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接近的方法。



 【第二幕〃接近的方法】













秋暮椋將自家經紀人所蒐集到的關於Brilliant(輝煌)娛樂的資料,全部在桌上攤開。

他記得這時候墨家二少爺是剛接管這個娛樂公司。

墨氏集團,是這個國家數一數二的大財團,底下擁有一堆產業,其中最著名的是建築公司、金融、在來才是這個娛樂公司,當然,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分支。

多虧步少熙,他對墨氏財團是有一定了解的,據步少熙說,除了彼此娛樂產業的爭鬥外,他們的上一代,似乎就開始在各行裡競爭著,造成墨、步兩家的爭鬥,也和上一代有牽扯,大概就是從私仇衍生到生意上的競爭。

掌管娛樂公司的是墨家二少爺—墨萑赫,說到這個墨萑赫,一直都很神祕,相較於老大跟老么,他出現在財經版和雜誌上的篇幅是相當的少。

或許和他在家裡當中的地位有關,墨老爺子一向最疼愛老么—墨涉羽,疼愛的原因是老來得子,這個墨涉羽是二夫人所生,在墨老爺子五十歲大壽的時候出生的,由於是晚年得子,兩人的生日又是同一天,因此墨老爺子是疼惜的不得了。

因為這個墨涉羽還年輕,因此家族的產業輪不到他接管,不過,秋暮椋還是認為只是墨老爺子捨不得而已,要接掌如此大規模的產業,還不累死?況且這個墨涉羽年紀小,正是愛玩的時候,根本就無法支撐這樣龐大的家族。

因此最理想的人選就是墨家大少爺—墨擎朗了。

看了看墨擎朗的資料,果真是優秀的人才,知名大學金融系的高材生,又去國外讀過研究所,在大家還玩樂的時候,就已經進入墨氏學習,而後,還娶了個擁有強大財力的千金小姐,最重要的是血統純正,由正宮夫人所生,畢竟這個國家是一夫一妻制,不論是哪個場合,出席的永遠是正宮娘娘,所謂的二夫人,在一般人眼裡,不過是小三。

秋暮椋諷刺一笑。

最可憐的果然是老二了。

老大擁有權勢,老么擁有愛。

而這個老二呢?

同樣非正宮娘娘出品,老二的身世其實很神祕的,但是如果有心人想知道,倒也不是打聽不出來的東西。

畢竟墨老爺子沒有保護他的念頭。

墨萑赫的生母也是上流社會的千金,只是比起正宮娘娘,還要差了些。

聽說當初是墨萑赫的母親喜歡上年輕的墨家老爺子,可惜的是墨家老爺子並沒有這個心,後來就是八點檔常看到的劇情,女人對男人下藥了,以為男人會因此負責。

後來男人的確是負責了,可是沒有一個人喜歡被陷害,結局就是,女人生下了墨萑赫,然後將墨萑赫留給墨老爺子,自己則跟另一個年輕人遠走高飛。

可以想像,墨萑赫有多不受歡迎了。

看著照片上的男人,臉蛋是好看,可惜的是太冷。

秋暮椋在幾次的晚宴上見過墨萑赫,因為公司敵對,再加上步少熙總是會對他說墨萑赫的行為卑劣,因此秋暮椋是對墨萑赫沒什麼好感的,但也不至於討厭他,畢竟沒有真的接觸過這個人。

可是,秋暮椋不知道自己這樣的選擇對還是不對。

他,到底是為何重生的呢?

解開襯衫袖口的鈕扣,將衣袖往上卷,手臂是白皙的,一點傷痕都沒有,可是在他的眼中就充滿著小小的針口。

曾經,是如此怵目驚心的傷口,如今卻一點也不存在。

傷口,從肉體轉移到心上,和腦海中。

煩躁的將那疊資料扔到垃圾桶裡。

他沒有背景,以前還有他的演藝事業,可是光有演藝是沒用的,遇到事情的時候,沒人相信你,也沒人可以幫你,演藝事業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支撐起一切。

如今他要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得強大,他要站在最頂端,除此之外,就是要有一個強大的後盾,在演藝圈除了運氣之外,如果要更快速的擁有地位,就是要有人可以支撐,他沒那麼多時間可以慢慢磨。

他不曉得他的重生是一輩子,還是瞬間的。

看著躺在桌上的手機,秋暮椋按下了自家經紀人的電話號碼。

「霽深哥,有事要麻煩你。」

夏霽深疑惑秋暮椋是要麻煩自己什麼事。

「我想要參加無盡之城的試鏡。」

「無盡之城?」

夏霽深感到疑惑,這是哪一個劇組和投資商要拍的戲劇?怎麼他不知道?

