讓我不禁覺得這個調色,調的真難看。
 
我厭惡的皺起眉,往迷宮牆壁的地方靠過去,試圖遠離那些散落的屍塊。
 
「難過嗎?」
 
一雙手突然的攀住我的肩膀,我連回頭看手的主人一眼都不想,反正我身後也就只有那個凡爾堤了。
 
接著其中一隻手消失了一會,然後轉眼間,一朵色彩鮮艷的花出現在我的面前。
 
「給你!這朵花很香喔!!」
 
我將手抬起來,接過那朵花將其湊向鼻間。
 
花的香氣出乎意料的濃郁,剛剛那陣反胃的感覺,就像是錯覺似的,一瞬間消失不見。
 
「好香喔。」
 
聽到我這麼說,凡爾堤更高興了,因為他已經整個人掛在我的背後,被凡爾堤的重力一壓,我的身體慣性的往前傾,凡爾堤差點讓我不能呼吸。
 
或許是我的臉有浮現出痛苦的樣子,雖然我是認為沒有啦,但是下一秒我背上的那隻非常有存在感的背後靈,就離開了。
 
我感到奇怪的回頭一看。
 
喔喔。
 
原來是被莫瑞爾提著領子離開我背後的。
 
「欸欸!!放開啦!」
 
凡爾堤怒氣沖沖的喊著,修長的四肢還不斷的在半空中扭動。
 
「別一直貼著蓮,你也去前面幫伊萊卡對付魔獸。」
 
莫瑞爾的話一說完,就很乾脆的將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往前丟去。
 
「為什麼是我啊!」
 
被莫瑞爾突然往前扔去的凡爾堤不悅的抱怨著,但是莫瑞爾很顯然的當作自己聽不到。
 
伊萊卡看著滿臉哀怨的凡爾堤,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微妙。
 
「也該輪到你了吧,你那個怪力不使用出來太浪費了,而且,我累了,先交給你。」
 
伊萊卡說完後拍拍凡爾堤的肩,然後就退到我身旁。
 
凡爾堤只是無奈的嘆口氣,他本來想說有伊萊卡在,自己可以偷懶一下的。
 
就這樣,打頭陣的人換成了凡爾堤。
 
雖然凡爾堤平時總是一副蠢樣,但是凡爾堤是很有實力的,凡爾堤擅長的是武技的部分,因為凡爾堤有著巨人般的怪力,相較於魔法,他比較擅長用自身的武力,在近戰的部分較為吃香。
 
而莫瑞爾則是相反,他的力氣與一般人無異,魔法上的天份,則是比凡爾堤還好。
 
夏家是所謂的護衛家族,如果依照我那個時代的說法,就是屬於高級保鑣那類的存在。
 
聽凡爾堤說,他們基本上是為了保護皇室所存在的,等他們畢業後,家族會有一場考驗等他們,如果考驗順利通過了,他們將會進入皇室裡成為眾多護衛當中的一員。
 
他們所屬的國家是幻星之國,那裡的皇室是屬於占星一族的,整個國家的人都喜歡觀測星體,子民多數是煉金師,我曾經看過立體的冪法年曆,這本年曆是在禁書區找到的,記得書本是黑檀色的,打開書本看到的其實是一片空白,必須念出真正的咒語,那本書才會出現魔法的立體影像,這本書介紹的是關於冪法大陸上的幾個國家的事。
 
除了文字介紹,影像上還有屬於那個國家的面貌。
 
我看到的幻星之國,真得宛如這個國家的名字一樣,在夜晚的時候,所有的建築都會浮現亮色光點,包括空中也會飄著宛如螢火般的微光。
 
根據書上的解釋,這是幻星之國的煉金師們,所製造出來的物質,不但堅固,一到夜晚時,便會散著微光。
 
幻星之國在防禦上可以說是極為強大的,除非是強大的禁咒之力,不然是無法破壞的,其實魔法的力量對他們的民族性來說是偏弱的,多數的煉金術師並不擅長魔法,但是他們會搞出一堆讓人頭大的東西。
 
