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深雪。



【第三幕〃深雪】











被墨萑赫送回家的時候,他發現夏霽深正在門口等著他。


「霽深哥?」

夏霽深的眼神看著送秋暮椋回來的那輛黑色高級房車,臉上的表情很疑惑。

秋暮椋開了門,和夏霽深一起進門。

先是點開了玄關的燈,再把音響給關掉。

「我冰箱只有蜂蜜檸檬水,還是你要紅茶?有茶包。」

夏霽深搖搖頭,直接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你認識墨萑赫?」

秋暮椋:「不認識,但是今天見過面了,合約簽了,耀日那邊墨總會處理。」

還是無法從秋暮椋的表情裡看出什麼,內心掙扎了許久,還是決定問清楚。

「你想進入Brilliant(輝煌)有很多方法,不見得要用這種。」

秋暮椋疑惑的瞇起眼,腦袋轉了一下,才理解夏霽深的意思。

「誤會了,我和墨總是正當的合約,不是潛規則。」

「欸?」

看著夏霽深一臉訝異的樣子,秋暮椋坐到了單人沙發上,沉著的看著夏霽深。

「怎麼反而這樣更驚訝?」

「因為墨總的動作太快了,我以為・・・」

「放心,如果真的要被潛,我會第一個通知你的。」

聽到秋暮椋這樣說,夏霽深驚悚起來。

「千萬別!」

「是千萬別通知你,還是千萬別被潛?」

夏霽深瞪了秋暮椋一眼,怎麼覺得這個傢伙變可惡了!?

「千萬別被潛!」

秋暮椋輕輕笑著。

「你說墨總的動作快?」

「我收到墨總的秘書電話了,他問我願不願意過去Brilliant(輝煌)娛樂,每年會在多額外的獎金,還包括了失眠樂園一同,如果失眠樂園同意,他們願意先替失眠樂園發行單曲。」

「那你的決定是什麼?」

夏霽深看向秋暮椋的眼神變得無奈。

「這不是你的主意嗎?雖然耀日給我很大的自由,可是Brilliant(輝煌)娛樂提出的條件挺吸引人的,而且連失眠樂園也包含進去,我滿開心的,畢竟我才正要培育他們,如果就這樣丟著我可捨不得。」

知道夏霽深同意,秋暮椋臉上的笑才難得的溫柔。

「謝謝你,霽深哥。」

「說真的,我還以為你要自己一個人過去呢,所以接到墨萑赫秘書的電話,我還真嚇一跳。」

夏霽深邊說邊從公事包裡拿出一份資料。

「這是深雪的劇本,你看一下,下星期一開機。」

秋暮椋接過劇本後點點頭。

「你知道墨萑赫是怎麼解決耀日那邊的事嗎?」

秋暮椋的視線從劇本當中移開。

「說真的,我會想成你是不是被潛是有原因的,你目前並沒有任何作品,你只是去見墨萑赫一次,可是他卻願意簽下你,並且擺平耀日,你知道這兩家公司雖然表面上和諧,其實私底下鬥的很厲害,如果弄不好,耀日鐵定會找你麻煩,可是,墨萑赫拿白熙蕾去交換了。」

白熙蕾?

喔,就是那個模特兒,貌似有全國第一美人的封號,白熙蕾進入模特兒界沒幾年,就已經紅透半邊天了,他剛入這個圈子時,正是白熙蕾的最顛峰。

「步少熙一直想把白熙蕾挖到耀日底下,畢竟以模特兒界來講,耀日沒有一個像白熙蕾一樣,只是白熙蕾的合約還有三年,更不用說一些代言了,因此對於Brilliant(輝煌)娛樂提出的條件,耀日一直很頭痛,結果,你知道怎麼了嗎?Brilliant(輝煌)娛樂只要耀日付違約金,至於其他廠商那邊,則全都轉由耀日負責。」

秋暮椋愣了一下,他真不知道墨萑赫會這樣做。

白熙蕾代表著多大的名聲和鈔票?他是腦袋被抽了不成!?