「這是Brilliant(輝煌)娛樂自製的劇本。」

「等等,暮椋,你不會是真的想跳槽吧!你知道違約金要多少嗎?」

電話另一頭的夏霽深皺起眉頭。

「我覺得換家藝能公司對我而言比較方便。」

秋暮椋的嗓音淡淡的,聽不出情緒。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前陣子簽約的時候不是很高興?如果你有不滿的地方我們可以討論,不要急著下決定,你在家吧?我現在過去,我們當面談談。」

秋暮椋沉默一會,才應了聲好。

掛掉電話之後,秋暮椋算算時間,這時候夏霽深應該在公司,這一個時期除了他以外,夏霽深同時還帶一個組合,是名為『失眠樂園』的樂團,除了忙他的事以外,就是忙著失眠樂園的簽約事宜。

秋暮椋走到玄關,拿起放在鞋櫃上的鑰匙就出門了。

騎著停在車庫裡的機車,秋暮椋前往超市買個東西。

以前的他是不擅長廚藝的,三餐總是吃外面,剛成為藝人的時候,沒什麼收入,大多都是吃工作現場準備的便當,沒接到工作的時候,就是泡麵或冷凍水餃,所以成名後的他,恨透了泡麵和水餃。

和步少熙再一起的日子,因為倆個人都是名人,因此也鮮少到外面用餐,餐廳了話,主要是秋暮椋不喜歡去,他討厭西餐,但是步少熙卻都選擇吃西餐,後來秋暮椋就慢慢的學會自己做菜,這也是因為他接了一部和做菜有關的電視劇,因此學了幾招。

買齊了食材,秋暮椋才慢悠悠的騎機車回去。

感受溫熱的風吹拂在臉上,那時的自己有多久沒享受這種清靜的生活了?

開始成名後的他哪敢騎機車,也不可能如此悠哉。

回到家之後,秋暮椋就開始料理食材,沒花多久時間,標準的三菜一湯就讓秋暮椋端上吧台了。

秋暮椋打開了冰箱,拿出一瓶玻璃水瓶,裡面是蜂蜜檸檬水。

當一切都準備好的時候,門鈴響了,秋暮椋從廚房繞出去開門。

一打開門就看見夏霽深明顯慌張的臉。

秋暮椋輕淺的一個挑眉,怎麼覺得這個夏霽深變得不淡定了?

「霽深哥。」

「你電話說的是怎麼一回事?」

秋暮椋側了個身,從鞋架上拿起一雙拖鞋讓夏霽深換上。

「進來再說吧。」

本來夏霽深是很緊張的,因為他是很看好秋暮椋的,他不懂當初秋暮椋簽約的時候是如此的開心,怎麼才沒幾天卻萌生想跳槽的想法了?他以為秋暮椋跟他要Brilliant(輝煌)娛樂的資料,是想要了解敵對的公司,看來,他想錯了。