既然魔法不強,在防禦上,幻星之國就非常重視,所以花了數百年的時間,才研究出了這樣物質,並且搭造了最強大的防禦系統。
 
幻星之國在冪法大陸的歷史上是非常悠久的,可以從他們對星象的雕刻和研究知道。
 
我看到的就是這些了,因為如果要知道更多,就必須先知道魔法咒語,打開的咒語是一條,觀看的咒語是一條,要翻頁則是需要更多的咒語。
 
第一條咒語在封面,用的是很古老的文字,我一來到這個世界後,就開始學習語言,因此連古老的文字我也一併學習,只是沒有入深入,但是足以應付。
 
可是翻頁的咒語又更麻煩,那是用不同時代和種族的咒語下去編制的。
 
我只能說創造這本書的人,壓根就不想讓他人翻閱。
 
不想讓人翻閱的原因大概可以理解。
 
因為這立體的魔法書,除了需要某些罕見的物質製作外,還需要強大的魔法,如果魔法太微弱,是無法讓書存在那麼久的。
 
必須靠魔法的力量下去支撐,這本書才稱得上是能派上用場的書,如果這份魔法力量消失,這本書就會變成一本普通的書,因為不是用可見文字記錄的,因此之後打開看見的,只會是充滿白色頁面的書本。
 
想到那本書,心裡覺得可惜。
 
如果不是因為能解讀的咒語有限,現在早就看完了。
 
畢竟這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能夠多知曉一分和這個世界有關的,都是件好事。
 
我一點都不想死在無知當中。
 
「知道現在距離天亮還有多久時間嗎?」
 
走在最前方的凡爾堤問道。
 
我搖頭,今天並沒有帶任何可以知道時間的東西。
 
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和地球星差不多,也就是分為十二個月,每天有二十四小時,因此我來到這裡還不至於會時間錯亂。
 
但是這個世界並沒有時鐘,用來知道時間的是一樣魔法素材。
 
那樣魔法素材的外型是圓球狀的,基本上都是鑲在戒指或是手環上面,在圓球裡面有一朵花,辨識時間的方法是看花還有葉子的綻放模樣,關於這個,我到現在還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伊萊卡看著食指上的指環回答道:「三點了。」
 
「這個迷宮的出口到底在哪裡!淨是一些打不完的魔獸!」凡爾堤略顯煩躁的說著。
 
完全能夠理解凡爾堤的煩躁,基本上姆奇希亞城這裡是個恆溫的地方,也就是四季在這邊特別模糊,通常六點多的時候太陽就升起來了。
 
試煉結束並不是看時間,而是以太陽升到試煉之塔的塔頂為結束點。
 
當然,就算超過時間才出試煉之塔也不會怎樣。
 
只是通過試煉之塔這關,就可以參加下一關考試,下一關考試就是將你塞進一間封閉的房間中,由各科的老師對你做考試,當所有老師都判定合格時,你的星星等級可以往上升一等。
 
簡單的說法,在海達因緹學院當中,這個星星就是一種階級的象徵,像是軍隊當中也有所謂的階級之分。
 
通常如果星星等級夠高了話,在學院裡就不會被莫名其妙找麻煩,多數的魔法研究學會也可以參加,甚至圖書館外借的書本量也可以增多。
 
有些姆奇希亞城內的公會任務,也會有星等的限制。
 
說到公會,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去了,之前只有接過一次任務,那是在庫卡爾森林的任務,那次勉強算做見習吧。
 
學院裡的人其實是貴族和平民混合的學校,海達因緹本來就是各方面平衡的學院了,除了課程之外,就連收的學生也是,但是每個學生的魔法能力就不一定了,畢竟入學的能力測驗都只是基本的屬性測驗而已。
 
除了公會的可接任務更多之外,商會所販賣的東西,有些也可以打折,這對平民來說是很受用的,因為有些商會賣的魔法物品就是坑人。
 
如果是搞煉金的還可以自行製作出來,不然就等著被坑死吧。
 
再不然就是和商會打好關係,我之前都會做一些東西給商會那邊的人販賣,一開始就魔法卷軸,但是那個成本太高了,而且魔法用太多,精神會變差,雖然說收入真的很好,但是身體吃不消,最重要的是!
 
製作魔法卷軸讓我變得更引人注意了,比方說那位嚴肅到讓人倒胃的京。
 
我看就連老天也不知道他的腦袋思路是怎麼跑的。
 
就因為這種種的原因,我才搞沐浴乳的,這個世界雖然魔法發達,科技也算可以,只是有些東西真的很怪,完全就是古時候。
 
誰洗澡會用草的啊!
 