「步少熙知道Brilliant(輝煌)娛樂要拿白熙蕾換你,不知道有多開心,直說墨萑赫腦子有問題,放著搖錢樹不要,偏要一個新人。」

「那你怎麼樣了?」

夏霽深對秋暮椋翻個白眼:「除了剛開始的那幾年,後期我和耀日是每年一聘,所以並沒有影響。」

「我怎麼不知道?」

這句話一說出口,秋暮椋趕緊閉嘴,他現在才剛跟夏霽深,不知道很正常,如果是重生前這樣問還沒什麼,但是現在就奇怪了,所幸夏霽深似乎沒察覺到異樣。

「你不知道很正常,沒有一個經紀人是像我這樣的,只能說步少熙真的給我很大的權力,不過也還好,反正我也帶出幾個天王天后給他,現在跟我的就是你和失眠樂園了。」

後來和夏霽深聊了一會,夏霽深就回去了。

於是秋暮椋就隨便煮個麵加片起司,就當作晚餐,將碗洗乾淨後,簡單的泡一杯紅茶又加了鮮奶,就端到客廳邊喝邊看劇本。

雖然說深雪重生前就演過了,不過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很多台詞都已經模糊了。

深雪的確讓他拿下第一年的新人獎,可是也帶來麻煩。

因為樓雨倏這個角色喜歡自己的哥哥,也就是同性戀,因為演得太真實,當這部電影上映之後,還一直被謠傳是否真的是個同性戀,那個見鬼的同志排名榜單,自己竟然有上榜。

之後還有一些誹聞是和雷霆洛傳出來的,因為雷霆洛很喜歡捉弄自己,想到雷霆洛,秋暮椋嘴角就忍不住扭了一下。

和雷霆洛有一腿?靠,是要噁心死他嗎?

本來只是小事情,扯到雷霆洛就變得很大條。

雷霆洛外型俊朗又有深邃的混血兒五官,這裡的深邃是指東方的深邃,對待粉絲或媒體一直很親切,因此粉絲眾多。

對當時還是新人的自己,和他扯上關係真的很不幸,一開始被罵的半死,什麼抱大腿、不要臉、靠雷霆洛上位,什麼難聽的話都見識到了。

因為是彼此競爭的公司,所以當時的Brilliant(輝煌)娛樂也沒提出解釋。

而耀日那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方式,因此也沒特別做解釋。

總之他和雷霆洛就一直扯再一起,直到他後續又拍了幾部電視劇和廣告,才沒有人敢再說他抱大腿,一個人的實力是真還是假,從螢幕上自然可以看出來。

可是,雷霆洛的名聲實在太大了,很多人都真的以為自己是同性戀,雖然他的確是和步少熙交往,可是並不是因為步少熙的性別或力量,而是那個人是步少熙,所以喜歡他。

握住馬克杯的手,微微顫抖著,這是被狠狠背叛的憤怒!

閉起眼,讓噩夢回歸現實。

秋暮椋拿起藍色的螢光筆,將樓雨倏的台詞部分做重點標記,再翻回第一頁,像是在看一本小說樣整本劇本看完。

當劇本全都看完時,秋暮椋仍舊回到第一頁,拿起各種不同色的筆在每個角色的台詞旁做著標記。

這是他的習慣,先當一本書一樣,將劇本的故事看完,等了解內容後,才開始看台詞。

除了自己的部分,通常其他角色的台詞秋暮椋也會一起看,這樣他可以從對方的情緒和說的話,來決定自己是要用什麼樣的語氣和表情,因為並不是一個人的舞台。

角色跟角色之間,要有連接點才會有火花。

不然就是他演他的,你演你的,觀眾很容易出戲,當一個人融入自己角色,而一個人沒有融入角色時,觀眾看他會覺得很投入,會融合在演員所創造出來的世界裡,這時候通常會忘了你是演員,秋暮椋認為最好的演員不是觀眾覺得你是演員,你很會演,而是要覺得你就是角色本身。

當觀眾對你入戲時,如果另一個與你搭戲的不是那個角色本身,觀眾的情緒就很容易被抽離。

秋暮椋不會去記台詞,而是會讓自己成為劇本裡的那個人,用想的,想如果是自己,這邊會怎麼回應。

當他面對攝影機時,他就不是秋暮椋了。



















時間推進的很快,馬上就到了電影深雪開機的日子。

夏霽深開車載著秋暮椋到一個山上,根據深雪主角的背景,他們是當代的貴族,因此在山上有著自己的一棟住宅。

一到開拍的地點,就看見半山腰上是一棟宏偉的建築,這棟建築其實是一棟半古蹟,為政府所有,平時會開放名眾參觀,因為保持得很好,所以也很常被借去拍攝,只是需要排隊,雖然深雪的歷史背景是架空的,不過背景年代約莫是六十年,除去戰爭的場面,多數的拍攝都是在這棟宅子進行。