相較於夏霽深的緊張,秋暮椋悠閒多了,先是慢悠悠的從櫃子上拿下餐具,然後在吧檯前的圓形木椅上坐下。

「霽深哥,陪我吃個飯吧。」

看著擺在半U型吧檯上的那幾道菜,夏霽深是訝異的,他記得秋暮椋並不會下廚啊。

「外燴?」

秋暮椋搖搖頭:「自己做的。」

看著眼前的番茄炒蛋、麻婆豆腐、三杯茄子、山藥排骨湯,夏霽深才想到今天他都還沒吃飯。

無奈的嘆口氣,夏霽深才坐下,慢慢品嘗秋暮椋的手藝。

雖然不是頂好,但是很家常,讓他有種溫馨的感覺。

「你知道違約金要多少嗎?」

秋暮椋點點頭,吃下一塊他最喜歡的茄子:「五百萬。」

看著秋暮椋眼睛連眨都不眨的說出這個正確數字,夏霽深更疑惑了。

他記得秋暮椋父母留下的保險金並沒有那麼多,何況這些錢有部分早就去支付秋暮椋的學費了。

要知道,讀演藝學校可不便宜,因為不是正規大學,因此政府並沒有補助,秋暮椋讀的雖然稱不上第一,但也算是第二,學費自然也不算便宜。

「除了違約金外,你可能還會被封殺,你知道步總有多討厭Brilliant(輝煌)娛樂吧?違約金或許是小事,但是你知道一旦被封殺,會損失多少嗎?」

秋暮椋拿起一個乾淨的碗,盛了一碗湯給夏霽深。

「我清楚,我想問霽深哥的是,你願意相信我嗎?我現在恨透了步少熙,所以我不可能成為他底下的藝人,替他賺進任何一毛錢。」

夏霽深看著秋暮椋的眼瞳,想從裡面看出一絲情緒,可是秋暮椋琥珀色的瞳孔裡並沒有任何的情緒,看起來出奇的淡漠。

「那你為什麼還要答應簽約呢?」

「哼,人總是會變的,我這次不想體悟得太晚。」

什麼意思?

夏霽深滿臉的疑惑。

「無盡之城是Brilliant(輝煌)第一次自行出品的電視劇,背景是架空時代,講述仙、魔、人三界的恩怨情仇,女主角是一名凡人,因緣際會下救了一名上仙,故事是圍繞在這兩人身邊的,同時身為魔界的男子,也愛上了女主,可是不論是哪一種的愛情,都是天理不容的,總之,這部電視劇是少見的悲劇。」

「你・・・怎麼那麼了解?我並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啊。」

秋暮椋笑的滿不在乎:「我有管道。」

當年這部戲造成了轟動,後期還製作成電影、單機遊戲,甚至捧紅了一堆人。

由於是Brilliant(輝煌)自行出品的劇本,因此整個高層是很關注的,就連一項鮮少露面的墨萑赫那一陣子也常去片場監看。

他其實很喜歡無盡之城的劇本的,他從以前到現在本來就喜歡古裝劇了,尤其是武俠相關的。

後期接的戲也都是古裝居多。

可惜,這兩家公司敵對的關係,讓他無法參加無盡之城的試鏡,畢竟他的身份不一般。

後來他看過無盡之城,雖然是電視劇,可是Brilliant(輝煌)可是投入了不少資金,因此每個景都非常考究,不只是景,服裝也是撒了很多銀子下去訂做的,雖然是古裝劇,可是背景是架空的,因此並不需要參照所謂的歷史。

而且特效師也是重金從國外請過來的。

劇本由三位知名的編劇一同編寫,光是劇本的審核就花了近一年的時間。

更不用說後面的選角。

唯一讓秋暮椋煩惱的事,無盡之城的第一男主角是—雷霆洛,畢竟雷霆洛是Brilliant(輝煌)旗下的天王級巨星,由他來演理當最合適,何且雷霆洛也累積了不少的經驗,雖然這時的他還不是影帝。