那種植物的萃取液聞起來超怪的。
 
雖然說沐浴乳的收入和卷軸的有點差距,可是,至少比較不疲累,也不麻煩。
 
唉~想到這裡,我不禁嘆口氣,已經好一陣子沒收入了,心裡真不踏實。
 
「在想什麼?」
 
一旁的伊萊卡突然問道,在問的同時還一劍劈開飛撲過來魔獸的身體,看到噴在地上的內臟,我將頭撇開,直直的盯著伊萊卡曙光色的眼瞳,那個宛若晨光的顏色,也許會讓我忘記血腥。
 
「想該賺錢了。」
 
「啊?」
 
伊萊卡此時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傻。
 
在最前方海扁魔獸的凡爾堤轉過頭來問我:「你很窮嗎?」
 
「你才窮咧。」
 
不滿的瞪凡爾堤一眼。
 
接收到我的瞪視,凡爾堤也只是笑得一臉痞樣。
 
「怎麼了嗎?是要繳學費,所以在擔心?」
 
莫瑞爾問的就比較實際了,但我並不是為了學費再擔心。
 
伊萊卡:「呵~我想蓮是不需要為學費擔心的。」
 
曙光色的眼瞳從滴血的劍尖飄向我。
 
看來伊萊卡是知道我賣過東西給商會的事了,我還以為自己夠隱密。
 
「是不需要擔心啦,但是錢沒有嫌少的。」
 
我笑笑的說著。

雖然是出身於有名望的家族.,但是夏氏兄弟和伊萊卡倒是能理解。

還真的沒有人或去嫌錢多,畢竟這個世道有錢可以解決很多麻煩事。

「別聊這個了,還是先出塔吧,我實在不想再看這些血腥的畫面了。」

我語氣嫌惡的說著。

最前方的凡爾堤倒是挺無奈的,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不是我們不快點,而是魔獸太多了,就算沒魔獸,光是這個迷宮就可以讓我們頭痛死了。」

「我有個想法。」

伊萊卡轉頭看著我:「說來聽聽。」

「還記得暮玹有教過開闢空間隧道的魔法嗎?」

「空間隧道?」

凡爾堤看起來一臉迷惑的說著,接著又補充一句讓我翻他白眼的話。

「那個暮玹是哪位啊?」

「暮玹 ・ 夏拉傑爾,輕魔學的老師。」

伊萊卡仍舊是笑笑的回答凡爾堤的疑問,臉上一點鄙視的表情都沒有。

「喔喔~輕魔學啊,那門課我沒有選。」

「建議新學期可以選修,輕魔學滿有趣的。」我說。

對於我的建議,凡爾堤搖搖頭:「完全沒興趣。」

莫瑞爾:「開闢空間隧道?我是有在書上看過,但是那個要消耗很多魔力。」

「消耗魔力是無所謂啦,休息一下就會養回來了,我是想知道這樣算不算犯規?」

伊萊卡看著上方的監視用光球,看那顆光球沒反應。

「光球沒反應,我想是可以的吧?只說樓梯必須用爬的,沒說其他地方不可以使用魔法,在魔法的使用上也沒限制。」

「沒問題嗎?如果魔力不夠,我們就會被困在空間裡。」

相較於伊萊卡的鎮定,莫瑞爾倒是顯得不安。

「不能完全說沒問題啦,我不知道這個迷宮多大,也不清楚這個迷宮的魔力究竟到哪裡,如果空間隧道不夠大,沒辦法讓我們出去,而我們的魔力又耗損光了話,我們就會被困在裡面,這是很痛苦的喔,魔力完全消失了話,牆壁就會合起來,若干年後,我們就會變成化石了。」

這個空間魔法,其實就是用魔力將牆壁開一個洞,用的魔力與洞的深度成正比,所以在使用前會先算牆的厚度,一般來說,牆壁是不會厚到哪裡啦,但是,我們處的迷宮是例外。

他可以改變迷宮的型態,當然,厚度也可以,如果迷宮惡劣一點,將牆壁變得越來越厚,那我們就倒楣了。

隨著魔法的消失,用魔法所開闢的道路也會跟著恢復原有的模樣。

「太危險了!」莫瑞爾還是不贊同。

畢竟他的個性嚴謹,這種沒把握的事,他是不會做的。

「我到覺得嘗試危險比絕對不及格還好,說真的,我非常想升級,這樣我就不用被坑了。」

最討厭的是被坑還不能埋怨啊!