因為租借的時間有限,超過要多加錢,因此拍攝的時間一直很緊,他當時還很菜,拍深雪的時候被罵得半死。

雖然很努力看劇本了,但是拍戲並不是把劇本看好就好,更多的是講求經驗。

走位、燈光、細微的表情,這些都是一步一步累積出來的。

一到劇組,夏霽深就直接帶著秋暮椋到臨時搭起來的化妝間,基本上有夏霽深在,就不用擔心會被為難,畢竟夏霽深是這行的王牌經紀人,手上握有的人脈很多,又是耀日的人,雖然現在不是了,不過當時的夏霽深真的很罩,不然以他這個新人來講,第一個角色就是深雪當中的要角,是絕對會引來忌妒的。

夏霽深背後雖然有一支團隊,可是考慮到秋暮椋的新人身份,這次並沒有跟著過來,基本上只有天王天后級的才會帶自己的專屬團隊,對一個新人來講這樣不太好,一開始夏霽深認為還是低調點。

夏霽深領著秋暮椋到一張位置上坐下,接著就有人過來試妝和服裝。

秋暮椋的膚質很好,因此化妝師驚嘆到,這個人根本沒有上妝的必要,因此只是打一層薄薄的粉,讓燈光在照射的時候會更佳的細緻,化完妝之後,秋暮椋就去試衣服了。

一整排的衣服被掛著滿滿的,造型師給秋暮椋拿的是一件白色的軍裝。

在秋暮椋換的時候,造型師本來是要幫忙的,這個軍裝是非常講究的,因此配件很多。

但是造型師發現,他根本派不上用場,看到秋暮椋拉開簾子出來時,造型師整個人都楞住了,事實上不只是造型師,所有人看到都移不開眼睛的盯著秋暮椋看。

軍裝穿在秋暮椋身上非常的筆挺,任何一個細節都被秋暮椋用得很整齊。

軍裝本來就有自己獨特的魅力了,比服裝更重要的,是秋暮椋氣質。

淺淺的蒲公英色髮絲,散落在秋暮椋的額前,一縷一縷的髮絲稍稍遮住了秋暮椋一雙淡色的琥珀色眼瞳,整個人的氣質溫潤如玉,看起來很溫柔的人,但是那雙眼瞳卻充滿著冷漠。

當初在試鏡的時候,秋暮椋的表現就夠讓人眼睛一亮,現在看到秋暮椋整體的造型,大家的想法就是。

天殺的,樓雨倏這個角色真適合他。

對於他人的視線,秋暮椋不以為意,只是想到一些事,讓秋暮椋扯扯嘴角。

帶著煙硝味的笑,讓秋暮椋又更迷人了,他記得因為深雪這部電影,他沒被少整過,後來是步少熙有意的釋放他是耀日即將要捧的人,這種情形才減少。

當雷霆洛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停留在秋暮椋臉上的那抹充滿譏諷的笑。

真是有趣的師弟,雷霆洛摸摸下巴想著。

化妝間的眾人看到雷霆洛出現,馬上發出了驚呼聲。

一些女性演員和工作人員更是雙眼愛心,雷霆洛的軍裝是威嚴的黑色,襯的雷霆洛更加英挺。

和秋暮椋的溫文不一樣,雷霆洛是充滿霸氣的。

雷霆洛友善的和大家打招呼,要合照的合照,簽名的簽名,一點架子也沒有,這樣親和的個性,讓其他不敢上前的人也鼓起勇氣上前。

秋暮椋看到一堆人圍著雷霆洛,只是輕輕的挑眉。

以前他就煩雷霆洛煩得要死,這一世雷霆洛貌似是自己的師兄,感覺又會更麻煩。

雖然沒什麼表情,可是秋暮椋的心中卻在想要不要和雷霆洛打聲招呼?