他記得男二是另一間公司的一線,秋暮椋想了想。

他想演的是男二的角色,如此一來那個人就沒機會了,不是他自大,而是那個人的演技真的普普,只是臉皮好看。

「我想要演男二。」

那個叫做—北辰夕夜的黑色狐妖。

夏霽深無奈的在心裡搖搖頭。

「怎麼不是男主角?比起男二,男主角會更受矚目的。」

「我不適合,這個男主角的位置,自然留給了某人。」

「唉~這個先放一邊,目前最重要的是你的合約問題。」

看著夏霽深困擾的表情,秋暮椋心裡是過意不去的,只是・・・

「霽深哥,合約問題我會想辦法的,明天我會去見墨總。」

看著秋暮椋一副心意已決的樣子,夏霽深也不做多勸什麼。

「暮椋,我是很喜歡你的,你知道,我帶過那麼多的藝人,目前還沒有人走到最頂尖的位置,當我去你們學校看到你的時候,我覺得就是你了,你一定是走到最高點的那個人。」

秋暮椋一陣感動,他從來不知道夏霽深是這樣看他的。

「抱歉,可是即使如此,我也不會回頭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真的不告訴我嗎?」

秋暮椋淡淡的彎了嘴角:「有一天,會吧。」

即使這樣說著,但是秋暮椋知道自己不會說的,重生這麼離奇的事,有誰會相信呢?搞不好會被當作瘋子呢。

「好吧,我等你的消息,有需要幫忙的,就儘管開口。」



















天空陰沉沉的,飄起了綿綿細雨。

秋暮椋從客廳的落地窗看雨滴落在地面上的樣子,一旁的音響,正在循環著陳奕迅—紅玫瑰這首歌。

骨感的手指一下下的敲打染上雨滴的窗戶,看了一會,才拉拉襯衫的領子,勾起沙發上的黑色西裝外套,然後穿起黑色大衣,出門。

手上深藍色的傘,不斷有雨墜落。

秋暮椋喜歡雨也討厭雨,喜歡聽雨聲,喜歡看雨墜落的樣子,但是討厭在雨天出門。

在路邊攔下一台計程車,對司機講了一串住址,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計程車才在一間外觀漆著黑色油漆的咖啡廳前停下,秋暮椋拿著兩張鈔票遞了過去,接著才拿著雨傘下車。

看著這間沒有名字的咖啡廳,秋暮椋踏上短短的台階,隨手把傘放在傘架上才推門進去。

沒有一聲的招呼,在吧台的男人只抬起頭看自己一眼,就繼續低頭擺弄手上的咖啡,秋暮椋一個側頭,雖然感到疑惑,但看了最角落的位置空著,也就走了過去,這間咖啡店不只外觀是黑的,就連裡面牆壁的裝潢也是一片的黑,唯一的光亮,就是那片大型的窗戶了。

頭頂上是簡單又充滿設計感的圓形垂吊燈,在深色的店內燃起了溫柔的光線。

音響傳出的音樂是緩慢的爵士樂。

黑色的木桌擺著一本菜單,秋暮椋隨意的翻翻,這本菜單是白色的,裡面的東西十分簡單明瞭。

隨意的在康寶藍咖啡前劃下一撇,秋暮椋就拿去吧台了。

吧台的男人抬頭看著秋暮椋,似乎有幾秒的呆愣,不過秋暮椋也不管,就馬上轉身回位置上坐。

從包包拿出一台白色筆電,秋暮椋插上了耳機,撥放一部內存在裡面的電影。

這家咖啡廳是墨萑赫常來的一家咖啡廳,其實秋暮椋不知道墨萑赫為什麼會喜歡來這家咖啡廳,因為距離他的公司有點遠,他會知道這家咖啡廳,主要是因為一家國際的財經雜誌上的一篇訪談。

那本雜誌後來被步少熙丟入垃圾桶,不過在這之間他倒是有好好看過。

他想,以他目前無名又沒有門路的狀況要進入Brilliant(輝煌)是很難的,鐵定再進大門的時候就會被攔,而且目前Brilliant(輝煌)也沒有舉辦任何的內部選秀會,就算有,以他目前沒作品身上還綁有耀日娛樂合約的狀態,估計也不會被錄取。

最好的方法是能有個推薦人。

可惜的是,他並不認識任何Brilliant(輝煌)的人,想來想去,還是直接接觸墨萑赫是最好的方法,雖然目前只是總經理,可是過幾個月,Brilliant(輝煌)便會完全由墨萑赫正式接手。