伊萊卡:「被坑?」

「我指的是學院的那條該死的商會街!伊萊卡,你的虹星,應該是百分之八十的免費吧?」

剩下的百分二十是打對折。

聽到我這樣說,伊萊卡紅了臉。

莫瑞爾:「你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想升級的。」

「這個原因就很偉大了,你知道一塊錢逼死一個好漢的道理嗎?」

莫瑞爾點點頭,勉強可以理解,雖然他根本就沒體會過。

伊萊卡:「表決吧,我是贊成蓮的意見,如果蓮的魔力不夠,還有我們三個人的。」

「但是我不會空間隧道的魔法啊。」凡爾堤露出苦惱的表情說著。

「放心吧。」

我可是有時雨這張王牌呢。

完全不用錢的魔力啊!!!

『還真會占人便宜啊。』

「這也才第一次,還有,你可不是人。」

腦海中看見時雨無奈的眼神。

此時的我閉上眼,在心中想著屬於時雨的那個魔法陣,感覺到左眼的熱度逐漸上升,一睜開眼,變淺的左眼浮現的是那道水滴的圖形,而裡面是個單翼的羽毛圖樣,隨著水滴的型狀自圓弧的地方往上延伸至頂端,頂端處有個五芒星記號。

「這是刻印!」凡爾堤驚呼著。

伊萊卡和莫瑞爾沒有像凡爾堤那樣大驚小怪的。

伊萊卡只是覺得那個刻印記號很特殊,是他從來沒看過的,是惡魔嗎?

基本上會讓人類締結契約的對象不外乎是惡魔,再不然就是神獸,大部分的惡魔和神獸的記號都是被記載的,但是現在浮現在蓮眼中的並沒有,至少,不在他看過的任何一本書籍裡。

莫瑞爾湊到伊萊卡耳邊問道:「知道這是屬於誰的刻印嗎?」

伊萊卡搖頭。

「沒看過這樣的刻印和魔法陣。」

感受到手中聚集的魔力和腦海當中的咒語,不過這個咒語更為古老,和暮玹教的有點不一樣,感覺更強大。

我右手按在牆壁上,可以從手心的觸碰感到牆壁裡蘊藏的力量,還好有時雨在,不然我的魔力一定撐不到讓我們出去。

『破除連結,將前方被阻礙的道路展開,將通往光明的路口,展現至吾等的眼前!』

我跟著時雨一同念著咒語。

在攤開的手掌上慢慢的浮現一圈符號,這些符號隨著五芒星圓的旋轉逐漸擴大。

接著,本來灰白的牆面開始形成一個黑色大洞,當洞口擴大到一定的範圍之後,我才將手離開牆面,並且停止了不斷覆誦的咒語。

看著蓮印著法陣刻印的左眼,伊萊卡覺得有點不妙,在冪法大陸上能夠擁有這份力量的人是少之又少的,蓮,這樣真的好嗎?

一個突然出現的人,有著更甚於精靈的外貌,甚至精通於各種禁咒咒語,就連製作魔法卷軸的成功率,也高得驚人。

這樣,真的好嗎?

現在的冪法大陸上有很多的國家,每個國家之間的戰爭從來就沒有少過,蓮這樣的能力如果越來越多人知道,蓮的處境就絕對和平凡扯不上關係。

看著伊萊卡不善的臉色,夏氏雙胞胎可以知道伊萊卡在想什麼。

其實如果可以,他們是希望,蓮可以選擇他們國家,幻星之國在冪法大陸上是少見的一個和平的國家。

連皇室的鬥爭在幻星之國都不會發生。

可是,他們明白,蓮到時候選擇的會是他朋友們所選擇效忠的國家。

有些人不見得會想支持自己的國家,畢竟每個國家的狀況都不一樣,而一些來自小村落的人,在畢業後就要決定自己要加入哪個國家的軍隊,每一年,都會有各國的將領來學院選人和舉行徵選。

通常學習有成果的人,都會想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到何種地步,同時,這也是一個生存的條件。