畢竟他現在是Brilliant(輝煌)娛樂的人,如果一開始就是這個人的師弟,不知道這個人會不會少逗自己一點?但是看看雷霆洛那邊依舊熱鬧,秋暮椋打消了這個念頭。

於是在經過雷霆洛身邊的時候,秋暮椋只是微微點個頭,也不管對方有沒有接收到,就走到夏霽深的身旁,兩人一起走出去。

「洛大神看起來頗忙的,我還是不要打擾他好了。」

秋暮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誠懇,即使他話裡有著嘲諷的意味。

「什麼洛大神?網路上大家都稱雷霆洛為雷霆少爺,而且,他現在是你師兄,怎麼不見得你巴結他?」

「雷霆少爺講起來亂雷人的,我實在叫不出口。」

「唷唷~我都不知道這個雷霆少爺的稱呼會讓我的師弟覺得雷人呢。」

聽到這個聲音秋暮椋的身體緊繃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的回頭,對雷霆洛笑的無害:「洛大神。」

被秋暮椋的笑晃了一下眼睛,然後繼續摸著下巴。

「唷,師弟,長的挺標緻的嘛。」

看到雷霆洛不同於媒體上的個性,夏霽深感覺自己被石化了。

這個充滿調戲的語氣,真的是那位形象溫文儒雅的雷霆洛嗎?!

「哪裡,謝謝洛大神稱讚。」

秋暮椋的語氣雖然是客氣的,眼神透露的感覺也很尊重,但是他就是知道這個師弟並不喜歡自己。

是為什麼呢?自己今天是第一次和秋暮椋正式見面,還沒有機會惹到他才是。

「歡迎加入Brilliant(輝煌)娛樂,從今以後我們就是師兄弟了,請多指教。」

雷霆洛說話的語氣溫柔,和秋暮椋的冷淡不同。

秋暮椋像平常一樣淺淺的彎起嘴角,看起來不會太熱情,也不會太冷淡。

雷霆洛笑嘻嘻的走到秋暮椋的身旁,灰色的眼瞳被陽光染上了一層溫暖的顏色,秋暮椋看得很認真,這讓雷霆洛產生了一種渾身發麻的感覺,秋暮椋跟人講話的時候,一直會要求自己將目光放在那人的眼中,這麼做是要讓對方覺得他有再聽他說話,在別人眼中或許是種尊重,而事實上,秋暮椋會這樣做,只是要讓對方認為他有再聽而已,實質上秋暮椋大概都在神遊。

「你之前有相關的演戲經驗嗎?那天在試鏡的時候,你給人的感覺不像是新人。」

雷霆洛說完,夏霽深的目光也飄向秋暮椋的方向,這點他也很好奇,雖然人是他簽的,可是當時秋暮椋的表現,還是很青澀,根本沒有試鏡那天展現的純熟。

夏霽深在心裡想著,這個秋暮椋,他到底是做了什麼事,不然怎麼會一夕之間改變如此大。

走到了那棟大宅面前,導演正在指揮著工作人員舉行開機儀式。

其實就是拜拜,請求神明讓拍攝順利之類的例行性活動,有些還會請媒體到場拍攝,但是這位導演顯然沒有這個打算。

等所有儀式都舉行完之後,導演走了過來。

衛夕燿很年輕,今年三十五歲,在他手上得過獎的電影和短片無數,這個人很狂,但是他有這個資格,也沒有人會因為這個人的年紀輕而瞧不起他,隨時惹衛夕燿一個不順眼,他絕對會直接叫你離開片場。

「衛導。」

秋暮椋淡淡的和衛夕燿打聲招呼,在別人眼中或許會覺得秋暮椋這樣的態度太冷,但是在衛夕燿的眼中,他反而喜歡秋暮椋這樣的態度,不會覺得這個人沒禮貌,也不會覺得這個人太狗腿。

一旁的夏霽深則上前和衛夕燿握握手。

「衛導,這是秋暮椋,深雪是他第一部電影,還請衛導關照。」

衛夕燿沒有說什麼,只是簡單的對秋暮椋點個頭。

雷霆洛摸摸秋暮椋的頭,然後就開始和衛夕燿聊天了,一旁的秋暮椋難以克制的抖抖身子,不懂雷霆洛對他釋出的善意到底是什麼意思。

原諒他,他重生之前真的被雷霆洛嚇怕了。

看出秋暮椋的不自在,雷霆洛笑的更開心了。

和雷霆洛合作幾部作品的衛夕燿,清楚雷霆洛的本質,難得同情的對秋暮椋施捨一個目光。

在一陣忙碌後,電影正式開拍。

前面幾幕都和秋暮椋沒有關係,如果是重生前的他,這時候會選擇去休息,或者四處晃晃,但是他現在的身份是新人,該做的表象還是得做,因此秋暮椋就待在一邊看著。

夏霽深:「不看劇本嗎?」

秋暮椋的目光定在了雷霆洛身上,雖然秋暮椋不怎麼喜歡雷霆洛,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個人在於演戲這一塊是非常有天份的。