他怎麼想都想不到比墨萑赫更罩的人了。

秋暮椋嘲諷的扯扯嘴角,重生前被媒體評價為擁有最溫暖笑容的臉,瞬間變得充滿冷意,一絲的溫度都沒殘留在這張好看的臉上。

耳邊傳來一聲輕響,秋暮椋看了過去,是深藍色的咖啡杯放到桌子上的聲音。

秋暮椋淡淡的道了聲謝,視線就回到螢幕上。

喝了一口上面擠滿鮮奶油的咖啡,秋暮椋被燙了一口,心裡嘆口氣,希望今天不要浪費了,他可不想每天都來這裡等,他討厭喝咖啡、討厭等待。

他只希望那本雜誌可靠,上面說的墨萑赫喜歡的咖啡廳,千萬不要是他胡扯的。

時間慢慢的過,雨還是在下,電影看了兩部,手上的康寶藍咖啡,已經是第三杯了,他甚至還點了東西來吃。

就在秋暮椋打算關閉撥放器時,這間咖啡廳來了它目前店內的第二個客人,秋暮椋隨意一撇,在心裡點點頭。

嗯,挺幸運的,人來了。

似乎真的是很常來,墨萑赫坐在窗戶旁邊,背對著自己,沒有點餐,但是沒多久咖啡廳老闆就端來一杯用馬克杯裝的咖啡。

秋暮椋看著墨萑赫拿出筆電和一堆文件開始忙碌,雖然只看到背影,但是秋暮椋可以感覺到墨萑赫身上的緊繃。

稍微想一下,秋暮椋發現其實自己對墨萑赫算了解的,過去因為步少熙的關係聽了不少消息,關於墨萑赫的訪談也看了不少,步少熙喜歡了解對手,即使他看了會火大,他還是會看,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算是步少熙喜歡的一句話,雖然步少熙的人格有問題,可是,他在商場上的手法和資料調查可是讓秋暮椋佩服的。

搖搖頭,秋暮椋不禁佩服自己的鎮定,竟然還會想稱讚步少熙?

時間滴答滴答的走,看看窗外,雨又下的更大了。

過了一會,秋暮椋拿起那杯剛剛又叫一杯的咖啡,走到墨萑赫的面前坐下,墨萑赫沒有反應,仍然看著那疊檔,並且操作著筆電。

秋暮椋也不在乎,只是握著那杯發燙的咖啡杯,扭頭看著窗外。

見青年一直沒說話,墨萑赫反而覺得奇怪了,抬頭一看,只見青年的目光注視著窗外,墨萑赫順著青年的方向一看,只見到一排排的住宅,因為大雨的關係,看出去的視線有些模糊,根本就沒有可以看的東西。

在看看青年的側臉,在暈黃的燈光下顯得溫柔,蒲公英色的髮絲被層層暈染開來,像是一幅用水彩顏料構成的畫。

注意到了墨萑赫的視線,秋暮椋才回頭過去,低頭看著那杯被喝一半的咖啡,秋暮椋輕聲說著:「這是第四杯咖啡了。」

「什麼?」

墨萑赫顯然不懂秋暮椋的意思。

「我說,這是我為了等你而喝的第四杯咖啡。」

看著青年淡然的表情,試圖想知道青年的意圖,可是墨萑赫卻驚訝的發現,他竟然看不穿,青年的臉很好看,感覺偏纖細,可是並不女氣,眼睛是透光的琥珀色,雖然漂亮,可是仔細看卻沒有任何情緒。