也是有少部分的人因為不喜歡戰爭,所以回到小村落。

來自小村落的人,由於背後沒有國家撐腰,因此都自給自足,也容易受到戰火波及,對於他們來講,哪個國家都不重要。

而這些人,也是各國想拉攏的對象,畢竟人越多越好,如果能夠取得成績,也可以幫助自己出身的村落。

如果在一個國家當中出身的,就沒有選擇了,因為選擇其他國家,將會得到一個背叛的罪名,通常這類的人,是優先被殺的。

沒有君主,會容忍一個背叛者。

伊萊卡:「蓮,最終會選擇翱羽之國嗎?」

伊萊卡說的翱羽之國,是指奧羅的國家,身為翱羽之國的貴族,在戰事爆發的時候,就趕回去支援了。

「哼,翱羽之國皇室的糜爛和自私,可是出名的。」凡爾堤不削的說著。

坦白講,比起殘忍的唐焰之國,他更討厭翱羽之國,雖然經濟發達,也很熱鬧,可是皇室實在太髒了,為了生存,連為國家付出多年的人都可以犧牲。

唐焰之國為了生存,所以殘忍,在這樣的世界裡是可以理解的,誰,不是為了生存呢?為了保護重要的人,重要的國家,才讓自己的雙手沾染血腥。

但是,至少唐焰之國是沒有內部鬥爭的。

「我想,如果奧羅還活著了話,蓮選擇翱羽之國將會是必然的事。」

莫瑞爾神色冷淡的說道。

換言之,如果奧羅在戰爭中死去,這個理由就不成立了。

伊萊卡用無奈的眼神看著莫瑞爾說:「這種話可不要給蓮聽到啊。」

雖然很有道理。

說到國家的選擇,他自己還沒有方向,他們雷奧家族,是住在靠『薩默德之海』的山谷當中,如果說起鄰近的國家,勉強可以說是『夢扉之境』,傳說當中通往精靈居住國度的入口。

而且,雷奧一家,可是弒龍一族,這個擺明會招惹龍族怨恨的家族,估計是沒有國家想用的。

想到這些,伊萊卡笑了,嘴角揚起微微的弧度,看起來是難得的冷淡。

我正納悶怎麼後面沒有聲響的時候,回頭一看,只見那三人神色各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嘿,動作快點,我可不知道能撐多久。」

看著那團黑的彷彿深淵似的黑洞,他們三個人互相對視一下,才舉步向前。

「迷宮沒有改變呢。」

伊萊卡喃喃的說著,他本來以為迷宮感受到魔法的波動,會再次改變型態,把空間隧道移去別的地方。

看來,蓮的那位刻印對象很強大啊。

一踏進空間隧道,覺得腳像是踩在一團用天鵝絨所鋪的地板上,感覺很柔軟,有點不真實。

而且裡面是一片黑的,當我們全部的人都進去時,我回頭一看,空間隧道的縫隙逐漸閉合了起來,光明也慢慢散去。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當中,唯一發亮的,是那顆老師監視用的光球。

我們出去的時間比預想的快很多。

本來以為迷宮是很厚的,走出來需要花點時間,一開始還擔心魔力不夠,看來都是白操心的了。

不過・・・!!

「啊!!!!!!!!」

前腳才剛踏出去,那種腳底踩空的感覺突然冒了出來。

可是走在最前方的我已經來不及收腳了!!!

靠!!

我怎麼會忘記我們在的地方是高塔啊!!!!!到底是有幾層樓高!!!!!!!

風激烈的刮著我的臉頰,在這樣的掉落速度之下,我的心臟狂跳,見鬼的連一句咒語都念不出來。

突然!!

一股拉力扯住我的手臂,那個力道有點大力。

接著,腳踩空的感覺還是存在著,但是此時的我已經漂浮在空中了。

「忘記漂浮魔法的咒語了嗎。」

身旁是伊萊卡含笑的溫暖嗓音,他的一隻手正拉住我的手臂。

「空氣的神靈,請賜予我能行走在空中的力量,懸浮之術—漂浮。」我反射性的念了出來。

「還記得嘛,你剛剛就這麼掉了下去,簡直嚇死我了。」

凡爾堤拍拍自己的心臟,一副比我更驚恐的表情。

當我們降到地面的時候,那個光球再度投射出的記分板。

上面記錄著目前出塔的隊伍和時間還有排名,這個排名是依照出塔的時間,和打死的魔獸,還有自身使用的魔法級別下去統計的。

我們這批隊伍有二十組,而我們的名次是第三名。

「竟然是第三名。」

我有些不敢相信,畢竟我們被困在那個該死的迷宮當中很久,現在天都亮了,只要太陽伸到塔頂,測驗時間就結束了。

凡爾堤:「這也沒什麼好稀奇的,我們可是打死了最難纏的魔獸半身公主,而且那個迷宮,一定是塔裡最難走的路,更別說,你用的那些魔法了。」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就這樣,漫長的夜晚終於結束了。

接下來就是單獨和老師的測試了。

如果通過,就可以升級,我目前的星星是紫色的,往上升一階是黑色星星,在來才是銀星、虹星。

唉~離各種橫著走的路還很遠啊・・・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