看著雷霆洛一部部的作品,秋暮椋覺得,所謂的天才就是指雷霆洛這一種人吧。

他很少看劇本,他的劇本從來都是乾淨的,不像他,秋暮椋的劇本一直都充滿著很多顏色,用各色的筆,在劇本旁做著不同的附註,甚至劇本也有明顯的翻閱痕跡。

秋暮椋的演技,一直是用經驗所堆積起來的,當年演深雪這部戲的時候,他花了很多功夫,因為衛導不是個好脾氣的人,他沒多餘的耐心等你把戲想好,如果一直演不好,他隨時會讓你滾蛋。

「劇本已經看熟了,再看下去也沒意思,倒是你,沒事做嗎?」

夏霽深努努嘴:「我是擔心你不適應。」

「不用擔心,你去忙吧,墨總不是要幫失眠樂園發首張單曲嗎?他們的詞曲寫完了嗎?不是堅持都要自己寫?去關心一下吧。」

看著秋暮椋如此的淡定,夏霽深的心中真是有點淡淡的憂傷。

「好,但是你怎麼知道失眠樂園堅持全部自己創作的事?」

他記得秋暮椋不認識失眠樂園,他也從沒和秋暮椋講過這件事。

「嗯。」

嗯?看著秋暮椋的目光依然注視著前方,夏霽深馬上放棄他想繼續追問的想法,只是拍拍秋暮椋的肩膀。

「有事打電話給我,我會給你派一個助理的。」

秋暮椋點點頭。

這場戲是樓玧風接到那封信的時候,溫柔的眼神閃過了悲傷,但是又很快的隱藏起來,他將信壓在抽屜的最下層,轉身下樓。

鏡頭跟著樓玧風下樓,在樓下的是一片和樂,他的父母和那位青梅竹馬正在樓下聊著天,一點都沒有戰爭逐漸逼近的陰影。

飾演女主角的是—曹品茵,她是童星出道,後來才轉戰電視劇,星途一直很順遂,但也沒有讓人驚豔的作品,長相很清純,即使已經二十五,依然像十八歲的少女般的青澀,因此喜愛她的群眾一直是年輕人。

不過・・・

「Cur!曹品茵!!白琪曦是個害羞的人,妳的眼神那麼飢渴,是要嚇死誰!我要妳演的是玉女!不是慾女,眼神給我收斂點!」

在那麼多人面前被罵,性子高傲的曹品茵覺得很難堪。

秋暮椋看著曹品茵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心裡覺得有趣,這個曹品茵,清純的只有她的外表。

光是這場眼神的戲,就NG了十幾次,氣得衛夕燿當場站了起來,一腳踹翻了那張導演椅。

有和衛夕燿合作過的人都已經習慣衛夕燿火爆的脾氣,但是曹品茵只覺得是衛夕燿在挑剔她。

衛夕燿的戲一直是以細膩的風格聞名,相較於大場景,衛夕燿更喜歡捕捉演員的眼神,他認為眼神是一個人的靈魂,角色的特性和感情,就在眼神裡,如果連一個眼神都捉不到,更不用說其他的部分。