「我想成為Brilliant(輝煌)旗下的藝人。」

秋暮椋說的很直接。

「明年會舉辦內部徵選,你可以參加。」

「如果我會等到明年,那我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也不會傻傻的喝了四杯咖啡。」

「憑什麼?」

墨萑赫雙手交疊在腹部,並且整個人往椅背後靠,看起來是很輕鬆的姿態,但是眼瞳裡滿是精明的光芒。

「臉蛋和演技。」

臉蛋是事實,擺在圈子裡雖然不是最頂尖的,但也可以稱得上數一數二,至少以他看過那麼多藝人來講,再看到秋暮椋的瞬間還是感到驚艷。

「臉蛋認同,演技,有什麼作品?」

「作品目前沒有。」

墨萑赫的臉還是一樣的嚴肅:「沒有作品還跟我說演技?」

「你以後會知道的。」

「在這圈子裡光有外貌是沒用的,我對栽培花瓶沒興趣。」

「我知道,所以才這裡等墨總,我需要一點運氣。」

秋暮椋臉上的表情還是一樣淡,其實憑秋暮椋的外型和整體散發出的氣質,要簽他也不是不行,只是,他就是不喜歡青年一臉淡定的樣子。

看著墨萑赫的臉,秋暮椋知道這個人一定對自己的態度感到不滿。

「秋暮椋,秋天的秋,晨暮的暮,木邊的椋,我的名字。」

「我可沒打算簽你。」

秋暮椋淺淺一笑,這是他最擅長的笑容,這個笑容看在墨萑赫的眼裡,竟然覺得深情,馬上被自己的想法雷到,墨萑赫拿著咖啡喝著,壓壓心中那個詭異的想法。

「我剛和耀日娛樂簽約,違約金是五百萬。」

「五百萬?要我付五百萬簽下你,同時又惹上耀日?還沒簽約之前我就覺得虧了,要不・・・你陪我睡個幾晚,如何?」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秋暮椋這張鎮靜的臉,墨萑赫就想捉弄他。

哪知,秋暮椋嘴角的弧度依舊是沒有改變。

「原來墨總是同性戀啊,竟然有睡男人的嗜好,真是讓我驚訝了。」

「我不是同性戀!」

墨萑赫說的咬牙切齒,明明是要嚇嚇對方的,怎麼反而被將一軍!

秋暮椋的笑更溫柔了:「如果不是真的同性戀,也對睡男人沒興趣了話,類似的話勸你不要說,以目前墨氏來說,墨總如果在這個時候有醜聞,不論真假,對Brilliant(輝煌)的總裁之位,可是有影響的。」

墨萑赫冷下臉,本來嚴肅的表情看起來更可怕了,尤其是從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

墨萑赫並不是一般的少爺,他一直在龐大的家族鬥爭裡掙扎,因此,年紀在商場上絕對算的上年輕,可是卻沒人敢小瞧他,先不說背後的墨氏集團,光是墨萑赫本身的手段就夠嚇人了。

「你調查我!」

冷漠、沒良心、不盡人情、手段激烈,這些都是媒體給男人的評價。

「這是當然的,不然我也不會知道你會出現在這裡。」

見秋暮椋如此坦白,墨萑赫那股被調查的氣,反而冷卻了。

秋暮椋拿起筆記本,撕下其中一頁,放到桌上。

「墨總,這是我的聯絡方式。」

墨萑赫連看都沒看一眼的說道:「我還沒說要簽你。」

秋暮椋看似不在意,只是身子往前傾,冰冷的手指掃過墨萑赫的耳朵,從墨萑赫的頭髮上拿下一個不知道在哪邊沾上的棉絮,然後就笑笑的走開了。

墨萑赫看著青年離去的背影,在看著桌上的那張紙條,墨萑赫伸手拿了起來,青年的字跡很端正,看起來很舒服。

「你認識那個人?」

咖啡廳的老闆在秋暮椋走的時候就過來了。

墨萑赫搖搖頭:「不認識,他希望我能夠簽下他。」

「啊・・・樣子挺好的呢。」

「哼,就個性差了點。」



















秋暮椋撐著傘走出咖啡廳,本來想攔計程車的,可是走著走著,都沒看到半台。

無奈的嘆口氣,秋暮椋停下腳步,抬頭望著陰沉沉的天空,覺得他的心情和現在的天氣一樣,全是憂鬱的顏色。

墨萑赫會簽下他嗎?剛剛他的態度是不是應該恭敬或是積極一點。

想著自己唯唯諾諾的樣子,秋暮椋忍不住抖抖身子。

嗯,真是夠噁心的。

如果這邊不行,再去別家公司試試看吧,雖然最理想的還是Brilliant(輝煌),畢竟他現在有卡一份合約在身,實力不夠的公司根本不敢簽下自己。

就在秋暮椋想辦法的時候,一台黑色的轎車慢慢的滑行到秋暮椋的旁邊停了下來,然後一名戴著白手套穿西裝的人從駕駛座出來,那名男人撐著黑色的傘走到秋暮椋的面前。

「我們總經理請你上車。」

於是秋暮椋收起了傘,拿出包包裡的深色手帕將傘擦乾,然後讓那名司機手上的傘移到自己頭上,司機開了後車門,秋暮椋就坐了進去。

「墨總。」

「你家在哪裡?」

「獵犬區三星街四巷。」

秋暮椋住的地方是藍星市,藍星市的地區名是以星座當中的大熊星系下去命名的,在這個國家都是以這樣的方式為每個城市的街道命名,例如:大型企業聚集的城市,星夜市是以黃道十二宮下去區分,而藝術為聞名的若星市則是武仙星系。