衛夕燿爬爬頭髮,他實在受不了這個曹品茵麻木的動作,但是外型當中,他覺得曹品茵才適合白琪曦這個人,本來想說演技部份應該不會太糟,沒想到,還真是講不懂。

於是衛夕燿叫來副導。

「你等等跟她講一下劇本。」

衛夕燿看著秋暮椋倚靠在一旁,於是決定先拍秋暮椋的戲,順便試試這個人的表現是否如同視鏡當天的出彩。

「秋暮椋,先演你的部份,演樓雨倏在樓上往大廳觀看的那一幕。」

這場戲集中在秋暮椋的身上,而曹品茵只要在一旁適當的微笑就好。

「是。」

等秋暮椋走到定點時,雷霆洛則坐在大廳裡準備,而負責報板的則在攝影機前秀出拍板,上面記錄著場次和鏡頭編號與拍攝次數,等待導演的指令。

「Action!」

當秋暮椋張開眼的時候,他正站在樓上,一半的身體隱藏在陰影當中,只有一半的面貌被頭上的燈光照射著。

手放在二樓的安全扶把上,眼神看著大廳裡的談笑風生。

眼神裡透著情緒很淡薄,甚至是沒什麼感情的,直到樓玧風不知道聽到什麼話,而笑出來的時候,樓雨倏的眼神才逐漸轉柔。

那層厚厚的冰霜,在接觸到樓玧風時,逐漸消融。

衛夕燿比個手勢,要攝影師給秋暮椋一個特寫鏡頭。

衛夕燿專注的看著螢幕,他被那雙好看的眼睛吸引進去了。

淺淺的琥珀色,一開始沒有感情的淡然,到後來的溫柔,那層冰霜不是突然消融的,而是慢慢的融化,從寒冷的極地,化為一層溫暖的泉水。

樓下的人看見了樓雨倏,除了男女主角外,其餘的人根本就不給樓雨倏好臉色看。

接收到了不懷好意的眼神,樓雨倏扯扯的嘴,在陰暗的地方中,那抹笑看起來非常的陰冷。

接著慢慢的移出步伐,整個人都走到了光源處,這時候剛剛的笑變了,變得溫文,而這份溫文在他人眼中看起來就是懦弱的一種。

樓雨倏在這著具有威望的家族當中,是很不受歡迎的。

因為他的存在,是一種汙點。

沒有人知道他也是樓父的孩子,只因為他母親是名妓女,所以他就要忍受這種不公平。

樓雨倏慢慢的步下台階,一身的白色軍裝,在暈黃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溫和,嘴角在目光接觸到樓父樓母時,亮起一抹諷刺的笑,但是只有一秒,這個瞬間感被收進攝影機裡,下一秒,還是如同往日的儒雅,剛剛的諷刺,彷彿一場錯覺。

那樣的氣場,讓大廳的人有瞬間的震愣,明明就只是新人而已?

不過在大廳的人都是老演員了,很快就回過神來,他們可不能被一個新人壓過。

樓雨倏下樓後,禮貌的打個招呼,但是卻面對樓母的各種嘲諷和樓父的沉默,這當中只有樓玧風會給樓雨倏安慰的眼神,並且阻止樓母的各種譏諷的語言。

或許是因為秋暮椋的關係,大廳這場戲是一條過的。

當衛夕燿喊卡的時候,大廳的演員都是一陣痛快,這次沒有NG,讓大家都鬆了口氣,氣氛也輕鬆起來。

曹品茵注視著氣質非凡的樓雨倏,剛剛樓雨倏從樓梯走下來的那幕,一直在她腦海裡放大。

衛夕燿看到秋暮椋的表現,一個痛快連拍了好幾場,沒有曹品茵的戲份時,就讓副導給她講講戲。

除了幾個地方有些角度不好,幾乎沒怎麼NG,於是衛夕燿就先讓眾人休息。

在這棟拍攝用的房子附近,有酒店,衛夕燿直接包下一層給工作人員和演員休息用。

除了幾個大牌和老演員是獨自一間,其他人分配到的都是兩人或是四人間的,基本上都是工作人員一起住一間,演員和他的助理一間。

秋暮椋趁休息空檔在大宅當中四處亂晃,看到有骨董和畫作就湊向前摸一摸。

「這些可是真骨董,用壞要賠的,我想以你目前的身價,你還是小心為上。」

秋暮椋在心中翻了個大白眼。

「師兄。」

「叫我洛大神,這個稱號聽起來很威武。」

「如果想要威武一點的稱號,何不乾脆叫威武算了?」

雷霆洛笑了,灰色的眼睛在燈光的反射下閃閃發光,雖然他表現的樣子有點輕浮,可是他看秋暮椋的眼神是少見的認真。

「陪我對戲吧。」

秋暮椋將目光從一幅牡丹畫中移到了雷霆洛臉上。

這個人演戲有多頂尖,秋暮椋很清楚,不懂這樣的雷霆洛怎麼會想讓自己陪他對戲。

「我只是小小的新人,要和前輩你對戲,我可不敢。」

雷霆洛揉揉秋暮椋的頭髮,不管秋暮椋的意願,直接拉起秋暮椋的手,就往樓下走去。

秋暮椋看見底下一堆工作人員還在忙碌著,也沒有掙開雷霆洛的手,如果引來動靜會很麻煩。

就這樣,雷霆洛一路拖著秋暮椋回酒店的房間。

雷霆洛拿出磁卡將門打開,一看到房間裡面的景象,秋暮椋內心表示羨慕。

說真的,重生前因為步少熙的關係,自己在拍攝期間,不是有人接送回家,就是有自己獨立的房間休息,像現在這樣要和人同一間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感受到了。

這間大房間真的是豪華,除了休息的大床外,還有一個擺設相當好的客廳,每一張椅子和桌子的周圍都有精緻的雕花。

雷霆洛隨意的坐在單人沙發上,修長的腿翹著,對秋暮椋比個手勢,要他自己找地方坐。

秋暮椋坐到了雷霆洛面前的雙人沙發上,因為沙發足夠柔軟,所以秋暮椋躺的很放鬆,半個身體都靠在沙發的扶把上面。

「不是要對戲嗎?」

雷霆洛將桌上的劇本推給秋暮椋,秋暮椋的目光往下看,只見白色的封面上寫著《指尖的音符》。

秋暮椋看著那醒目的大字,他還以為雷霆洛要和他對戲的是深雪,沒想到竟然是別部戲劇。

「這部戲什麼時候開始拍?」

「詳細日期還沒收到消息,預計是兩個月後,有可能提前。」

秋暮椋稍稍翻了下劇本,這本劇本是預計15集的偶像劇,雷霆洛在裡面飾演的角色是男二,知名的小提琴家。

「我以為以你的地位是不會接演偶像劇的,而且・・・你不是接了無盡之城的男主角嗎?」

雷霆洛聳聳肩,表情看起來有點冷淡:「這部戲的女主角是我親戚。」

經雷霆洛一說,秋暮椋就懂了,這就是所謂的友情贊助,人情債。

「洛大神,我真不懂,這只是簡單的偶像劇,為何要找我對戲?吃飽太閒?」

秋暮椋講話的嗓音還是一樣的淡漠,他總是聽不清楚,秋暮椋話裡的意思,明明是不禮貌的話,可是從秋暮椋的口中說出,卻沒有一絲冒犯的感覺,是因為這個人講話的聲音和語調太淡了嗎?

「嘿,我是你師兄。」

秋暮椋依然看著劇本,坐的姿勢遠比他這個房間的主人還自在。

「就是因為你是師兄,所以我才省去一切客套的話。」

雷霆洛此時的笑顯得無奈。

「雖然是以音樂為背景,但是畢竟是偶像劇,愛情的成分佔了大多數,導演是陳雪,那個以唯美愛情為主要拍攝手法的導演,風格一向很少女,劇本是網路劇本,說真的,我一點也不想接愛情戲。」

「這次的深雪雖然也有愛情的部份,但是畢竟是電影,因此愛情的部份佔的比例不重,多數還是在講國家的鬥爭和背叛,說真的,我並不擅長愛情的捕捉,短暫的可以,但是長時間的很容易看出破綻。」

「破綻是給內行人看的,一般人只要有你這張臉就夠了。」

聽秋暮椋這樣說,雷霆洛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稱讚。

「是稱讚喔,臉的稱讚。」

似乎對於秋暮椋知道他內心的想法,因此雷霆洛是有些訝異的。

秋暮椋倒是沒想到原來這個被視為天才的雷霆洛,竟然不擅長演愛情的部份,他想了想,的確,印象中雷霆洛比較偏好動作,也就是武打方面的戲劇,他佩服雷霆洛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不用替身的,任何戲都是自己親自下場。

愛情戲也都是一部戲裡的一小個路線,根本就不重要,光靠瞬間的眼神、台詞、肢體動作是撐得起來的。

簡單的說,就是可以騙騙人,但是要靠這個得獎,是有難度的。

秋暮椋沒有想太久,就答應了,他想看看,所謂的愛情,在洛大神的眼中怎麼一回事。

而且,能夠和未來影帝對戲,也是件有趣的事。








待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