秋暮椋住的藍星市很五光十色,很燦爛,大部分的娛樂型公司都聚集在藍星市,包括最大型的演唱會場地舞台,和一堆的舞蹈、歌藝相關的教室,還有知名的三所培養娛樂界新星的大學。

司機聽到秋暮椋報的地址後,就對著導航系統輸入。

墨萑赫將手上的黑色平板遞給秋暮椋,秋暮椋一看,那是一份契約書。

用手指點了幾下,電子版的契約書就開始翻頁了,秋暮椋沒看得太仔細,就抽出平板裡的感應筆,在需要簽名的地方簽下自己的名字。

「耀日那邊的合約問題我會處理,你不用擔心。」

秋暮椋點點頭。

「你知道夏霽深嗎?」

「夏霽深是耀日的王牌經紀人,步少熙給了夏霽深直接執行的簽約權利,被他看中且帶的人,在娛樂圈裡都已經有一定的地位了,只是他眼光挑剔,目前被他親自選中的不出十個。」

「我想帶他一起,還有目前夏霽深準備簽約的一組樂團。」

墨萑赫輕笑了出來,帶點諷刺的不滿。

「霽深哥目前就帶我,那組樂團才在洽談,還沒正式簽約,我希望你以挖角的名義帶走霽深哥,當然,這當中的錢請記在我身上,在霽深哥底下有一組團隊,這都直接屬於霽深哥,並不列入耀日的員工當中。」

夏霽深之所以為王牌經紀人,除了本身的能力,還有一支得力的團隊,負責為夏霽深手下的藝人進行打造,而這些人是跟著夏霽深的,薪水也都是夏霽深再發。

至於,那組樂團,則是失眠樂園。

差不多在簽下自己的幾天後,夏霽深就個別簽下了失眠樂團的團員。

雖然走的路不同,可是失眠樂園是自己的師弟妹,因此秋暮椋初期都帶著他們上過節目。

尤其是裡面的Bass手,她的興趣是寫小說,寫完都會拿給自己看,後來有一本寫的不錯,秋暮椋便把那本小說給認識的導演看,之後拍了一部網路劇,結果預料之內的,很受歡迎。

而且日後他也有在他們發行的單曲中加入合唱。

他喜歡他們,而且他相信,如果是Brilliant(輝煌)一定能給他們更大的空間。

「你還沒賺錢,就先欠我一堆錢和人情了。」

「錢,日後會讓你賺到的,人情嘛・・・就難還了,雖然我不覺得你需要我的這份人情,可是你如果能夠提出要求,我會答應的。」

這個人!真不知是自大還是自信,他這樣說不就表示如果他這個地位的人,跟他討人情便是種小氣的行為。

「深雪,你知道深雪這部電影吧?我會出演當中的樓雨倏。」

「這部可是耀日投資的電影。」

秋暮椋用琥珀色的眼瞳直直的看著墨萑赫。

「嗯,我知道,但是那又如何?男主角的雷霆洛不也是你公司的藝人嗎?」

「雷霆洛已經有強大的基礎在,耀日用了他,只會提升票房,而你,不過是新人,在角色確定後還敢跳槽到Brilliant(輝煌),他會讓你好過嗎?」

秋暮椋聽到也只是淡淡的笑著。

「這你不用管,我剛剛說的,你願意嗎?」

墨萑赫在心中嘆了口氣,才認識秋暮椋的第一天,就答應了他一堆不討好的事。

「你最好是能夠好好的回報我。」

「放心,我這個商品,會盡職的。」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